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725章 裁判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白允!”

    怒喝声中,一团黑雾有如平地龙卷,自厅角一侧急掠而来。现出身形的,正是那一身魔女装束的语宁,双眸血红,眼瞳中跳动着疯狂的恨意,手爪高抬,向白允当头疾抓。

    叶朔一把推开白允,代为欺身迎上,转瞬间就与语宁斗在了一起。两人拳掌生风,在大厅中席卷开一片有如实质般的能量波浪。

    语宁的攻势既狠且急,每一爪落下,都会切开几条凄厉的空间裂缝,缝隙中有着大量黑焰窜动。外观虽是可怖,却不想刚好迎上了叶朔的老本行。

    即使难以正面碰撞,但叶朔对空间法则有着相当造诣,等闲时空间乱流也可操纵自如,倒是绝不会受其所伤。即使当真抵御不及,还有着当初从那名九幽圣使处学来的异技,身形分化数道,同时融入空间,通入另一处再重新融合。单凭着这一招,他就将敌人耍了个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同时叶朔也逐渐感觉到,语宁所能动用的黑暗能量,与上次轮回发动团灭技相比,是明显大不如前了。虽然不知这是何故,但叶朔倒也不是个好钻牛角尖的,既是看到了胜利的希望,就要牢牢抓住!

    语宁一爪接一爪的落下,却未能如愿将眼前的敌人切成碎片,甚至就连她割开的空间裂缝,宽度也有着减弱的迹象。此消彼长的局势转变,令语宁心中大急,出招也是更为凌厉。

    她还是首次拥有这样的战力,但她的心智,以及战斗经验,却仍是停留在旧有的水平,就如同一个突然拥有了一大笔金钱的暴发户,与真正的富豪相比,究竟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。因此当下也未做战略考量,就匆忙将体内尚能调动的妖力,混合着黑暗能量全数催动而出,在大厅中形成了一团黑气漩涡。

    迷障蔽目间,语宁一跃而起,身为兔妖,她拥有着引以为傲的弹跳力。借着俯冲之势,利爪高抬,向叶朔的脑袋狠狠抓去,锋利的爪尖闪动着森森寒光。

    叶朔仓皇退避,语宁一爪深深插入地面,浓烟散去后,只见原地现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,两侧的砖石也密布着层层裂纹,土屑纷飞。

    一击落空,威力仍是不容小觑,语宁冷笑一声,便要再加追击。然而脚跟一蹬,身形却是朝前一扑,原来此前施力太过,半截手爪被碎砖掩埋,动弹不得。叶朔见状,当即身形急转,掌心涌起一团火焰,朝着语宁当胸击去。

    这一击招稳力沉,大片的烟尘弥漫间,语宁的身形离地而起,半空中倒飞数丈,才险险刹住。连番失利,恨得咬牙切齿,再度急催妖力。但任她如何运功,五指却再不复利爪原貌,体内原本浩如湖海的黑暗能量,也在此时变得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实力骤失,空凭一腔恨意,也不足以成事。语宁且战且退,双目急转。是了……端木止,当初是他给自己力量,那么他一定也会知道,自己为何会失去力量……要去找他,要去找他问个清楚!

    有了决断后,语宁不再恋战,双脚蹬地,连续来了几个倒纵弹跳。与敌人拉开距离后,转身飞奔。叶朔仍要追击,被白允拉住,恳求的冲他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我的力量忽然消失了?”

    还是先前那条廊道,再次站在端木止面前的语宁,却少了前次轮回的谨小慎微。如今她的魔女造型仍在,再搭配上狠厉的面容,倒还颇有一番威慑。

    端木止好整以暇的倚靠着廊壁:“是你太操之过急了啊。用黑暗覆盖整座钟楼,直接就把所有的能量都用光了。当初我可没教过你这么着急啊。”

    语宁一口气噎了回来,恨恨的道:“你不是说,只要我拥有黑暗之心,黑暗能量就是无限的么?”

    端木止嘲弄的摇了摇头:“你的实力,最多也不过是四阶妖兽的水准吧,现在能让你发挥出妖宗境界的力量,你还不满足?”

    妖兽的境界划分,除了基础的一阶到九阶外,再往后,便分为妖宗,妖帝,妖祖。所对应人类的境界,则是通天境,涅盘境,轮回境。当然,真正能够晋入轮回境的强者,无论是人类,还是魔族的天魔,鬼界的鬼圣,妖族的妖祖,都是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“这也没办法,”而后端木止又摇头轻叹,“使用旁门左道所提升的力量,终究是不及自己修炼得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语宁没耐心陪他感慨,沉声追问道: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端木止摆手道:“你也不用担心,只要在接下来的游戏里,先多杀几个炮灰,积累到一定程度的黑暗值,等到最终轮回的时候,应该还是可以再用出一次必杀技的。”停顿半晌,见语宁仍无离开之意,微挑眉道:“怎么了,还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语宁直直的凝视着他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见他神色淡然,语宁再度跨前一步,语速加快,更显咄咄逼人,“我只是你手中的棋子,如果不能弄清你真正的身份和目的,就算替你杀光了所有人,也只是在为你铺路而已。”

    端木止向来慵懒的面容,在这一刻终于有了轻微的波动,似是稍显惊讶:“看不出这力量在提升你灵魂境界的同时,竟然让你的心智也跟着长进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语宁得意的抬高视线,而端木止很快就重新露出笑容:“你放心,只要你可以留到最后,就必然可以存活下去。至于我,你可以把我看做是这场游戏,相当于‘裁判’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你知道太多也没有用。”全不给语宁细问之机,端木止紧接着就下了逐客令,“还不如利用着有限的时间,尽快出去杀人,积累黑暗值。继续在这里跟我废话,可是毫无意义的啊。”

    在送走了语宁后,端木止倚着廊壁,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,就看向了廊道的另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在那里偷听了那么久,不准备出来好好的聊一聊么?”

    “——我们的第二位客人?”

    在他目视的尽头,庞左的身形悄悄挪出了阴影。

    “发现了……我发现了啊……”庞左双手用力的扒着墙壁,“你和语宁的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轮回觉醒之初,他一看到语宁的魔女造型,对她突然提升的力量已经感到奇怪。而后见她轻易被端木止劝阻……一般来说,这种魔女都是六亲不认的吧,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好讲话?要说的话,这两个人,充满了一种“不为人知的交易”感……

    虽然自己的确是笨拙了一些,但头脑可还是很灵活的……庞左坚信自己的判断。接着在游戏开始,众人被各自传送后,最初他独自坐在廊道间胡思乱想,末了却被大厅中的喧闹吸引了注意。

    他看到语宁追杀白允和叶朔等人,却又莫名失去了力量,落荒而逃。那个时候,庞左体内那根敏感的神经再次被触动。鬼使神差的,他跟踪了语宁,也顺势发现了她和端木止的“交易现场”——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斜睨着不停哆嗦的庞左,端木止满不在乎的垂下头,“要去向导师告发么?哦,我忘了,这里不是学院,也没有能为你主持正义的人。”

    庞左用力的咽了咽口水,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:“你刚才说过,你是这场游戏的裁判吧?”

    端木止不置可否,庞左咬咬牙又说了下去:“那样的话,对参赛者就应该一视同仁。我也想要和语宁一样的力量,作为交换,我一定会让比赛打得更加精彩!”

    一说完这段话,庞左就屏住了呼吸,只剩下喉结略微耸动。真的能得到吗……我也能拥有力量,成为这场游戏的主宰者吗?

    半晌,端木止才轻叹一声,轻抚着肩头柔顺的长发。

    “唉,这可让我为难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小姑娘,简单说吧,是力量选择了她,而不是她选择了力量。”

    转视庞左,端木止的目光在他周身扫视。那目光似乎有种穿透性,能够一直看进他的内心深处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信仰‘光’的吧?在光芒的照耀下,黑暗将无所遁形,真是一个有理想的好孩子。”廊道间飘过一片阴影,端木止的笑容也转为诡异,缓慢的直起身子,“但是如果不把灵魂都出卖给黑暗的话,是不可能得到超越一切的力量的。”

    张开双臂,缓步走向庞左,如同一位倾力鼓动民众的演讲者,“这就是决定命运的时刻啊!你是否愿意舍弃你心中的光,与黑暗相伴,在堕落中走向永生,乃至于君临天下?”

    “啊,我的‘光’……”庞左张口结舌,脸颊慢慢的红了起来。既震惊于他能看穿自己的内心,但更多的,却是像个普通的大男孩,当埋藏的小秘密被人发现时,所体会到的窘迫和慌乱。

    “但是,人如果没有了信仰,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?”就算可以毫不犹豫的背叛全世界,但只有那一道“光”是他不愿背叛的,最终庞左艰难憋出的就是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端木止唇角轻勾:“说得好。但是如果没了性命,要信仰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庞左沉默了。就在他的内心剧烈交战之时,端木止突又话锋一转,“其实,在长生路上,拥有偶像倒也不是坏事,就算是九幽殿主,不也一样视天宫主人为偶像么?”

    闻言,庞左连连点头,这时端木止已经走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继续信仰‘光’,但是作为向黑暗投诚的礼物,你必须做出一点小小的牺牲。也就是将你心里,那个小小的‘光’的替代品,亲手抹除掉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替代品?我从来没有……”庞左连忙摇头。在他心中,“光”是独一无二的,否则的话,那就是对“光”的背叛!

    端木止淡笑摇头:“你无需掩饰。在那个人将‘力量’交给我的时候,也给了我明辨人心的特殊能力。也就是说我可以看清每个人的心,是黑的还是白的。

    我们从世界各地寻找黑暗的种子,付诸我们伟大的计划。而你,在第一次轮回的时候,你的心中布满黑暗,但是到了这一轮,光明的一面却在扩大。是什么唤醒了你心中的‘光’吧……”

    刻意的微微俯身,与庞左呈擦肩之姿,语气轻缓而低柔,“让我来猜猜看,应该就是那个被你害死了三次,却依然嚷着要救赎你的单纯小子——”

    这绝不可能!庞左心中高声抗议,但端木止却是满不在乎的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在他身上,有着和你的‘光’很相似的东西,一样的重情重义,不会舍弃任何一个同伴。虽然无论是智慧,还是号召力,他都要逊色了太多,虽然你也觉得他一厢情愿的做法非常可笑,但是,他还是在影响着你,而你,却也即将要被他救赎了——”

    庞左剧烈颤动的瞳孔忽然一震,逐渐化为了一片空白。真的吗?我被那个死蠢的小子……感动了?就是在看到他的愚蠢,他的挣扎之后,我才忽然回想起了被我遗忘的“光”……是他……真的是他么?

    “放弃这份救赎,杀了他,投入黑暗的怀抱,以你的资质,完全可以拥有比那个小姑娘更加强大的力量。”端木止越过了他,再度轻倚着墙壁,“这个交易,一直到轮回结束前都有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竟然说那小子是……”站在二楼护栏前俯瞰着大厅,目光捕捉到叶朔的身影,庞左的眉头顿时皱紧。他不会承认的……“光”就是“光”,那个愚蠢的小子虽然嘴上喊着要拯救同伴,但终究是什么都没做到吧?拿他和“光”相提并论,只会玷污了我的信仰啊!

    那么,杀掉他……庞左略微抬起手,凝视着那一把完全由黑暗能量凝聚成的匕首。即使只是这样看着,也能感应到其中的邪恶之气。

    ——“就算那小子确是个死蠢的,但他的实力总是实打实的化气级啊!”在此之前,庞左曾这样向端木止叫道,“就算我肯干……又怎么干得过他?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端木止脸上仍是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,抬手一摆,黑暗能量自动在掌心聚集,很快就化为了一把匕首。接着,他手腕一翻,朝自己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担心。这把匕首中,蕴含着大量的毁灭能量,只要把它插进那小子的胸膛,他就会连灵魂都完全湮灭。即使是下一次的轮回,也不会再复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彻底的……死亡么?庞左凝视着手中的匕首,又挑眉望着下方叶朔的背影,而他紧握的五指,正在越收越紧。

    就这样,干吧!用他的死换我的生,很公平的交易啊……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