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719章 第四次轮回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钟殇焰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怒喝,叶朔径直冲入大厅,周身的灵力汹涌燃烧,形成了一层火焰屏障,而他的衣衫,依旧被鲜血所浸透。

    但就在他战意高昂之际,一支袖箭忽然从他耳际擦过,发丝飘飞中,也溅起了点点血花。

    一个接一个的“参赛者”,从四面八方走了出来,全副武装,面上满是戒备和敌意。人群越聚越多,很快就结成了一个封锁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?”叶朔难以置信的望着众人。为什么,所有人忽然都把矛头对准了他?

    “还用说吗?投入游戏的人,自然也会被游戏所投入!”一个手持劲弓,满脸凶相之人沉声喝道。同时再次搭箭上弦,箭尖稳稳的对准了叶朔。

    “不,我没有……”叶朔的辩白,在群情激愤下显得相当无力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明白了,一定是因为开局时斩杀庞左的雷霆手段,令众人对他心生畏惧,视为头号大敌,如今这满身鲜血的造型,更是激发了他们心中深埋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他们一定是以为,自己刚才又在什么地方杀了人,接下来,也同样会这样杀了他们……在死亡的威胁面前,他们不得不选择联手。

    包围圈正在收拢,二楼长廊上,钟殇焰,剑不归,山豹王等人也都狞笑着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双拳难敌四手,结局在这一刻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死亡结局3:众矢之的,达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不管怎么样从现在开始,我们就是同伴了!至少在厮杀开始之前,大家都好好相处吧。”

    宽敞明亮的十人间,十张床铺两两相对而立,床面铺设着雪白的床单。橱柜上整齐的摆放着各式洗漱用品,窗台边是一株盛放的盆栽,开得稍显稀疏,泥土中静静躺着三枚枯黄的叶片。

    十把红漆木椅围成一圈,颇有几分“寝室座谈会”的闲适。此时白允正用期待的眼神望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能够相识就是有缘,我们来做一个自我介绍怎么样?先从我开始好了。我是白允,刚刚开始担当赏金猎人,来到这里是因为在佣兵工会接到的任务,大家呢?”

    当叶朔恢复意识的时候,已经坐在了第四次轮回的房间中。说起来,每次的对话还是一般无二,即使是恢复记忆的风仇,也仍在陪同众人走着老套的台词。究竟是因为如今拥有记忆的人数有限,还是大家即使恢复了记忆,还是不愿轻易在人前暴露呢?

    语宁遭到妖族的姐姐背叛,崩溃大哭,白允安慰她……不,总感觉很奇怪啊。在这时光钟楼内部,时间的确是在一次次的倒退,但语宁这通传讯分明就是连接外界,难道那个妖族的姐姐不会感到奇怪,为什么她要一次次传讯说着相同的内容么?叶朔迷迷糊糊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哎,气氛这么沉重,那接下来就到我了。”简之恒在椅中简单的活动了一下四肢,“刚才就说过,我叫简之恒,和阿椴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天圣学院的毕业生吗?总是死嘚瑟什么啊?”忽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叶朔的思路,就见庞左歪靠着椅背,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脸上的肥肉都堆积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忽然装什么自来熟啊?”简之恒被他怼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叶朔“腾”的跳了起来,也顾不得和庞左的恩怨了,冲上前就用力摇晃着他的双肩:“你在说什么?你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吗?”

    庞左一脸茫然的抬起头:“什么之前的事?我就是觉得,这小子好像已经嘚瑟过好几次了,听得我不爽。”

    叶朔皱了皱眉,迟疑的在两人间扫视。看来庞左还没有恢复记忆,但为什么唯独是这个枝节,触动了他的情绪呢……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大概是,他是真的很想进天圣,如今亲眼看到两个天圣的毕业生坐在眼前,给他带来了刺激,留下印象……说起来,这也真是够小心眼的了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叶朔直起身,转头环望四周,“还有人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吗?”

    既然轮回总让他们回到前一天的夜晚,就说明这段时间也是值得好好利用的,他实在是不想再浪费在背台词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坦白说吧,我们现在经历的事,之前都是反复发生过的。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我相信有一部分人肯定已经恢复了记忆!请恢复记忆的人主动站出来,一起帮助其他人想起来好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叶朔就充满期望的打量着众人,但他所接收到的,大多却仍然是迷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说得真是动听。”好一会儿,端木止懒洋洋的靠上椅背,“不过你们真的要相信他吗?上次轮回的时候,你们所有人,可全都是被他杀死的——”

    叶朔一愣,这人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?“你,你在胡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端木止还是那副好整以暇的腔调:“你们也都动动脑子,拥有记忆与否,可是在这场轮回中制胜的关键。这么关键的情报,这小子要打听来干什么?难道还真是像他说的,为了拯救所有人么?我就给大家一条忠告吧,如果你已经恢复了记忆,绝对不要暴露,如果你想活下去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端木止你……”叶朔气得直瞪眼。的确,隐瞒拥有记忆的事实,就可以匿于暗处,反之则要遭受各方算计,要让大家坦然站出本就不易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指望着,和风仇白允一起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但经过端木止这一番话,就算是原本信任自己的,恐怕也要多加一番考量了。而那些尚无记忆的,只会盲目视自己为敌,再这样下去,究竟要怎样才能拯救所有人?!

    在他的怒视下,端木止慢悠悠的站起身,随手将椅子推开。

    “叶朔,别以为大家现在没有记忆,就可以任你操纵……你的确有些本事,但是人在做,天在看。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一说,已是轻易将叶朔的愤怒转化为了“恼羞成怒”。之前还半信半疑的,这会儿也不由多添了几分戒备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把话说清楚!”眼见端木止径自离去,叶朔更是火起,撸起袖子就向前冲,只想用拳头说个明白。

    在这令人烦躁的无限轮回中,他的脾气似乎也变得更加暴躁了。最令他气愤的是,为什么有人就要这么看不得别人好?在这里“蛊惑军心”,究竟是何用意?

    风仇一个箭步上前,和白允一起拉住了激动的叶朔。此时人群已经随着端木止的离去,三三两两的各自散开。但以前都会留到最后的语宁,这次竟然也跟在了众人身后,转身时投向叶朔的一瞥,若有惧意。

    这一眼看得叶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不住跳脚怒骂:“他到底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风仇静静望着众人的背影,沉声道:“我想,那恐怕是他的计策,是在试探究竟有哪些人恢复了记忆吧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悚然一惊,霎时如同一盆凉水从头直浇到脚: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故意说出与事实完全相异的话,再观察大家一瞬间的反应……那风仇,刚才你看出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风仇叹息着摇了摇头:“我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,就已经太晚了……不过那家伙竟然心机如此之深,在今后的轮回中,我们还要多多提防才是——”

    叶朔默然颔首,紧跟着,一个突然冒出的念头,却是令他再度兴奋起来:“对了,既然他能这样做,那我们也可以用同样的计策,去试探其他房间里的人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可怕……我真的好害怕啊……”第四间房间内,一个生就一脸苦相的男人蜷缩在墙角,正在不停的发抖,“忽然就说被卷进这样的游戏……明天大家会互相照应的吧?”

    由于没有其他人可以依靠,他只能把获得救赎的希望,寄托在了这群潜在敌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但他的求助还没有持续多久,一旁就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,很吵啊。”

    雪亮剑光一闪而过,却在即将刺穿那男人的心脏时,被另一根短棍架在了半空。剑面微微挑起,映出了一张格外美丽,却是微带薄怒的面容。

    持短棍的是一个长衫儒雅的中年人,面容肃然,有如大家族中的账房先生。在救下那一脸苦相的男人后,拍了拍他的肩令他暂且避开,接着他就毫不畏惧的走上前,迎向了江彩妮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虽然规则没有说明,但是比赛是不允许提前私斗的!就是因为你违反了这一点,所以我们才会被卷进无限轮回里出不来!”

    江彩妮的神色一瞬间有些困惑,满脸都是“大叔,你在说什么胡话啊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忽然出现的挑衅者,在她心底是毫不顾忌的,无论是以身份压人,还是以实力压人,她都奉陪到底,大不了就连他也一起杀了。但他口中的“无限轮回”,却是令她备足的杀招都没了用武之地,甚至已在心底暗暗腹诽:这人该不会就是个疯子吧?

    其余众人也是神情各异,但这迷惑中就恐怕已是真伪相间了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双手下压,声音敦厚,带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,“听着,我知道你叫江彩妮,是邪风教教主的女儿。那边那位小妹妹,”指着一旁那中长卷发的少女,“她是你的同门师妹,叫金思。我没说错吧?”

    江彩妮这一次是真的皱紧了眉:“你为什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不是都说了有轮回吗……”那中年人见势一喜,正要趁热打铁,一柄长剑忽然架上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现在给我好好的说明一下吧。”江彩妮冰冷而杀机毕露的声音,在他耳边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传送完毕后,叶朔与风仇等人依例在大厅集合,这一次,他们还特别拉上了郗寒君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我的记忆已经都恢复了。”郗寒君头一句话就令众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叶朔倒是满心欢喜,“那为什么昨晚我问的时候,你没有说起呢?”

    郗寒君的目光有些闪烁:“因为那个时候,我不知道房间里哪些人是可信的……简之恒和关椴,应该也是同样的原因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默默叹息。是啊,在这样的环境下,要让所有人彼此信任真的很难,所以大家才会暂时都选择了重演……不过,一定会有方法的,让所有人都能活下去的方法……一定会有的!

    “这也说得是。”风仇颔首,“要说最可疑的,应该就是那个端木止了。而且昨晚我又仔细想了一下,你不觉得这个人,在之前的三次轮回里,存在感都非常薄弱吗?我们根本不记得他做过什么,又是何时身死。就好像……根本就没有过他这个人一样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好像的确是……”叶朔抓了抓头皮,自己之前对端木止的印象,大概就是“极度自恋”了,但那也都是在开局的前一晚所留下的……这个人绝对不会是弱者,为什么在“游戏”中竟然没有任何作为呢?

    况且就算第一次是因为没有准备,仓促身亡,听他昨晚的说法,既然知晓轮回存在,就必然也是恢复了记忆的。一个拥有记忆的人,又怎么可能连续三轮都是默默无闻?

    而今要不是风仇提起,恐怕自己除了他昨晚的莫名挑衅外,依然不会注意到这条暗藏的疑点……叶朔不由为自己的粗心暗暗惭愧。

    “那这一次,我们一定要盯紧了他!”

    四人相视,都是深深点头。正在这时,一只手略带试探的搭上了叶朔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,我能请问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一回头,看到的就是两个陌生人。是啊,除了端木止之外,还有许多类似这样的炮灰,可能在游戏中悄无声息的死在了哪个角落,自己也不可能一个个去记清。

    出于礼貌,叶朔还是友好的冲他们点了点头,露出一副“啊,是你呀!”的欣慰表情。

    左首一人,正是昨晚在第四间房间中,阻止江彩妮滥杀无辜的中年人。此时他为叶朔的忽示熟稔倒是一怔,但很快也就平复了心情,双手交握,声音稍显低沉的问道:“那个,昨晚你们房里有杀过人吗?”

    中年人一句话问完,便是双目灼灼的紧盯向叶朔,等待着他的回答,仿佛这个答案中便是攸关生死。

    是的,他发现了啊……一些隐藏在规则之外,可能是更加恐怖的东西……!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