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八十七章 石柱传承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昏暗的房间中,叶朔静静的盘坐着,灵力在他身周缓慢回旋。他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大约三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此前,他曾经尝试过用灵魂力量扫描每一根石柱,连每一块细碎的石粒,每一段残缺的花纹都没放过,最后得出的结论几乎令他吐血:“有没有搞错?这真的就只是普通的柱子而已啊!”

    为了探索出石柱中的隐藏空间,他更是将空间秘法催动到了极限,甚至整个人都融入了空间,却依然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将神器碎片滴血认主后,他对法则的感悟的确是提升了许多,但前提还是有物可感。现在这个状态,简直就像空有一身蛮力,却无处发挥,最多也只是能感到石柱中的空间波动,比周边更加紊乱几分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说,既然这是符师门的传承,那么想要开启它,是否就需要动用精神力?”在叶朔一筹莫展时,神行烈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想到过,但是……”叶朔迟疑的摇了摇头,“我根本就没学过怎样动用精神力。何况我一直以为,精神力就是魂力……这两种力量到底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神行烈一本正经的清了清嗓子:“在我看来,魂力就是你的灵魂本源之力,只有修灵者才能动用。而精神力,实际上就是一种意志力,只要拥有强大的意志,就算是凡人也有机会催动。修炼到后期,甚至可以用你的意志,去压迫、去摧毁敌人的意志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正听得有所领悟,神行烈的高谈阔论忽然终止:“嗯……你不用把我的话当回事,我也不懂,刚才都是瞎蒙的。”

    但不论如何,这段话确实给了叶朔不小的启发。他也曾经听说过,凡人中精神力强大者,可以用意志控制静物移动。明白了这个区别就好办了,也就是说接下来他不能动用灵魂力量这种“可操纵的力量”,而要用精神之力……也就是念头!

    于是,叶朔努力清空杂念,紧闭双目,不断在心中默念着:“给我传承,给我传承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,三个时辰,五个时辰……石柱依旧是纹丝不动,散发着缓慢而沉凝的波动。

    一天过去了,静室中的叶朔如同老僧入定。

    屋外的小院中,有几名路过的弟子驻足打量,三三两两的议论着。

    “又有人进去领悟了?你们说他能得到传承么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?那可是我符师门自开宗以来,都没人能悟透的传承啊!上次大师兄不是也失败了么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而且听说那只是一个新人,也不知道师父怎么会把他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唉,现在也只有新人才会相信师父那套说法了。我们私底下都说啊,可能咱师门里根本就没有传承,只是师父为了激励我们,才给我们树立了一个远大的梦想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弟子叹息几句,很快就各自散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第三天,也悄无声息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到了第三晚,正是老道长留给叶朔的最后期限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叶朔呼吸匀净,神色平和,早已在静坐中进入了睡眠状态。

    从最初的精神高度集中,片刻不敢懈怠,到渐渐的陷入疲乏……如果是往常修炼,就算闭关数月他都不会觉得累,因为吸收天地灵气,壮大灵魂的过程,本身就是一种滋补。但像现在这样让他什么都不做,为免分心,和空间的感应也要完全断绝,则实在是枯燥乏味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或许叶朔最初只是想偷个小懒,但这连续三天,他已经透支了太多的精神力,这静室中又是尤其昏暗,令他不知不觉的陷入了深层的睡眠。

    在他体内,展开了一团灵力漩涡,天地源气海量灌注,一遍遍洗刷着他的周身。境界关口那一层稀薄的隔膜,也是悄然淡去……

    灵力上升的同时,在他体内仿佛有另一种力量正在觉醒。那是一种并不属于他的力量……从神器碎片中散发出的力量!

    明月在枝头悄悄移动,一片清亮的光芒洒遍大地。透过门板的缝隙,也同样流连在这间狭窄的小屋中。

    当月光掠过头顶的时候,叶朔的双眼突兀的张开,只是他此时的眸底是一片混沌,看不到眼瞳的存在,只有死寂的灰白,竟分不清是月色的迷蒙,还是时空的异变。

    双眼空洞的叶朔,似是有所感应一般,身子忽然动了起来。双手在身前闪电般的结起一串印诀,随后双手朝两侧一展,四道黑色光束在他外分的指间成形,分朝四根石柱射去。

    光束一经注入石柱,立时通达柱体,一层层光环如游蛇般盘绕柱面。而四根石柱在这阵黑光笼罩中,如同将要被融化了般,隐约的发出阵阵颤抖。

    终于,四根石柱的颤动频率,在某个瞬间达到了同一水平线,从光柱中各自有一颗金色珠粒,顺着相连的灵力光束,逆向移动。在即将注入叶朔体内的一刻,四颗珠粒同时金光大盛,光线交融,幻化成了一块微小的光牌。而叶朔的灵魂中也紧跟着浮现出了一道黑色能量,只一闪就钻进了光牌内部。

    这里,是一片白茫茫的空间,四角洒落着朦胧的金光。一个由光影凝聚而成的白发老者,从空间的尽头缓慢行来。

    “方天魔主?你竟然又出世了?我还以为,你应该早已经被放逐到了星河暗狱……”

    在他的对面,也同时出现了一道由黑色能量凝成的人形,浑身都散发着邪恶的气息。两道身影彼此对峙,两种截然相反的能量遥相碰撞,竟是有几分光明和堕落相争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哼,天宫主人,星皇夜帝,也都不过如此!他们是不可能彻底抹杀掉我的!还忘了告诉你,我的真身,最近刚刚找到了一枚合用的棋子,要不了多久,我就可以把他培养到涅盘境了。接下来,只等时机成熟……”

    那白发老者听着他的傲然宣言,只是摇头淡笑:“没有想到,时至今日,你依然如此。当初你会遭到那样的下场,不正是由于太过自大所致?”

    黑影冷哼一声:“可悲的不是我,难道不应该是你们这个自甘受天地诅咒的族群么?”冷漠的朝前方迈动着脚步,“怎么,既然我已经到了,也不说助我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老者轻轻叹一口气,似是认命的闭起了双目,而他的周身,逐渐闪耀起了无上金光。那些光粒重新排列,隐约化成了一道狭长的卷轴虚影,铺开的卷轴中,能看到大量的文字闪烁跳动,一种古老的法则之力,在这片空间中静静弥漫。

    黑影目光灼热的盯着这一幕。尽管他此时只是一道能量体,看不到任何的五官,但只从他燃烧的气息中,也能分辨出他此刻的盛喜。

    就在老者即将烟消云散之前,在他体内忽然产生了一道激烈的波动。外放的金光急剧收敛,卷轴虚影也在同时淡去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不是方天魔主!你是一种更邪恶的东西,你是……!”映入脑中的答案,似乎令那老者感到了极致的恐惧,生生将到了口边的名号咽下,“我的传承,绝对不能交给你!”

    那黑影有些莫名其妙,但还不等他出言质问,在他背后,就闪现出了另一道黑影。没有人知道他是何时潜入了这片空间,似乎他一直就贴附在前者的灵魂之中。

    那道黑影刚一出现,手臂朝前一探,就将第一道黑影击溃。接着猛然欺身而上,由黑色能量构成的手掌,一把掐住了白发老者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那由不得你!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痛苦的挣扎着,但在那股腐蚀一切的能量中,他的身影终于还是无力的消散了。留下的卷轴,被那黑影一把抄在手中,狞笑一声,退出了这片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之外,四根用灵力都无法破坏的石柱,忽然就毫无预兆的齐齐炸裂。

    也就在同一时间,叶朔的双眼再度恢复了清明。

    “小子,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神行烈惊恐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,“怎么我的精神完全就被屏蔽了?”

    自认主以来,还从没有出现过这种和主人断开灵魂联系的先例,但更重要的是,刚才它不止是感应不到叶朔,就连自己也感应不到了。

    它的精神好似处在一片黑色的空间中,它无法用自己的意志进行任何动作,更无法化形而出。那就像是被封锁在了叶朔的精神识海中,虽然只是很短暂的时间,但是那种无力感……实在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我刚才睡了一觉,我也不知道啊。”叶朔揉了揉眼睛。稀薄的光线倾洒在房间中,已经隐约带上了朝阳的暖意。第三晚,这么快就又过去了么?而他却还毫无所获……毫无所获……咦?!

    叶朔还带着几分困意的眼睛,在下一刻猛然瞪大!

    在他身前,正安静的躺着一幅卷轴,光芒渐渐淡去,在微熹的曙光中,看上去并不显眼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叶朔双手颤抖的捧起卷轴,小心翼翼的展开,在卷轴上,布满了古老玄奥的文字,神圣之力仿佛直入心灵。

    “所以这真的就是……符师门的传承了吧?”叶朔激动了好一阵子,才意识到卷轴上的文字,他没有一个能看得懂,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喜悦心情。

    “但是这也太奇怪了吧……”神行烈仍在不安的嘀咕着,“在你刚刚睡觉的时候,莫名其妙就得到了传承,而我的精神又莫名其妙的被屏蔽了……这两件事一定是有联系的!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知道,在你睡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叶朔有模有样的点了点头:“想。”故意停顿片刻,淡淡一笑:“但是会有人告诉我么?”

    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,一边朝门外走,同时在脑中安抚着暴躁的神行烈:“好了,想这么多也没用啊,可能是在我睡着的时候,石柱认可我了,又或者是有高人相助……反正现在得到了传承,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?”

    接着,叶朔也很快发现,自己的修为终于突破到了修气二段,这就让他更是心怀大畅。总之,不管刚才在睡梦中发生了什么,那一定都是好事。

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,就是身体对灵气的自发吸收,忽然就停止了。但吞噬之力倒还可以自由催动,对此,叶朔安慰着自己,或许是自发吸收已经达到了饱和,又或许是只有在即将突破境界的关口,才能得到这种意外的助力。

    但就算那股力量真的回不来了,他也不会太沮丧,毕竟这天下不可能什么好处都给自己占尽。

    长老房中,老道长已经早早的起身了,看着叶朔递到他面前的卷轴,顿时连眼睛都要瞪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道长,总算幸不辱命。”叶朔淡淡一笑,泛着血丝的双眸中,透着一种深藏的疲倦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老道长接过卷轴,翻来覆去的反复查看,激动得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,“没有错,这的确是我符师门最珍贵的传承。这是……一份吞云级的秘法!”

    “只是吞云级?”叶朔有些失望。符师门多年来,令无数天才抱憾的传承,他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,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传承,竟然就只是一份吞云级的秘法?是该感叹符师门真的太小了么?

    不过说到吞云级,他还记得当初卓逸王曾经告诉过他,以他的体质,想要真正有所长进,最起码也得修炼吞云级的秘法。那个时候,他还是长期困在蓄气一段,深深为进阶所苦……后来虽然是打破了这层限制,但如果真的修炼了吞云级秘法,是否可以让他今后的修为更上一层楼呢?

    “但这吞云级秘法,为什么我一个字都看不懂?”叶朔困惑的望着老道长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当然看不懂,既然是我符师门的秘法,自然是需要用精神力解读。等你修炼到灵符师的时候,应该也就差不多了。”老道长拈须一笑,将卷轴收起,继而转入正题,“好吧,看来你果然还有点天赋,那接下来的第一课,你就开始进行冥想吧。”

    这老家伙还真是舍不得夸他一句啊……叶朔暗暗腹诽。那么多符师门天才都没能领悟的传承,现在被自己给得到了,这还叫只是“有一点”天赋?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