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753章 学院震动

时间:2018-01-16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培训班么……”叶朔仔细查看着面前的宣传单,“100%包进包过,包推荐名额,第一批试听生学费全免?看上去,倒还真是不错啊……”

    能否进入天宫门,如今叶朔也没有十足的把握。届时各方天才云集,竞争的激烈是可想而知的。现在能有这么一家做足了“一条龙”服务的培训机构,对自己简直就是及时雨。

    何况既然承诺学费全免,就算培训真的没有效果,自己也不会有任何损失。大不了,随时走人就是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叶朔从下方的宣传单中抽出一张,折过几折,就揣进了怀里。在他想来,这里的宣传单有这么多,偷拿掉一张,应该也不会被注意到的。

    但就在他匆匆掖着衣服时,后方忽然传来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。叶朔下意识的俯低身子,满有种偷东西被当场抓包的窘迫感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醒了啊?”房门推开,南宫菲轻快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。一面将大叠资料堆上桌面,自顾自的动手整理,看她的神情,似是并未发觉异状。

    叶朔暗松了一口气,假作无意的指着那叠宣传单,问道:“菲菲,这上面说的培训班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南宫菲随意瞟过一眼,应道:“哦,外头发来的宣传单。经常会有一些业余机构,打着培训班的名额来争抢学员,别理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沉吟着点了点头,转开话题:“对了,菲菲,能帮我一个忙吗?我想进入皇室档案馆,希望你用致远学院院长的身份,向上面提出申请,现在我能拜托的人就只有你了!”他仿佛直到此时,才记起自己这一趟来寻南宫菲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南宫菲整理资料的动作一顿:“可以倒是可以……不过,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叶朔郑重的凝视着她:“因为我刚刚得到了一条消息,据说这片土地,也曾经是九幽殿主的出身之地,虽然那个时候,邑西尚未建国,但我想前朝历代的史料记载,应该还被保存在皇室的档案馆中。”

    “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我想了解九幽殿主的过去,只有这样,将来才能更好的帮助顾问,打倒这个恶魔!”说着,叶朔抬手在桌上重重一敲,震得几张考卷都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宫菲无奈的笑了笑,提起一根手指,宠溺的戳上了他的额头:“之前跟你说的话又忘了吧?顾问是顾问,你是你,你没必要去承担属于他的仇恨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顾问是我最好的朋友啊!”叶朔顿时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南宫菲笑着按住他:“好啦,我又没说过不帮忙。真拿你没办法。”望着叶朔瞬间转喜的面容,不由轻叹道:“不过可能也就是这样的你,才是我欣赏的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先好好休息,我准备一份书面材料,稍后就向皇室提出申请。”

    叶朔感动的握住了她的手:“菲菲……”每一次,站在我身边的总是你,虽然我没有办法像爱玎莎一样去爱你,但在我心里,也早就把你当成我的妻子了。以后只要有我在,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一丁点委屈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叶朔还在等待皇室的审批时,一条消息,已经以爆炸般的速度,在致远学院里传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大新闻!据说咱们邑西国,曾经是九幽殿主的故乡!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真的!”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进教室,还有些气喘吁吁的学员唯恐众人不信,又兴冲冲的补充道:“我刚才去院长室交作业,在门口听院长的朋友说的,他还拜托院长代为打听呢!”

    在短暂的沉寂后,教室沸腾了。

    课本,书包都被抛上半空,即使是最内向的学员也在尽情高呼。他们跳上了椅子,踢翻了桌子,脱下呆板的制服,在手中抡得呼呼作响。黑板上被画满了涂鸦,粉笔灰洒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还管什么考试、什么纪律、什么修炼,老子是九幽殿主的同乡啊!往后在整片位面都能横着走了!

    接下来,整座学院都沸腾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有史以来,最极致的狂欢,所有学员都参与其中,好像他们一个个都成了九幽殿主一样,放眼望去,世界尽在脚下。

    首先身受其害的,就是一些异国留学生。本国的学员几乎是肆无忌惮的拿他们当奴才使。不服?老子是九幽殿主的同乡!你服不服?

    这样的风气在学院中迅速蔓延,斗殴事件空前剧增。以前我忍你,现在老子是九幽殿主的同乡,我凭什么忍你?众学员抱着这样的心思,人人唯我独尊,甚而一次碰撞都可以引生拌嘴,进而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导师群体也遭了殃。上次你罚我抄书,上次我在课上睡觉你让我罚站……任何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被拎了出来。现在老子是九幽殿主的同乡,有不服你也给我憋着!已经有不少学员,主动去恶整起了往日看不惯的导师。至于逃课现象,也是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这一天,久伐导师走进空荡荡的教室,险些以为走错了地方。退出门外,扶正眼镜确认了一遍班牌后,才怒气冲冲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班的学员呢?”久伐导师重重的敲了敲讲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他们今天都没有来上课……”一名文弱的小女生怯生生的回答道。她是在这场狂欢浪潮中,为数不多还能保持理性的学员。不过也正因于此,这几天没少挨那帮人欺负。

    “集体逃课是吧。你们班主任呢?”久伐导师脸色阴沉,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前几天被男生们气病了……”小女生的声音更低了,“他们,在黑板上画那些漫画……”

    久伐导师转过头,只见黑板上用夸张的造型,画出了学院中的不少导师,将他们平时的习惯性动作,或是一句口头禅着意放大,并加以丑化,图文并茂,极尽羞辱之能事。而自己的头像,也是赫然在列!

    “反了……都反了……集体逃课,羞辱导师……我从教多年,从来没见过这么猖狂的学员!”久伐导师气得浑身颤抖,一手揪住胸口,就如是犯了心脏病一般。

    “退学,全部退学!联系他们的家长,把这帮没家教的统统领回去!”走廊上,久伐导师口中骂骂咧咧着,赶回办公室寻家校联系簿。

    往日里她对纪律的要求最是严格,学员稍有行差踏错,都要立刻向家长反馈。因此学员们虽是对她怨声载道,但真到了她面前,也总会有所收敛。从教多年,她确是从未受过如今日这么大的气。

    心中正寻思着,等稍后接通了传讯,要如何向家长描绘,才能让对方明白自家小孩的十恶不赦……但等她一踏进办公室,却是被一股扑面而来的浓烟熏得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浓烟伴随着火光跳动,办公室里的老师都是亲自上阵,这个泼水,那个拿抹布,忙着灭火。而起火的源头……久伐导师定睛看去,竟然就是自己的办公桌!尚未批改的试卷,以及家校联系簿,都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!

    “啊——!!”久伐导师发出了一声崩溃的怒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日散学后,院长室内已是人满为患,前来抗议的导师挤得里三层外三层。此时一个高高盘着头发,脸上还残留着几道焦烟熏出的污渍,鼻梁上架着半歪眼镜的中年女导师正愤怒的控诉着。

    “南宫院长,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!这间学院,你到底还要不要办,这帮学员,你到底还要不要让我教!”

    南宫菲有些烦恼的捏了捏鼻梁:“久伐导师,我理解你的心情。不过你也是学院的老教员了,这帮孩子都还小,不懂事,突然听到这么一个大新闻,举止失常也是情有可原,还请你看在我的面上,多多包容啊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南宫院长,这起事端的源头是从你这里开始的!”另一位身形瘦削,一脸苦相的导师叹一口气,“说我们邑西国是那个人的故乡,到底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假的吧,我们这种小国家,怎么可能跟那种顶级大佬扯上关系?”一名刚从事教职不久,头发也染得颇为新潮的年轻男导师笑着开口了。

    也许因为自己也比这些学员大不了几岁,他倒并没觉得这次的疯狂有多么罪大恶极。如果自己再年轻一些……说不定也会是闹得最起劲的人之一呢。

    “管他是真是假呢!要我说,赶紧先辟谣了再说!”又一位导师插话道,“告诉学员们,没这回事,该读书读书,这才是正道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在我看来,一味的堵也不是办法。”一名头发油光发亮,大腹便便的导师干咳一声,推了推脸上瓶底厚的眼镜。

    “不如妥善利用一下这些学员们的偶像情结……抓紧查查看,从我们邑西国走出去的还有哪些名人,挑几个正面的做榜样,以此培养起他们端正的三观,多去崇拜正能量的偶像……”

    这名导师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,其余导师却是没闲心细听,各执一词,争论不休。终于南宫菲清了清嗓子,放下了手中反复转动的铅笔。

    “几位导师的意思我都明白了。你们放心吧,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。通知下去,明日申时,组织学员们在操场集合。在此之前,各班按正常秩序授课。对于屡教不改的学员,做记过处理。”

    既有院长的担保,众导师也安心了几分,对视几眼,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等到房中重新安静下来,南宫菲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身子后仰,靠上了背后的真皮座椅。

    “叶朔啊……你难得来一趟,可真是给我惹出了一桩大麻烦。”南宫菲轻轻按摩着额角,“果然,你还是你,走到哪里都静不下来的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申时。

    操场上已是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,这些连日来纪律松散的学员,这一次倒是来得很齐。或许是因为南宫菲专程宣布,这次的会议,会详细解答近期的传闻。对那帮深信不疑的学员来说,就像是让他们前来排队镀金一般,自是乐意。

    “各位同学,很抱歉耽搁大家的时间。”众学员到齐,南宫菲也拿起了话筒,“关于近期在我们学院闹得沸沸扬扬的传闻,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,那的确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登时,全场哗然,一众学员再次“九幽殿主上身”,激动得无以言表。这一回可是院长亲自确认,以后他们更能可劲儿的闹了!

    在后方等候的导师队伍则是忧形于色。他们大部分还是主张辟谣,当时南宫菲也说过“请各位放心”,原以为已经达成了共识,却不料这位院长竟然反其道而行……此时一些老成持重的导师已经在暗暗叹息,对方到底还是太年轻啊!

    “不过,就算是这样,但这并不能带给你们任何荣耀,也不能带给你们生存的保障。如果今天有强敌攻打邑西国,他半个字都不会说!”南宫菲的声音,透过话筒在操场上扩散,也令一群激动过度的学员,沸腾的热血稍稍冷却。

    “如果两千年前的同乡关系就足够让你们引以为傲,那么现在天圣国的人是否更应该骄傲?毕竟九幽殿的本部可是就设在天圣国!那些姓氏相同,名讳相同的人是否也应该骄傲?”

    “要是只想找出一点牵连,那值得骄傲的人太多了!但各位同学冷静下来想一想,这样的骄傲可有任何意义?到头来,还是他归他,你归你。他可以继续呼风唤雨,统领整片位面,而你们荒废了读书修炼的岁月,将来为养家糊口,只能低眉顺眼的受上司的气,为每月的开销精打细算,那么,你们又得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沉浸在虚幻的满足中,那是懦弱而不思进取的行为!我相信,在我们致远学院,没有那样的学员!”

    “别人再强大也好,那都是别人的事。如果你们心中真的有一个强者梦,那现在该做的,就是让自己强大起来,将来,也让学院,让国家,也同样以你们为荣!”
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从学员们自发的排成数列纵队,老老实实的返回教室来看,刚才那一番话,是真正的说到了他们心里。接下来,携他人盛名以自威之事,是不会再在这所学院中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南宫院长,现在你处理起这些学员的事,还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。”走在回教学楼的路上,花白胡子的前任院长欣慰的微笑着,“想当初我还担心,学院会毁在你的手上,现在看来,真是白担心了一场啊。”

    南宫菲无奈的笑了笑:“谁让我找来的代理院长,比我还喜欢当甩手掌柜,我只好亲力亲为了啊。不过时间一久,我倒发现,自己还挺喜欢跟这些学员们在一起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当了院长,南宫院长也仍然是致远学院的第一美女!”另一名女导师笑着调侃道。

    南宫菲淡淡一笑,转开了话题:“等到明年,我打算让几个优秀学员,到天圣学院去当交换生。”

    “天圣……就是天圣国那所一等学府吗?”另一名男导师惊讶的推了推眼镜,“要在那里就读,门槛可是很高的啊?南宫院长你是怎么谈下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过应该对我们的学员会很有好处的,天圣的教学资源,从各方面来说都是最强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导师的惊叹议论声不绝,而被包围在中心的南宫菲,却是始终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至少,致远学院终于是又恢复正常了啊……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