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710章 致命错误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,精彩小说无弹窗!

    那一眼,是他第一次这样看着她。

    那一眼,他的世界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,仿佛一直要将她看进心里。

    也许他还是感到欣慰的,在生命的最后,有一个人曾给过他一点残存的温暖。

    莞萱默默的搂着他,感受着他的体温在怀中逐渐消失,他已经没有呼吸了,自己……是真的要失去他了。

    骤然袭来的绝望,令莞萱一瞬间心痛得几欲昏厥,手忙脚乱的掏出一颗丹药,极力送到他口边。

    那在魔族之内,是唯有皇族才能享用的九品圣丹,此前在疗伤时,就连她自己都是舍不得用的。慌乱中也无暇顾及这丹药与妖族的体质是否兼容,满心中就只剩下一个念头:救他,不惜一切都要救他!

    北泽屹的嘴唇是冷的,更是僵硬的。无论莞萱再三尝试,却都无法将丹药喂他服下。倒是指尖一次次不经意的碰触,令她在颤栗之余,心灭如灰。

    “我,真的还有好多的话要对你说啊……

    丹药无力的从手中滑落,滚动到不知何处。

    而后,在北泽屹身周,一层巨大的火凰光影若隐若现。那光影先从心脏浮起,一波接一波的成倍扩散,如同应和着心脏跳动的鼓点。而他那人形的身体却是逐渐模糊,化为了大量散碎的光粒。

    火凰光影越是凝实,这些光粒便越是朦胧。仿佛它们的精气,都在被那光影所吸收。

    妖族和魔族死后,都会很快化为本体,如今这“化原形”的征兆,是代表着他已经彻彻底底的死了。

    莞萱凝视着他,大量的泪水忽然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般,在面上成串滚落,而后续的泪水依旧源源不绝的从眼中涌出。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她甚至没有抽泣哽咽,只是那泪水,却是怎么都止不住,好似在眼中承载了一条心碎的长河。

    一直生活得无忧无虑的她,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抑止不住的悲伤,比心爱的玩偶破了脏了,还要伤心千倍万倍的悲伤。只要看着他,只要想着他,她的痛苦就停不下来。渐渐的,这无声的流泪,化作了撕心裂肺的大哭。莞萱伏在北泽屹身前,哭得气咽声吞。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”钟殇焰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侧,抬起一只手轻轻搭在她颤抖不已的肩上。

    莞萱猛地甩开他,崩溃的大哭道:“都是你……都是你不好!如果你能让我早点救他的话,他可能就不会死了!全都要怪你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莞萱猛地直起身子,双手迅速结印,一道道白光在她体内升腾,蔓延之处,同样环绕着北泽屹旋转。在这白光的笼罩下,火凰那本体显化的趋势,也略微的减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魔族献祭灵魂的共生法啊!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钟殇焰一等看清莞萱所行之术,登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这是禁咒中的一种施救之法,以半数灵魂献祭天地法则,挽留即将往生的灵魂。从此后,二者的灵魂便会相互融合,同存共生。

    只是此法对施救者的灵魂毁损极大,今后是注定落了个魂体残缺。魂体一失,可说是修升大道无望。古来即使亲如父母兄弟,也极少有人愿祭此术。

    莞萱手中印诀未停,凄声哭喊道:“我不知道……但是我不想让他死!我的心好痛,他不能死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钟殇焰沉默了一下,“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?”

    莞萱陡然一怔。她作为魔族的公主,被几位魔皇捧着疼着,虽也听说过长大后便要出嫁,但在她心里,那些都是很遥远的事情。况且在魔族大殿中所见的男人,人人敬她畏她,讲起话来都是规规矩矩,做足了一副奴才相,就算她有心不拘身份,却也难以对这些人生出什么感情来。

    她唯一崇拜过的就是六御魔君,也曾经开玩笑的说过,“如果一定要嫁人的话,我就嫁给六御哥哥好了。”当时皖彻笑斥她胡闹,说她还根本就不懂男女之爱。好吧,她的确就是不懂,反正有哥哥疼着就够了,要丈夫做什么?

    此时此刻,重新将进入时光钟楼后的一幕幕细加回想,尤其是和北泽屹相关的所有。莞萱忽然觉得,她一直封闭的那扇心门,忽然就被打开了。对他那所有异样的感情,关切、悲伤,现在也全都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我好喜欢他。”莞萱轻轻的开口了,“原来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?”

    那种一直牵挂着他,目光时刻追随着他,会为他的一举一动都颤栗不已,更会为他的死而痛不欲生,原来……这些就是喜欢啊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他活着做我的男人……他不可以死!”想通了这一点,莞萱更是加快了魔力催动,缭绕的白光在空中飘扬翻转,将那特殊的印诀一笔笔写就。钟殇焰在旁虽是焦急不已,但这术法若是中途打断,对施术者同样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伤,却也不敢擅动。

    灵魂相合,同存共生啊……如果是和你的话,我愿意……

    “不觉得很奇怪么?”二楼长廊上,白允迟疑的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魔族和妖族死后,都会化为原形。但山豹王为何……?”

    叶朔的目光陡然一动:“那也就是说……山豹王,还没有死!”

    白光融入两人体内,一条极细的光束,也在他们的心脏部位逐渐相连。莞萱手中印诀翻转,将残余的魔力尽数灌入其中。与此同时,她开始感到了一种灵魂被撕裂的痛楚。

    如果这种痛,代表的是他的生……莞萱凝视着北泽屹,嘴角竟是缓缓的浮起笑容。那就让我,痛得更深一点吧……

    而在三人不远处,那沉寂已久的山豹王尸体,一根手指却忽然轻轻的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你说的……那就一起下地狱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山豹王的身体陡然膨胀起来,如同一个漏空的麻袋,朝四面放射出大量的金光。一种突如其来的磅礴能量,也似山洪海啸般瞬间涌起,席卷全场。

    “糟了……!”在钟殇焰有所反应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轰然巨响声中,巨大的爆炸已经成形,狂猛的火焰将整间大厅都化为了一片火海。印诀才结成一半的莞萱,以及死去多时的北泽屹,三人就这样同时被淹没了进去。接着,是一阵更为剧烈的火光。

    令人心惊的爆炸一串连着一串,叶朔等四人身在二楼,架起防护罩苦苦抵御,仍是被震得一阵东摇西晃,逼人的热浪直面冲击,烤得他们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好半晌,大厅才终于重新平静下来。一片焦黑的废墟中,四具现出原形的尸体清晰可见。近距离被卷入那样的爆炸,即使是通天境强者也无法幸存。这一次,是真的一切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当“剩余4人”的讯息真切的传入脑中后,叶朔深吸了一口气。至少,这里已经没有敌人了,那些曾令他们畏惧过的强敌,如今都已经自相残杀而死。一番番惨烈的血战后,侥幸活到最后的,竟然是自己四人。这不能不说,实在是上天的眷顾了。

    之后,要如何完成四人胜局暂且不论,眼下最重要的,是先从北泽屹身上取得神器碎片。

    叶朔快步拐过长廊,正要一路奔下梯阶,在他背后忽然响起了一声惨叫……那是白允的声音!

    怎么回事?难道还有敌人藏在暗处?但是……刚才明明都已经收到了“规则”的宣告,活下来的,应该确实就只有他们四个而已啊……?

    快速提起灵力,叶朔猛地转过身,而他看到的,就是白允白衣染血,香消玉殒,瘫倒在风仇的怀里。而风仇正用杀人般的目光,紧盯着对面的庞左。

    “庞左,你干什么?”叶朔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庞左脸上挂着的,不再是那憨厚无害的笑容,反而是一种极致的狰狞:“这个游戏,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,你说我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方才,在叶朔和风仇先后转身时,庞左便对风仇忽施偷袭。白允只来得及舍身替风仇挡住一击,死在了恋人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我们是同伴啊!”叶朔实在难以相信。大家曾经约好了,要互相扶持,一起活下去,为什么……在终于胜利在望的时候,却要做出这样的事?!

    庞左大笑起来,笑容疯狂而刻毒:“同伴?我只是在利用你们啊!有敌人出现的时候,你们可以替我挡刀,如果最后只剩下我们四个,只要再解决了你们,我就可以生存到最后了!现在,其他人都已经死绝了,所以你们,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了!”

    叶朔木然的望着他,动了动嘴唇,僵硬得如同患了牙疼。一字一字的道:“这么说……白允的怀疑没有错,你的确是……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们?”

    庞左尖声狂笑,全身的肥肉都颤抖起来:“是啊!到底要我承认几遍你才肯相信?被这丫头看出来的时候,我的确担心过计划败露,好在有你这个蠢蛋死命的替我遮掩……不过你竟然会为了我,不惜跟朋友决裂,这份深情厚谊还真是让我感动哇?”

    停顿片刻,恶声恶气的补充道:“……感动世界上竟然还会有你这么完美的白痴!”

    仿佛一道闪电从叶朔的头顶劈落。世界是无边无际的冰凉,恍若置身冰窟。

    信错人……我信错了人……而付出的代价,却是朋友的生命……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……呵!”当叶朔全身发冷,木立在一旁久久难言时,风仇却是仰天冷笑了起来,那笑声中尽是无尽的杀意和恨意。

    缓缓将白允的尸体在廊道中放下,那样的小心翼翼,如同在呵护着一件易碎的珍宝。在默默与惨死的恋人做过最后的话别后,重新站起身的风仇,体内的灵力在一瞬间变得极为狂暴。修气级的气息夹杂着杀意冲天而起,漫过半壁天空!

    “你该死……我一定要让你死……我发誓,我会把你碎尸万段,以祭我爱妻的亡灵!!”

    风仇紧盯着庞左,眼中的杀意几乎化为实质,这也让庞左面上笑容渐退,脸色有些略微的发白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要论真正的实力,庞左远不及风仇和叶朔。因此他才会想在暂未破脸时,出其不意,将他们偷袭杀死。但这一切,现在却是被白允破坏了……

    还来不及悔恨,庞左的瞳孔便是一缩,陡然间暴退了数十丈,而在他先前所立之处,插着一柄二尺青锋,强大的剑意将坚硬的地面都震得粉碎!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庞左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,再晚一瞬,他就死在那里了……

    然而还不等他做出反应,风仇已是闪电般出现在他面前,一双铁拳在他眼中极速放大。真切的死亡气息袭上心头,庞左本能的抬手一挡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一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,庞左的身体倒飞而出,狠狠的砸在了另一端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庞左狼狈的喷出一口鲜血,他的左手还在不停的颤抖,能感受到臂骨已经寸裂,连经脉都被完全震断。他的实力和风仇相差太大了,根本就是碾压!

    再一抬眼,风仇又如疯虎般疾扑而至,拳头如雨点般朝他周身落下。他竟是舍弃了自己擅长的剑术,完全在以身体的本能做出攻击。那一次次落下的拳头,又何尝不是在宣泄着他内心的悲啸!

    “啊啊啊!你给我死!!”

    刚才庞左就接不下风仇的一招,更何况是现在,在硬接了几拳后,便是被后者一拳再次击的倒飞而出!

    庞左重重的栽倒在地,双目发直的瞪着不远处的风仇,仿佛在瞪着一个真正的死神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风仇却没有继续追赶,抬手一招,那原本插在地面的赤凌剑,便从二楼直贯而下,落在了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话落,风仇缓缓闭上了眼睛,无尽的灵力尽数灌入剑身,那长剑在此时竟是颤抖起来,一股强大的气息喷涌而出,化为实质的波动向四周蔓延而去。钟楼内的墙壁也开始承受不住那气息,相继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一剑霜寒十四洲!”

    一道剑鸣声响彻天际,大量的剑影白光起伏不绝,化为一股巨大的浪潮,一次次冲刷着庞左周身。一蓬蓬血雨洒在风仇脸上,而他却是擦也不擦,眼中甚至出现了一种疯狂复仇的快意。

    “允儿,你看到了吗?我不会让这个畜生死得太轻松的……这每一剑,凝聚着的都是你的仇,是你的恨啊!!”

    风仇此时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,既有缠绵柔情,更有刻骨恨意,叶朔再也看不下去,也纵身从二楼跃下,快步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风仇!你冷静一点!”

    像风仇现在的状态,就算能够如愿杀了庞左,恐怕也会陷入疯狂,彻底毁了道心。叶朔又如何能看着他自取灭亡?

    但就在风仇由于叶朔的到来,而暂时分心的这一刻,那满身爆血的庞左脸上,却忽然升起了一个最后的狰狞笑容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死,那么就一起死吧!”

    话落,在他体内就传出了一股极为狂暴的波动。身形迅速膨胀起来,随即,轰然炸裂!

    叶朔眼睁睁的看着那袭来的火焰,这样的距离,已经来不及躲避了……

    当初自己没有相信白允,却相信了庞左,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。如今,大错已经铸成……

    剧烈的爆炸声遮蔽了一切。

    在所有的声音都停止的时候,那最高处的大钟,上方最短的指针,忽然缓慢的倒退了一格。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