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745章 颠覆的证言

时间:2017-12-29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楚天遥眼见七尊者身死,最初也是心中震惊,但等他望着不远处八尊者的身影悄然退去,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。

    呵呵,虽然过程有些偏差,但这局面……还不是在按照我的计划发展么?

    四顾无人,楚天遥从土丘后缓慢走出,来到了七尊者的伏尸处,探手从他的衣衫中掏出玉简,快速的编辑出一条讯息,按下了“发送”按钮。

    接着,他再次进入发件箱,对这条讯息进行转发,收件人一栏填写的正是自己。不过这一次,他选择的是“定时发送”。送出时间,延迟到半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“七尊者,难道您不想让真正陷害您的凶手得到惩罚么?”楚天遥温和的微笑着,眼中却闪动着刻毒的寒光,“属下这可都是在帮您伸冤啊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幽殿,八尊者房中。

    匆匆逃回殿内,稍事休息一番后,八尊者仍是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这次的计划,到底是被自己搞砸了,因此对于七尊者身亡一事,他并不敢主动上报。否则若是旁人问起,七尊者执行任务之时,自己为何会出现在现场,那就有口难辩了。

    若是能夺回鼎器碎片,起码还有功劳傍身,哪怕胡诌说自己是去助七尊者一臂之力,也没人敢来反驳自己。但现在这情形……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。

    等七尊者的死讯传回来,我就立刻出面指证,老九早就认得那个小子,这次托病,完全是他的阴谋……看着桌上厚厚的一叠资料,全是有关楚天遥的旧日背景,八尊者才感到稍稍心安。

    时间在这煎熬般的等待中尤显漫长,八尊者时不时就望向手中的玉简,既怕会收到死讯禀报,又怕收到殿主的召集令,正是身心交瘁,蓦地“嗡——”一声响起,玉简剧烈震动起来,一条新讯息浮现在屏幕上。

    “敌人远非表面实力,速来增援!!”发件人,赫然正是七尊者!

    八尊者骇得猛一哆嗦,玉简都险些从手中滑落。好一阵子,狂跳的心脏才渐趋平缓,直瞪瞪的盯着眼前的传讯,一面快速转着念头。

    不对,仔细想想看,七尊者的确是已经死了……七尊者那满身鲜血的画面再次在脑海中浮现出来,八尊者克制着莫名的恐惧,继续思考了下去。

    伤成那样,一定是活不成的……况且那叶姓小子已经离开,七尊者就算当时未死,要发送讯息求救,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措词……对,是假的,这讯息一定是假的……

    会是谁?对了……是老九发的!当时他一定也在现场!也只有他,才会发这种装神弄鬼的讯息过来吓唬我……想跟我玩“诈尸”么?哈……果然是个幼稚的小鬼,以为用这种把戏,真能吓得倒我么?

    你也就趁着这一会儿得意了……八尊者抹一把额头渗出的冷汗,拇指在玉简上快速按动,删除了这条一看就透着不祥的讯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落时分,七尊者的死讯,终于是传回了殿内。

    八尊者匆匆赶去集合,但令他惊讶的是,抬回七尊者尸体的竟然正是楚天遥!这小子竟然全不避讳,自己曾经无故出现在案发现场?

    从大尊者直到六尊者,近期或是闭关,或是出外执行任务,此时到场的,除了八尊者和九尊者,就只有依附在尊者之下的一群护法。大殿中议论纷纷,尤以七尊者派系的情绪最为激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九尊者,你解释一下吧。”九幽殿主冷冷的开口了。大殿中的私语声也是瞬间平息,全场寂静得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楚天遥始终躬身侍立在七尊者的尸首之侧,此时身子俯得更低:“属下是收到了七尊者的求援讯息,称战况有变,急需援兵,当时属下顾不得身上有伤,就匆匆前往。只可惜,还是去晚了一步……属下有罪。”

    八尊者听他坦然提到“求援讯息”,想到先前同样收到,又被自己随手删除的那条“诈尸”讯息,双目顿时微眯了一下。这一刻他忽然感到,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……这个意识,也令他的心脏沉沉的坠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的追随派系哪知他心中正慌,都以为终于抓到了九尊者错处,得意洋洋的质问道:“九尊者,这七尊者一向与你相交不深吧,在要命的关头,怎么会想到发讯息给你?”

    楚天遥依然面朝着九幽殿主回话:“这个属下也不知道。但那条讯息,的的确确是七尊者发送的。”

    沉默片刻,抬手捧出一块玉简,续道:“属下这一趟,也同样带回了七尊者的玉简,只是尊卑有别,不敢私自查看……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目无波澜,淡淡道:“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躬身上前,将玉简双手捧上,又快步退回原位。九幽殿主倚在宝座上,随意翻看着玉简讯息,面上看不出神情变化。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一众下属心中也就越慌,尤其是八尊者,他能感到脊背上寒毛倒竖。事已至此,必然是自己有所错算,脑中模模糊糊的闪过几个猜想,却都是一闪即逝,难以捕捉。

    终于,九幽殿主重新抬起了双目,冷冷道:“这里的通讯记录显示,七尊者出事前一共发送过两条讯息。一条是给九尊者,但更早之前的一条……”目光略微一转,就落在了那一道通体都笼罩着阴霾的身影上,“是发给你八尊者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他是先向你求援无果,才会转而去求九尊者。”

    这个罪名,沉甸甸的当头压下,八尊者脱口就想反驳,然而话到口边,却忽然发现自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该怎么说……说那个时间七尊者分明就已经死了,这条讯息根本就不可能是他发的?但这样的话,就会暴露自己当时曾在现场,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何会在现场……更加解释不了的,是自己明知七尊者死讯,为何却不及时上报……这是一个陷阱,接下来,不管自己说什么,都只会是越描越黑……

    八尊者傻在了当场,在旁人看来,多当他是心虚默认,一双双鄙夷的视线,也相继朝他投了过来。

    七尊者派系最为愤怒,纷纷直言指责道:“八尊者,你莫不是嫉妒七尊者的位子,故意对他见死不救?”

    针对八尊者的讨伐愈演愈烈,楚天遥忽而上前一步,躬身道:“殿主,属下认为,八尊者应不致如此。或许是当时另有缘由,令他不得分身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对方又想耍什么花样,但他抛来的这一线生机,却是八尊者不得不抓住的。是啊……现在要说的话,就只能从自己琐事缠身,没有看到玉简,也不知道有那条求援讯息来辩解了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,自己正在闭关修炼……不,不行,如果当真没有看到,那条讯息也应该始终保留在“未读”状态,但现在自己已经删除了讯息,七尊者的玉简中却仍有发送记录,这样说的话,一定马上就会被拆穿的……

    除非能找个人证……让他证明,当时我确实没有查看玉简。迫不得已,还可以把他拉下水,就说讯息是被他删除的,我毫不知情……但是,能让我“无暇查看玉简”之说成立,除非是当时正在商谈什么见不得人的事……啊……难道说……!

    八尊者脑中突兀的划过了一道闪电,他还记得,楚天遥曾经当面暗示过,自己售卖天宫门推荐名额……如果他这样说的用意,就是想借机揭露此事……楚天遥啊……你真的是好算计,你是料准了,我为求自保,不得不主动坦言吗……?

    一旦此事揭穿,这条财路从此就断了,但如坚持不言,那就是对同僚见死不救,罪名更重……八尊者在心中飞快权衡轻重,终是在四面各异的注视下,撩起袍角,一拜到地,高呼:“殿主,属下有罪!”

    “当时属下正在与……一名九幽圣使商谈买卖天宫门名额之事,在七尊者遇害期间,确是不曾查看玉简。”八尊者磕头如捣蒜,“属下以权谋私,在殿内售卖名额,更因此事对七尊者救援不及,罪甚……属下愿领责罚!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漠然俯视着他,淡淡道:“你买卖名额之事,容后再议,我只问你,那个与你交易的九幽圣使是谁?”

    八尊者眼珠快速转动,应道:“他名叫慕含沙,是……七尊者一脉的人。”

    慕含沙确是曾向自己求取过推荐名额,只是当时被自己一口拒绝。现在还隐约记得……他是为他的某个亲戚来求名额,连那人的资料都是准备齐全的。真要调查起来,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疏漏……如果这次他能帮自己渡过难关,大不了他要的那份名额,自己免费给他!

    七尊者派系闻言附和道:“不错,那慕含沙原本只是小小一名贱奴,是七尊者一手将他扶持起来的,且此人行事得体,一向颇得七尊者赏识。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颔首:“传他上来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都陷入了一阵忐忑的等待,八尊者心中更是不住泛着嘀咕。

    慕含沙一向是自己的一条狗,他应该会老老实实帮自己脱罪的吧……?但往日自己待他苛刻,万一他趁机报仇……?不……毒虽是自己给的,但也是他下的,说出来他也是共犯,所以,他不敢……

    很快,慕含沙就被带到了殿中。远远的俯身下拜:“属下慕含沙,叩见殿主。”

    成为九幽圣使至今,他还是第一次有这样近距离觐见殿主的机会。此时不知是因兴奋还是恐惧,身子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九幽殿主一眼在阶下扫过,淡淡道:“八尊者说,今日未时,你在与他商议买卖初选名额一事,此话可真?”

    八尊者的身子陡然绷紧,战战兢兢的望向跪在左后方的慕含沙,此时他随口的一句话……可就干系着自己的身家性命啊!

    七尊者派系有人出言安抚道:“含沙啊,你不用怕,尽管大胆的说。此事涉及七尊者枉死,非同小可,你现在的身份,是证人不是犯人。纵然小节有失,殿主也会赦你无罪。”

    或许他们以为,如果此事属实,慕含沙也曾是亲身参与过买卖名额,为求自保,或许会企图撇清。这样说来,便是先给了他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果然,慕含沙的颤抖稍有减轻,声音微弱的开口道:“回禀殿主,是的。”

    八尊者登时松了一口大气。很好,很好,看来他果然还是帮着自己的……以他的聪明,足够帮自己把眼前的麻烦应付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九幽殿主继续询问道:“刚才他们都说,你是七尊者派系,为何购买名额之时,却找上了八尊者?”

    慕含沙额头始终抵着地面,颤声应道:“属下购买名额,并非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我家中的外室亲属。七尊者他……为人刚正,一向最厌恶这些徇私弄假之事……在这一点上,九尊者也是一样的……当然,属下这么说绝不是非议八尊者,只不过,是各人的作风不同罢了。”

    八尊者略一皱眉,听他这说法,倒指自己是个“徇私弄假”之人了。不过眼前大难当头,这小小细节,倒是无谓追究。

    九幽殿主仍是语气如常:“嗯。事发期间,八尊者从未看过玉简?”

    殿内众人的神经再度绷紧了,八尊者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慕含沙虽是低俯于地,却仍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注目。尤其是那最上方的两道视线,虽然没有任何情绪,内里却是冰寒入骨……他打了一个寒战,缓慢的答出了两个字:

    “……是的。”

    八尊者终于彻底的放松了下来,转过身子,就如是炫耀功绩一般,连声道:“属下所言,句句属实!但无论如何,七尊者之死,属下确是难辞其咎,愿受任何惩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一切几乎已成定局时,一道微弱的声音,却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有一件事,属下私自想来,心中非常不安。”

    八尊者喜悦的面容僵硬了。他想说什么?事情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,他还想给自己加什么戏?急转身以目示意,只想令他立刻停止。但慕含沙却是胆怯的抬起头,目光只望着前方的九幽殿主,似乎在等待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……忽然变得陌生了……八尊者心里又是“咯噔”一下,状况超出掌控的局促感,又一次在他心中扩散开来。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