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四十三章 调包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第654章调包

    山林间,只剩下了一座人形冰雕。白衣冷峻男子手持仙灵花,再未旁顾,抬手在半空中平平一划,一团扭曲的漩涡便是自动显现。随着男子举步跨入,漩涡中立时涌现出大量的空间气流,转眼将他的背影完全遮蔽。而整团漩涡,也在其后缓缓的消散了。

    如此又过良久,在凝固的冰雕表面,开始逐渐现出了道道裂纹。当裂纹已如蛛网般在冰层遍布时,便是“砰”的一声,炸裂成了漫天碎小冰块。叶朔的身形,也在此时重新显现了出来。眉毛、头发都覆盖着层层冰霜,片刻前的狼狈,依然如影随形的烙印在他的血液里。

    “仙灵花呢?”刚刚摆脱禁锢,叶朔就匆忙抬起了头。看着空空荡荡的双手,一时仍不死心,又向身旁的二女追问道。

    周雨艳悲伤的冲他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仙灵花没有就没有了,重要的是,人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珂美也在一旁兴奋的附和道:“对啊,刚刚那个人真的好厉害!他只是这么一抬手,‘咻’的一下就把叶哥哥冰封起来了,小美在边上都被吓呆了呢!叶哥哥能从他手上保护我们,已经表现得很棒啦!”

    叶朔默默的叹了口气,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,疲劳得甚至不愿再与她们多说一句话。缓慢的转过身,步履蹒跚的向山下行去。

    回程途中,虽然二女都对仙灵花的得而复失表示并不在意,周雨艳甚至还破例的出言安慰,但叶朔依然提不起精神来。在他头顶,犹如时刻漂浮着一层乌云,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沉沉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方才那个人只是没有杀意,如果对方当真想要赶尽杀绝的话,恐怕他们三个早就命丧黄泉了。是自己让周雨艳先看到了希望,又生生失去,以自己的实力,甚至连保护她们的安全都做不到,他真的当不起二女的感谢和信任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我,真的已经变得这么弱了么?”一路上,叶朔都在反复自问。每问一句,同样也是让他心中的阴影更加重几分。

    “吾觉得,现在的你并不是变弱,而是丧失了道心。”在他已经自问过不知多少遍后,青想熊的声音,忽然在他脑中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你,每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‘我不行’,而不是‘如何能行’,你把每一次的失败都推脱到这三年的缺失上。不错,你失去了三年,这已经无可挽回,但这三年在你眼里就等于一辈子吗?

    你只看到你的故人在三年后成功的特例,却没有看到那些同样面临失败,却依旧自强不息的人们。如果继续深陷在自怨自艾中,你即将失去的不止是这三年,而是你整个的人生!”

    叶朔的双眼猛地瞪大,青想熊的每一句话,都如同不散的洪钟,在他的心头深深震响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他曾经逃避去面对的,而今却是如此真实的摆在他面前……是啊,人的一生总会面临许多逆境,面对许多强敌,这些原本都是成长的必经之路。但自己却在昏迷三年后,陷入了一种自暴自弃的心态。把所有的困难和失败,都归结在了这失去的三年上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看,就算这三年他是好端端修炼过来的,难道就一定有把握突破到通天境了吗?答案自然是否定的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他不能笑对坎坷,比别人少了三年,就用加倍的努力追回来呢?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他会答应帮助二女寻找仙灵花,愧疚之心还在其次,更重要的其实还是看中了她们聚气级的实力。只有在她们面前,自己才可以继续保持一个强者的自尊,安然享受她们的赞叹和崇拜……这样的自己,还真是够可耻的。

    “青想熊,多谢你了!”叶朔心中的乌云一扫而空,整个人都是豁然开朗起来,情不自禁的大声道。一旁的珂美和周雨艳倒是被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阴风地狱。

    罗帝星和阴阳双煞正在洞府中焦急的等候着,一旁还立着个花白胡须的老者。胸前华丽的徽章,证明了他是一名八品炼药师。

    如此尊贵的身份,足够让他在各大显赫家族中成为坐上宾。但此时站在传说中的罗刹鬼帝身边,这位老者却是老老实实的垂首侍立着,在没有得到允许之前,连眼角都不敢多抬起半分。

    罗帝星今日的脾气很是焦躁,背负着双手,在洞府中来回踱步,时不时就向洞口瞟去一眼。就连与他较为熟悉的阴阳双煞,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多言相询。

    在他这般望眼欲穿中,洞口前的雪地里,终于缓缓的浮现出了一团空间漩涡。森沧的身影,也在各式气流的包裹下愈发清晰。

    罗帝星眼前一亮,主动迎了上去,匆匆止住他的依例下拜,从他手中几乎是抢过了那朵洁白莲花,接着就连忙回到那名炼药师老者面前,将莲花一递:“仙灵花取来了,快开始炼药吧!”

    自从罗刹鬼帝发布消息,需要寻找一名高品级炼药师后,报名点几乎都被从各方赶来的炼药师踏平了几层。

    难得这位煞星有求于人,若是表现得好,能成为他的御用炼药师,那自己的一大家子,都有机会从此平步青云了。即便不然,能让罗刹鬼帝领自己一份恩,这也实在是千金难求的美事。

    一时间只要是有些品级的炼药师,人人鼻子顶天高。而从事其余九大特殊职业的人则在暗暗后悔,当初为什么就没想到也去学一学炼药呢?

    为了争夺这唯一的名额,一众炼药师都使出了看家本领,到最后甚至恨不得大打出手。而这名炼药师老者,正是凭着他出色的技艺,以及老到的经验,才终于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毕竟在当今之世,九品炼药师据说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达到了。八品之阶,在无形中已是登临了炼药界的巅峰。

    接过仙灵花,那老者小心的将它投入药鼎,抬手一招,各式辅助药材自动悬浮在侧,每道药材都包裹在一道微小的灵力光团中。随着老者的魂力操纵,药材光团纷纷投入鼎内,而药鼎下方在灵力催动下,也自动燃起了一层蓝幽幽的火焰。

    这乃是元神之火,是高等炼药师惯常使用的炼丹之火。此火与炼药者灵魂相连,操纵时往往只需心念稍动即可。因此对于火候的把控,也要远高于寻常火焰。但每及使用,也必然令得魂力大损,是低品级炼药师难以触碰。

    道道光团在鼎炉中缓慢的翻腾着,渐渐的,在药材表面沁出了少量的汁液,溢出光团,与其他药材所提炼出的成分发生了微妙的反应。轻微炸响声连绵不绝,层层气泡接连浮起,又相继炸裂。

    最难炼化的当属仙灵花。大概足足过了半个时辰,在花瓣表面,才缓缓流淌下几滴清澈的露水。显然,这就是那传说中有多种奇效的“仙灵玉露”了。

    仙灵玉露一经入水,便从原本的清澈透明,逐渐化为了一种冰蓝之色,隐约的,有种寒气自其中溢出。经火焰炙烤,冰蓝色的玉露悄然流动,凝聚成一片蓝色薄膜,将其余药材纷纷包裹在内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时刻即将到来,那老者不时以魂力推动着药力相融,每一个动作都是一丝不苟。随着一阵浓郁的药香自鼎内散发,围观的几人也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各式药力已经初步混合,丹药初具雏形,接下来就该是最重要的一步“成丹”了。

    鼎炉下方的蓝色火焰燃烧得愈发劲急,一道道混合着药力的清气,在老者灵力的促动下不断朝正中靠拢。但就在丹药的色泽已是愈发剔透时,整个鼎炉内的能量忽然大幅度紊乱起来。罗帝星等人虽是外行,此时也都看出这炉中的丹药有异。

    老者至此也是面色剧变,匆忙朝炉中灌入灵力,试图维持鼎内的平衡,但整炉药液的波动已是愈发剧烈,连带着整只鼎炉都是摇晃起来。最终“砰”的一声,鼎炉轰然炸裂,一块块碎片混合着药液的残渣,打翻了一地。

    老者吓得当场跪倒,连称:“鬼帝大人恕罪!”

    付莫生当先回过神来,恼得破口大骂:“竟然浪费了这么重要的仙灵花,该死!”一面“唰”的一声拔出了长刀,刀锋在日照下反射出一片清亮。

    老者无暇理会加身的长刀,只顾连连向罗帝星磕头:“鬼帝大人明鉴,这实非老朽技艺不精……会出现这种情况,多半是,那仙灵花有假啊!””

    方才始终冷眼旁观的森沧,闻言视线一斜,冷冷道:“不可能!仙灵花是我亲自取来,怎会有假?”

    罗帝星对森沧自是信得过,冰冷而略带杀意的目光,也瞬间转向了老者。

    “鬼帝大人有所不知,”那老者深深俯首,“这炉丹药的本质,便是阴阳相和。以仙灵花为引,辅以至阳材料,仙灵玉露属极寒,可中和药性。但此花中所蕴寒气不够,热气外溢,这才导致炸炉……老朽所言句句属实啊!”

    一旁的韩娣月沉思片刻,转向了森沧:“你仔细回想一下,这仙灵花,你确实是从仙灵台上采下的么?当时,还有没有其他人?”

    森沧稍一回想,应道:“当时我还遇到了几个人类,这仙灵花,我是从那几个人类手上抢来的……难道,就是那时被人调换?”

    付莫生眉头一皱:“先前咱们早已放出过风声,说这仙灵花是鬼帝大人要了,何人敢如此大胆?”

    森沧心念急转,躬身向罗帝星禀道:“属下马上再去找他们!一定把仙灵花夺回来!”

    罗帝星冷漠的一摆手,淡淡道:“罢了,对方既然能预先将此花调换,必是早有准备,一得到了真品,哪还有不立刻提炼仙灵玉露之理?你纵使再跑一趟,也多半是徒劳无功,还是再想其他的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目光一转,将那炼药师老者扶起,问道:“据你所知,要炼这一味丹药,是否还有相似的药材,可以取代仙灵花?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符师门。

    珂美坐在梳妆镜前,一旁放着一个精致的碟子,其中盛着少量清澈的液体,大约刚好铺满碟子的底部。珂美抬手在碟子中蘸了蘸,随后就将其中的液体均匀的涂抹在脸上,微微仰起头,等候着面部对药性的自动吸收。

    “这仙灵玉露果真是名不虚传,用过以后,皮肤真的变得更加细腻有光泽了呢!”半晌后,珂美仔细打量着镜中的自己,双手轻托着光滑的脸蛋,时不时就对着镜子摆出几个美美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如果一早告诉他们,这仙灵花是罗刹鬼帝讲明要的,叶哥哥一定就不会去帮忙摘花了。小美真的不是故意隐瞒的呢……不过叶哥哥你人这么好,一定不会怪小美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自言自语了几句后,珂美又对着镜子调皮的一笑:“还有喔,将来如果罗刹鬼帝要找麻烦的话,叶哥哥你也顺便帮忙把责任担了吧,嘻嘻,叶哥哥最好了!”

    眼珠朝着房外一转,“对了,这个时间,其他人都出去听老师父讲课了,先去给叶哥哥和雨艳看看小美现在美美的样子吧!”

    房外,叶朔和周雨艳正并肩坐在一张小茶几前。当初叶朔就劝过她,要多出来晒晒太阳,但周雨艳自苦于残缺的容貌,总不愿踏出房门。如今似乎是为了宽慰叶朔,才让她暂时做出了妥协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仙灵花的事,你不要再放在心上了。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,也许,这就是我的命。”周雨艳凝视着面前一口未动的茶水,轻轻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,既然世上有仙灵花,那么一定也有其他方法可以治好你的脸!”叶朔坚决的道,“我是不会放弃的。这三年,以前我总是羞于启齿,但我忘了,不止是我一个人失去了可以奋斗的三年,你也同样是消沉过来的……现在我已经站起来了,我希望你也能站起来!”

    周雨艳苦涩的摇了摇头。站起来……谈何容易?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,也许我应该告诉你。其实当年半夏……”

    但周雨艳的话还没有说完,珂美就兴奋的跑了出来,冲着两人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雨艳,你们看,小美今天的气色好吗?”

    周雨艳望着她,那样的如花娇颜,洋溢着属于一个少女的全部活力……原本,自己也可以拥有那样完美的容颜……

    蓦然触到心底痛处,周雨艳再也坐不下去,匆匆起身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咦,叶哥哥,雨艳怎么好像不大高兴啊?是不是小美刚才说错什么了?”珂美一脸困惑的转向叶朔。

    叶朔瞪了她一眼。他觉得珂美这分明就是存心的,跟周雨艳一起生活了那么久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难道心里还没点谱吗?

    被这么一打岔,之前周雨艳想说什么,他也都忘了问。不过想来应该不会是太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