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748章 山豹族来袭

时间:2018-01-01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北泽兄,考虑得如何了?”等过片刻,阮石又追问道,“你若是担心没有门路,兄弟跟九幽殿主也算是……”斟酌再三,终于还是咽下了“有几分交情”之说,改口道:“说得上几句话的。不如你就把碎片交给我,我来替你转交?”

    北泽屹沉吟不语,三根手指在桌面上缓慢敲击。正迟疑间,一阵尖锐的钟鸣声忽然当空炸响,节奏既短且急,听来便令人顿觉不祥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声音?”阮石皱了皱眉。大计将成,怎会偏在此时来了搅局者?

    “……是山门前设立的警钟。”北泽屹的脸色也开始凝重起来,“以声音长短各异作别。这一种是最高级的警报……有外敌大举进攻我火凰域!”

    话落,他猛地站起身,一层火红色气浪腾绕而起,身形也在同时化为一道流光,朝山门前电射而去。阮石自不会落后,双重源力瞬间爆发,横跨虚空,迅如疾电。沈雅婷和北泽晴不明就里,一脸担忧的互相望望,相互搀扶着,也忙加紧追赶。

    北泽屹和阮石先赶到山门前,只见对面黑压压一片人马,列队齐整,各持刀兵,满身杀气四溢。火凰族的军队也已在空地上列成方阵,如火焰般炙热的妖力化作一片漩涡,将敌我双方同时笼罩。一场烈战,已是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敌方为首之人,生得豹头环眼,燕颔虎须,身材高大壮硕,如一座铁塔相似。即使站立不动,也自有一种沉沉的压迫感,如海浪般朝四面辐散。手中持一杆钢叉,叉尖倒扛在肩头,在日照之下,反射出一层尖锐的寒光。

    北泽屹阴沉着脸,作势拱一拱手,冷声道:“世叔不请自来,怎么也不先捎个信儿,也好让小侄备礼相迎啊。”

    他认得出,此人是山豹族二大王,也是原山豹王的亲兄弟。后来听闻山豹族进行了王位更替,那么眼前之人的来意,他也大概可以猜到几分。

    果然,那二大王一开口就是疾言厉喝:“火凰小儿,你不要在这里装蒜!我大哥就是被你害死的!”

    阮石主动施礼道:“这位前辈,有话好好说,其中想必是有什么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误会。”在他面前却忽然横过了一只手,北泽屹冷笑着走到他面前,近距离迎上了山豹族的军队。

    “在时光钟楼我搞死了山豹王,他的徒子徒孙必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山豹族是如何认准了自己,但他们敢大举进犯,就必然是有了确凿的证据。继续辩解毫无意义,反倒空落了气势。既然如此,反正两族早晚都要开战,那不如就跟他们彻底的拼上一场!

    “阮石兄弟,此事与你无关,带阿晴和嫂子先回避吧。”

    听得北泽屹直言认下,山豹族一众更是愤怒,人人高举兵刃,发出了愤怒的嘶吼,声如雷鸣,震得天地都是隆隆作响。

    阮石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说什么呢。这种事既然给我碰上了,就不能坐视不理。”目光四面一转,故意笑道:“北泽兄,咱们相交至今,还从未正式切磋过一回吧?今天你我兄弟,不妨就联手作战,比一比谁杀的小豹子多!正好,我还没打过这么大型的群架呢!”

    要在往常,这种麻烦事他才懒得沾身。但现在自己要的是神器碎片,要不趁机表现得义气些,稍后如何能让对方甘愿交出?

    北泽屹却是当真为他的义气所感,眼中战意充盈,重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阮石兄弟,不过先告诉你,赢的一定是我!”

    两道妖异光芒,同时自两人周身升起,直贯青天。妖宗境界的能量波纹,浩浩荡荡的席卷而开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们该怎么办?”二大王身边,另一名山豹族人压低了声音,“没想到万象妖王也在这里,外界都说,他跟那个罗刹鬼帝是有交情的……这一仗,咱们还打是不打?”

    二大王也是双眉紧锁,神色阴晴不定。罗刹鬼帝如今在灵界大陆上的威势,实在是比自己小小一个山豹族强大了太多。但自己这般兴兵而来,为先王报仇,若是连打都不打,就直接被吓得落荒而逃,将来传扬出去,外人还道他们是怕了火凰族!

    “……打,必须要打。”最终二大王咬牙切齿的下了决断,“此事是他强要掺和,况且他现在只有一个人……只要这一战我们能拿下最终的胜利,把这里的小凤凰全数灭口——”他的眼中划过了一道厉光,“谁又会知道,万象妖王是栽在我们手里?”

    随着双方为首者一声令下,两路军队,终于是在这片空地上展开了碰撞。金铁交鸣声回荡不绝,不时有士兵化为原形,艳丽的火凰双翼遮蔽半边天空,随之总会有另一只山豹纵跃而起,锋锐的利爪撕落下片片羽毛,伴随着大蓬鲜血泼洒四方。

    就身体构造而言,在境界相当的情况下,火凰族所能发挥出的战力,确是要稍逊于山豹族。但眼下火凰族占据地利,又是为保族群而战,倒也勉强能将局面扳平。当然这其中的流血牺牲,依旧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长时间在高温地域作战,对皮糙肉厚的山豹族来说,很快就有些胸闷气短。火凰族军队则是牢牢抓住敌人每一次的破绽,加紧进攻,战况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。

    北泽屹和阮石各自挑上了敌方大将,各展手段,妖力如红莲汹涌。单是激战中蔓延开的气浪涟漪,有时便能直接扫倒一大片的普通士兵。

    硝烟蔽空,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随处响彻,扫荡开一片狰狞的血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场族群战争,一直持续了数日。

    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,地面上只剩下了一具具化为原形的火凰和山豹尸体,汩汩流淌的血液犹自未干。

    山豹族此番出动的,并非族内的中坚力量,只是一支尖锐的先锋部队,或许他们认为,对付火凰族,并不需要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自大,也令他们付出了代价。

    山豹族到此的人马,包括那位二大王在内,被火凰族一举全歼。

    虽然火凰族同样付出了巨大的牺牲,但终究,他们是赢了下来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阮石一手捏着一名山豹族士兵的头颅,在快速搜索过他的记忆后,五指加力,直接将对方的头骨捏碎,甩落于地,彻底划下了这场战争的句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阮石兄弟,这一次真是多谢你了,请务必在我火凰族多住几日!”

    稍后,在北泽屹清点战场,安抚过幸存的战士后,他直接引着阮石和沈雅婷来到了火凰域大殿,并吩咐置办宴席,以最隆重的贵宾礼节款待。

    这一次若不是阮石协助,就算火凰族仍能退敌,最终必然也是惨胜。可以说,他是帮了全族的大忙。相助摆宴的一众士兵往来之间,也都用看待救世主般的目光望着阮石,甚至以能够为他添茶倒水为荣。

    “北泽兄,你道这一次那山豹族为何兴师动众?”酒足饭饱后,阮石似是想起了一件趣事,“那群脑子里都塞着肌肉的蠢货,分明就是给人家当枪使了!不过说到这个……”一手搭上北泽屹的肩,坏笑着凑上前去,“你是什么时候搞上的魔族莞萱公主,怎么连我都不知道,嗯?”

    方才通过搜索那最后一名士兵的记忆,得知山豹族原是受魔族挑唆。待阮石详细说过一遍后,北泽屹直听得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那什么莞萱公主,压根就没有私情啊!”

    当初在时光钟楼,她确实是一直追着自己,但自己可是避之唯恐不及。为什么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,也要旁人负责?这……自己冤不冤啊?!

    阮石好笑的耸了耸肩:“人家是大佬,想灭了你就灭了你,管你们有没有私情啊?”

    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摇头感慨道:“哎,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,真是好大的一口锅啊?”话里话外,仍是透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说风凉话了,倒是帮我想想办法啊!”北泽屹望着满桌的佳肴,却是全然没有了胃口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山豹族有仇报仇也就罢了,但现在背后盯着自己的却是魔族。就如阮石所言,和莞萱公主之事,自己就是有理都没处说。就算能暂时打退几个走马前卒,将来若是魔族亲自动手,火凰族岂不就只剩了坐以待毙的份儿?

    阮石沉吟片刻,目中划过一道森光,将酒杯在桌上重重一敲。

    “既然跟山豹族是已经不死不休了,管他们是受谁的唆使,趁着先锋部队覆灭的消息尚未外传,先下手为强,我即刻通知万象妖域发兵,我们两族联手,一举攻陷山豹族!拿下的地盘平分,如何?”

    北泽屹怔了怔:“这个提议……还真是够大胆的啊?”下一刻,他却是瞬间笑逐颜开,站起身爽快的与阮石一击掌,“不过我喜欢!”

    山豹族若是不除,就如同压在头顶的一块巨石。这一回更是真正撕破了脸,如能携手万象妖域,灭了这个宿敌,也算是解决了一个隐患。

    “不过魔族……?”一想及此,北泽屹仍是有些担忧。他在外界的作风固然张狂,但也算是行止有度,从未想过拿鸡蛋碰石头。这回却是无端惹上了那个庞大而好战的族群,实是一桩意外之祸。

    “嘿,这世上哪个不是欺软怕硬,只要我们将来能打下更多地盘,让所有人见识了你火凰域的实力,魔族就算再想动你们,也还得好好掂量掂量呢!”阮石拍了拍他的肩。一面已是掏出玉简,向万象妖域传出备战命令。

    北泽晴的脸上,有着藏不住的担忧。而一旁的沈雅婷,嘴角却是升起了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如今阮石已是自己的丈夫,她喜欢看着他开疆拓土,和他一起登临绝巅。只有这样,自己作为万象妖域王后,才能享得无限荣华——

    ***

    鬼界,森罗殿前。

    一道通体包裹着红光的身影凭空浮现,火红色的衣袍直拖到地,热浪滚滚,如同流动着液体的火焰。刚一立稳身形,大步就朝内殿闯。

    “站住!什么人?”面前横过了两杆长枪,守卫的鬼卒厉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那红衣人微笑着摊了摊手:“我是烈焰鬼帝,奉阴风地狱罗刹鬼帝之命,特来查看生死簿。几位兄弟,给行个方便?”

    听到“罗刹鬼帝”之名,几位鬼兵互相望望,知道那是现在地面上一等一的煞星,心底都是下意识的一凛。再开口时语气也缓和了几分:“有鬼帝大人手谕么?”

    烈焰还是那轻松的语调:“鬼帝大人不喜欢写手谕,我有必要骗你们吗?下次等他再来鬼界的时候,大不了你们亲口问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几位鬼兵又是低声商议一番,终于做出了妥协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……”一人嘀咕着回入殿内,捧出厚厚的生死簿朝他面前一递,又私下向同伴低声抱怨道:“这罗刹鬼帝,倒还真是把我们鬼界当成自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上次分明已经告诉过他,我们无权更改阳寿,看样子他还是不死心哪……”

    烈焰手中虽在翻动着生死簿,但耳朵却是时刻竖起,静听着几名鬼兵的谈话,眼中闪过几分意味不明的色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个时辰之后,邑西国黑密林中。

    烈焰的身形在高空浮现,俯视着下方的黑暗森林,双目微眯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这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,他缓缓抬起一只手,掌心中红光涌动。

    一道接一道的光束接连降下,将整片土地炸得坑坑洼洼,碎石翻卷,深陷的窟窿直达数丈。但烈焰却是始终没有停顿之意,一团红光漫过周身,新一轮的狂轰滥炸再度降下。

    少顷,在凹陷的土层下方,一道晶光略微一闪。虽然只是短短一瞬,上方的烈焰却是立时转目。身形一晃,直线俯冲而下。

    那反射出亮光的,是一块小小的玉佩。模样古旧,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。烈焰的手指缓缓在玉佩表面摩挲,除了冰凉的触感外,他还能感到些许的浮突痕迹。将上端积压的黄土快速抹去,那浮突处也分别现出了两个清晰的字形。

    字形分布正反两面,分别是“子”“兮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是这个!”烈焰鲜少波动的眼中,在此刻闪过了一抹极致的狂喜。这个名字,和他刚刚在生死簿中翻阅到的名字,以及这个特殊的地点,完美的重合在了一起……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