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五十四章 一个人情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罗帝星只是冷冷打量了他片刻,就缓步上前,目光中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是小星的朋友?”

    断凌诚惶诚恐的躬身施礼:“是……参见鬼帝大人!”

    罗帝星仍是声音冰冷:“这一次,你救了小星,多谢。”在断凌连称不敢时,脸色忽而猛地一变,霍然抬手,揪起了他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现在回答我,你接近小星,到底是何目的?”

    断凌的下巴被动的抬高,眼中虽有恐惧,但在他体内,却自有一分精英弟子的傲骨,此时仍是不卑不亢的回答道:“鬼帝大人,我不明白您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罗帝星也无心同他卖关子,冷冷的道:“在你身上,我能感应到一种很熟悉的气息,而且令我非常憎恨。回答我,叶朔是你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断凌稍一愣怔,已明其意。若是在旁人,明知罗帝星对叶朔极为憎恨,自是要忙不迭的撇清关系。但断凌自忖问心无愧,只是稍一犹豫,就单膝跪倒,老老实实的应道:

    “是晚辈的恩师。但晚辈与小星相识在先,一向以诚相待,就连师父也是不知道的。况且,我从未想卷入你们的恩怨中,无论是叛师,还是叛友,都是我所不愿为!”

    罗帝星冷哼一声,居高临下的斜睨着他:“两不相帮?世间之事哪容你如此自在。如果,我要是不准你中立呢?”

    断凌缓缓的抬起头,目光清亮有神:“断凌宁可一死,也绝不做违背良心之事!”

    罗帝星皱了皱眉,似乎是在仔细的观察着他。而断凌也始终是维持着最初的姿势,既不出言讨饶,神色间也没有半分动容。

    终于,在罗帝星眼中,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落定了。抬起手为断凌整理了一下衣领上的皱褶,目光一扫,示意他可以起身。

    “看来,小星倒是真的没有选错朋友。不见风使舵,不阳奉阴违,你很有几分强者的硬骨头。”罗帝星说到这里,面上也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但是想要守住你的硬骨头,首先你得有实力。”说罢随手一挥,就将一块玉简丢到了他手中,“这是一部天级秘法,拿去修炼吧。”

    这天级秘法,是某个大势力曾经孝敬他的礼物之一。当初在定天山脉,那些他看都没机会看的珍宝和秘籍,如今都已经成了他不计其数的收藏品,甚至已经可以随手赏赐旁人了。果然,有多高的地位,就会有多高的眼界和底气。

    而在断凌一边,听说他随手甩出的秘籍竟然就是天级秘法,一时又惊又喜,将那块玉简翻来覆去,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如今的定天派,虽然已经比过去强大了很多,但仅仅是玄级和黄级的秘法有了大量的填充,至于地级秘法,都还依然是个稀罕物。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精英弟子,还是第一次接触到,这么高级的秘法……

    罗帝星看着断凌那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,也不由暗暗一笑。从这个孩子身上,他倒是看到了几分过去的自己的影子。现在他不会强求对方退出敌人的门派,来向自己效忠,但这定天派太小,是留不住这条潜龙的。将来,他一定会一飞冲天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仇恨,只是我一个人的事,我不会要求其他人恨我所恨。你可以继续你的中立,但愿下次见面的时候,你也仍然能有这份傲骨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句话后,罗帝星就将断凌甩在了身后,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在他手中,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块玉简,迅速的发出了一条传讯。

    “森沧,给我发布一条悬赏令,任何人如能提供延缓时之力侵蚀的药物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稍一停顿。再开口时,声音缓慢而低沉,有种前所未有的郑重。

    “我罗刹鬼帝欠他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人情,尤其是强者的人情,远比有形的黄金更要价值千倍。

    有太多的高手,宁可欠旁人一件顶级至宝,都不愿轻易亏欠人情。因为这往往代表着,他日对方如有所求,即使赴汤蹈火,你也必须要替他完成。而作为大人物,是绝对不愿言而无信的。也因此,这人情债,正是世上最重的债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往日就算有人迫不得已,亏欠人情,通常也仅限于交易双方得知。似这般公然放话,引得全天下齐来监督,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负担。能做出这种事的人,不是真有大气魄,就是太过愚蠢。

    故而,当这句话是由近期那位风头最盛的新人,罗刹鬼帝强势放出时,不出半日,就在五湖四海掀起了一场大震动。

    这个喜怒无常的冷面强者,从前的他几乎没有任何弱点,这也是令所有大小势力最为头痛的。如今他竟是甘愿给自己添上一道枷锁,只为求一种能延缓时之力侵蚀的药物?

    天下沸腾了,所有人都坐不住了,没有人不想得到罗刹鬼帝的人情,像这样的机会,可能是他们一生也只有一次的!

    但在最初的激动过后,人们才渐渐的冷静了下来。时之力,也就是时间法则之力,大道法则,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有资格逆转。只有涅盘境强者才有这样的实力,但那些真正的涅盘境强者,却又并不需要一个通天境小辈的人情。这样一来,也就导致这条悬赏变成了一个死循环。

    已经有人开始猜测,或许罗刹鬼帝并非是真心求药,他仅仅是想以这种方式,再次作为扬名的手段。本来也的确是这样,像那种强者的人情,又岂是他们这些人有资格得到的?

    在发过一场美梦后,许多人也就重新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。但仍然有大部分人,“不到黄河心不死”,他们愿意用自己的后半生,去赌一个可能的前途。于是他们将全部的精力,都投入到了对时间法则和炼药术的研究中去。日日夜夜为之拼搏,为之疯狂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大人物,同样得知了这桩异闻。

    九幽殿主看到悬赏令时,只是嘲弄一笑。他是知道罗刹鬼帝真正的用意的,但一段会拖累自己的友情,在他看来也仅仅是作茧自缚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墨重山在听到“时之力”一说时,震惊不小:“难道这罗刹鬼帝也有朋友受到时之力侵蚀?”

    望着墨凉城的房间,想到同样受此摧残的儿子,只能默默的摇头叹息:“唉,如果我也能有他那样的地位,凉城就不会受这么久的折磨了。”

    而在乾元宗,墨孤城看着那条悬赏令,陷入了久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整个天下,都在为罗刹鬼帝的人情翻天覆地时,万象妖域之内,沈雅婷依然是平静的做着她的女主人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戴着华贵的水晶王冠,两侧垂下晶莹的珠串。一身高雅的貂皮披风,前襟微微敞开,露出内罩的长袍,袍面上绣满了凤凰图样。一眼望去,是那样的美丽而高贵。

    这里是妖域的一座小花园,沈雅婷专程屏退了下属,干净的小茶几前,坐的就只有她和丞相乐梵两人。此时沈雅婷正露出妩媚的笑容,为乐梵斟满面前的茶杯。

    乐梵笑得满脸开花,嘴上仍是假意谦称道:“王后太客气了,这有道是‘无功不受禄’啊。”

    沈雅婷淡淡一笑:“丞相是三朝元老,雅婷还要请您多多指教。”在乐梵半推半就的饮下第一杯茶后,沈雅婷的目光稍一转动,轻声询问道:“依丞相看来,我要如何才能得到大王的宠爱?”

    一手提起茶壶,一面继续为他满杯,口中续道:“当然,我所追求的并非世俗的情爱,但只有让他先宠我爱我,才有可能更多的放权于我。您也知道,他立我为后,仅仅是以我为幌子,让他独掌大势。我这个王后,也仅仅是有名无实而已。”

    乐梵端起茶杯,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她。沈雅婷感受到他的目光,轻叹了一口气,双眸中也闪过几许惆怅。

    “我和大王相识于微,那时,因为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就只有我一个,所以他还是很在乎我的。可是现在,他发达了,后宫扩充了,就不稀罕我这个糟糠之妻了。”

    乐梵无谓的一笑,一口将茶水饮尽,淡淡道:“王后若想真正得到大王的宠爱,首要一点,就是莫要再以‘糟糠之妻’自居。”

    在沈雅婷“愿闻其详”的目光注视下,乐梵清了清嗓子,也就继续说了下去:“大王登基伊始,他要的不是一个糟糠之妻,让他忆苦思甜,而是一个真正有能力,有手腕的女人,为他稳定后宫。只有这样,他才会真正放心,让你成为中宫之主啊!”

    沈雅婷眼前一亮,脸上的笑容也终于到了心底:“多谢丞相指点。本宫明白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乐梵笑了笑,慢悠悠的竖起一根大拇指:“王后果然是冰雪聪明,一点就通啊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至于沈雅婷能否如愿讨得阮石欢心,暂且不提,而这边将口舌磨破,终于顺利将祈岚送走的叶朔,已是再度奔波在了寻找千机诀材料的旅途中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那位矿工向他诉说了家中的难处。原来他的家族,隶属于“两湖商会”,在前任会长忘东流入狱后,新任的少东家镇不住场面,众多股东纷纷谋求会长之位。而这位矿工一家,都是受那位少东家庇护的。如果在这次的新旧势力更替中,他当真失了势,那不仅是他自己的地位保不住,就是许多受他庇护的家族,也都得喝西北风去了。

    迫于无奈,他才不得不出来赚点外快,以此来养活妻儿老小。而他所求之事,也就是让自己帮助这位少东家,在两湖商会坐稳了位子。

    叶朔初听时,实是相当无奈。自己对做生意一窍不通,这种大商会之争,他又能插得上什么手?这矿工该不是见他解决了一只妖兽,就把他当成了万能的吧?即使有祈岚在边上代他“一力承担”,他还是坚定的表达了拒绝之意。

    但其后那矿工就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,壮着胆子询问,在矿洞中他所使用的布阵材料,是否还需要更多。叶朔自是连忙追问,而那矿工竟是狡黠一笑,声称两湖商会势力大,门道广,如果这次他真能帮助商会渡过危机,少东家感激他的恩情,一定会为他出大力寻找的。说来说去,就是仍要将他绑到这一条船上。

    叶朔无奈之下,也只能暂时答应了下来。不过他还是暗自决定,当前还是以“自力更生”为主,如果最后的材料实在收集不全……那也只能到两湖商会走上一遭了,只希望那位少东家还能撑到那个时候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叶朔游走各大城镇,拍卖会也参加了许多场。虽然布阵材料收获稀微,但他还是购置了不少实用的宝物,倒也算是小有收获。

    这一天,叶朔来到了一座小镇。在青想熊的提议下,雇了一批乞丐和流浪汉,去替他打听一下,这镇上可有什么奇闻异事。

    虽然青想熊的预言,一向是以不靠谱居多,而且前不久又刚刚将他卷入了九幽殿的纠纷中……但它这一回的提议,倒是让叶朔自己也觉得有些可行性。于是他就暂时歇在了一间小茶棚中,等候着派出的“眼线”向他回报消息。

    大约等了一个上午,他需要的消息就传了回来。据说城东有一户人家,一家老小都不怕冷,一年四季都穿着同样的衣裳。但这家人都只是普通的凡人,也许就是得到了什么特殊的宝物。

    其实各种小道消息还有很多,之所以对这一条特别关注,也同样是由于青想熊的指示。在那流浪汉还在绘声绘色的讲述,那户人家究竟是如何不怕冷时,青想熊已经叫了起来:“去吧!根据吾的预言,这一次你不但能顺利得到材料,还可以突破近期的修炼瓶颈,而且啊……还可以交到好多新朋友!”

    “新朋友我是不指望了,只要能让我得到材料和突破瓶颈……但愿你这次的预言可以靠谱一点。”叶朔叹了口气,随手打发给面前的流浪汉几块灵石,换来他们一连串的道谢后,就匆匆站起身,径直前往城东,寻找他们所说的那一户人家。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