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六百一十三章 隐匿至今的魔影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第624章隐匿至今的魔影

    空旷的平原上,唐宁欣只身一人,匆匆疾行。时不时还会回过头向来路张望,目中满是惊恐。

    先前的那一场茶话会,话局才过不久,沈雅婷就借故离开。唐宁欣正求之不得,更是使尽浑身解数讨好未来的公公。本来气氛一片大好,但在阮威又喝下一杯茶时,却忽然双眼发直,浑身抽搐几下,就直挺挺的倒下去死了,嘴角边还漏下一缕黑色的血迹。

    唐宁欣整个人都吓傻了,壮着胆子走上前,试探了一下阮威的鼻息,这一来就更是吓得她几乎跌倒在地。待得回过神来,第一个反应就是调转过身,没命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不敢走大道,只能一头扎进深山旷野之中,专拣着隐蔽小径逃跑。虽然模糊的感到,自己似乎是中了沈雅婷的计,但大错已经铸成,震怒之下的阮石,绝对不可能再有足够的耐心听自己解释。如今,也只能是有多远逃多远了。

    然而,唐宁欣平时的心思并不在修炼上,实力至今也只有集气级,灵力很快就耗了个精光,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。也就在这一刻,在她背后不远处,忽然有一股夹带着滔天血腥的沙暴平掠而来,如同席卷八荒的黑色龙卷,只是一个眨眼,就疾冲了她的面前,血色气浪散开,现出的是一道双目血红,杀意冲天的身影。

    唐宁欣怔怔的看着他。这个人,自己爱慕了那么多年,以前最开心的事,就是可以溜到碎星派偷偷看他一眼。但是在今天,再次相见,她所能感到的却只有恐惧,仿佛看到了地狱里爬出来的死神。

    “阮石师兄……”唐宁欣的嘴唇刚刚一动,阮石已经是一巴掌重重扇了下来。唐宁欣脑中顿时“嗡”的一声响,半边脸在刺痛之下失去了知觉,世间的音量都在离自己远去。

    阮石却是不依不饶,一掌连着一掌,劈头盖脸的持续狠抽。很快,唐宁欣已经满脸都是鲜血,而她深度充血的双目中,也滑下了两行泪水。

    “阮石师兄,你听我解释,我真的没有想害阮伯父的意思。我只是看不惯雅婷师姐,我……”唐宁欣徒劳的解释,再度中断在了凌厉的一掌下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?啊?有用吗?!”阮石目眦尽裂。有生以来,他还从来没有试过这样恨一个人。每一掌落下几乎都是用了全力,极尽的疯狂,同样也是在惩罚自己,没能保护好父亲的……无能的自己!

    唐宁欣的身子,就在这阵仇恨风暴中被扇得东倒西歪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却忽然凄惨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阮石师兄,原来你也会为我生气啊。你知道吗?这是你第一次,在我身上花了这么强烈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影,在血泪中朦胧,唐宁欣的声音,也在嘶哑中破碎:“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,可是你正眼看过我一次吗?只有在拉拢潜夜派,在定天山脉掀起内乱的时候,你才能想起来利用我,可是完事以后,我还是你随手丢掉的棋子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唐宁欣苦笑着,笑声中忽然带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凄厉,“其实这样也很好啊,做不了你最爱的人,那我就做你最恨的人。恨我一辈子,同样也是惦记了我一辈子!”

    阮石双目中的血丝已经密布到了极致,终于,火红色气浪在他周身毫无保留的炸开。双手化为了兽爪,妖化形态完全显现,一把掐住了唐宁欣的脖子,愤怒的嘶吼声绝望而低沉。

    在他爆发的愤怒下,血色气浪冲遍四野,方圆之内,草木皆枯!

    “咔擦——”

    唐宁欣的颈骨,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折断,脑袋无力的垂了下去。阮石却依然不肯罢休,一爪连着一爪,血雨纷飞,无尽的血光,夹杂着他仇恨的嘶吼,久久的回荡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半晌,阮石才缓慢的转过身。而在他身后的地面上,已经只留下了一摊残缺不全的碎肉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手刃了仇人,已经失去的却再也回不来了。阮石艰难的迈出一步,另一只脚僵硬的跟上。当他再想继续前进时,终是膝弯一软,颓然栽倒,身子在撞击下翻转了过来,仰面朝天的瘫倒在地。妖化形态相继解除,此时的他满身鲜血,神色枯败,当真如同一个垂死之人。

    之前一路追来,仅仅是靠心中的一腔恨意撑持着。如今仇人已死,他仅剩的力气,好像也被彻底的抽干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死了吧。和这片荒芜的土地一起死了吧。

    什么逃离洛家的计划,什么远大的志向,什么未来,在这一刻全都失去了意义。

    父亲不在了,他还要自由干什么,还要这条命……干什么呢?

    当初,他守不住碎星派,救不了罗帝星,杀不了叶朔。现在,他反抗不了洛家,救不回父亲,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。唯一的女人,还是通过灵魂契约,强行绑在身边的。可她是恨自己的啊……没有一天不恨……

    十几年的人生,回想起来,竟然是一事无成。他活得……真是太失败了啊。

    就这么死了吧……死了吧……如今沈雅婷还是自己的灵魂奴仆,自己一死,她也一样会跟着自己死。到头来,能有一个给自己陪葬的人,似乎也还不错,至少黄泉路上……看起来不是那么寂寞。

    阮石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着,眼皮缓缓的垂落了下去。但在他的世界已经浓缩到仅剩一线时,一双深色的高筒皮靴,忽然停留在了他的瞳孔中。

    风轻,尘埃起,一道仰卧于地的身影,与一道长身直立,脚尖正与他头顶相对的身影,一个仰视,一个俯视,两人就以这样一种古怪的角度,沉默的相互对视着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身侧,则是缓缓沉入地平线的一轮圆日,最后的一丝红光,将两人的身形同样染得火红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良久,阮石缓慢的开口了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对面的身影沉默着,而阮石似乎也不想再等待他的回答。眼角静静的流下了一道血泪,映衬着他惨白的面容,更显凄凉。

    “呵,不过你来得正好,把我的命拿走吧。”

    嘴角扯起了一丝苦笑,再开口语气中不无讽刺,但沉淀更深的,却是一种死灰般的悲凉:“得意么?争争斗斗,到最后,我还是死在了你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那道身影冰冷的双目中,似是划过了一丝奇特的悲悯。终于,他淡淡的开口了: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一直都没有答应颜雪影么?”

    夕阳的光辉洒在他的脸上,那是一张格外俊朗,令人一见而心生暖意的面容。但他眼底那寒冰般的森冷,却也不由令人望而却步。一股不属于人类的灵魂波动,正在自他体内缓缓散发。

    楚天遥,他就这样负手而立,长袍被微风撕扯出几条皱褶,袍摆猎猎翻飞。如今的他,曾经那一层温和气质,已经在残酷的历练中被完全洗退。他看上去,更加尊贵,更加沉稳,同时……也更加残忍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在等待,等待着你真正的成长起来。现在的你,才算是有了勉强和我合作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阮石苦笑了一下。事到如今,他早已经不再想什么合作了,但就在他闭起眼睛,准备坦然迎接自己的死亡时,在他耳边,忽然响起了一声清喝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这个意外的闯入者,竟然是沈雅婷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要寻死也好,和他有什么计划也好,先解除了我的灵魂契约!”

    阮石斜过半边视线,定定的打量着她,而他脸上,也逐渐浮现出了一个揶揄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傻子……如果不解除契约,你就永远都不可能杀我。一旦解除……你一定会立刻杀了我吧。呵呵……我是想死,但是我并不想死在女人手里。你就安安心心,跟我绑在一起一辈子吧。放心,这一辈子,已经不会太长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雅婷又急又怒,就想冲上前扯起他的衣领,此时始终默立一旁的楚天遥忽然抬手一拦。

    “阮石师弟,这么死缠烂打的,你不觉得太难看了么?不如由我作担保,你为她解除灵魂契约,我会督促她立下誓言,恢复自由身后,绝不伤你性命就是。”

    沈雅婷断然拒绝:“这不可能!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,你少管!……”但她的话还未说完,一柄雪亮的弯刀,已经径直架上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不答应的话,现在就死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望着这个绝色倾城的女子,眼中却没有任何情感波动。

    “他对我还有利用价值,但是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从那以后,又过去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邑西国并不平静,一股突来的洪流,再次引得全民惶恐。

    当初,国内的魔兽曾经遭到大量狩猎,人人都以为是六御魔君所为。但从那之后没过多久,那个疯狂狩猎者的行为,就开始变得缓和了许多。虽然在深山中,仍是会时不时出现一头被啃光皮肉的魔兽尸骨,但频率已经足以令百姓接受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所有人的心渐渐放下时,魔兽的死亡率忽然再度居高不下。并且这一次更为恐怖,就连骨头也被啃得粉碎。

    有人说,是那个狩猎者变得更疯狂了,但也有人说,从前后的尸体对比来看,应该并非同一人所为。后者的吞噬方式,明显更类似于兽类,而且是大型的,凶暴的兽类。

    藏在国内的疯狂魔兽竟然有两头,一时间,整个邑西国人心惶惶,如无必要,甚至连门都不愿轻易出了。家家门户紧闭,防御措施层层加固,即便如此,那两头魔兽一天没有下落,却也没有人能真正感到安全。在这种时期最苦恼的,自然莫过于邑西皇室。

    而在漫漫荒山间——

    随着几道爪影交织,一只身形如小山般巨大的魔兽,便是轰然倒地。在它对面,一道消瘦的身影悄然落下,快步走上前,匆匆的俯下了身。

    如今正要享用一顿美餐的,自然就是楚天遥。

    虽然第二头魔兽的消息在国内传得沸沸扬扬,但在他看来,那不过是一个效仿者的故弄玄虚罢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狩猎频率并没有发生改变,当然,像那种连骨头都啃碎的粗暴行径,他同样也是不屑为之。至于怕,以自己现在的实力,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人是值得自己怕。这些山野间的魔兽,遇上他不是都只有见一头死一头的份么?如果真撞见了那第二头魔兽,他并不介意将对方也变成食物。

    半个月前,他成功说服阮石和沈雅婷解除了灵魂契约,在沈雅婷独自离开后,他又专程花费一番口舌,令阮石打消了死念,继续他们的计划。无论如何,洛家的禁咒自己还是很想要的。至于那两个人,就生死由命吧。

    约定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,在此之前,他必须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。不管他再有自信,要对付邑西国的老牌势力,还是更加谨慎一些为妙。

    深埋下头,在魔兽的尸体上啃下了一大口,在楚天遥的身体上,也同时出现了相应的魔化。但就在他准备正式大快朵颐时,一股凌厉的魔气,就在他的身旁不远处,轰然炸开!

    “小子,我魔族的人就是那么好杀的吗?”

    从灵魂中泛起的危机预感,令楚天遥迅速抬起头。眼前出现的,是一个看上去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。面容妖冶,有种极致的邪异之美。一头火红色长发随风飘扬,缓步走来,华贵的袍摆拖曳出一地威仪,前额有着一片呈扇形展开的火焰魔纹。周身的血**威滚滚燃烧,面上正挂着一个讥嘲的笑容。

    楚天遥情不自禁的站直了身子,在他的心中,也开始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死亡恐惧。

    这一只……绝对是个大家伙!虽然外表是人形,但他周身缭绕的魔气,却是浓郁得如同要凝成实质。太强了……对方的实力,和自己是天差地别。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少年,楚天遥有一种捅了马蜂窝的感觉。这段时间的狩猎……终于是引出了真正的大魔兽么?

    那少年对一旁的魔兽尸体只是一扫而过,绕着楚天遥身侧,缓慢的兜着圈子,一面打量着他,口中也在肆意的做出品评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半人半魔,如此低贱的血统,竟然马马虎虎有六级魔兽的实力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遥能从他的语气中,听出一种明显的鄙视。而他也知道,魔兽和人类的等级划分不同,人类的通天境,在魔兽中被称为“神级”。而渡过神劫之前,魔兽只是简单的将境界分为一阶到九阶,六阶魔兽,对应人类中的实力,也就是敛气级的水准,正是自己如今的境界。

    那少年又是鄙夷的对他上下打量一番,忽然双眼一瞪,说出了一句令楚天遥有些哭笑不得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最可恨的就是你吃独食!”

    话毕,那少年也不再理会他,自行在那座小山魔兽前蹲下身。魔光涌动中,在他背后,忽然现出了一只巨大的火麒麟虚影。

    “是他?!”在火麒麟虚影一掠而过,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啃噬地面的魔兽时,楚天遥的双眼瞬间发直。

    这个形态……他认出来了!此人……竟然就是当初在六御绝境跑出来的古魔,自己还曾经在他口中夺食,强走了魔器……事后在道听途说中,他也了解到,对方是千年前的魔族皇者,名号叫做……

    六御魔君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