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742章 一石三鸟

时间:2017-12-29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聚集在这里的,大都是一些“破落户”的子弟,至于那些大宗门内数得上号的人物,又何需要进这种培训班“加练”。因此对于血云堂分舵主“血骷髅”,此地众人多是闻名不识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……至少没人拖我的后腿,至于队友,我从来就不需要。皇甫离冷漠的转动着视线,其间不知是想到何人,他的目光忽然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是那家伙……以最快的速度将全场扫视一圈,皇甫离眼中,飞快的闪过了一丝叠加着失望的自嘲。果然,他是不可能来这里的。也罢,如今只为调查出这个培训班的底细,和他的胜负,就留到天宫门时再解决吧——

    台上,那导师仍是滔滔不绝的讲解着:“大家都是我们招收的第一批学员,所以学费方面,我们是给予全免的。也就是说,我退一万步说,即使这个培训班毫无效果,但你们也绝对不会有任何金钱方面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只要是绝对服从导师的学员,如果没能进入天宫门,我敢把话撂在这里,”抬手在讲台上重重一拍,“你尽管到官府去告我!”

    “用诚心教导学员,用成绩回应质疑,这是我们一贯的宗旨。”神情一转,再度化为了和风细雨,“等到天宫门考核的时候,你们那些当初心怀犹豫,没有来参加培训班的朋友,就用现实让他们后悔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下面,开始下发培训道具。”向一旁的导师使个眼色,那人逐一将箱子打开,箱中堆积的,是一排排亮白色头盔。外壳与头骨的形状相仿,前方有着一层透明面罩。相同样式的头盔,被逐一分发到了每位学员手中。

    皇甫离凝神查看,那头盔内部,有着柔软的布片衬底,正对头顶的部位,却有着一个奇特的四方形凹槽。那里镶嵌着一块宝红色晶片,外表有如棋盘,四面散开着大片细线与细小圆孔,两者密密麻麻的交织着,一直渗透到头盔深处,另一端又同时汇聚于晶片外缘,辐散出一层暗幽幽的红光。

    完全看不明白……皇甫离皱了皱眉,不过,的确不太像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“导师,这是什么啊?”翻看头盔的其他学员也是满心困惑,这会儿已经有人大大咧咧的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讲台上的导师微笑介绍道:“这头盔中,嵌有我们研发出的全能芯片,里面贮藏了大量的高等秘籍。植入体内后,即可自行修习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都是半信半疑,顺势又加了一把火:“要是在外面,同样的秘籍可是千金难买,如今,我们全部免费提供给大家。至于将来能够取得多大的成就,就看你们自己的努力程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哇!还有这种好事?”几个反应快的学员惊喜不已,捧着头盔就急着往头上戴。毕竟能来到这里的,有不少都是渴望“不劳而获”的。一听到有助于修炼,便全不顾那芯片构造如何,又是否会对人体有害。

    那导师敲了敲讲台:“各位同学不要急,再等我说两句。虽然全部的课程,都已经刻录在了芯片内,我们不会另行安排导师授课,但请同学们每日还是照常出勤,分班的表格稍后会下发到你们各人的宿舍。迟到或者无故缺勤的,会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导师一直很坚信一点,想成为一个强者,就必须得学会对自己狠。如果你做不到,那就由我们来帮你做到。我在这里明确一个相互监督制度,以后大家在修炼之余,都要好生监督着其他同学,如果发现有人缺勤、怠惰、不服从导师管教,或是做出任何与修炼无关之事,立刻来向我报告,每检举一人,都可得到相应的奖励。”

    有人逐渐听出了话中意味:“导师,这是要让我们互相出卖吗?但是大家不都是同学吗?”

    那导师的笑容,在这一刻显得有些冰冷:“的确,你们都是同学,但同时也都是竞争对手。将来参加天宫门考核时,夺走你的入选名额的,或许就正是现在被你当做伙伴的某一位‘同学’。

    如果你能说,你甘愿将自己的名额拱手让人,那么现在就可以放下头盔从这里离开。我们培训班,不欢迎这么没有出息的学员。你想上进,我们可以拉你一把,但自己不努力,谁都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重复一遍,这里不是让你们培养战友情同胞爱的地方,而是让你们变强的地方。你们从现在开始,就必须学会把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当做敌人。修炼之路,就像是一场战争,最终的强者,必定是屹立在无数的尸山血海之上的!”

    导师这一番话落,教室中顿时产生了一阵骚动,原本还是一团和睦的气氛,瞬间变得有些古怪起来。每位学员望着其他人的目光,都好像是在看着一个潜在的敌人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自己就要跟他们共同生活,可能会被他们出卖……所有人都是不值得信任的,将来能够真正进入天宫门的名额也是有限的……既然这样,还不如先下手为强,由我先来出卖别人……

    渴望不劳而获之人,难免也都是一些利己主义者。为了自己的利益,就算是真正的朋友尚可出卖,何况在这培训班中的,大多都是今天才第一次见面。踩着他们攀升到顶点……天经地义!

    那导师环视着教室中的异动,满意的点了点头,脸上的笑容更加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同学们,接下来你们可以戴上头盔,踏上你们成为强者之路的第一步了!”

    哼,官方机构?皇甫离漫不经心的翻转着玉简,方才那导师的一应神情变化,全部被他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打着天宫门的旗号,却公然散布这种与天宫主人作风大相径庭的言论,真的合适么?

    不出所料,玉简已经没有了信号。这个培训班,是打算将他们作为囚犯圈禁起来,而且,还是一群彼此敌视的囚犯……

    看着身边的学员已经一个接一个的戴上了头盔,皇甫离沉吟片刻,也捧起头盔,缓缓的朝着头顶扣了下去。

    如同进入了一个狭小的房间,外界的一切好似隔了一层毛玻璃。紧跟着头顶一热,头盔内被一层幽幽的红光完全填满,丝丝缕缕的热流开始朝着脑部涌入……

    ***

    九幽殿,九尊者房内。

    楚天遥倚在宝座上,漫不经心的翻看玉简,查阅着与方天宝鼎碎片相关的情报。在看到某一条时,他的双眼瞬间瞪大,猛地坐正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竟然是他!!”

    那张照片虽然拍得模糊,但画面中那一道身影……实在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了……有些仇恨,终究是不会随着时间被抹去的——

    握着玉简的手掌不住颤抖,楚天遥的表情已经扭曲了起来,只想立刻追踪灵魂烙印,赶去了结掉那个宿命中的敌人。

    前尘往事,历历在目,当年,他抢尽了自己的风头,让自己从云端一朝跌入谷底,但如今……风水轮流转,他注定是自己的手下败将!

    接连喘息了几大口,最初的狂喜逐渐淡去,楚天遥的神色重新恢复平静,但他的眼中,却是闪动起了一种更加疯狂的光芒。

    既然是命运的安排……那不如,就新仇旧恨,一并了结吧!比起那个小子,我还有更加迫切需要除去的敌人,这件事……就由你代劳吧……作为对你的感谢,我一定会给你找一块风水宝地……作为坟墓的!

    楚天遥嘴角,一寸寸的扬起了一个邪恶的弧度。抬起手掌,掌心中灵力升腾,接下来,他就猛地转过手腕,朝着自己的心口狠狠击落。

    大量的血水从口中涌出,楚天遥的脸色也迅速苍白了下去。但他的笑容,却是更加深邃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一个完美的一石三鸟之计,已经在他心中拟建成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九幽殿主重新出关后,为恭迎天宫主人,也为即将到来的天宫门初选,殿内开始进入了一段长时间的忙碌期。且每到月底,都会召集一次简短的会议,由负责各项任务的尊者分别奏报进展。

    会议进行得很快,九幽殿主默然颔首,偶尔会对出了大力的尊者做出几句夸奖。最后,他的目光落到了楚天遥身上。

    “九尊者,近日方天宝鼎一事,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楚天遥当即出列跪倒:“殿主,属下有罪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跪,四下里一道道目光登时投射过来,其中包含的大多是幸灾乐祸之色。

    毕竟这位九尊者实在太过出彩,一个不满百岁的小小新人,竟能得到殿主的破格提拔,就连殿内初选,以及搜寻上古神器碎片的任务都交了给他,背后嫉恨者着实不少。现在他终于出了错处,怎不令这帮等得望眼欲穿之人,心中大悦?

    “此前荒神古墓一役,属下为保宝鼎碎片,曾不慎受那白发阴尸所伤。”楚天遥并未理会那些不怀好意的注视,深深埋首,继续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当时为不耽搁任务,只草草处理,不料竟是留下了后遗症,至今日再度复发。至于最新鼎器碎片的下落,近日也同样有了线索,属下唯恐因此办事不力,恳请殿主准属下暂时休假一月,专心疗伤……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漫不经心的扫视着他,声音中听不出喜怒:“那怎么办,我亲自去么?”

    楚天遥深深躬身:“属下举荐七尊者前往。七尊者沉稳有谋,是我殿内的中流砥柱,有他出手,必定可以马到成功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七尊者闻言一怔,他与楚天遥素无交集,实不知他怎会在这种时候找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八尊者也是目光发直,这方天宝鼎一事,一直是令他眼馋的一个大任务,当初他也曾私下提议过,若是一个人忙不过来,自己可代为分担。但楚天遥显然也不比他笨,一向只做口头敷衍,手中依然紧握功劳不放,八尊者也不便勉强。这会儿好不容易得了机会,他为何不寻自己,却要去举荐老七?

    九幽殿主对这些下属的心思变化不闻不问,只漠然询问道:“七尊者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七尊者回过神来,连忙一揖到地,口称:“能为殿主效劳,是属下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八尊者见事无转圜,也唯有阴阳怪气的冷哼两声,拖长了音调道:“九弟,可要多当心身子啊。年轻人肯拼是好事,但也不要过了头,真留下后遗症,那就是一辈子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躬身应道:“多谢八尊者关心,属下自当谨记。”八尊者又是没好气的冷哼两声,扭头不顾。

    很快会议散场,一众尊者各自离开,楚天遥走到半途,背后就响起了八尊者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九弟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连忙回身施礼:“八尊者。”

    八尊者点一点头,嗯了一声,引着他顺路同行,话中有话的问道:“不知愚兄往日可是有什么得罪了九弟之处?”

    楚天遥忙道:“自然没有。八尊者怎会这样说?”

    八尊者冷哼一声:“那为何此番这大好的立功机会,你却让给了七尊者,而不给愚兄分一杯羹啊?”

    楚天遥娴熟的微笑道:“属下又哪有什么私心,所做的一切,还不都是为了殿中的长远利益作想么?”

    环视一番,压低了声音:“更何况,天宫门考核临近,八尊者正是贵人事忙,属下也实不敢挡了您的财路啊——”

    八尊者眼角一斜,冷冷扫了他一眼。知道他话中所指,便是暗示自己私下贩卖推荐名额。

    外界传说,九幽殿专门有一批名额,价高者得,却不知这样的生意,几乎完全是由八尊者一手发起,每一次的收入,也全都进了他的腰包。众人渴望进入天宫门的疯狂,足够令他赚得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虽然此事殿主未必不知,但真要闹开,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罪名。如无必要,八尊者也实在不愿舍弃这条财路。这样想着,他只能暂且压下寻衅之心,咬牙切齿的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正如九弟所说,你我都不过是在各自的位置,为殿主尽忠而已。谁分配到什么任务,的确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微笑道:“八尊者能这样想,那就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八尊者恨恨的又盯了他几眼,独自加快脚步,匆匆而去。楚天遥站在原地,沉默的望着他的背影,嘴角再次升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走向不同方向的两人,似乎被划分成了阴阳两色空间。他们各自编织着自己的阴谋,各自盘算着要一举打垮对方。交界处的边缘线闪烁着耀眼的电光,此时两人脸上都有着诡秘的笑容,焉知最终能笑到最后的,又是何人?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