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七十八章 气宗级稚子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!快放我出去啊!”一片人心惶惶中,忽然有一名年轻人连滚带爬的冲到了铁门前,用力拍打着栏杆,“我可是天雷宗的少宗主!快叫你们谷主来见我!”

    那“天雷宗”在这片地域上虽然算不得什么顶级势力,但与药王谷相比,倒也并不逊色。众人一听之下仿佛看到了希望,纷纷凑上前,七嘴八舌的询问道:“你真是天雷宗的人?那你可有和宗门的特殊联络方法?”

    “你信他吹牛!”一名黑脸青年始终端坐原地未动,“这小子的实力就只有凝气级,怎么可能是天雷宗的少宗主?”

    众人逐渐从狂喜中回过神来,灵力稍一探寻,也都开始用怀疑的目光对铁门前的年轻人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那年轻人气急败坏,“我真的是天雷宗的少宗主!”然而在众人的逼视下,他的身子不断朝角落里缩,最后气势彻底泄了下来:“……的仆人!”

    那黑脸青年冷哼一声,其余众人也是咒骂不已,抱怨他让自己平白欢喜一场。那天雷宗仆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再不敢多说一字了。但牢房内的怒火,不但并未因他的退缩而有所消减,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再吵了!”叶朔被众人吵得头都大了一圈,主动站出来喝止道,“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怎样逃出去!有吵架的时间,倒不如来好好商议一下对策!”修气级的威压散开,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种上位者的魄力,牢房中的喧闹,也因此短暂的平息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啊,这位小兄弟说得有理!”黍子庙不知何时又凑了上来,用力拍着叶朔的肩膀,“我赞同,我赞同啊!”

    先前那黑脸青年又是一声冷笑:“说得倒是简单,你们难道没看见这里到处都被结界封锁,我们连门都出不去,要怎么逃?”

    “不,还是有机会的。”叶朔费力的从黍子庙蒲扇般的大手下钻了出来,重新挺直腰杆,“等谷主需要取用他的药材的时候,自然就会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而那个时候……”叶朔在众人间环视一周,声音紧跟着凝重了起来,“也就是我们唯一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药王谷深处,一间豪华的大殿中。

    半空中高悬着一方蓝色石块,整体约莫只有巴掌大小,形状并不规整,但外观却是极为晶莹剔透,如同一块璀璨的蓝宝石。

    石块四周,交织着一道道如闪电般的蓝色火花,将整座大殿尽数笼罩在内。奇异的是,电花始终闪烁不已,却并不消散,铺展开一片蓝幽幽的光芒。大殿中的一应陈设,在此都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蓝光。

    石块之下,一名黄衫中年人负手而立,唇边蓄着短须,眼中精光四射。脸上每一条深邃的皱纹,仿佛都夹杂着算计的恶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有了我苦心搜罗来的药方,再加上这能量石,应该可以炼制出延缓时之力侵蚀的丹药了……到时候,也就可以得到罗刹鬼帝的人情!”

    中年人仰望着头顶的能量石,缓缓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。脸上的皱纹都被牵动了起来,在蓝光映射下,备显诡异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只要能和罗刹鬼帝扯上关系,无论敌友,都一定会立即轰传天下。到时所有人都会知道,是自己最终得到了鬼帝大人的人情。

    有这份声名在外,甚至他都不需要当真去求对方什么,这远近的大小宗门,就一定会像崇敬罗刹鬼帝一样的崇敬自己……而药王谷的势力范围,也会不断扩张,直到进驻天圣国,成为灵界大陆上真正的一流势力……!

    药王谷主闭上了眼睛,仿佛已经享受到了举世膜拜,面上的陶醉也是不断加深。直过了好一会儿,才重新抬起眼皮,扫视着跪在阶前的黄衣属下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,国主那边怎么说,资金什么时候到位?”

    那刚进门的黄衣下属将头埋得更低了:“恐怕……恐怕到不了位。”

    药王谷主微垂的目光,瞬而厉如疾电,那黄衣下属直感周身发麻,如遭利刃攒刺,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国主说,人情这种东西,是不能随便要的,尤其是像罗刹鬼帝那样的狂人。您想怎么做,他不会干涉,但他也不会拿整个国家的命运,去陪着您‘胡闹’……”

    那黄衣下属每说一句,就抬起头小心观察谷主的脸色。在说到这一句的时候,他很聪明的停顿了一下,而随之响起的,就是药王谷主暴怒的吼声。

    “可恶!老夫给他几分面子,称他一声国主,他还真以为自己就能骑在我头上了?哈,好,他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黄衣下属伏在阶下,连一声大气都不敢出。药王谷主自顾怒骂了好一阵子后,猛地扬手一指,喝令道:“给我送几株药材到炼药房去。我就不相信没有他的资金支撑,我的实验就进行不下去!”

    那黄衣下属松了口气,趁机起身赔笑道:“关于此事,谷主大可放心。新近入库的几株药材,品质都还是很不错的。尤其是其中一个,年纪轻轻,更是达到了气宗级——”

    “气宗级?”药王谷主虽然野心极盛,毕竟头脑尚清,听闻此言反而是下意识的皱了皱眉,“年岁尚轻,就能有如此成就,该不会是某些大势力重金培养的天才吧?你可不要给我惹出什么枝节来!”

    那黄衣下属圆滑的微笑道:“谷主放心,那人实力虽有气宗级,智力却是有如幼童。属下估摸着,是在晋升通天境时操之过急,走火入魔,把脑子给烧坏了。像这样的人,即使还能活下去,免不了也是一辈子疯傻……”

    而同一时间,在收押“药材”的牢房中,众人也同样注意到了那位气宗级“幼童”。于是围绕着他,很快又展开了新一轮的争执。

    先前此人醒得最晚,一坐起身就口角流涎,憨笑着念叨一些意味不明的词句。众人本就心中正烦,见他疯疯癫癫的满牢乱窜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心想药王谷怎的连这种傻子也抓了进来?随意以灵力探去,竟是意外的探不出他的深浅。第一人失败后,余人本还不信,纷纷尝试,但摆在眼前的结果,却是令他们惊得连下巴都要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朔同样未能探测出对方的确切实力,但从他周身那一股若隐若现的压迫感算来,恐怕起码也是处在气宗级。这样说来,他们这群神智健全的人,岂不是连个傻子都还不如?

    叶朔哭笑不得,随后还是青想熊摆出一脸深沉,将“晋升通天境走火入魔”的推论向他说了一遍。当叶朔如实向众人转告后,各人先是感叹了一番晋阶的凶险,但不知从何时起,就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,用盯着肥羊的目光仔细打量那憨傻修灵者,贪婪的目光彼此交接,阴暗中露出了一脸的狞笑。

    “虽然他已经傻了,毕竟还是实实在在的气宗级,脑子里一定会有许多修炼经验……”终于有人正式将窗户纸捅破。对他们这些人来说,一个活生生的气宗级修灵者,简直就是一座价值连城的宝库。只要能将他脑中的经验弄到手,在今后的修炼上,就可以少走多少弯路啊!

    如果是寻常的气宗级修灵者,别说搜索对方的神识,恐怕他们更是避之唯恐不及。但眼前这个,却是比死人好不了多少的傻子。要侵入他的灵魂,虽然也会稍有难度,但绝对不是突破不了的……这样的机会,他们怎么能错过?

    被众人围在中心的,是一名面容白净,五官英朗的青年。他看上去,也不过是刚刚二十出头,诚如那药王谷下属所言,年纪果然是轻得很了。额头前垂下一块纯白的宝石,更添几分贵气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时刻都在歪头傻笑,嘴角边的口水一直淌到衣襟,长发因久不打理,一绺一绺的都粘连在了一起,单从他本身的相貌而言,原本应该是相当俊秀的。

    而此时他对众人不怀好意的注视一概不觉,别人看着他,他就同样瞪大双眼盯着对方,大拇指一直塞在口中,憨笑道:“嘿嘿,你们都要陪我玩吗?”

    一名凑得近的青年耐着性子向他笑道:“对啊,大哥哥们要陪你玩游戏。这个游戏,就是考验你的忍耐力,接下来如果动一下,你就输了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那憨傻青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再次傻笑起来。那青年心中一喜,猛地探手便向他头顶扣去。但他的手掌才抬到半空,就被另一人猛地撞开。

    “我先来!”抢上前的是个小个子。不由分说就向那憨傻青年抓去,这一次也是不出意外的被旁人拦下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还是让我先来!”这些人个个门槛极精,都想万一给旁人抢了先,对方得手后,立时将他的记忆全部抹除该怎么办?毕竟像这样的宝藏,自然是谁都渴望独享。且他们又是刚认得不过几个时辰,谁也不能信任谁,为了抢这个当先搜魂的先机,几乎打破了头。

    众人推来撞去,互不相让,那憨傻青年反而成了最自在的。咬着手指头旁观众人斗殴,不时憨笑欢呼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!”在那憨傻青年身前,忽然炸开了一道金光。叶朔周身灵力暴涌,将争抢人丛尽数震退,“他现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,你们这样做,对他太不公平了!”

    众人冷不丁给他唬了一跳,回过神后,却是不怀好意的冷笑起来:“哼,嘴上说得好听,你还不是一样想吃独食?”

    叶朔脱口就要反驳,半途却又噎了回来,青想熊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:“其实他们说的也没错。气宗级的修炼经验,对你来说确实是宝库。何况主人你现在刚好处在瓶颈期,如果利用得好,说不定就能一举突破到化气级,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么?”

    叶朔咬了咬牙,回头望了眼那一无所知的憨傻青年,他并不知道对面的人都想害他,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保护他,此时却仍是本能的缩在了自己身后。再望向对面那群眼冒绿光的青年,也许在自己心中,同样有着那样的魔鬼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够完全抛弃心中的道义,就像当初在玄天派的废墟前立誓时所言,贯彻利己主义的活下去,或许他会比现在更强,或许……他也可以像自己的故人一样,早早的突破到通天境……

    叶朔用力的甩了甩头,他感觉自己好像正在跟另一个看不见的自己交战。心中的黑暗一次次包裹住他,想要将他拉向那条由堕落铺就的康庄大道。但从小根植的善念,却又在不断的将他拉回来,拉回那条虽然荆棘丛生,却是问心无愧的光明小路……

    “功夫可以练,但是做人的准则一旦丢了,就再也找不回来了……”最终叶朔一字一顿,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一句话。不仅是回应青想熊,同样也是彻底坚定了自己的决心。

    是啊,如果换位思考,今天是自己晋阶通天境时不幸失败,难道他会高兴被人当傻子一样摆布,随意搜刮他脑中的记忆吗?不错……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!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鬼?”身前一名青年半歪过头,眼中透出的嫌恶,仿佛在看着一个十足的异类,“大家都是受困的药材,你要为他一个,跟所有人为敌吗?”大拇指朝着胸前一斜,“我啊,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假惺惺的圣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一起上!”另一人狞笑着抽出了兵器,“就算这圣母小子有修气级的实力,难道还能胜过了咱们所有人?等收拾了他,再来议论先后次序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一想不错,很快就各自掏出了兵器,叶朔也是双拳紧握,周身的灵力都运转到了最充盈的状态。他很清楚……一场恶战,恐怕是在所难免了。

    至于黍子庙,很早就躲到了角落里。望着眼前的冲突,啧啧叹息不已。在他看来,如今大家身陷药王谷,就该保存战力,一致对外,怎么这些年轻人话说不了几句,就要闹窝里斗?唉,人类啊……

    正在众人的战斗已是一触即发时,那憨傻青年忽然动了。他傻笑着半倾过身子,拉了拉叶朔的衣袖,嘴里如梦呓般念叨着:“邪帝,邪帝,你是邪帝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