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二十八章 旧时辱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鬼帝大人,乾元宗墨孤城求见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霍然坐起,神情直比听闻九幽殿使者到来时更加激动几分:“让他进来。”稍顿片刻却又猛一摆手,“不,就让他在外面等着。告诉他我正在修炼。”

    在发出这道命令后,罗帝星的表情就像是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,侧身倚在宝座靠手上,一手空握,遮拢在嘴边,不住得意低笑。

    阶下的阴阳双煞面面相觑:“鬼帝这是怎么了?很久没见他这么失态过了啊?”

    “而且墨孤城……”韩娣月蹙眉沉思着,“这个名字,难道跟当年的墨凉城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罗帝星忽然回过头:“不要再胡乱猜测了!出去传达我的命令!”

    洞府外,墨孤城在接到阴煞告知后,一言不发的将礼物从肩上卸下,此后就那样长身笔挺的屹立在雪地中,没有任何疑问,也没有任何抱怨。那份骨子里充盈的高傲,自然而然的形之于外,在旁人看来,他不像是一个等候上级召见的臣民,反而像是一个体恤臣下,专程在门外静候的君王。

    也许确实如他所言,这一次前来阴风地狱送礼,对他来说就只是完成一个任务,和宗门内以往的任何一次任务都没有区别。他并不会感到受辱,因为在这个世上,除了他自己,没有人可以真正令他受辱。

    韩娣月传话过后,在离开前也忍不住向他多打量了几眼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物。虽然这段时间跟着鬼帝大人走南闯北,让她自身的眼界也开阔了不少,各方恭贺的那一天,前来献礼的队伍中,就是比乾元宗更高等的势力她也见过不少,但是却没有一个使者像他这样……这就是真正的大宗门子弟么?真正的天之骄子……

    仅仅是这第一眼,对方身上的气质就令她深深动容。那是一种真正属于强者的气魄,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,只有那一条修炼大道,他会不断的走下去,一往无前的走下去,直至问鼎巅峰!

    像这样的人……韩娣月默默的叹了口气,如果鬼帝大人当真不知为了何种目的,打算羞辱他的话,就连自己也会感到非常惋惜的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,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。

    四季如冬的阴风地狱,大雪依旧在纷纷扬扬的洒落,墨孤城伫立在雪地中,灵力在周身结成了一层淡淡的屏障,没有任何一片雪花能落到他身上。而在阵阵的阴风席卷,大雪飞扬间,那一道冷傲的身影,却是比任何时刻都来得孤高,犹如遗世而独立。

    洞府内,罗帝星一直都在暗暗偷笑,倚在宝座上的姿势换了一个又一个,那一脸的窃喜却是始终不减。

    他已经像这样笑了几个时辰,笑得韩娣月和付莫生都是莫名其妙,实在不知他对墨孤城的心态究竟是怎样。要说是敌人吧,看上去不像,但要说是朋友吧……哪有像这样把朋友晾在雪地里的?

    终于,就在墨孤城足足站了五个时辰后,罗帝星终于差人相请。

    韩娣月充满歉意的看着他,墨孤城却是神色平静,将几担礼物搁下后,不卑不亢的上前施礼。

    罗帝星斜倚在宝座上,仔细的打量着他。说起来,这还是两人之间的第一次见面,他确实是想好好的看看,那个让墨凉城卑微的崇拜了那么多年的哥哥,到底是长成一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即使是自己让他在外头站了五个时辰之后,他的目光还是那么冷漠,还是那样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……至于实力,通天一阶后期,在他这样的年龄能达到这一步,的确是天才中的天才,也难怪他当年可以那样鄙视……作为一个小国平民的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他要总是这么喜怒不形于色,那就不好玩了啊……罗帝星心底的恶作剧因子不断蹿升,稍一沉思,很快就坐正了身子,朝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孤城兄,远道而来辛苦了。方才本帝正在修炼,未能及时相迎,你可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墨孤城淡淡道:“自然不会。在下已依鬼帝大人之请,代表乾元宗向大人献礼,望大人遵守诺言,准两宗修好,在下也可尽快回宗复命。”用的完全是公事公办的语气。

    罗帝星笑了笑,一摆手道:“本帝说的话自然是算数的,这乾元宗的礼物,我收下了。不过,此前是我招待不周,为向孤城兄赔礼,我敬你一杯。”向付莫生使个眼色,令他取来酒坛酒杯,亲手倒满两杯酒后,将其中一杯递到了墨孤城面前。

    墨孤城并未去接,神色仍是一派清冷:“赔礼之说大可不必。鬼帝大人如无他事,恕在下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淡淡的微笑着,酒杯依然保持在递出的姿势:“这么不给面子,可是没有和谈诚意啊?看来乾元宗是并不想跟本帝修好了?”

    此时他的笑容,竟是笑得韩娣月和付莫生毛骨悚然。他们何曾见鬼帝大人如此作态?即便是当年他还在定天山脉修业的时候,行事就一贯是直来直去,而且最讨厌那种拐弯抹角的人。现在他竟然是一反常态,玩起了“楚天遥式优雅”?这副场面实在是太诡异了!

    墨孤城眉间终是略微一皱,伸手接过酒杯,勉强喝下。罗帝星得意的一笑,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孤城兄,我们交换一下联络方式吧。”罗帝星垂下酒杯,另一手取出一块玉简,面带微笑,“以后你就是我和乾元宗之间的联络人了。”

    墨孤城打量那玉简片刻,唯有再次妥协,在其中留下了灵魂烙印。其间罗帝星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,肚里早就笑翻了天。他越是不情愿,自己就越是心怀大畅!

    “鬼帝大人,我墨孤城莫非是有什么得罪之处么?”递回玉简后,见罗帝星仍然没有放他走的意思,墨孤城终是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罗帝星目中一动,似乎是想要偷笑又立即强行忍住,重新仰起头微笑道:“没有啊,真的没有,你为什么会这样想?”

    一旁,韩娣月和付莫生都已经看不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罗帝星当着墨孤城的面,一杯接一杯的自斟自饮,直到将一坛酒喝尽,他才缓缓的站起身,从容的微笑着,走到了墨孤城身前。

    “当年你让我管好自己,现在我做到了。其实我也真该感谢你,如果当初没有你的激励,也许我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。孤城兄,不知道你……还记得我么?”

    墨孤城紧盯着他,记忆在一片昏黄中被越拉越远,蓦然,他的瞳孔缓缓收缩:“……是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确是想起来了,在焚天派灭门,他带走墨凉城时,那一道两人初次交锋的传讯。

    自称是弟弟的朋友,说起话来却是不恭不敬,像那样的败类,只会妨碍弟弟的前途。因此当初的他,是直接将话说绝,更是在结束传讯时,彻底抹除了两人玉简中的灵魂烙印。

    当年,他对一个小国家的人的确没有重视过,他也没有想到,这个昔日在他眼中的蝼蚁,竟然会一步一步的紧追在自己身后,直至……超越了自己。

    第一次,自己是以绝对的俯视姿态打量着他,但这第二次,双方的地位竟然是完全颠倒了过来……即使以他的心性,在这样的强烈冲击下,也免不了产生了几分难得的波动。

    罗帝星尽情欣赏着他的震惊,一面微笑着在他身前缓缓踱步:“当年你我隔空传音,你应该绝对不会想到,有朝一日咱们可以面对面的交谈,而且还是以这样的身份差距吧?”

    墨孤城沉默片刻,眼底的波澜很快就被压制了下去。此时的他,又恢复成了那个目空一切的绝世天才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没有想到。但是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罗帝星稍一挑眉,淡笑道:“我只是甚为好奇,不知孤城兄现在是否还会觉得,和我这种‘小国陋民’对话,是有失了你的体面哪?”

    墨孤城淡然回视着他,冷冷道:“英雄不问出处,鬼帝大人现在的实力和身份值得我敬重,我自会敬你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脸上的顽劣揶揄之色,在他这句话下缓缓退去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真正的诚恳。

    “如果当真敬我,那就听我一句劝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为了能够以平等的地位,当面向他说这一句话,自己已经等了三年。

    那是他对墨凉城的……承诺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跟他约定过,只要我有一天拥有了和你平等对话的资格,我一定会劝服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墨孤城目光冷漠:“你已经有了和我平等对话的资格,但是,你没有改变我心意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强撑半日的优雅伪装,至此已是完全崩溃。他再一次激动起来,就像是三年前,那个没有任何身份地位的时候,在玉简另一端面对他的冷漠,而由衷产生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他是真的很在乎你,很在乎你们这个家!为什么你就看不到他的努力,你知道他为了挽回你这个不孝的哥哥付出了多少,就连他的前途、他的一生,他都是为了你才搭上的!你真的就没有任何感觉吗?”

    “他在乎,”墨孤城眼底闪过了一丝不屑,而他也将这份不屑,重新投向了罗帝星,“所以我就要为了他,放弃我的梦想么?”

    转开目光,那份鄙夷也更加深沉,“回到那个家,每天陪着他们家长里短,只会让我的实力止步不前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这时已经没有了尊为罗刹鬼帝的风度,他觉得脑子里就像有一团火,正在不断的朝头顶喷!

    “我搞不懂你在想什么!如果孤家寡人的成为了天下第一,难道你就真的会开心吗?”

    墨孤城冷然以对:“人各有志。鬼帝大人愿意把时间耗费在我那个笨蛋弟弟身上,那是你的事,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跟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几乎要被他气得发疯,要不是念在对方是墨凉城最在乎的哥哥,他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畜生!

    “……好,那我先问你,”反复强迫自己冷静后,罗帝星重新抬起头,“他最近怎样了?他……还好么?”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声音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墨孤城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:“舍弟很好,如今他已经放弃修灵,选择和家父学习经商了,鬼帝大人不必挂怀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放弃修灵”再次让罗帝星暴怒起来,这一次却是比过往都要强烈!都要心痛!

    不论墨孤城再怎样冷漠,他毕竟是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,自己气的,也仅仅是他对家人的绝情。但是墨凉城……他怎么能放弃修灵!他同样是绝世天才啊!他怎么能这么颓废,他已经忘了和自己的约定吗?忘了要和自己一起站在修灵界的巅峰吗?!

    一时间,罗帝星简直怒不可遏,挥手将酒坛酒杯尽数扫落于地,又在洞府间四面奔走,对一切可见之物乱摔乱砸,地面转眼就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墨孤城冷眼旁观,半晌淡淡道:“鬼帝大人慢慢发怒吧。您收下礼物,表示愿与我乾元宗交好,我的任务已经完成,就此告辞。”

    在他离开之后,洞府中依然传来阵阵器皿粉碎声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远在千万里之外,一间安静的茅草屋中。

    叶朔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四面都是一片昏暗,只有从破旧的窗栏间洒入的微薄光线。叶朔的双眼只是撑开一瞬,就继续半眯了起来,让眼皮多感受了一下阳光的温暖后,才重新张开眼,手撑着床板,艰难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年,他已经昏迷了三年,直到半个多月前才清醒过来。但这具身体,依旧是千疮百孔,沉重得像是一个破烂的麻袋。

    当初被九幽殿大尊者一击垂死后,他独自在那片荒原上不知躺了多久,身边只有十方杀傀的残骸陪伴着他。终于,他渐渐的失去了知觉。而再清醒时,已经是身在这间小茅屋内了。

    救了他的,是一对居住在附近的凡人母女。老实说,这要是一般人还真不会救他。

    照他那个情况,一看就是随时都会断气,就算暂时请来大夫医治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,更别提他这三年来始终都是昏迷未醒,只是始终吊着最后一口气不散。而她们竟能在本就贫困的生活中,专程为自己节省出一笔药物的开支,倒好像自己如果一辈子不醒,她们也会照顾自己一辈子一样……

    明明是素不相识的人啊……真不知该说是她们太善良还是太单纯。但既然自己有幸遇到这样的好人,将来如有机会,他也一定要妥善报答才是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