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717章 黑暗记忆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时光流转,江彩妮和金思都逐渐步入了花季。到了这个年龄,除了日常的修炼之外,她们开始注重起了梳妆打扮,开始在意起了异性的眼光。属于少女的青春和活力,都开始在她们身上焕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教内教外,备受瞩目的依然还是江彩妮。童年时期如是,少年时期依然如是。金思也开始习惯了,反正她是她,自己是自己,既然两人的出身就已经注定了不平等,又何必非要去和她比呢。过好现在的每一天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因此,无论江彩妮再如何耀眼,金思也没有生出过嫉恨之心。她还是会仔细打理自己的妆容和衣着,脸上总是挂着温暖的笑容。至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她要努力做最完美的自己。

    和其他教派一样,每过一段时间,邪风教都会进行扩招。这一年,新晋弟子中有位师兄格外出色,天赋过人,修炼勤奋,是这一届的后辈子弟中最优秀的。且他相貌儒雅,气宇轩昂,谈吐又是随和风趣,自是成了广大女弟子的梦中情人。

    和其他师姐妹一样,金思也悄悄的仰慕着他。但她很有自知之明,知道像这样的人物,自己是不可能有机会接近的。何况那一向高高在上的江彩妮,这一次据说也罕见的动了凡心。他们一定会走到一起的吧,是啊,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,没有人比他们更般配了。

    反正一直都是这样,所有的物也好,人也好,最好的永远都是属于江彩妮的。他们就是天上的星星,自己只要能在暗处默默的仰望着他,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命运总是那么奇妙,金思一直都记得那一天。那位在她眼中高不可攀的师兄,竟然会单独约自己出来,而且,他向自己表白了。

    他说,他喜欢自己身上的亲和力,和自己在一起,他会感到很舒服。至于江彩妮,她确实很美,也很优秀,但她太过高傲,和她待在一起,会不自觉的与她划分出界限。而他所需要的,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邻家女孩。

    他说,让江彩妮一个人去当唯一的月亮就够了,我选择的是你。

    金思那一瞬间的感受,仿佛四周的风声也有了颜色,花草也唱起了歌。原来命运还是眷顾自己的,没有给她过人的家世和容貌,却给了她一份最温暖的爱情。有了他,不管江彩妮拥有再多都无所谓了,因为他就是自己的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两人交往的消息,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邪风教,众人诧异之余,也不由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起了江彩妮。

    作为好友,金思并未想过夺人所爱,她也试图解释,但江彩妮却表现得毫不在意。渐渐的,金思也就释然了,是啊,对江彩妮来说,反正她是心想事成的公主,以后她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更加强大完美的男人的。这点小事,她是不会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就在金思开始心安理得的享受起自己的爱情时,噩运却在不经意间悄悄到来。

    这一天,她刚刚结束约会,正要回房修炼,忽然就被一群师兄拖进了一间黑暗的小房间里。

    那个房间,现在回想起来,是真的很黑暗,那是一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纯黑。

    不管她怎么哭,怎么喊,怎么挣扎,都逃不出那个黑暗的地狱。

    在她最绝望的时候,房间的门敞开了一线,在那若隐若现的光明中,她看到了江彩妮的身影。

    金思努力向她呼喊求助,但江彩妮的表情始终隐藏在逆光下,她看不清。

    而且她觉得这位同门师姐的距离,在这一瞬间忽然离她那么遥远。虽然江彩妮一向是高高在上的,但在这一刻,她们仿佛横跨了整个银河的距离,不,还要更遥远——

    那是天堂和地狱,是救赎和沉沦的距离。

    直到江彩妮缓缓的侧过了身,直到她在那张美丽的脸上,看到那个邪恶有如魔鬼的笑容时,金思就知道,一切都完了。

    房门重新被关闭了,将所有不堪入目的罪恶,都封锁在了这间暗室内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和自己交往过的同门师兄,金思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。只知道以江彩妮的手段,他就算还能活下来,必然也是下场悲惨。

    其实,也许至始至终,江彩妮都没有那么喜欢对方。她喜欢的仅仅是控制,是想要了就能得到的绝对征服感。但那位师兄没有选择自己,却选择了一位普普通通的师妹,这是在挑衅她的骄傲。所以她要用最极致的手段,将这一切的不光彩统统毁灭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不会在乎,她的嫉妒和仇恨,毁掉的可以是两个人的一生。

    事发后,金思没有哭也没有闹。她很清楚,一边是亲生的女儿,一边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女弟子,教主会如何取舍,已经是可想而知。她的公道,在邪风教是不可能得到的。至于走,这周边地域都是邪风教的地盘,以她现在的实力,也根本没有横跨大陆的资格。

    拜江彩妮所赐,金思好像一夜间就长大成熟了。她开始更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,说白了,弱者就是任人践踏的蝼蚁,那么她唯一能做的,也就只有让自己不再是蝼蚁……

    教主对她的“识大体”似乎很满意,专程赏了她一批修炼资源。金思微笑,诚心诚意的拜伏谢恩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段时间,江彩妮就接受门中的任务,出外历练去了。这一走就是数年,直到进入时光钟楼之前,金思才再次见到她。

    前一晚在房中,江彩妮对她这位同门师妹表现的是漠视,甚至连她的名字都记不清了。但是刚才的那一问,却代表她并没有忘记当年发生的事……也没有资格忘!

    再回想起那间黑暗的房间,金思下意识的按了按领口。当年她没有和江彩妮撕破脸,现在她庆幸这一点。因为自己终于有了一个亲手“报仇”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?”压抑着翻腾的恨意,金思仍是努力伪装出一贯的懦弱,“我现在也不想再跟师姐翻那些陈年旧账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我想到了一个逃出去的方法,可是只有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。在这里,谁都可能是敌人,我就只认识师姐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江彩妮双目微凝:“逃出去的方法?”

    她没有起疑……她现在一定很得意吧……一直以来,自己在她面前都是这么唯唯诺诺,即使是在发生了那样的事之后,自己也不敢对她有一句不敬之言。而现在,更是只能依靠她这个旧日仇家,她一定在怜悯着自己的懦弱,感佩着她自身的强大吧……

    不过江彩妮,你并没有那么强大,你的过度自傲就是最大的弱点,终究也只能被我玩弄在股掌之间而已……

    “是啊,师姐你想,这个‘游戏’最有可能的赢家只有四方吧,”表面上,金思仍是继续着她的伪装,“火凰王,山豹王,那个穿盔甲的猎魔人,还有就是魔族的那两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江彩妮不耐烦的一皱眉,打断道: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金思认真的道:“所以我想到了……我们可以去和他们签订灵魂契约,平等的灵魂契约。也就是让我们自己成为他们的灵魂附属。这样在游戏结束之后,如果附属品死了,由于灵魂相连,那么得胜者也会死的。所以我认为,这就是规则的一条漏洞,能够好好利用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江彩妮沉吟半晌,缓缓的道:“听上去倒是不错。但那几个人也不是傻子,他们为何要答应签订契约?”

    金思微笑道:“不答应的话,我们就告诉他们说,咱们已经跟其他三方签订了契约,生命有了保障。我们和其他三方,现在就是绑在同一条线上的,如果他有绝对的自信,可以一个人战胜其他三方的话,那就尽管拒绝我们。”

    江彩妮似笑非笑的打量着金思,没有人能看出她在想些什么。好一阵子,她紧蹙的眉头缓慢舒展开了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你平时扭扭捏捏,关键时刻还真有那么一点脑子。”

    金思连忙挤出讨好的笑容,但在下一刻,江彩妮的声音却陡然转为冰冷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个计策,既然你都已经完整的告诉给我了,那么你也就没有用了!”

    锋利的长剑贯穿了金思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你那点小伎俩我早就看穿了,真的以为可以那么轻易的算计我么?”江彩妮不屑的冷笑一声,抽出长剑,再未对金思的尸身多看一眼,径自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但在金思染血的嘴角,此刻却是悄然勾起了一个轻微的弧度。

    不远处,端木止好整以暇的躺在护栏上,双手枕在脑后,冷眼旁观着匆匆经过的江彩妮,以及另一个方向的钟殇焰等人,目中是一种高贵的慵懒。

    “唉,这场游戏的档次真低,都这么久了才有人恢复记忆。”略微侧转过身,单手轻支着额头,望向了江彩妮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好像想出了个不错的办法啊……但是真会有那么顺利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按照钟殇焰的计划,郗寒君仍是回到大钟后,再次和荆楚卓走了一遍友情戏,之后在受到山豹王攻击时被叶朔救下。

    听着叶朔有模有样的讲述无限轮回,包括最新得到的情报,郗寒君一律装出一副刚刚得知的样子,配合着对方的语调,做出各式迷茫及惊叹表情。直到有一条线索引起了他的注意——

    “风仇兄,在这次醒来之前,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,有轮回存在的?”郗寒君谨慎的组织着语言。

    风仇望了叶朔一眼:“在叶兄弟第一次对我说,这是一条轮回链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郗寒君追问道:“为什么?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?”

    风仇似是一怔,沉默良久才轻声答道:“不……因为叶兄弟是这样说,所以我就信了他,还需要什么理由吗?”

    郗寒君望着风仇的目光,那仿佛只是在说“1+1=2”的单纯目光,这一刻,一道闪电忽然在他的脑中划过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……原来真相是这个啊!

    其实这就像做梦的道理一样,决定记忆的根本,就是相信与否。

    但即使在第二次轮回中,所有人都已经听到了叶朔的呼声,能够成功恢复记忆的却依然只是一小部分,这是因为,口头上的相信,自以为的相信,和“从心底里相信”还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好比一对情侣,等闲时自然彼此相信,他们也从来都认为自己是相信对方的。但若是当真遭遇生死危机,当你的生命完完全全的维系在对方手中,要完全相信对方不会自求生路,相信对方一定会拯救自己……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而轮回的存在,就是要让其他人完完全全的相信,连一丁点的怀疑都不能有,就像相信自然规律一样的相信。然后当你抱着这样的心态,试图睁开眼睛的时候,梦就会醒了。

    风仇生性质朴,理所当然的相信了朋友,所以他恢复了记忆。白允心思细腻,遇事常会多加分析,这本来没错,但就是这一丝的疑问,让她依然困在梦境中,“醒”不过来。

    这样想来,上一轮当自己选择自尽时,就是因为相信确有轮回,自己不会真的死亡,才敢放心跌下。真正让自己恢复记忆的,不是所谓身心的震撼,仅仅是因为,自己真正的“相信”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情绪和危机感的留存,应该就是为了让各人察觉到异常后,自行总结出轮回的存在,然后再去相信这一点……没错,没错,这样就一切都说得通了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的确是很奇怪……”表面上,郗寒君还是装出了一副懵然无知状,而叶朔则是快速的点了点头,那眼神分明在说:“对吧?你也想不通吧?”

    “对了,简之恒和关椴不在这里,看来他们也同样恢复了记忆,所以不再进行无谓的战斗了。”随后叶朔忽然注意到那两个缺席者,“咱们不如去和他们确认一下吧,或许可以找到新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郗寒君忽然开口了:“叶兄,说到轮回,我之前在房间中发现了一点东西,可能跟轮回有关,想请你跟我一起去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简之恒和关椴能恢复记忆,多半也是因为“相信”。如果从他们口中也得到了相似的证言,虽然叶朔的确头脑简单,但心思细腻的白允说不定就会从其中看出端倪。为了实现钟殇焰的计划,这条真正的“生路”,还是不要太早让他们知道的好……

    而现在,自己同样要为了实现那个计划,即将在叶朔面前,“凄惨的死一次”了……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