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二十七章 血红的眼睛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此时的墨家,正在为罗刹鬼帝意味不明的传话而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“唉,罗刹鬼帝那一句话,究竟是说与我墨家有旧恩,还是有旧仇?”墨重山反复的在大厅内踱着步,“但我自问,我与他素不相识,连像他那样的年轻强者,我也从未开罪过啊!”

    其余长老打量着堆放在墙角的礼物,也都是面带忧容,“只留下这么一句话,又不说清楚,这不明摆着是让人担心么?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甚至已在考虑罗刹鬼帝若是当真寻仇,他们又该向哪一方势力求助。但即便他们墨家向来在商界首屈一指,在这种非常时期,恐怕也没有哪个宗门愿来趟这淌浑水,至于其他的商界精英,多半都还巴不得看他们跌跟头。

    正在大厅的气氛一片惨淡时,内侧卧房的门被轻轻推开,墨凉城穿着睡衣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爹,怎么了吗?有人要找我们墨家的麻烦吗?”

    墨重山眉峰一紧,转念间已是将忧容尽敛,宽慰的转头笑了笑:“没事,只是生意遇到了一点棘手的问题而已,不是什么大事,爹会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儿子,墨重山实在是不想让他再受到任何刺激了。只要他还能安安稳稳的度过剩下的几年,算天塌下来,也让自己这个父亲来扛吧!

    墨凉城一手扶在门框,迟疑的环顾一周,厅内其他长老深知老爷的心愿,也连忙配合着装出洒脱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吧,如果真的有什么麻烦,爹一定不要瞒着凉城啊。”最终墨凉城似是并未看出任何异状,只叮嘱过一句后,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墨重山深深的叹了口气,他的内心再度化开了一片绞痛:“唉,听说那罗刹鬼帝,年龄也跟凉城差不多。如果凉城没有遭到那一场浩劫,继续修炼下去的话,说不定时至今日,也可以闯出一个响当当的名头来了啊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楚天遥的脚步,平稳的踏过华贵的大殿,沿途是一片行礼问安声。

    越向深处走,驻守的九幽圣使也越少。如今他即将进入的,是殿主平时闭关的密室前厅,在殿内已是属于“禁地”级别,不单是九幽圣使严禁入内,连尊者级别,不奉召见同样不得轻入。

    不过,楚天遥却是一个例外。只要他有事报,甚至无需通禀,可以自行到厅内等候。这样的特例,据说在历届的尊者也是仅此一份。这也足以证明,殿主究竟是有多器重这位九尊者了。

    密闭的厅堂前,两名九幽圣使向他躬身施礼,一面为他拉开大门。楚天遥点了点头,举步跨入,袍摆缓缓的拖过门槛。在他背后,驻守的两人再次周到的为他关了门。

    独自站在这间黑暗的大殿,即使已经来过不止一次,楚天遥却仍会感到心压抑。

    这里实在是太过阴暗了,连一丝光线都透不进来,尤其是四周空空荡荡的环境,总会让他觉得,他是一个即将被审问的囚犯,现在,正有无数双看不见的眼睛,正在暗处观察着他……

    不,或许这只是借口,真正令他紧张的,是因为他很清楚,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人……

    独自在黑暗伫立许久,蓦然,一双巨大的,血红色的眼睛,在虚空安静的浮现了出来。整间大厅,在这一刻都被染了几分幽幽的血光。

    楚天遥当即双膝跪倒:“殿主!”

    那双眼睛略微闪动了一下,似乎是在微微点头。一道冰冷无,犹如携带着幽冥煞气的声音,也在大厅内缓缓扩散:“你回来了。他如何答复?”

    楚天遥在深施一礼后,也重新站了起来,回话时却仍是深深埋下头:“属下有负殿主厚望。那罗刹鬼帝……他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那双眼睛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楚天遥试探着将目光抬起,在与那双眼睛短暂相接后,又连忙重新垂下。说来也,那双眼睛只是空有轮廓,没有瞳孔,没有任何的神采,但每一次与它对视,楚天遥都会觉得,自己已经被完全看穿了。

    那像一片漩涡,在其,他可以看到整个世界的博大,可以看到天地法则的运转,他可以看到属于强者的一切……但是在那里面,是没有感情,没有任何的怜悯和慈悲。

    良久,那双眼睛重新传出了声音:“在看过我的亲笔信之后,他仍然拒绝?”

    楚天遥应道:“是。而且他还放胆狂言……”说到这里,不由稍一停顿。但也是他这片刻的沉默,这大厅充斥的血光,很快危险的闪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遥心一寒,深知殿主一向不喜欢下属在禀报时故弄玄虚,连忙很快的接了下去:“声称总有一天,会跟殿主您平起平坐。”

    那双眼睛再次沉默了。

    没有杀意,没有愤怒,但也同样没有人知道,他究竟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楚天遥等过许久,试探着询问道:“那么,要不要处置那个罗刹鬼帝呢?”

    问出这一句话,他倒是没有任何的挑拨之意。只是殿主的态度太不明朗,九幽殿和罗刹鬼帝之间的关系,又总得有个结果。与其让旁人在其钻了空子,倒不如自己先鼓足勇气试探一回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略微眯起了几分,威压弥漫,声音似有感慨:“这千年来,后起之秀我也见识过不少,属他最为出色,所以我才会破例想要招揽他。不过一介后生晚辈,要是总这么不知天高地厚,将来也只会是昙花一现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迟疑片刻,缓慢的开口道:“殿主,属下往日曾与那罗刹鬼帝有过同门之谊。三年前,他一直致力于为他的好友墨凉城解除时之力侵蚀。那墨凉城,也是来自在商界赫赫有名的墨家。如果殿主愿意为他出手一次,卖了他们这个人情……”

    那双眼睛的血光陡然炽盛起来:“荒谬!小小一个罗刹鬼帝,翻手可灭,我何需要向他卖好?至于墨家,我也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匆忙垂下头,喏喏应是。半晌,那双眼睛的凶光才有少许收敛,淡淡道:“你先退下吧。此事,我自有考量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不敢多言,又是深施一礼后,快步转身出殿。

    旁人或许并不了解他这个九尊者的发迹过程,但他自己却是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当初他和六御魔君,被大尊者一起带回了九幽殿。对于顾家小子之事,楚天遥最是懂得“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”,一番对答滴水不漏,同时又婉转的揭示出,自己还曾经相助过九幽殿,倒是令大尊者挑不出什么毛病来。

    随后,楚天遥更是当机立断,声称自己对九幽殿仰慕已久,恳求拜入殿当差。

    原本以他敛气级的实力,大尊者是不会放在眼里的,但由于他此前是和六御魔君待在一起,此人曾是殿主的旧友,在楚天遥的刻意暗示下,大尊者只当他是一位受其关照的小辈。冲着这一层关系,这才破例为他在九幽圣使谋了一个位子。

    那以后大尊者便是匆匆闭关,而六御魔君生性好强,在短暂的疗伤结束后,不愿让九幽殿主看到自己这一副弱者之相,因此未再与旁人叙旧,独自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楚天遥留下担任九幽圣使一事,他并不知情,出关后不见了那名半人半魔的小辈,只当他是趁机溜走了。虽然暗恨魔器失之交臂,但眼下最重要的,还是尽快炼化魔源精魄,返回魔族,至于那名小辈,他也不想多花心思去找了。

    最初,楚天遥实是相当忐忑,像他这样的“关系户”,实力又是不济,万一有一天忽然被人发现,他只是在冒用六御魔君的声名,恐怕不仅地位不保,连性命都留不住。

    前期的几个月,他每天兢兢业业,用尽一切的方法去完成任务,至于后来成为护法,再到尊者,那的的确确是凭着他自己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常言道“不遭人妒是庸才”,楚天遥的飞速蹿升,虽然为他培养了一批铁杆从属,但对于这个“后来者居”的同僚,也免不了引得其他尊者心生妒恨。

    楚天遥时而还是会有些担忧,自己这“冒名关系户”的往事,有一天会被旁人故意挖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才能的确不俗,但殿主的为人实在喜怒无常,有时会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,处死几个尊者,有时对于罗刹鬼帝这样的顶级刺头,反而又是意外的宽容起来。

    因此尽管在所有人的眼,他都是殿主面前的红人,但在此事揭穿后,殿主会如何处置自己,他实在是没有任何把握。

    在他还没有成长到,真正成为殿主不可或缺的左右手之前,很多事,还是尽量保持谨慎吧。

    楚天遥的身影,渐渐消失在了狭长的通道间。而在与方才的前厅仅距一墙之隔的密室内——

    一道外披黑色华贵长袍的身影,安静的伫立在密室。长发掩映下,露出的面容依然如同青年。

    整张脸堪称俊逸无伦,连任何的瑕疵都找不出来,如同造物主精心雕琢之下,最完美的作品。五官、包括面庞的任何一道线条,都是精致到了极点,夺天地造化,聚集世间一切精华,美得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双眸幽深,一眼仿佛可以望穿古今未来。随意的目光流转间,吐息间,都充盈着无尽大道法则的气息。而此时他也正若有所思的凝视着面前的墙壁,又或是神识穿透墙壁,在俯瞰着整片灵界大陆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认为我会对付罗刹鬼帝,那我偏偏不会称了你们的意。我留着他,慢慢的陪你们玩。”

    九幽殿主的目光,很快的划过了一丝阴鹜。在视线缓缓转移时,那一片刻骨的冰冷,却是悄然消散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在这个时候,出现这样一个人,在大人回来之前,先让他替我分担一些罪孽吧……”

    双眸略微眯起,转过身回踱了几步,“不过,我倒是真的很好,站在他背后的人到底是谁。竖立起这样一块靶子,满天下的胡闹,直要与我九幽殿分庭抗礼,究竟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如果当真是个人才,倒可设法让他归我所用……但如果会威胁到大人的话,不管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两道血线,从他瞬间扩大的双眸直贯而出,穿透了空间,距此千里之外的一座山谷,在血光炸裂时瞬间烟消云散,整片土地都下沉了一层。而曾经的青山绿水,已经无声无息的从世被抹去,仿佛它们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。

    暗室内,此时安静的涌起了阵阵能量波动,那是同时混杂着三种截然相反的源气,但此时在这昏暗的空间,却是融合成了一种微妙的和谐。

    房四角,除了其一端摆放着一座龙头雕饰外,其他三处,各自供奉着一尊华贵器鼎。在外界难得一见的灵器、妖器、魔器,在这里竟然是一应俱全!

    诸般气流在源器缓缓升腾,共同汇聚到了正的那一道人影体内。原本是互不相容的灵气、妖气、魔气,此时却是完美的融汇着,在三种源气的注入下,九幽殿主周身的气息,也在以一个平稳的趋势,持续的提升着……

    ***

    同一时间的乾元宗。

    得知罗刹鬼帝的传话,一众长老都陷入了空前愤怒。

    “孤城可是我们乾元宗最优秀的弟子啊!那罗刹鬼帝提这个条件,不是成心想要我们乾元宗难堪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况且孤城参加天宫门考核在即,万一在这个节骨眼受辱,令他道心不稳,那可真成了毕生之恨!”

    “对,即使要跟罗刹鬼帝破脸,也不能由着他胡来!”

    但在大厅一片义愤填膺时,接到传讯前来的墨孤城,在踏进房门时却是格外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。如果这是宗门下达的任务,我去完成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厅长老面面相觑,最后有人试探着问道:“孤城啊,你是真的不介意吗?”显然,如果苦主都不在乎,那他们也并不希望当真与罗刹鬼帝为敌。

    墨孤城点了点头:“阴风地狱路远,那我现在出发了。”随即不再多言,走到厅角提起几担礼物,向长老们颔首告退后,径直而去。

    一众长老望着他依然孤傲的背影,三三两两的对视几眼,都是默默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孤城在乾元宗,乃至在一众附属国,一直都是一个神话。

    二十五岁达到通天一阶后期,足以让太多的百年老怪自愧不如。但这样的绝世荣耀,却偏偏因为罗刹鬼帝的横空出世。瞬间失色了许多。通天三阶巅峰的实力,足以令所有的同期天才,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

    本书来自//l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