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七十三章 极阴之地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人魔的混血。”白发阴尸缓缓的坐了起来,血红色的瞳孔中,依然充斥着入骨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我长到这么大,连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都不知道!没有人会关心我的死活,我只能孤独的在世间游荡。”

    “无数次,我曾经亲眼看到,魔兽们被人类猎杀,剥下它们的皮毛去制造战铠。我想帮助它们,它们却会冲我大声吼叫,想要吃掉我……我想接近人类的时候,他们也会向我丢石头,明明我并没有任何敌意啊……可是他们听不进我的解释,他们只想杀掉我!”

    “这人族,魔族,都容不下我……最后我来到了这荒神古墓,不慎中了尸毒,我知道,自己或许要死了。死就死了吧,反正就没有人会在乎我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幸运的是,最后我竟然吸收尸毒,活了下来,而且还得到了额外的力量。那以后,我就游荡在这荒村间,袭击落单的村民。我也想过,有一天如果遇到了真正的强者,也许我就会死,不过像我这样卑贱的身份,能死在强者的手上,那也是虽死犹荣,我认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发阴尸抬起头,嘴角朝两侧咧开,露出了狰狞的獠牙,“今天,我的确是栽了,但我要不是先被那个九尊者打成重伤,你们绝对不会这么容易的打败我!我要说……你们是胜之不武!

    风仇冷冷的打量着他:“随便你怎么说。不管你有再多难处,也无法掩盖你的罪恶,你受死吧!”手中赤凌剑高抬,寒光耀目。白发阴尸苦笑了一下,认命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风仇这一剑尚不及斩下,一旁的白允忽然拉住他的手臂,深深的望了他一眼后,缓步走到白发阴尸身前,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今天放过你,你是否愿意痛改前非,重新做人?”

    叶朔和风仇都是一怔,白发阴尸的脸上也闪过了片刻的迷茫,木然的望着白允,似乎在判断她的真实用意。

    一旁的风仇默默握紧了剑柄,警惕的盯着白发阴尸的动作,一旦情况有变,他必会立时出手。

    虽然允儿刚才的那个眼神,是让自己信任她,但自己又怎么可能原谅这白发阴尸……回想起一众村民凄惨的死状,若是原谅了这凶手,那就是对所有人的不义和背叛!

    白允又如何觉察不到对方的敌意,但她的目光始终不偏不倚,直直的与白发阴尸对视着,努力向他传达自己的善意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目光下,白发阴尸的神情也有了片刻的软化。但很快,他就用力摇了摇头,再度残酷的狞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会的。如果你们不杀我,我一定还会去杀更多的人,把人族,魔族,全部都杀光!”

    风仇急道:“允儿,你看到了吧,他根本就毫无悔意,快让开!”

    白允叹了口气,慢慢的站起身,这一次却是走到了白发阴尸背后,重新跪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选择,谁又愿意自绝于人群,沦入魔道呢?”从袖中掏出一把梳子,温柔的梳理着那披散的白发,动作极轻极缓。白发阴尸最初尚是全身紧绷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的双目,也是渐渐的柔和了起来。老老实实的匍匐在地,如同一只顺服的牧羊犬。

    最后,白允将他的长发挽起半数,用一根皮筋在脑后高高扎紧。这样的白发阴尸,除了脸色还有些过度惨白外,不似古墓中的幽魂厉鬼,反而更像是一位打扮前卫的清秀少年郎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应该也只是想过普通的生活吧?”白允微笑着打量他,“错的人并不是你,是那些企图打乱你的平静的人。是九尊者,是那些眼光偏狭的人类。你只是被这世界利用,充当了行凶的刽子手。”这番话,同样也是说给风仇和叶朔听。

    白发阴尸目光发直,望望白允,又垂下头望望自己的双爪,半晌,他忽然就剧烈的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做了什么?为什么我觉得……”艰难的按住胸口,“这里好像很暖,不,全身都很暖……”

    白允轻轻抬手,覆盖上了他仅有一层枯骨的手背,“这就是温暖的感觉啊。记住这种感觉,它象征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爱,也同样证明着,这世上的人并不全都是坏的。”

    风仇握着剑柄的五指忽紧忽松,望着此时笑容温和,似乎全身都笼罩着一层圣洁光辉的白允,终于还是叹了口气,默然将长剑收起。

    他知道,白允一直都信仰着天宫主人,所以她愿意去宽恕,愿意以德报怨。这白发阴尸虽然罪无可赦,但他罪恶的根源,却不过是因为多年来都遭到世间的排斥,从来没有人愿意好好的教他……可是,一个懵懂无知的凶手,真的就可以将他所有的罪行全盘抹煞么?那些枉死的村民呢?他们的公道又该向谁去讨?

    这些问题,风仇想不通,也不愿再去想。他所能做的,就只有站在女友的背后,默默的支持着她。也许天宫主人的主张是没有错的,与其让世上少一个坏人,不如让世上多一个好人,但愿,真的可以……

    白发阴尸仍在细细品味着这种神奇的感觉,嘴角几经颤动,第一次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:“我……我想我现在已经知道了。你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白允温柔的笑了笑:“那你愿意告诉我,你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白发阴尸听她这一问,瞳孔忽然又有些慌乱的闪烁起来:“我……我没有名字,别人都叫我白发阴尸。”看他的样子,是为自己没有一个像样的名字,而感到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白允宽慰的扶住了他,转望向风仇,认真的道:“风大哥,既然他还没有名字,不如我们就来帮他取一个吧?你觉得,是叫什么名字的好?”

    风仇严肃的表情瞬间垮了:“啊……这个,我对起名是外行,叶兄弟你说呢?”

    叶朔苦笑了一下,所以就这么把这个苦差事丢给了自己啊……干笑过后,注视着白发阴尸,他的目光重新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现在的白允,就好像看到了当初的自己。他们都曾是那样一无所知的信仰着天宫主人,单纯的以为以德报怨就可以拯救世界,但是,这条道路的尽头却只是亲者痛仇者快!

    斩草不除根的后果,带来的只会是更多的仇恨和伤害。尽管很清楚这一点,然而看着白允真诚善良的笑容,叶朔在心底暗暗的叹了口气。罢了,就算是为了守护住她的笑容,就试着再相信一次吧……

    “那不如……你就叫‘许至清’吧。”在深思熟虑之后,叶朔缓慢的开口了,“‘水至清则无鱼’,希望你能像这个名字一样,至清至善。许,是许愿的意思。我们今天在这里为你许下愿望,至于能否实现,就要看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在说出这段话的时候,叶朔同样在其中注入了一股纯罡正气。那是为了端正白发阴尸的灵魂,如果他真能实现这个愿望,从此做一个至清至善之人,也算是不负了白允这番苦心。但如果他今后仍要走上歧途……再相见的时候,自己一定会亲手杀了他!

    而对面一无所知的白发阴尸,已经沉浸在了第一次拥有名字的喜悦中。

    “许至清……许至清……我有名字了!我叫许至清!许至清……”白发阴尸欢呼不已,脚底接连旋转,围绕着墓室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
    “水至清则无鱼,好像并不是什么好话啊……?”风仇小声念叨着,但看着一旁已经完全接受了“许至清”这个名字,并为此兴奋得手舞足蹈的白发阴尸,也就知趣的不再多言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许至清,你见过这个东西么?”叶朔摊开掌心,灵力稍一催动,一块白光碎片悄然浮现而出。光芒敛去后,瓷片表面也现出了清晰的花纹。

    白发阴尸许至清只看了一眼,就大力的点了点头:“见过!它拥有吞噬之力,吸收之后还可以增强自身实力,是个很厉害的宝物,我当初就是在这荒神古墓里找到的!”说到这里,又不免有些垂头丧气,“可惜……刚才已经被九尊者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风仇皱了皱眉,敏感的意识到了其中的蹊跷:“九尊者大举进探荒神古墓,却在得到碎片后轻易离开,看样子,他一开始很有可能就是冲着这碎片来的!这碎片……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叶朔摇摇头,当初自己只听神行烈说过,这是一件强大神器所留下的碎片。至于那神器来历如何,归何人所有,都是一无所知。在自己得到其中一块后,好不容易有了第二块的消息,可惜又被敌人捷足先登。

    “那,可以告诉我们,你当初是在哪里找到这块碎片的吗?”想了一想,叶朔终是不甘心一无所获,再度追问道。

    许至清爽快的一点头,引着他们来到侧壁一角,抬手在壁面轻敲数次,一阵轻微的机括牵动声响过后,洞壁缓缓朝外侧旋开,露出一条隐藏的廊道。

    叶朔顾不得诧异这古墓九曲八弯,别有洞天,就和风仇及白允一起跟在了许至清身后。只是越向深处走,无孔不入的寒意也就越是浓重,如同走进了一座封闭的冰窟般。途中白允已在不住打着哆嗦,风仇看在眼中,贴心的将外衣脱下,为她披在了身上,而后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这温暖的场面,看得叶朔心底无端一痛,齐玎莎的倩影又在脑中浮现了出来。如果有一天,自己和她也可以做一对神仙眷侣,那该有多好啊……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。”许至清的声音打断了他的伤感。

    叶朔匆忙压下思绪,抬目望去,见此地不过一座方寸之室,四壁空旷,只前方紧贴洞壁处,浮突着一面巨大的石碑,上端刻得满满一板,尽是些自己看不懂的文字。不过观其字形,倒与六御绝境的古帝洞府中,那一块传承石碑上的文字有些相像,料想又是那传说中的“古文字”了。

    这一面石壁,似乎当真有些名堂。每一字都散发出一层幽幽的蓝光,连成一片,光芒极盛,如同一道正在播映的银屏。当初不知是何等大能者,在此刻壁留书,灵力千年不朽。但不论其中有何等秘密,自己一窍不通,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里就再无任何特别之处。虽然叶朔也很清楚,许至清在古墓中待了那么久,如果真的还有第二块碎片,肯定也早就被他先捡去了,自己执意前来,也不过是做一次徒劳的确认而已。但如今一无所获,心里还是难掩阵阵失望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阴气太盛了,不能久留,我们快点离开吧。”白允环抱着双臂,倚在风仇的怀里,脚底不住轻跺,仍是冻得浑身发抖。在这里每多待一刻,简直就与当初深受尸毒所苦无异。

    风仇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。叶兄弟也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面朝着石壁,并没有回过身来:“你们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阴气对你们或许的确伤害很大,但对我来说……说不定正是大补之物!”

    风仇和白允对视一眼,仍想再劝,此前保持沉默的许至清却是淡淡开口了:“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荒神古墓住了多年,对这里的气息非常熟悉。这位兄弟身上,就有种和这古墓相似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活人的气息……与古墓相似?虽然许至清的说词让两人感到无法理解,白允仍是担忧道:“你在这里修炼,无人照管,万一发生意外都没有人知道。那不如……我们先到上面等你?”

    叶朔谢过了她的好意,“我进入修炼状态的话,可能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,你们还是先离开吧,我们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见叶朔执意坚持,风仇和白允也不便多劝,三人交换过联络方式,便正式道别。许至清向叶朔讲清了墓室中的各处机关后,也离开了这里。他打算听从白允的建议,到更广阔的世界中去闯荡。

    上方的暗门缓缓合拢,如今,这里是真的只剩下了自己一人。

    叶朔深吸一口气,在石壁前盘坐下来。难得找到这样的修炼宝地,这一次,不突破瓶颈,他绝不出关!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