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二十六章 各方贺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阴风地狱由专人开辟出的豪华洞府,罗刹鬼帝端坐在以貂皮铺的宝椅,阴阳双煞侍立两侧,而在洞外,则是络绎不绝的送礼队伍。

    自从罗刹鬼帝的地位正式确立后,灵界大陆几乎有一大半的势力,纷纷遣使者前来道贺修好。这其,同样不乏一些当代的一流势力。

    普通宗门是请求他不要攻打自己,或是请求成为阴风地狱的附属势力,蒙受庇护;而一流宗门献礼,则是希望能与鬼帝大人和睦相处,共济共荣。毕竟这煞星哪天要是突然攻打自家的宗门,算有涅盘境强者坐镇,少不了也是要伤筋动骨一番的。

    送礼的流程是,先由使者递信函一封,函内详细介绍宗门信息,包括创立年代、家底几何、至今有何作为、麾下有多少附属势力等等,由洞外侍卫转呈阴阳双煞,经两人初步检阅后,再行报。若是罗刹鬼帝点头,使者才可以携礼物正式进入洞府,叩见鬼帝。

    这礼物如能收下,也代表鬼帝大人恩准议和,送礼的宗门及其附属宗门,都是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。至于礼物被退回的势力,虽然也未必定会遭到攻打,但没能达到罗刹鬼帝一句明确表态,总是会令他们心头忐忑许久。

    声声通报入耳,信函呈了一封又一封,但最终还是以退回礼物的居多。洞外使者皆知罗刹鬼帝脾气古怪,小宗门的礼物固然是十退九,但连一些大势力,他有时也不买账。众人实难判断他的收礼标准,又无法向阴风地狱的众魔兽打听,只能继续在洞外老老实实的排着长队。

    宽敞的洞府内,罗刹鬼帝舒舒服服的倚着靠手,翻阅着流水般的一封封信函,眼底有一丝混杂着喜色的冷意。

    这些势力,有很多都是当初曾经将他拒之门外的。但现在,自己已经让他们高攀不起了……

    在收到一些知名宗门的贺礼时,阴阳双煞时而还会大惊小怪一番,但森沧却始终是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,似对眼前这各方恭贺的大场面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原本,他对世俗的荣华富贵毫不稀罕,一心追求修炼大道,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心态,才能令他耐得住性子,在阴风地狱这苦寒之地修炼数百年。

    当初决定跟随罗刹鬼帝,仅仅是出于对强者的认可,他知道跟着对方,可以让自己更强。今天主子终于打出了地位,他为大人高兴,但他并不希望这些奢侈之礼,动摇了自己的修道之心。

    转眼,一个午的时间,已经在众使者的“有人欢喜有人愁”,悄然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洞府前的通报声,依然在不知疲倦的传来。

    “两湖商会,向鬼帝大人献贺礼!”

    阳煞心一动,不等看完信函,便主动解说道:“这两湖商会,在商场还是很有几分地位的。当初是由前任会长忘东流白手起家,历时十数年才创立起来的。不过在他进了牢房之后,其余几位东家的商业才能远远不及,如今倒是在走下坡路了。”

    早年,在他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的时候,听说过这两湖商会的名头。虽说在商界,向来是由墨家独占鳌头,但两湖商会的地位总也堪居游。在今日献礼的商界势力,要以他们的影响力最广了。

    阴煞也插嘴道:“不过,咱们要建立自己的势力,除了力量之外,金钱也是必不可少,如果能得到这些大商会的资助是很有帮助的。鬼帝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罗刹鬼帝冷冷一摆手,在听到“两湖商会在走下坡路”时,他心已经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“无能之辈,不配入我麾下,退回去。”

    两湖商会使者在得到答复后,悻悻的挑起两担礼物,快步离去。排在他后面的洛家使者望着他的背影,心是阵阵的忐忑焦灼。

    从大清早排队到现在,前头这都已经退回去一大片了……现在连两湖商会这样的势力竟然都无功而返,那他们洛家……又拿什么去跟两湖商会?

    “邑西国洛家,向鬼帝大人献贺礼!”

    那洛家使者吓了一跳,匆忙递被他攥出汗水的信函,随即在原地垂首相候。

    “洛家?这不是当初……”拿到信函的时候,阴阳双煞的反应都很大,“鬼帝大人,别收他们的礼物,咱们还要好好教训他们一下!”

    罗刹鬼帝手翻转着一张魔晶卡,半晌,若有所思的笑了笑:“收下吧。”想了一想又将魔晶卡递了过去,“把这个也交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在洛家使者得知,罗刹鬼帝竟然收下了自家的礼物时,几乎以为是自己在雪地里出现了幻觉,连抽了自己几个耳光,这才狂喜至极的回去复命。

    “那个脾气古怪的罗刹鬼帝竟然收下了我们的礼物?!”接到消息后的洛慕天,同样是惊喜的从椅站起,兴奋得连胡子都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知道自从派出使者后,他没日没夜都在担心着,虽然知道像自家这样的小家族,那罗刹鬼帝多半看不眼,但他究竟还是想要搏一搏的,而现在……!

    “还有,他还说要给老爷这个……”洛家使者依言递魔晶卡。

    洛慕天微微一怔,接过魔晶卡,打量着方熟悉的花纹,三年前的记忆忽然浮现而出,脱口惊呼道:“这!这是……!”

    而在阴风地狱。

    “万象妖域,新任万象妖王,向鬼帝大人献贺礼!”

    阴阳双煞惊喜的对视一眼:“想不到咱们鬼帝大人的名声都传到妖域了啊!”

    “妖域?”宝座的罗刹鬼帝却是略一皱眉,“我跟妖域没交情,退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这里还有一封书信。”阴阳双煞经侍卫提醒后,从信函之下另抽出了一张卡片,双手递。

    罗刹鬼帝双眸冰冷,随手接过,但在他快速看完全信后,忽然爽朗的大笑起来:“呵,原来是那小子。几年不见,他竟然成为了万象妖王。有意思,这倒真是有意思了。”此时他眼底的冷意已是一扫而空,倒确是有了几分年轻人听闻好友讯息的状态,很快的吩咐道:“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毒门传人,邑西国孙家,向鬼帝大人献贺礼!”

    这孙家,严格说来连宗门都算不,不过只是民间一个懂得使毒的小家族。那封信函倒是写得很长,通篇充满了自吹自擂,以及对鬼帝大人的吹捧,但家族信息,则实在是写无可写。

    “哼,这种小人物也敢来巴结我们!”阴阳双煞的鼻子都快要翘了天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在看过整封信函后,罗刹鬼帝却是独自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我欠她的。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阴阳双煞何曾见罗刹鬼帝露出过这样的神情,忧思似又充满愧疚,两人一时虽是惊疑不定,但也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灵界大陆众商会之首,墨家商行,向鬼帝大人献贺礼!”

    罗刹鬼帝眼底划过一丝笑意:“退回去。”看着手的十字形金针,脸有种难得的温情,“告诉他们,墨家的礼物我早已经收到了,我一定会多多‘关照’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乾元宗,向鬼帝大人献贺礼!”

    “乾元宗?”罗刹鬼帝缓慢的坐直了身子,“我没有记错的话,这个势力是……”

    沉思片刻,在他眼忽然闪过一种小孩子般的报复快意,“退回去。让墨孤城亲自来送,我收。这么回复他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持续了一整天的献礼行动,渐渐已经进入了尾声。

    “九幽殿第九尊者,向鬼帝大人献贺礼!”

    整间洞府,顷刻间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哪!九幽殿啊!”阴阳双煞拥抱在一起又哭又跳,“灵界大陆最巅峰的势力啊!他们竟然也派人给鬼帝大人送礼了!天哪,我激动得要喘不过气来了!”

    不仅是阴阳双煞,连阶下的一众魔兽,此时都是空前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九幽殿的绝对统治地位已经持续了数千年,整体作风又向来是眼高于顶,要是放在以前,他们能见到一位九幽殿奴才的奴才,已经值得烧高香庆祝了。现在九尊者竟然是亲自给他们送贺礼啊!这是何等的荣耀!

    在整个洞府都陷入一片鬼哭狼嚎时,罗刹鬼帝重重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笑够了没有!人家派一个奴才来,有什么可高兴的!我早说过了,这种甘居人下的想法要不得!”

    尽管如此,府内众人却仍是管不住自己激动的眼泪。罗刹鬼帝便也不再理会他们,面对九幽殿,他的确是先前郑重了几分,但在他眼,却是没有任何的狂喜巴结之意。在他看来,既然是到了自己的地盘,来给自己送礼,那和其他势力一视同仁。

    华贵的地毯,一道身披黑色长袍的身影缓缓步入。阴阳双煞在逐渐看清他的面容后,也停止了狂喜的顾盼,面反而是涌起了一种难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罗刹鬼帝安静的打量着这位高贵的来客。终于,他也起身了。这两个如今在灵界大陆,各自是举足轻重的人物,这样分立两侧,长久的对视着。

    时空在这一刻,仿佛在他们身洒下了两道投影,幽暗的隧道连接着岁月的两端。从前,他们是定天山脉的两个精英弟子,今日再相见,他们已经分别成为了九幽殿第九尊者,和阴风地狱之主,罗刹鬼帝。

    记忆的流光,交错着两人今非昔的地位,也令这场三年后的重逢,更加的具有历史意义了。

    终于,楚天遥先开了口:“罗刹鬼帝,呵,我一听这个名号想到是你了。不知道你现在还接受这个名字么,罗——帝——星?”

    罗刹鬼帝冷漠的回视着他:“这个名字,只有我最亲近的人才可以叫。抱歉你还不在此列。所以你最好仍然称呼我‘罗刹鬼帝’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便是已经承认了自己是罗帝星。而一旁的阴阳双煞,自然也是一直追随着他的韩娣月和付莫生。

    楚天遥丝毫不以为忤,仍是那样娴熟的微笑着:“我听说你一直都在寻找解除时之力侵蚀的药物,是为了墨凉城吧,你还真是重情重义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的神情,在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时,瞬间闪过了几分悲伤,但很快,他的脸色沉了下去,重新坐回椅:“这与你无关。既然是作为和谈使者前来,只管做你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淡淡一笑,从袖掏出一封金漆密封的书信,微躬身递了去:“这是我们殿主的亲笔信。还请鬼帝大人……好生考虑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接过信封,随手抽出信纸,抖平后简略一扫,不屑的冷笑一声:“哼,三言两语,这样叫亲笔信了?他是在命令我归附他,是不是?你回去吧,这招降我不接受。我罗刹鬼帝,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下辖势力!”当着楚天遥的面,将信纸随手抛开。

    但还不等信纸落地,一旁的韩娣月和付莫生已经小心翼翼的接在手,打量着端的寥寥几行字,激动得又是一番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“天哪天哪!九幽殿主的亲笔信啊!我决定了,以后这是我们老付家的传家宝!谁都别跟我抢!”

    “有生之年能看到九幽殿主的亲笔信,我觉得是要我立刻去死!啊!我这一辈子也值了啊!”

    楚天遥看着一旁激动得不能自已的两人,微微失笑。罗帝星则是恨铁不成钢的扫了他们一眼,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简直是要把他的脸都丢光了!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他又确是不得不多加几分郑重。在大小势力都要对他巴结讨好,一流势力也要请求他和睦共处的时候,只有九幽殿却敢对他说一句“我允许你做我的奴才”。而他们,也的确是有这个底气的……

    阶下,楚天遥将目光收回,语气更加循循善诱:“即便你知道我们殿主跟天宫主人的关系,你的答案仍然不变?”

    罗帝星傲然道:“不错!既然天宫主人他也不是一生下来是神,他做得到,我又有什么不成?九幽殿,九幽殿今日高高在,但是总有一天,我也一定会跟他们平起平坐!”

    在韩娣月和付莫生诚惶诚恐,生怕鬼帝大人如此狂傲,会令九幽殿使者动怒时,楚天遥却是洒然一笑,眼没有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“呵,其实我早猜到你的答案会是这样了。所以我今天来的重点,也不是跟你谈这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自行坐韩娣月为他搬来的椅子,接过付莫生递的酒瓶和酒杯,主动满了两杯酒。

    “当年定天山脉一别,再相逢时,竟是以如今身份。还真该感叹造化的神啊。”

    先端起了自己面前的一杯酒,冲着他稍一晃动,优雅的微笑着:“这一杯酒,敬你,敬往事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沉默半晌,也爽快的端起了另一只酒杯,和他清脆相碰:“干了!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看看,即使是邑西小国出来的,照样不会弱于旁人!”

    一杯酒饮尽,楚天遥再次横过酒瓶,看着醇郁的酒液在杯底荡漾,眼有着一种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在离开了定天山脉之后,我们之间的关系反而变好了?”

    罗帝星冷笑一声:“哼,也许这是世事弄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或许,”楚天遥接口道,“是因为我们有了共同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再次碰杯,同时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“叶朔,他必须得死!”

    本书来自

    本书来自//l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