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五十六章 鬼冥圣珠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熔岩地狱。

    一间不算宽敞的洞府内,火焰在壁炉里无声翻卷。正中置一张石几,烈焰鬼帝悠然坐于一角,在他身旁,无相二人也赫然在列。只不过相比之下,他们看起来要局促得多。

    石几前共有四张座椅,作为主位的一处,目前还是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自从袭村事件后,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作为主使的那一号宗门,四散逃跑的余孽就已经被烈焰鬼帝全数剿灭。满门上下,从宗主到最寻常的烧火弟子,无一生还。而事后根据熔岩地狱公开放出的说法,这是向罗刹鬼帝献上的一份礼物。

    此事刚过,烈焰鬼帝便再次向罗帝星发出了传讯,邀他来熔岩地狱一叙,有要事相商。罗帝星当时是答应了下来,只不过如今距离约定时间,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,这位派头极大的阴风地狱之主,依然是影踪全无。

    石桌前,无相和另一名鬼修都是坐立不安。他们既无法肯定罗刹鬼帝是否真会如约到访,也同样为即将见到这位一等一的大人物而心绪杂乱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在修灵界,一直是处在最底层的鬼修群体,都是因为他的崛起,地位才从此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以一人之力,改变整个族群的处境,罗刹鬼帝之名,不仅是在人间,即使是在鬼界,也同样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烈焰倒是神色如常,自顾自的一杯杯朝口中倒酒,连询问短讯也未发出一条。时不时的还会与两人闲谈几句,要不是有他极力活跃气氛,此处或许会是死寂一片。

    又过良久,洞府前终于透入了一丝光亮。罗帝星身披宽大貂裘,未带一名随从,傲然而入,犹如自家。无形中散发开的气势,已是足以令人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待得石几前的三人回过神来,都是连忙起身行礼:“罗刹兄!”只是另外两人是毕恭毕敬,烈焰只是随意摆出个架势,被双臂遮掩的眸底,有种戏谑的笑意。

    罗帝星一律视而不见,依然是昂首阔步,走到那张唯一的空位前,径自坐下。无相二人无措的对视一眼,正不知是站是坐时,烈焰已是娴熟的凑了上去,微笑道:

    “罗刹兄,这就是我曾经跟你提到过的,两位鬼界的朋友。他们都是久仰你的大名,你能够赏光一见,大家都是荣幸万分。”说着冲一旁的两人压了压手掌,示意入座。

    罗帝星此时才抬起目光,环桌一扫,冷冷道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处,刚好投在了无相身上。<>因此无相也是匆忙抬起头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罗刹兄要我们说什么?”

    罗帝星冷漠的抬高了视线:“你们要见我,难道只是为了说这些奉承话吗?要求我什么,说吧,趁我现在还有耐心。”提起一根手指,冲着三人平平一扫,指尖缓慢竖起,“你们三个加起来,我给一炷香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无相二人面面相觑,还是烈焰抢先接口道:“我们几个又哪有资格求罗刹兄什么呢?只不过,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,曾经都遭遇过歹人陷害,幸运的是,我们不但未死,还拥有了今日的地位,我们的仇人,想必是要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巧妙的将话题引过,接着冲无相使个眼色:“无相兄,当初你离开鬼界,也是因为宵小构陷吧?”

    无相提及此事,胸中郁积多时的闷气登时爆发,再说起话来,也显得流畅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为鬼界效命多年,从无差错。三年前,只因在我的管辖范围内,出现了几个人间的偷渡者,我未能及时将他们拘捕,就遭到了鬼君的处罚我不服!”抬手在桌上重重一拍,声音更为低沉,“因此我在鬼兵看守松懈之时,利用轮回隧道逃到了阳间,作为逃犯,一直还面临着鬼界的追捕。”

    另一名鬼修笑了起来,斜过视线,调侃道:“曾经的鬼界钦差,沦为钦犯的感受如何?”而无相的回应,就是一眼狠狠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烈焰哈哈一笑,主动介绍道:“这家伙当初是被无相追捕过的钦犯,据说这追追逃逃,一直持续了几百年,后来就追出了感情嗯,我的意思是,他们开始惺惺相惜了。这次无相逃出鬼界,他就帮了不少的忙。对了,他说自己的名字早就不记得了,所以我就帮他想了个新名号叫冥罚,怎么样,帅气不?”

    无相不想听他在这话题上浪费时间,径自向罗帝星询问道:“上次闯进鬼界的,有一个叫叶朔的小子,据说还是罗刹兄的旧识?”

    罗帝星周身的寒意,在听到“叶朔”之名时,顿时再度下降了几个冰点:“旧识?是旧仇!”

    他此时的愤怒,半数是为那旧仇之名,而另一半,却是为对方竟然知道叶朔和自己的关系所谓据说,还能是据谁所说?这烈焰为了要同他结盟,竟然敢在背后调查自己!

    尽管罗帝星抬起的目光已经极其可怕,烈焰却似是丝毫不觉,反而夸张的打了个响指:“这样真是最好了!其实不瞒众位说,小弟之所以有今天,也完全是拜那个叶朔所赐。<>既然如此,我们就更应该组成联盟,同仇敌忾,一起对付那个叶朔!”

    一旁的无相还想说些什么,烈焰已是飞快的抢过了话头:“无相兄,我知道你是想说,你放跑偷渡者,完全是因为你那个副将从中作梗。但换一个角度想,如果不是那叶朔无端闯入鬼界在先,你那副将就算是想生事,他也生不起来啊?归根结底,叶朔,才是你真正该恨的人!”

    看着烈焰的费力鼓动,冥罚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,端起酒碗:“我倒是不求其他,只要能让我避过鬼界追捕,在这阳间有一席之地,也就知足了。至于什么叶朔,我认都不认得,烈焰兄要同仇敌忾,就不用往我身上扯了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闻言一挑眉,冷笑一声:“哼,同仇敌忾,那你们去同仇敌忾就好。烈焰,本帝对你的承诺依然有效,至于无相、冥罚,如果只是想逃避鬼界追捕,尽可入我麾下,本帝自会保你们平安。但结盟之事,休要再议!”话音刚落,便是袍摆一甩,扬长而去,直将三人视作无物。

    无相和冥罚面面相觑。即使被迫成为鬼界钦犯,但在他们内心深处,始终还是有着一分傲气,罗帝星如此言行,当真令他们极为不快。

    烈焰一时也有些尴尬,但很快就重新扯起笑脸,忙着打圆场道:“嘿,人家有实力。这年头,有实力的人,总是有点脾气的。”

    冥罚朝着洞口张望两眼,也跟着叹了口气:“是啊,咱们三个的影响力加起来,都还及不上他,就算是组成‘三方鬼帝’,也没人会买咱们的账,反而是竖起了现成的靶子。烈焰兄,我看这结盟之事,还是再议”

    但就在二人的议论声中,无相却是将心一横,站起身快步追了上去,看得背后的烈焰和冥罚双双一怔。

    “看来,他比你有魄力啊?”半晌,烈焰翻转着酒杯,随口笑道。

    幽长的廊道中。

    罗帝星听着后方响起的脚步声,冷漠的微侧过身:“是我刚才的话没说清楚,还是你的理解力不佳?”

    无相在他的威势下,虽然内心惶恐,却仍是鼓足勇气开口道:“抱歉罗刹兄,可否随我走一趟鬼界?”

    罗帝星冷笑一声,眼中嘲弄之意尽显。但还不等他开口讥刺,无相就抢先道:“我只说一句,在这阳间找不到的东西,在鬼界未必也找不到。何况鬼界掌管生死命数,或许会有增加一个人阳寿的方法。<>”

    罗帝星在他刚开口时,双目便是略微的眯了起来。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他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复杂:“生死簿”

    无相一口应道:“正是。而且除此在外,在鬼界还有一件宝物,叫做‘鬼冥圣珠’,对于修炼鬼道之人,是一个极大的助益。往日就是阎罗鬼君,也时常借助它修炼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在心底迅速斟酌一番,挑眉道:“听上去确实不错。有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无相心底暗喜,面上仍是恭恭敬敬的道:“当初罗刹兄地位确立,各方恭贺之时,我黄沙地狱并未送上礼物,如今就算是补上了吧。”

    自从两人归附于熔岩地狱后,烈焰就助他们分别打下了黄沙地狱和雷刑地狱。人间的四方地狱,至此已是全部有了主人。只不过这两方势力尚浅,暂时还不敢如其余二人一般高调,因而外界对此,倒是少有人知。

    罗帝星在听他提到“黄沙地狱”时,心中便是暗暗冷笑。看来烈焰为了促成联盟,确是煞费了一番苦心。可惜,自己天生就不喜欢团队合作,更何况还是三个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“拖油瓶”。不过听着听着,他对无相其人,倒是有了新一番认识。

    “好一手借花献佛。但你记着,我只保你在鬼界安全出入,但不会帮你报仇,也不允许你借我的名义,听懂了么?”

    无相恭敬施礼:“能有罗刹兄这一句话,已经是给小弟最大的承诺了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嘴角的冷笑逐渐加深:“我原本以为,你的为人比烈焰那小子来得实诚,没想到如今看来,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。他是奸在脸上,但你是奸在心里。不过我不喜欢有那么多弯弯道道的人,你也别以为凭着一点小聪明,就可以随便利用我。”

    在鬼界之行暂时达成,而罗帝星也离开了很久后,无相依然伫立在原地,心中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当初,自己也是个直肠子,铁面无私,却被擅长“弯弯道道”的卫哲渊拉下了马。成为逃犯之后,为了生存,渐渐的他也学会了圆滑处世。

    就比如这一次烈焰的提议,其实要论实力,论在世间的影响力,他们三个根本就没资格跟人家组成联盟。故意借用“四方鬼帝”的名号,就是一方面依附着他,一方面又要跟他平起平坐。可以说,完全就是小人行径。

    这种事,自己以前是不屑的,但现在竟然也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而更悲哀的,是他即使明知前路泥泞遍布,却依然从未想过拔步抽身。为了什么?当然是为了生存。

    清高,傲骨,那都是属于强者的。没有实力却空有一身傲气死路一条!

    ***

    九幽殿的一间密室中。

    四面幽暗,只有透过窗缝,隐约透入的零星光线。空气沉重得令人感到压迫。

    九幽殿主站在宝座之前,凝视着手中的玉简,闪烁的幽光,在他的脸上投下了明明灭灭的阴影。这或许是十数年来,他第一次正式出关。而有幸见证这一刻的,殿中上下就只有第九尊者楚天遥一人。

    玉简上方,一条条波纹重叠蔓延着,不断朝另一侧输送,这是正在建立传讯的信号。但另一端,却是始终无人接起。九幽殿主的脸色已是越来越沉。对于向来习惯了予取予求的他,即使是这片刻的等待,也会令他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楚天遥侍立在下首,抬起头小心的观望几眼,又匆匆埋下视线。室内在这一刻格外寂静,只有信号传输时,那一阵阵沉闷的“嘟——嘟——”声。

    终于,传讯正式接通,另一端响起的,就是一道豪爽的大笑声:“哈哈,现在你出关了,我倒是要闭关了。老实说,这传讯的要不是你,恐怕还真没这么容易找到我。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脸色阴沉,淡淡道:“正霆兄客气了。我找你自是有事商议,你应该也知道,大人就快要回来了,我想我们作为他的嫡系,自然应该表表心意。你觉得准备点什么好啊?”

    在说出这段话时,他显得很有些局促。作为屹立在最巅峰,生杀予夺的大人物,这是千年来从所未有之事。而引起他这情绪变化的源头,显然并非是因为对面久未联络的天霄阁主,而是他口中的“大人”。

    天霄阁主在另一端似乎是“咦”了一声,过了好一阵子,才慢悠悠的道:“哦,你有这份心意,那自然是好。”再次停顿许久,又继续道:“其实只要你从此不再造杀孽,就是给远祖大人最好的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神色猛地一变,迅速切断了传讯,想到老对头在对面得意的样子,恨恨的自语了一句:“给脸不要脸。”视线一抬,一道极其凌厉的目光扫向了楚天遥的方向。

    楚天遥心底一寒,连忙将视线挪开,认真的注视着窗外,装出“我刚才在看风景,什么都没听见”。九幽殿主这才冷哼一声,眼中的杀意稍稍减退了几分。

    .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