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二十九章 清心武馆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叶朔刚刚清醒的时候,他的两只宠兽便是好一通抱怨,责怪他害自己少享受了三年的人生乐趣,少看了三年的美女……但在这其中,也不难听出它们对自己的关心,叶朔自是暗暗感动。

    最初,他也曾经尝试询问十方杀傀的下落。得到的答复却是,当时那片荒地上就只有他一个,并未看到有什么傀儡。对此,叶朔心想,或许是那些残骸早就被风吹散了,况且整具傀儡已经毁损得太过彻底,就算还能找到上一次的材料,多半也没有机会再修复了。

    虽然十方杀傀曾是虚无极的秘宝,但究竟是和自己并肩作战了那么久,叶朔还是感到心底油然升起一股悲伤。说来说去,做人果然不能太贪,如果当初不是贪图涅盘境的魔源精魄,就不会引得六御魔君上门强抢,这整件事,还真成了“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”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真说起来,自己还能保住性命,其实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    中了大尊者的“九毒蚀骨手”后,寻常人本应被毒气腐蚀周身,当场毙命,幸而他体内有着一种奇特的自疗能力,这三年间,残留在体内的毒气,便是不断在与伤口的自我修补进行拉锯战。终于,毒气在半个月前似乎是被完全耗尽了,而自己,也艰难的赢了这一局……

    但性命虽然保住了……叶朔抬起双手,在眼前缓缓的屈伸着五指;手扶颈侧,脑袋四面摇动,这些平时是非常简单的动作,就让他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身体,就像是一个不间断的被人打了三年的沙包,简直全身无一处不痛,而他的实力……保守估计,恐怕是已经跌落到了凝气级水准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的实力跌落并不是永久的,随着他的伤势慢慢恢复,战斗力也会随之重新提升,但对于以修气级修为,尚且被人打得重伤垂死的叶朔,这凝气级的实力,总会让他有一种深深的不安全感。

    瘫坐在木板床上,正寻思着如何才能尽快恢复实力的叶朔,双目忽然略微一眯,抬起手掌挡住了扩大的光线。而在同时,房门被人推开,一个身材小巧玲珑的少女端着药碗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该喝药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一头柔顺的短发,斜斜的刘海前别着一枚草莓发饰,显得很是乖巧可爱。虽然以叶朔的眼光看来,她算不上是非常出色的美女,但却胜在清纯自然。

    侧过身子,叶朔冲她淡淡一笑,而少女也在药碗中舀起一勺,微笑着送到了他嘴边。

    她名叫杨清心,是这家的小女儿,当初就是她上山采药时,偶然发现了昏迷的叶朔。这半个月来,她每天都会这样耐心的喂自己喝药。据说在过去的三年间,也是她不厌其烦的照顾着自己。

    叶朔有时会和她聊天。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杨清心给自己的感觉,就是一张完全不染世俗尘埃的白纸。她没有任何心机,也不懂得去怀疑,只是简单的相信着这个世界,相信世上的每一个人。也许正因为她是那样的简单而纯粹,才会不计报酬的照顾了自己这个陌生人三年。

    此外,杨清心还有一位大哥名叫杨朝,在镇上开了一家小武馆,以妹妹的名字命名,叫做“清心武馆”。同时也是希望每一位来武馆修炼的人,都能够清心淡泊,一心向道。而这间武馆,也是一家人维持生计的主要来源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来,除了每天喝药外,杨清心都会拉着叶朔到武馆活动身体,和一众弟子一起打拳。按照她的说法,自己已经一动不动的躺了三年,现在多锻炼、多呼吸新鲜空气,对身体康复是很有帮助的。

    叶朔虽然并不觉得,跟一群凡人一起打拳能带给自己多少帮助,但也不忍拂了杨清心的好意。因此到武馆修炼,就成了他每日的必修课。这一来二去,和大部分的弟子也都混得熟了,不过叶朔却是始终未曾透露自己修灵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口一口的喝着汤药,叶朔也在暗暗叹息。像这种品质的药材,估计就连修灵界最普通的一品丹药都不如,难怪自己已经喝了这么久,伤势都还是没见好。

    但以杨清心一家的经济实力,要他们去买高品质药材,也确实是强人所难。虽然自己的储物戒指中还有不少灵石,但财不外露,他们都只是普通的凡人,如果整日到镇上奢侈采购,恐怕时日一久,就会被有心人盯上,进而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对此,叶朔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如今也只能每日到武馆打拳,等实力有所恢复,再自行上街购买灵药了。

    “喝完药以后,你就自己去武馆吧,我不陪你了。”今日叶朔是沉默苦思,杨清心似乎也是兴致索然。淡淡的留下这一句话后,更是匆匆将药碗朝叶朔手里一塞,就要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那汤药还剩着大半碗,叶朔捧着尚有微温的药碗,一时有些发蒙。

    其实从前几天开始,他就觉得杨清心母女有些不对头了。

    之前她们将自己送到武馆后,都会一直待在馆内相陪,杨清心虽然不善习武,却也是穿梭在一众弟子间,笑语嫣然。每到中场休息,就拿来手绢给众人擦汗。这样简单的生活,叶朔渐渐的也会感到很快乐。

    但就在几天前,她们却忽然变得来去匆匆,在武馆时看不到她们的身影,晚上回到家里,她们也像是非常疲劳,简单洗漱一番,就早早的睡了。往往一整日下来,话都说不上几句。

    叶朔也想向杨朝询问,但杨朝经营着一整间武馆,比母亲和妹妹更加早出晚归。在武馆时,他专注指导弟子修炼,离开武馆,两人更是几乎没有碰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为此,叶朔也只能暂时将疑问压了下来,毕竟现在恢复实力才是最重要的,就算她们真的遇到了什么难题,自己若是实力不济,问了也是白问。或许她们也同样是见自己有伤在身,不愿让一个病患过多操心吧。

    但之前不管她们再忙再累,总还会将自己送到武馆,哪曾像今日这般,连药都顾不上喂完的?这就只能说明,困扰着她们的难题,不但没有解决,反而是越来越严重了。叶朔终于忍不住向杨清心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杨清心头也没回,专注的在抽屉间翻找着:“别问了,和你说了你也帮不上忙的。”

    叶朔迟疑了一下:“是我得罪你了么?”

    自己在这里麻烦了她们三年,清醒后又是继续白吃白住,如果她们已经感到不耐,那也在情理之中。不用她们赶,自己主动走人就是了。

    杨清心的动作稍一停顿,重新转过头,终于露出了一个叶朔熟悉的温暖笑容:“没有,是我自己有些私事,你别多管了,安心养伤就好。”

    叶朔正不知该如何续话,这时门外突然慌慌张张的冲进了一名小弟子,一路大着嗓门嚷道:“清心,不好了,杨大哥他在上一场比赛中受伤了!”

    杨清心手中的针线掉了一地:“什么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心武馆内。

    一众弟子围坐在道馆正中,杨朝被他们簇拥在中心,满身鲜血淋漓,艰难的维持着坐姿,身旁是几名手忙脚乱为他上药的师弟。

    “杨大哥,下一场比赛干脆就让我上场吧!”一个面庞黝黑,身形精瘦的弟子从方才起就一直满脸愤慨,待见到又一捆染血的纱布被抛在一旁,终是忍不住一拳捶在地上,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凡,连杨大哥都伤成这样,你上场难道就有胜算了吗?”另一名弟子心情沉重的按住了他的肩,“对方是修灵者,和我们凡人的差距,确实是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那名弟子名叫宁不凡,听着众人的声声劝说,双眸也在急怒下泛起了血红:“我当然知道!可是明天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!下一场打七武行,如果再输,就要彻底被淘汰了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杨朝痛苦的咳嗽了两声,打断了众人的喧嚷,“让凡人武者和修灵者相斗,这本来就不公平。你们还看不出来吗,像乾元宗那样的势力,自然是更想招揽修灵宗门了。就连这个参加比赛的机会,就是我们凑了多少钱才换来的!”

    杨朝所言,虽然众人明知确是实情,但若是下一场比赛无人上场,眼睁睁的错失资格,又是他们都不愿看到的。气氛一片惨淡中,叶朔和杨清心,以及先前那名报讯的弟子,也从武馆大门快步奔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杨清心一看到杨朝的样子,吓得连忙奔到他身边,心痛的打量着他。而杨朝也是努力用一只染血的手掌覆上了她的手背,示意自己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“清心,你来得正好,快劝劝不凡吧,他一心想要替杨大哥上场!”另一名弟子心直口快。

    一见到杨清心,宁不凡也是猛地坐正,满头大汗,痛心疾首的道:“清心,你知道的,我们不能输!如果不能成为附属势力,得到乾元宗的庇护,我们武馆随时都会被罗刹鬼帝灭掉的!就算拼上了这条命,我也一定要守护你,守护武馆的所有人!”

    这半个月来,叶朔也看得出,宁不凡对杨清心极有好感,但由于他始终不敢明言,杨清心对感情之事又是懵懂,两人至今都还维持着师兄妹的关系。但每一次,宁不凡都必然会将杨清心的利益放在第一位,如果将来两人真能喜结良缘,那杨清心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好归宿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叶朔更在意的,却是杨朝的伤势。这个伤他一眼就看得出来,是灵技造成的!

    拨开聚坐的弟子,叶朔一直走到了杨朝身前,越看越是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你这伤……看来对方下手很重啊。”

    对方是修灵者,却丝毫不因杨朝是凡人而手下留情。这样的伤势,可能其他人还看不出严重性,但叶朔却很清楚,以他们这种低级的治疗方法,再加上补药的营养也跟不上,将来杨朝就算还能痊愈,恐怕也会变成废人一个,无法再习武了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叶朔抬手按上杨朝肩头,为他输送了一些灵力。虽然自己并非医师,而今又是实力大减,但对于凡人的伤势,有他这点灵力通入,也就相当于是脱胎换骨了一次,再重的伤都不成问题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并不想暴露自己修灵者的身份,但杨清心母女不辞辛劳的照顾了自己三年,叶朔正愁无以为报,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杨朝沦为废人。

    起初,一众弟子还不明就里,但看到叶朔掌心间隐现光泽,都是震惊不小,一时竟是忘了出言询问。

    待叶朔收回灵力,杨朝也是立即感到了自己体内的变化,详细体会一番,不由狂喜的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好了!断裂的肋骨似乎都自动接上了,我一点都不痛了!”

    看着惊喜过度,似乎恨不能上山打虎的杨朝,叶朔无奈的笑了笑:“俗话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,这段时间,你还是要注意休养,尽量不要与人动武。”

    杨朝怔怔的点了点头,而此时围观的一众弟子,已是尽数双眼晶亮的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你是修灵者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算是吧。”叶朔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,看着人群中再度放大的崇拜,忍不住摆手求饶道:“你们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我只是三流水平。想也知道吧,如果真的很强的话,也不会被人打成重伤,一昏就是三年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坐倒在地的杨朝却是转过了头:“叶兄弟何必自谦?我虽然不懂灵力,总也知道,你刚才为我疗伤的力量,比起霸意门的李冰河也是只强不弱!”

    这李冰河,正是在上一场比赛中打伤了他的人,同样也是整场挑战赛中,最有希望夺冠的人。众人听得杨朝如此说法,都是又惊又喜,望着叶朔,如同看到了从天而降的救星。

    宁不凡最是激动,当场跪倒,咕咚咕咚的连磕了几个头:“叶大哥,求你代我们去参加明天的比赛,救救我们武馆吧!”

    叶朔默默的摸了摸鼻子。虽然在自己养伤期间,他是真的不想沾外界的麻烦事,但看着武馆中一群朝夕相处的师兄弟们期望的目光,拒绝的话竟然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不过在此之前,你们能先告诉我,这个比赛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