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708章 一族之王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,精彩小说无弹窗!

    北泽屹面色阴沉,周身妖力暴涌,双手各托起一团团硕大火球,半空中拖出层层火浪,朝着二层楼上的山豹王暴轰而去。

    山豹王手中妖力光束同样闪动不绝,将袭来的火球尽数击飞,与北泽屹的新一轮攻击彼此碰撞,在钟楼内四面流窜,如同大片失控的炮弹。

    火浪汹涌,浓烟蔽空,墙壁和地面上,一条条足有手臂粗的裂纹悄然化现而出。不少围观者闪躲不及,也都遭波及在内,当场被炸成了一团粉末。

    莞萱早就推开了剑不归,匆匆避到一旁,服下魔族的疗伤灵丹,简略调息过后,就全神贯注的观看着眼前的战斗,当然她的目光,始终不离北泽屹周身。

    要赢……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。一定……要活下去啊!

    “无攫狱!”一团妖力在北泽屹体内升起,化为盛开的大片红莲。红莲持续扩张,将整座钟楼都波及在内。翻覆而起的火焰,如同滔天的巨浪,向山豹王当头压下。

    山豹王冷笑一声,手中结起个印诀。大厅内散落的碎土砖石,都是相继倒飞而起,在他背后的混沌气流牵引下,彼此堆积,彼此相融,很快就构成了一个土黄色的圆球,有如寰宇中运转的星体。一波接一波的强横能量缭绕在侧,一股狂猛的吞吸之力,也是在球面骤然爆发。

    “乾坤大世界!”

    那外观骇人的汹涌火狱,在这股吸力之下,叠加的火苗逐渐分解,被土黄球体成片吸收,而火海的面积,也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,骤然锐减。此消彼长下,这片空间内剧烈碰撞的两方妖力,也是呈现出了鲜明的异变。

    莞萱在旁看得焦急不已,现在的局势很明显,北泽屹并不是山豹王的对手。这是基础妖力的差距,也是战斗经验的差距。而这种差距,随着战斗的进展,必然还会被不断扩大。到时候……他就很危险了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在她身旁忽然响起一道淡淡的声音。钟殇焰终于是解决了神火堂供奉,“姗姗来迟”。不想这一回转,就见莞萱不但未死,大厅中还正爆发着一场激烈战斗,这出乎意料的转变,令他这步步筹谋之人也有些困惑起来。

    压下思绪,留心观察半晌,钟殇焰自也准确的看出了战局的走向,不由自语道:“两虎相争,必有一伤,好极了!”

    莞萱听他这说法,无疑是验证了自己心中那个最坏的结论,急得当场就冲了出去:“不行,我要去帮他!”

    钟殇焰一把拉住她,沉声道:“别胡闹!如今那个神秘刺客已死,等火凰王和山豹王两败俱伤,甚至是同归于尽,就是我们一家独大了。到时候,宝物一定是属于我们魔族的。”

    莞萱哪还顾得上什么宝物,脑中尽是“两败俱伤,同归于尽”之说反复旋转。至于其后钟殇焰为了消除她的疑心,更为向另一端的几位魔皇做戏,百般卖好之言,她则是左耳进右耳出,一句都没听进。

    “涅盘之火!”北泽屹目中充血,印诀再变,一只火凤虚影在他背后浮现。周身的火焰急速蒸腾,最终留下的只是一颗被火焰包裹的心脏,化为一道流光,倒纵而上。

    山豹王不慌不忙抬手一指:“山神怒!”一道暗蓝色光束如疾电霹雳,直贯而来,在火焰中准确的切开了一条道路,余势依旧未竭。

    北泽屹神色微动,慌忙在身前化出一面火盾。燃烧着元神妖力的盾面确是卸去了大部分劲道,但随着正中的火苗稍显势衰,立时被蓝色电光抓住空隙,一掠而过,自北泽屹肩头洞穿,带出大量的鲜血飞溅。而他的身形,也是紧跟着朝前一跌。

    “小子,现在知道你我之间的差距了吧?”山豹王一招得手,得意的哈哈大笑,“只有羽毛漂亮的小凤凰,好生待在你们的草窝里顾影自怜就够了。等本王离开了这里,就勉为其难的代你接收了你们火凰族吧。不过他们的归宿,会是在这里——”慢悠悠的抚了抚肚子,张狂尽显。

    在山豹王这番挑衅下,北泽屹缓缓的抬起头,双目中燃烧着疯狂的仇恨。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即将暴跳如雷时,在那张沾染着鲜血的俊秀面容上,却是逐渐扯起了一个森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……”北泽屹艰难的撑起身,再开口时,声音空空洞洞,但那一字一句,声声泣血,却是令人莫名的心底发凉。

    “也许,我的确不算是什么英雄,我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妖王,对族中的贡献,远远比不得父王在世之日。但是……你若是想灭我全族,我就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也一定会拖着你下地狱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为了我火凰族的千秋万代……”北泽屹终于重新站了起来,在他猛然抬起的双眸中,也闪动着一种疯狂的厉色,“你就给我死在这里吧!山豹王!!”

    这声音穿越重重回廊,在整座钟楼内轰然震响。紧接着,一股远比山豹王的“乾坤大世界”更加强大百倍的吞噬之力,如同一股喷薄的巨浪,在大厅内极限炸开。四面八方,大量的火红色粒子夹杂着滚滚妖气急速涌来,那正是天地煞气,非舍命一搏,等闲绝无人敢轻易吸收的无尽煞气!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另一端的长廊上,叶朔的目光忽然一凝。倒不是惊异于煞气本身,而是……这种吸收的方式,他很熟悉,还有那种吞噬之力……这就是说,在北泽屹身上,也有和自己相同的神器碎片吗?

    在这海量煞气的灌注下,北泽屹的身形也出现了异常的变化。一层层火浪,如云朵般在他体内交替沉浮,一只异常庞大的火凰虚影,从他的心脏部位显化而出,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内。隐隐看去,若真若幻,而他那大张开的双臂,也正在被覆盖上一层又一层的羽毛。似乎,他正在与这虚影发生逐步重合。

    火浪汹涌中,在北泽屹眼前,一切的景象都归于朦胧。在他耳边,仿佛又响起了那熟悉的谆谆叮咛,那是属于父王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屹儿,一定要好生修炼,将来,要做一名出色的妖王!”

    火浪翻滚,华丽的五色尾羽在背后展开,光泽流转,能量翻腾,如同净世的火焰。蔓延之处,无边无际,颇有吞噬四海之浩瀚,席卷天地之气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北泽屹的记忆中,还是那一间火凰族的书房,案头上总是堆满了奏折。父王会抱着他坐在膝头,在批阅奏章的间隙,一边教他习字,一边向他讲解着,为王者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屹儿,一族之王,就要为族人奉献一切,牺牲一切,有的时候,甚至是自己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年幼的北泽屹,小小的手中握着一杆对他来说过大的毛笔,在白纸上拖出一道道歪歪扭扭的笔画。每当父王的神情严肃起来,他总会这样似懂非懂的转过头,睁着一双澄澈的大眼睛,用童稚的嗓音道:

    “这些屹儿听不懂。屹儿只想一直都陪着父王,父王也要一直都陪着屹儿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的确不想听父王说什么大道理。只是那样单纯的觉得,父王是最强的一族之王,就算天塌下来,他也能扛得住。而下朝之后,父王只要陪自己玩就好了。在父王的庇护下,他只想永远都做那个被宠坏的孩子,做火凰族无忧无虑的小太子。

    每次当他变着法儿的撒娇时,父王总是有些无奈的笑笑,最后还是任由他滚进怀里。那时他很高兴,认为这就是父王对自己的妥协。但也许,父王正在一次次为他的“长不大”,而发愁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浪翻涌,一根根妖异的翎毛在脑后竖起,双臂已经完全化为了火翼。层层叠叠的羽毛迎风舒展,棱角锋锐,华丽而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的,他一直都是一个孩子。直到那一天……

    “太子,火凰王刚刚在前线战死了,这是他唯一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当一直负责照顾他的老嬷嬷,将一只金漆托盘捧到他面前,并带回了父王战死的消息时,北泽屹只觉得自己的天,瞬间塌了。

    战无不胜的父王,全族的顶梁柱,如今竟然……

    那托盘中,安静的盛着一只染满血迹的手环。北泽屹认得出来,就因为自己喜欢,所以父王经常会拿着这只手环逗自己玩。而现在,他再也不能为自己,为整个火凰族遮风挡雨,再也不能让父王教自己识字,再也听不到他唤自己“屹儿”了么?

    北泽屹怔怔的望了那只手环许久,泪水忽然就涌了出来。在阵阵心死般的绝望中,他觉得自己,也同样死在了这一刻。

    在他的全身反复颤抖,即将崩溃的大哭一场时,老嬷嬷还是用那如常的语调道:“太子,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,请立刻更衣,准备登基吧。”

    两侧,跪满了手捧王冠龙袍的侍女,以及闻讯赶来的大臣。他们都不能理解自己的悲伤,为人子的悲伤,他们口口声声,都是在催促着自己登基……

    “火凰族不可一日无首,先王已逝,太子就应即刻继位,以定民心哪——”

    北泽屹任由自己泪流满面。他能感到自己的双手,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痉挛。

    没有人考虑自己的情绪,没有人会设身处地的安慰自己,他们甚至……连尽情哭一场的时间,都不肯留给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要登基,我不管那么多,我只要父王能回来!”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北泽屹失声哭喊起来,“走,你们全部都走!”在一众侍女间快步穿梭,疯狂的将她们手捧的各式托盘全数打翻,王冠和龙袍腰带滚落了一地。接着不顾众臣的劝阻,快步冲进自己的房间,将房门反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子,先王最想看到的就是全族安定,如今各方妖族,还有人魔两族,可是都在外头虎视眈眈哪!您若是执意不肯继位,将来累得我火凰族遭人吞并,难道你要先王的苦心全都白费,你要他在九泉之下如何能安啊!太子!”老嬷嬷声嘶力竭的劝告依然声声传入。

    北泽屹蜷缩在墙角,用力的捂住耳朵。不管他们在门外说什么,自己都不会出去的。他不要登基,他不要长大,难道仅仅是这样简单的愿望,都没有办法实现吗?如果父王还在,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受委屈的吧……

    一声声的劝告,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。在北泽屹以为,他们已经放弃了的时候,老嬷嬷的声音又传了进来。这一次却显得格外沙哑,那是一种失望到了极致的寒心。

    “罢了,老奴不会再劝你。要怪,就怪先王没有眼力,选了这么一个危险当头,窝囊得只会哭哭啼啼的太子吧!将来火凰族是兴是辱,也全都是我们的命……这些衣服,我就全都给您放在门口,登基大典还有三个时辰,你就自己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门内门外,一时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扇仍旧紧闭的房门,老嬷嬷叹了口气,转身就要离开。但就在众臣也叹息着纷纷起身时,背后的门板忽然传来了“吱呀”一响。

    北泽屹消瘦的身形就那样伫立在门前,脸上泪痕未干,但他抬起的目光,却已经有了一种真正属于上位者的坚毅。

    “给我更衣。”

    那一年的北泽屹,以人类的年龄算来,大约就只相当于十五、六岁。当同龄的人类少年还在学院里,过着被师长保护,被父母疼爱的生活时,他却已经穿上了一身过于沉重的龙袍,戴着压得他脑袋发疼的王冠,踏过漫长的红毯,一步步走上了那个最高的王位。

    登基大典上,他俯视着向他叩拜的一众臣民,努力摆出自己最威严的表情。以后,他必须永远用这副表情来面对世人,这既是王者的冠冕,也是一生的镣铐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懂得了只有变强才不会被欺负,只有变强才能保护族人。以前用来贪玩偷懒的时间,被他全部都投入到了修炼中。他学会了用力量说话,学会了铲除一切的潜在敌人,也学会了封锁自己的内心。他要走上巅峰,让世人再也不敢小觑了火凰一族!

    袖袍挥动,一股妖力横扫而出,远处辅助练习的木桩尽数炸裂。年幼的北泽屹收招起身,目光中有冰冷,有坚毅,而那坚毅的眼神,隐隐与眼前这一只高贵华丽的火凤,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虽然,我永远都比不上父王,但如果今天,势将要轮到我为全族牺牲,那么,我不会逃避——”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