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六十九章 辰少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第680章辰少

    在忘东流而言,会选中西陵辰,的确就是看中了“弑叶公子”的商业才能。虽然听说他同样是做违禁生意起家,但比起商会里那些老奸巨猾的股东,但愿这位年轻人受了自己的恩惠,能够好生照顾自己的一家老小吧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在渡气传功之时,忘东流所输送给他的,大部分都是自己苦修多年的纯元正气。当灵力的本质发生改变,同样可以在潜移默化之中,改变受术者的品行。至于能将他心中的恨意抹去几分,这就不是自己所能预料的了。

    而更重要的是,当能量转化完成时,忘东流还在其中留下了特殊的血脉烙印,这就如同结下了一道灵魂契约,将来无论西陵辰如何,他都绝不可能亲手伤害忘海潮母子。

    将体内残存的灵力简略调息一番,忘东流招了招手,示意西陵辰上前。

    “离开这里之后,你先到这个地址……”嘴唇微动,却不见有任何声音传出。围观众人均知,事关重要,他必然是在以传音交流。

    在西陵辰耳中,则是清晰的传入了一道极轻极细的声音,或者倒不如说,那声音正是直接响在他的脑中。

    “……取一份丹书铁卷。当初这还是先王的赏赐,多少年来,也被作为我两湖商会的传承信物。它的存放位置,就只有我夫人知晓,到时你只要同她说起,她自会知道,你是我选中的继承人了。

    此前并未将这信物交给海潮,一来是当时祸起仓促,二来,也是我看出海潮这孩子的性格太柔,又不善经营,当真给他,他也未必能镇得住,反而还会成为众矢之的。就让那些老狐狸们以为,这信物,已经被我带进了大牢便是。

    当年,的确是我太过急功近利,违反律条,赚了不少的黑心钱,现在接受惩罚,我不怨。我唯一放心不下的,就是我这一出事,留下他们孤儿寡母,往后的日子要怎么过……

    不过现在看来,上天终究还是待我不薄,让我在深牢大狱里,还能找到一位商界的好苗子。两湖商会有你看着,我尽可安心。接下来,我就可以无牵无挂的留在这里,去赎我的罪过……今后,万事拜托啊!”

    西陵辰沉重的点了点头,眼眶在不自觉中竟是有几分湿润。除了感激这位商界前辈对自己毫无保留的信任外,更让他悲伤的,是忘东流那种临终托孤般的语气。

    记忆中,这样的重担,已经是第二次压在自己身上了。第一次,是爷爷为了保全自己的命,甘愿在叶朔面前自我了断,那天的阳光刺痛了自己的眼……而现在,面前这道功力衰竭,尽显苍老的身影,依稀恍惚中,与那天的爷爷隐约融合在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会辜负你们……”西陵辰暗暗握紧了拳头,“我一定会成功的……你们看下去吧,我一定会让你们看到,我功成名就的那一天!”他不善表达感情,太多的感动和誓言,都只能默默的压在心底,化为前进的基石。

    一旁的冷栖亲身见证了这一切,直是嫉妒得两眼发红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啊!坐个大牢,竟然也有人将一座商会交给他接管……为什么他的运气就这么好!!

    只是片刻的工夫,一众犯人都簇拥着西陵辰,口中不停的说着奉承话,“辰少”长,“辰少”短。

    刑期短的是希望出狱后,可以有幸进入两湖商会任职,而那些坐死牢的,则是希望西陵辰继任会长后,能够动用权力,将他们捞出去。那一副殷勤备至之相,好像早已经忘记了,当初在这位“辰少”刚来的时候,他们曾是怎样把他往死里打的。

    “辰少,到时候你当了会长,也给我一个位子呗?”先前那名自称扒手的年轻人也凑了上来,“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吴正,我娘希望我能做个正派的人。”

    西陵辰略微斜过视线,似笑非笑:“你娘的愿望很好,可惜,你这个姓不好。”稍一停顿,嘴角也勾起了一丝讥讽的冷意,“吴正,也就是不正,连在一起便是‘歪’,难怪你只能当个扒手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许久的话,他的发音也清晰了许多。站直了身子,长发在身侧微微飘扬。

    “很遗憾,我招员工的原则一向是,笨可以学,穷可以赚,四肢不全也可以自食其力,但只有两种人,我是绝对不会收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种是懒到骨子里,不求上进的人。另一种,”西陵辰一道余光扫去,“就是像你这样,手脚不干净的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哄笑声中,吴正默默的朝后方退开,脸上有种被刺痛的悲愤。如果可以,难道他想走上这条路吗……?

    最后,冷栖也凑了上去:“西陵少爷,看在我们有同样的仇人份上,如果你能继承两湖商会的话,能否也想办法把我救出去?”不过众人这时各说各的,冷栖的声音,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后续的嘈杂中,也不知对方究竟听进去了没有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个月,西陵辰就都在专心的和忘东流学习商业知识。他原本的基础就不差,在忘东流的悉心指点下,更是时时有茅塞顿开之感。他已经不止一次的计划着,出狱后要开辟哪几种新型产业,到时的盈利,又可以增加几倍……

    从小到大,西陵辰的性格,一直都是较为怯懦自卑。在西陵北的光环下,他在家族长辈的心目中从来就没有多少存在感。但同时,他也觉得自己是个矛盾体。

    他渴望受到关注,却又难以真正承担重任;他一方面妒忌着西陵北,一方面又享受着他的才能所带来的庇护。就让族兄带领着我们回归宗家吧,他一定可以做到的……他一直都是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直到西陵北忽然身死,自己的世界就彻底天翻地覆了。他苦学多年的商业知识,至此终于有了用武之地,爷爷和家族长辈们好像忽然想起了自己,他们将自己内定为下一任的族长候选人,继承整个西陵世家……那一刻,西陵辰竟然没有多少喜悦,他感到的就只有迷茫。

    我做不到的……我做不到的啊……可是有那么多人都在关注我,我终于第一次取代了族兄,承担着大家的期望,我一定要做好……我必须要去做好!

    那段时间,西陵辰每天的压力都很大。在他好不容易开始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,也下定决心要为此付出数倍的努力时,叶朔的出现,却让他的世界再次破灭。

    跟在彪哥身边的那段日子,或许是自己最自在的时光了。享受着众人的尊崇,又不用肩负整个团队的将来……也许自己就是这样的人,他就是喜欢做强者身边的“二把手”,有福同享,有难你当。

    但是,在忘东流将两湖商会交托给他,并且带着他一点点去认识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时,西陵辰第一次感受到了“责任”的存在。今后,他再也不可能躲在别人背后,两湖商会的兴衰荣辱,就必须由他一个人来撑了……他的性格,他的作风,他全部的全部,都必须要因此而改变……

    我是我,我又不再是我,今后的每一天,我都要活出一个新的自己……

    西陵辰的改变,很难说清究竟是多年经历的水到渠成,还是受忘东流灵力中的正气影响,又或许,是两者兼而有之。

    同时,近期的放风时间,狱卒都会组织众人学习一套团体操,这将是不久后“囚犯操练大会”中的第一个项目。

    有心借此翻身的犯人,自是学得格外卖力,冷栖就是此中居首。每次都会把自己练得腰酸背痛,就连回到牢房中,也是刻苦勤练不止。每得到狱卒一个肯定的眼神,都好像距离他梦想中的自由更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大部分的犯人,只是随在队伍中,懒洋洋的做着动作,唯有在遭到狱卒鞭打时,才会象征性的将手臂抬高几分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正是训练结束后难得的自由活动时间,西陵辰独自站在空旷的田地里,小幅度的活动着身体。这个地方,是平时组织众人干农活的,此时远远看去,还能看到零星几个犯人,正在田里奋力挥舞着锄头。

    双手在身前轻轻舒握,他还记得,这一年下田干活,自己的掌心被磨出了多少血泡。既无灵力基础,自身体质又弱,他所吃的苦,比其他犯人还要多得多……不过,很快了,从今天开始,这一切就都要结束了……

    一个月前,吴正已经出狱,今天就该轮到自己了。在办理手续之前,西陵辰又回到了这里。放眼看去,到处都是不好的回忆,不过,终于要过去了,终于,可以摆脱监牢中窒闷的空气了……

    如今自己的境界,已经达到了气宗九段巅峰,并且出狱后,就会立刻迎来神劫,到时他整体的实力,还可以有一个再度的飞跃。

    所有犯人,在狱中是无法渡神劫的。这是因为千百年前,在监牢的设施尚不完善时,曾有一人在狱中渡劫,不仅将大牢彻底轰平,还炸死了不少的犯人。自此后在每一座牢房四周,都会布下一道特有的结界,隔绝内部的灵力传输。因此西陵辰虽然继承了忘东流的全部功力,在渡过神劫之前,依然无法正式晋入通天境。

    双手支在腰间,头部四面转动着,而在他身旁,冷栖不知何时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辰少,我之前拜托你的事,你可一定要记住啊?你……没忘记吧?”

    西陵辰依然在继续着自己的锻炼,直过了好一阵子,才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别搞错了,你拜托我是一回事,我是否答应你,又是另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双臂在身侧舒扩着,连一道余光都吝啬扫过,“我是个生意人,不是慈善家,做事最讲究的就是投资。这么说吧,我当然可以花钱把你捞出来,但是,你又能回报我什么?”

    冷栖极力挤出讨好的笑容:“我现在的确是什么都没有,但我有的,是对您辰少的一颗忠心啊!”

    西陵辰冷哼一声:“算了吧,素不相识,何谈忠心?你有的,最多是一颗对叶朔的仇恨之心,如果你仅仅是想利用我替你报仇,就请免开尊口。我西陵辰,并不喜欢被人当枪使。”

    见他直接戳穿了自己的打算,冷栖有些尴尬的一笑,却仍不愿就此放弃,又追问道:“那……辰少您究竟要怎样才肯救我?”

    西陵辰神色不变,加快速度活动着四肢。冷栖在一旁等得心急如焚,又不敢贸然开口催促。

    “证明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之后,又是一阵长久的等待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自己的人生要掌握在自己手中。如果你的生存,只能向旁人乞讨得来,也就代表着你毫无强者之心,既然如此,我要你何用。”

    将长发在脑后扎起,西陵辰冷冰冰的甩下一句:“如果你能凭着自己的能力,离开这座监牢,我两湖商会,或许还可以为你保留一个位子。”说罢,他就迈着高傲的脚步,径行而去,由狱卒引领,去办理出狱的手续了。

    冷栖注视着他的背影,心底有恨,有妒,但同时,也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斗志,正在汹涌燃烧。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我会凭着自己的能力……我要离开这里,我要进入天宫门,我要做人上人!到那个时候……西陵辰,你会为今天对我的拒绝后悔的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一晃,冷栖所期盼的“囚犯操练大会”终于到来了。

    团体操练,个人演武,混战……冷栖的表现都是可圈可点,再加上符师的特长,他在这群犯人中越来越耀眼,台上的一众县官打量着他,都在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比赛,很快就到了最后阶段。冷栖无论是自我感觉,还是旁敲侧击的向狱卒打探,所得到的结论,都是只要这一回能顺利过关,他被上头选中,就是十拿九稳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轮,采取的是双人混战。出发之前,冷栖正在牢房里勤奋的压腿下腰,另一名犯人瞟了他一眼,凉飕飕的迸出一句:“哥们,你还锻炼哪?比武大会延迟了!”

    冷栖顿时傻了:“延迟?为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人耸了耸肩:“听说是有什么大人物要过来,提死囚犯执行任务,现在牢里就让我们好好等着呗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