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七十九章 能量石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叶朔大为震惊,难以置信的打量着他。(

    那憨傻青年仍是痴痴的笑着,重复道:“你是邪帝,你是我的主人……我要效忠你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的瞳孔不断紧缩,脑一片混乱。最令他诧异的,还不是对方将自己称为邪帝,而是他分明已经心智全失,却唯独还记得邪帝,又称其为主……难道说,他是跟邪帝有某种关系的人?

    一旁几个年轻人听在耳,稍一怔神,很快各自笑得前仰后合:“哈哈,别逗了,这小子是邪帝?那我还是天宫主人呢!”

    叶朔无暇理会,只顾按着那青年的双肩,用力摇晃,连声追问道:“你的名字叫什么?以前的事,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心理作用与否,在两人这般接触时,他竟然真的感到双方之间,产生了一种模糊的精神感应。那种灵魂深处的熟悉感,仿佛他们当真已经认识了许久,自己身披战袍,叱咤四方,而这青年则跪在自己身旁,呼唤着“主人”……

    四周的景物都在扭曲,大量的讯息在脑穿梭,无数个声音在耳边呼唤,却是皆如雾里看花,半点捕捉不到。再一恍惚,所有的异样感全部消失,面前剩下的,还是那青年放大的笑脸,嘴角又是一道口水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叫支……支……五,只……七!”

    只会这样吱吱的叫,什么都问不出来啊……叶朔心烦意乱,还有那“五只七”又是什么玩意?五子棋?5-7?简直是乱七八糟!

    心急之下,叶朔抬手向他头顶盖去,便欲强行搜魂。他此时似乎已经忘记了,之前是谁信誓旦旦的强调着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。

    神识迅速侵入,试探着突破对方的灵魂封锁。短短片刻,叶朔只感到这青年——暂时称他为阿支——的灵魂竟然并不完整。

    并且与曾被作为容器的伽罗不同,阿支的灵魂残缺得更加厉害,不但七魄全无,连三魂也只剩下半数,这好像……他根本不是一个完整的人。但即便如此,他的灵魂力量,也依然是超乎想象的强大……!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样看来,阿支的痴傻或许并非是晋级通天境失败,而是另有原因?但他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,为何会出现这种神魂分体的情况?他剩下的魂魄又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叶朔只觉谜团越来越多,正要加紧搜索,脑忽然“嗡”的一响,与阿支的灵魂连接也被强行切断。

    “狐狸尾巴果然露出来了吧!”那打断他搜魂的年轻人鄙夷的扫了他一眼,冷嗤道。

    叶朔心知,对方是误会自己打算强取阿支脑的修炼经验,但这些事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,叶朔无心解释,当即果断出手。其余青年则是寸步不让,众人很快在牢房打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正在这一片混乱,牢房大门霍然洞开,明亮的光线迎面压来,刺得众人都是下意识的抬手遮眼。几名身穿黄衣的药王谷下属快步走入,目标明确的走到阿支身旁,拽起他朝外走。而后门板再度合拢,沉重的锁链声呛啷作响。

    先前陷入乱斗的众人经这一闹,都悻悻的停了下来。对视一眼,目难免有着悔意。先前要不是为图一时之利,也不致贻误战机,这样一来,只能等下一次机会了……

    被带离牢房的阿支,一路被黄衣人拖行着来到了另一间房间。房内架着个大火炉,下方的炉火烧得正旺。四周蜷缩着几个五花大绑的年轻人,看样子也是前一批被送来的“药材”。见房门大开,一个个都用惊恐的眼神打量着来人,同时奋力挪动着双腿,直往角落里缩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都要陪我玩吗?”阿支笑呵呵的望着众人,又转向身后的黄衣人,双手在身侧来回摆动。

    黄衣人根本不屑与他多说一句,推着他来到火炉前,朝炉指了指,示意他自己跳进去。

    阿支似是有些困惑的歪了歪脖子,在黄衣人不耐烦的催促下,很快憨笑着用力点头,轻身一跃,落入了炉,有模有样的盘膝坐定,好似在等待着夸奖。

    几名黄衣人再未朝他多看,自顾将炉火烧旺后,纷纷抬手结印,一道道灵力光束分朝火炉射去。在灵力的刺激下,炉底的火焰似乎也被注入了异样的能量,大片火舌翻卷而起,将火炉整面包裹,惊人的热量,无孔不入的朝炉内侵入。

    炼药时,通常需要将药材熬制一段不短的时间,一方面是去除杂质,同时也为使药草的药性充分扩散。这些人如今所做的,便是在谷主到来之前,先进行的那一道“熬药”工程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火炉内已经渐渐传出了“哎呀,好热啊,我不玩了”的呼唤声,一众黄衣人却是面无表情,继续催动灵力。没过多久,炉内的声音已是转为衰微,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其余“药材”对视几眼,知道那名青年可能已经被彻底炼化了。在主材料填充汤底后,接着该轮到的,也是他们这些“辅料”了……

    火炉内,此时的阿支却仍是好端端的盘坐着。在他身周,笼罩着一层微薄的白色光罩,始终将加身的火焰隔绝于外。

    火焰越强,光罩的防护力也越强,直至某一刻,护体光芒陡然大盛,瞬间将火炉完全冲垮。白光遍及之处,也如扩散的利刃,无论是炉前的黄衣人,还是角落里的“药材”,触之皆死。

    在他们倒下的时候,甚至连一声惨叫声都没能发出,属于他们的生命,已经被悄无声息的剥夺了。

    阿支睁开眼,慢吞吞的走出了残破的火炉。扫视着房间的一地尸体,以及被白光冲刷得七零八落的各式家具。他并不知道这些是自己的杰作,只顾好的在尸体群来回走动,时不时抬手推动着他们,把头凑到他们面前,嘿嘿的傻笑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怎么都不动了啊?”好一会儿,阿支才失望的站起身,跺了跺脚,叫着:“不好玩,不好玩!”

    这时,他前额那一块似乎只是装饰品的白宝石,忽然发出了淡淡的光芒。阿支似也有所感应,极力将眼珠翻,同时傻笑着抬起手,尝试去触摸宝石表面。接下来,他这样歪歪扭扭的走出了房间,追随宝石的指引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阿支引发的骚动,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后,药王谷内,正有两道身影匆匆疾行。

    此前按照牢房众人的计划,等到敌人再次进来提取药材时,先由几个人躲在门板后,趁对方不留神,跳出来进行偷袭。无论能否直接将对方打倒,给外界守卫察觉动静,都一定会进来查看。这个时候,可以有人使用灵遁术趁乱逃出,等将整座山谷的地形查探分明后,再回来解救大家。

    而最终被推举出来的人选,是叶朔和黍子庙。两人逃出牢房后,不断警惕的观察着四周。要说这药王谷,也实在是相当广阔,途叶朔不住用心记忆,选择着足以通知众人的安全路线。

    只是随着一路前进,叶朔总感觉,谷内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。守卫并没有驻守在自己的岗位,而是相当慌乱的四面奔跑,与其他守卫交换着消息。也多亏如此,两人的逃跑行动,才进行得顺利了许多。

    对于谷内骚乱的源头,叶朔虽是有心探查,但黍子庙却始终秉持着“不要多管闲事”的作风,叶朔也不便独持异议。

    再次翻过一座小山坡后,前方一片开阔,尽头处守卫列作两排,队列森严。黍子庙呼出一口气:“看样子我们运气不错,出了那个拐角,应该是出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快回去告诉大家吧!”叶朔心一喜,再次将脑的路线整理一番后,转身要往回走。

    黍子庙一把拉住了他:“臭小子,你怎么那么死心眼?既然发现了出口,自然是赶快逃走啊!其他人是死是活,关咱们什么事?”

    当初在牢房的时候,也曾有人提出过,先放两人出去探路,万一他们一去不回,该如何是好。而那时黍子庙则是啪啪的拍着胸脯,胡子都翘了天:“我老人家是那种人吗?”接着又明确指出,不管选谁做探路兵,对剩下的人来说都不会心服。争论下去只会没完没了,白白错过下一次的机会。

    也许黍子庙看去确实是个本分人,在他的一通教导下,众人最终都点头答应了下来。而是那个在牢房说得大义凛然的黍子庙,现在却露出了真面目,原来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逃生创造条件吗?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能这么走了,我得去救阿支。”叶朔抽回了手臂。其他人可以暂时不管,但阿支身,或许能找到解开自己身世之谜的线索……难得有这样的机会,他绝对不能错过!

    黍子庙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,最后狠狠一甩袍袖:“我是管不了你小子了……那随你的便吧!我老人家是要走了!”

    叶朔脱口唤道:“前辈,晚辈还需要借助您与其他药材互相感应的能力,寻找炼药房的所在!请您再助我一次!”

    黍子庙大吃一惊,急转过身:“你怎么……你知道我老人家的本体是碧藕仙药了?”

    叶朔诚实的点了点头:“是的。在刚刚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的确是一早感应出,这黍子庙并不是普通的人类,也许是某种药草修炼得道。说出那一句话,也不乏几分试探之意。但至于碧藕仙药,的确是他主动告诉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黍子庙也反应了过来,顿时愤怒的捂住嘴。好一会儿才气呼呼的抱怨道:“我说你小子啊,你自己不要命,还要让我也陪着你不要命!得了得了,算我老人家倒霉,但我事先说好,一找到炼药房的位置,我绝对掉头走!”

    叶朔郑重的拱一拱手:“多谢前辈!”黍子庙仍是余怒未息,狠瞪了他好几眼,才甩开袍袖,大步流星的朝前方走去,叶朔暗暗一笑,也连忙紧跟在后。

    有了黍子庙的帮助,两人很快找到了炼药房。叶朔小心的捅破窗纸,朝内部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黄衣人背对着窗框,双掌翻飞,正将一道道灵力打入面前的火炉。炉底的火焰熊熊燃烧,半空翻卷出不同的花式。角落里则紧缩着几个满面惊恐的“药材”。整体的布局,与阿支先前破坏的房间相仿。

    “前辈,阿支他不在这里啊?”叶朔将一众“药材”逐一观望一番,并没有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,有些失望的转头向黍子庙道。

    黍子庙没好气的骂道:“他不在这里关我老人家什么事啊?要找你自己慢慢去找吧,接下来算你能凭空吹出一朵花,我老人家都不会再跟着你冒险了。你自求多福吧,啊。”

    叶朔的双眼依然紧贴在窗孔前。他清晰的看到,那黄衣人抬手一招,将一名“药材”凭空吸附而起,投入了火炉,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住传出。

    方高悬着一块巴掌大小的蓝晶石,辐散开层层幽光。在这阵光芒的笼罩下,那人的身形正在不住萎缩,最后竟是连皮带肉的化为了一滩浓水,融化在了药炉。那黄衣人则是丝毫不以为意,掌心间依旧灵光闪烁,控制着药汤的火候。

    “太残忍了!”叶朔狠狠握紧了拳头,简直恨不得立刻冲进房,阻止这场人间恶行。但在他愤怒的注视下,目光忽然一动,牢牢锁定了那块蓝晶石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看那个。”叶朔一把拉住了正要离开的黍子庙。凭他的感应,这蓝晶石,绝对是一件品质非凡的宝物!

    黍子庙一脸高傲,再三将他推开后,才满不情愿的朝房投去一瞥。但很快,他吃惊的瞪大了双眼:“好家伙!那可是个不得了的宝物啊!”

    叶朔朝着他温和一笑,眼底却藏着淡淡的冷意:“所以,算是冒险,应该也值得了吧?”

    本书来自

    本书来自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