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五十五章 极寒之气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矮旧的平房,门板上还贴着新年时尚未揭下的大红“福”字,墙角稀稀落落的生长着几丛杂草。外观看去,就只是一户普通的人家,混杂在大街上成栋的民居中,几乎没有任何起眼之处。

    叶朔四面打量,再三确认地址无误后,才抬手敲门。

    老旧的门板很快就被人拉开,一名胡子拉碴,只穿着一件短汗衫的中年壮汉探出头,疑惑的打量着他,双目中还隐约闪烁着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“大叔,我是来打造兵器的。”不等那大汉开口发问,叶朔就抢先道。根据那些流浪汉所提供的情报,这大汉在镇子上经营着一家铁匠铺,因此叶朔在来此之前,就早早的想好了托辞。

    那大汉闻言摆了摆手:“每月底休息一天,你回去吧。”他看上去似乎是意外的松了口气,一面抬手就要关门。

    叶朔连忙一手撑住门板,搬出了第二条借口:“大叔,其实不瞒大叔说,小侄天生体质极寒,听说大叔一家不惧寒冷,非常羡慕,特来向大叔求教一些强身健体之法!”说着,他还有意抱起双臂,作势打了几个冷战。

    那大汉的眉头顿时又皱了起来,语速极快的道:“惧寒一事,一在天生,二在锻炼,我没什么能帮你的,你还是赶紧回去吧。”这一回不由分说,抬手就要将门板合拢。

    “爹,有客人来了吗?”正在这时,房中忽然响起了一道温和的声音。接着,一个少女迟疑着走了出来,穿一件碎花短裙,两条麻花辫搭在肩头,显得质朴而清新。站在父亲身后,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叶朔。

    叶朔的目光只是在她身上稍一转动,就定格在了她颈间悬挂的玉佩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是这个!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被打造成了玉佩之形,但叶朔还是一眼认出,那分明就是千机诀中所记载的一件布阵主材料——极焰石!在灵力的感应下,他更是可以清晰分辨出,那石体内部散发出的阵阵暖意。

    “请问,可以把你脖子上的玉佩给我吗?我出钱买下来!”叶朔抬手指着玉佩,向那少女问道。

    一旁那大汉的脸色“唰”的变了,推推搡搡着就想将叶朔赶出门外,连声道:“走走走,我们不做你的生意,你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我就看一眼,一眼就好!”叶朔的灵力悄然散发,在那大汉的推搡下始终是屹立不动。望着那少女,极力向她展示自己的真诚。

    “什么一眼?半眼也不行!”那大汉虽不知叶朔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少年,为何会有那么大的力气,但他此时也无暇细想,嘀咕着就要到屋角去拿笤帚。

    争吵声中,另一位中年妇人也从房中奔了出来,局促不安的站在一旁,反复搓着双手。这一家人不知为何,一听说叶朔是冲着玉佩而来,顿时都是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反倒是那少女要友好得多,全未受周遭的严峻气氛所染,上前几步,冲着叶朔淡淡一笑:“如果是一眼的话,应该没有关系的。”说着探手到颈后,将玉佩缓慢解下。

    随着她这一个简单的动作,那大汉夫妻却是脸色齐齐一变,忧心不已的在两人间来回扫视。

    叶朔道了声谢,接过玉佩后,一面翻来覆去的假意观察,同时手中灵力凝聚,尝试着仿造出一块相似的石头。

    在他想来,这家人哪懂得分辨什么极焰石。或许只是感应到上方的异常波动,看出它是个宝物,才会这么拼命护着。只要自己到时还给他们一块有相似波动的石头,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其实修灵者面对凡人,就算是直接强抢走人,对方也是拦不住的。但叶朔心中,终究有一种自小培养起的是非观。即使不得不对敌人下手无情,但对于一群普通的弱者,他终究还是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。

    正当叶朔仍在假意翻转着玉佩时,在他面前,忽然爆发开一股强盛的寒气。再看那少女的双腿,已是“咔擦咔擦”的结起了层层寒冰。而冰层仍在朝上方蔓延,看着少女痛苦得瑟瑟发抖的样子,显然要不了多久,她的全身都会被彻底冰封!

    “她这是怎么了?”叶朔困惑的抬起头。虽然一头雾水,但他却隐隐约约的感到,这恐怕和自己取走了极焰石有关……

    一旁那对老夫妻都急了:“快!快把玉佩重新给她戴上啊!”

    叶朔怔了怔,慌忙答应一声,一面笨手笨脚的将玉佩挂回少女颈中。说来也奇,几乎是在他刚刚完成了这套动作,扩散到少女腰际的冰层,就奇迹般的静止了。

    随后,自极焰石表面,散发开了一层层暖红色的波光,柔和的抚过下方的冰面。在这阵光芒的过滤下,坚硬的冰层缓缓消融,直到化为了一阵清凉寒气,彻底散去。而那少女的脸色,也终于重新恢复了红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唉,也许是这丫头的命……”既然这离奇一幕已经被叶朔看到了,那对老夫妻也就不再隐瞒。那大汉叹了口气后,就缓慢的述说起了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“在她还很小的时候,有一次我们带她到山里去玩。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,但后来她在深林中越跑越远,也不知中了什么邪,等我们找到她的时候,她已经是全身结冰,躺在地上不停的发抖了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每到月底,她都会浑身犯寒,发作的时候那真是痛不欲生啊!我们也请过很多大夫来看,都是无济于事,只能草率开些活气养血的方子。所以我们每到月末都会关店,留在家里陪着女儿,一起渡过这每月一次的难关……

    好在不管当时再怎么吓人,只要过了这一天,冰层都会重新消退,只是在发作期间,会特别痛苦罢了……但这样的折磨也会留下后遗症,我的女儿体质变得越来越弱,也越来越怕冷……我们真是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!”

    那大汉说着,深深的埋下了头。那妇人在他肩上宽慰的轻轻拍抚,继而接口道:

    “终于有一年,有位见多识广的大夫说,要抑制这种寒体,就需要找到至阳之物。我们多方打听,有一天她爹好不容易才在打铁的时候,得到了一块特殊的矿石,给女儿佩戴之后,果然止住了寒气侵蚀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那妇人猛地抬起了头,一向有些懦弱的目光,也在这一刻空前坚定:“所以这玉佩,就是我们女儿的命,我们是绝对不会让你拿走的!”

    此前,叶朔一直是单手托着下巴,久久的沉默不语。直到这时,才缓慢的抬起了视线:“那如果,我能为令爱解这寒毒之苦,这玉佩能否作为报酬,送了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?”那对夫妻狐疑的对视一眼,那大汉先侧过了头,满脸都是轻蔑:“你这么年轻,是大夫?”

    那妇人虽然也是半信半疑,但想到女儿每月寒气发作时的惨状,一时也顾不得其他了,匆忙接口道:“只要你能为我女儿解除寒毒,别说一块玉佩,就算是要我们全部的家当都行!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,未再多言,只是朝着内室一摊手。那少女望着他,咬着牙点了点头,当先在前引路。一旁,那对老夫妻也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极焰石刚一除下,那少女的体表顿时又结起了层层寒冰。整个人僵硬的躺在床上,虚弱的望着叶朔,目中满是悲哀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已经不知道接受过多少次类似的检查。每一位大夫最初都让她抱有希望,但每一次,她却同样要承受着希望生生破灭。如今,她早就学会了不再奢望。也许自己是再也摆脱不了这个古怪的病症了,终有一天,她会在寒气发作时,彻底的被冻死吧。

    叶朔坐在床沿,只是冷静的凝视着那少女。尽管那对老夫妻在旁不住以目示意,叶朔却始终没有进一步的行动。

    这寒气到底有多强?不先把它完全激发出来,恐怕也是难以判断哪……

    “青想熊,怎么样了,看出什么端倪了吗?”在那少女连头部也被完全冰封后,叶朔开始在脑中向青想熊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你不是大夫,难道吾就是了吗?”青想熊没好气的顶了一句。过了好一阵子,才慢悠悠的回道:“对于这种情况,只会有两种成因。一个是天生的极寒体质,到时如果能对寒气加以控制,必将会实力大增。不过这就只能靠她自己,外人帮不上忙。”

    “另一种情况,就是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,导致被寒气强行灌体。像这种情况,只要把她体内的寒气全都吸出来,应该就没事了。万幸的是,这丫头明显不是极寒之体,否则你这次的牛皮,可就要吹破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听到这里,也松了一口气。他对医术确实一窍不通,手边唯一值得仰仗的,就只有热爱冥想,“博学”的青想熊,以及此前莫名得到的吞噬之力了。

    抬起手掌,缓慢的贴到了那少女被冰封的胸前,丝丝灵力在掌缘扩散。一旁的老夫妻起初还担心他对女儿有不轨之意,但看到这些不寻常的白光气流,似乎这少年果真有些门道,提起的心也重新落回了原点。

    在叶朔的灵力操控下,大量的寒气自动聚集,一道道覆盖着冰霜的细线,在那少女的体外一路游走,朝她的心脏部位不断凝聚。一团冰蓝色的阴珠,也在周边寒气的环伺下,悄然成形。

    阴珠的体积持续扩大,吞噬之力强肆收刮,但那少女体内的寒气就好似无穷无尽,只要外界有人愿吸,就会有着源源不绝的后续供应。至今为止,竟是连表层的冰面都还不曾瓦解。

    如此磅礴的寒气,就连叶朔都已经感到了压力,更别提那少女作为凡人,多年来饱受寒毒折磨,又是经历了怎样的痛苦。

    叶朔略一皱眉,掌心中再度加大了吞噬力道。寒气纵横盘旋,一时就连叶朔的眉毛,也挂上了星星点点的冰霜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足足持续了数个时辰,那少女体外的冰层才渐次消退,缓缓的坐起身,舒握着双手。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,困扰了她十多年的寒气,终于已经完全消失了。从今以后……她也可以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,过上正常的生活了!

    寒毒驱除,那对老夫妻也是乐得合不拢嘴,一家人坐在一起,又说又笑,竟至喜极而泣。站在一旁的叶朔无心参与,他此时正在全神调动灵力,将吞吸到外界的极阴能量团进行压缩,剔除掉其中掺杂的元素之力,只保留最精纯的本质能量。

    寒光环绕中,就见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滴溜溜的旋转着,一道道气流呼啸着朝珠体内注入。当最终的压缩完成后,留下的,就只是这样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,倒如同乡村幼童们常玩的玻璃珠。但珠体触手依旧极寒,久握之下,丝丝缕缕的寒气便会迅速朝体内侵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高纯度阴气凝结的阴珠?”青想熊在他的灵魂中发出了一声惊呼,“在那一带,恐怕是有什么极阴之地,否则绝对无法结出这种品质的至阴珠!”

    见叶朔仍是一脸迷茫,青想熊有些不耐烦的解释道:“阴气对修炼寒属性功法的人,就是大补之物,对你这种来者不拒的,自然也有很大的好处!而且将来等你到了气宗级,吸收阴阳二气就是必经之路。你快问问他们,那一天是在什么地方中邪的?”

    叶朔虽是一知半解,但想到青想熊的修灵常识总比自己丰富,难得它表现的这么激动,多半不会有假,于是依言转述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咦,你要到那个地方去吗?”那少女眨了眨眼睛,“可是,那里很危险啊……可能就会沾染邪秽的!还是不要去比较好吧?”一旁那对老夫妻听到他竟然主动要去那大凶之地,也是连连劝阻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,我可是修灵者!”叶朔笑了笑。为表自信,还主动挺了挺腰杆。

    要说危险……他又怎么会不知道那里的危险。这少女明显还并没有深入青想熊所说的“极寒之地”,就已经在体内积聚了如此深重的阴气。如果自己真想入内一探的话,恐怕还是吉凶难测。更何况在那种荒郊野外,也不知是否会有什么被寒地养出的凶兽……

    但在这善良的少女面前,他却必须表现的自信十足。否则的话,恐怕她是绝对不会愿意,把自己的恩人往火坑里推的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: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