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八十五章 赤炎古碑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灵魂力量在碎片中烙下一个完整的印记时,叶朔能感到自己体内的灵力运转都瞬间加快了很多。同时和整片空间的亲切度也成倍提升,他可以更加自如的去触摸那些游离的五灵元素,并且是……将它们纳为己用。

    此前青想熊所说,炼化这块碎片会变得更强,诚然非虚!

    源气漩涡持续扩散,掠夺着整座赤炎之森的能量,遥远处,已经隐约能听到一些妖兽发出了不安的吼叫。

    叶朔还沉浸在这种前所未有的畅快境界,脑中忽然响起了一道不善的传音:“小子,你这么高调,是想把妖域中那些千年老妖都引出来吗?”

    在他的灵魂中,神行烈正烦躁的刨着前爪,“就算是拥有了强大的实力,也要懂得收敛啊……”

    灵力的呼啸声戛然而止,叶朔望望四面已经枯萎了一大半的丛林,尴尬的一笑。这次的确是自己鲁莽了,这毕竟还是在敌人的地盘上,他毕竟还是一个闯入者,还是不要多惹是非的好。

    即使不再主动催发,在其后的行走间,细微的吞噬依然在不断进行。汇集天地八方浩然之气,填充着他的灵力海洋。那一层将他禁锢在修气一段的隔膜,也正在变得越来越脆弱。

    这样的吞噬虽然还比不得灵源,胜在细水长流。以后若是每时每刻,都可以令他吸收源气,壮大己身的话,那么他有预感,自己不仅能够直接升到修气二段,甚至是更高的境界……通天境,涅盘境,触手可及!

    为免再遭神行烈冷嘲热讽,叶朔将一应狂喜都压到了心里。就等自己真正成为了盖世强者,再让神行烈大吃一惊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前面应该就是祭坛了。”

    漫长的旅程终于到了终点,叶朔注视着眼前那一道高大的石拱门,目光灼热。

    赤炎古种已经燃烧到了极致,在这份灵魂相融的刺激下,此刻就连他,都能感到一种回归故乡的亲切感。并且,是千年前的故乡……

    脚步缓慢跨出,穿过石拱门时,叶朔曾隐约感到面前浮现出了一层魔力屏障。还没等他运功相抗,那层屏障却又如同水做的一般,在他身周缓缓沉淀,竟是并未对他造成丝毫阻碍。叶朔不明就里,只能将这归结为赤炎古种之助了。

    一步跨出,天地突变。作为魔族的圣地,即使被妖域侵占千年,这里却依旧保留着特有的魔力气息。而相应的,那些全身都散发着妖力,在外人闯入时齐刷刷的抬起头,各挺兵刃的妖族护卫,在此也就成了十足的不和谐元素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竟敢擅闯祭坛禁地!”

    这些妖族护卫显然是曾受过严令,若是有人擅闯祭坛,一律格杀勿论,因而此时根本不与他多说,直接高声呼喝着冲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!”

    叶朔一声长笑,体内展开一团漩涡,扩散至数十丈。来犯的妖族护卫无一例外,尽数受到这股力量波及,身子失控的被卷上半空。哇哇乱叫过一阵后,很快他们就更加惊恐的发现,自己的妖力正在飞速流失,同时……正在注入对面的那个人类体内!

    一众护卫都着了慌,他们拼命的想克制自身的妖力运转,以减缓吞噬速度。但在灰色漩涡滔天席卷之下,他们却是身不由己,被风暴的逆流时而抛到东,时而甩到西,只能不断挣扎。而越是挣扎,妖力涌动自然就越是剧烈,同样的,被敌人吸收得也就越快……!

    起初还有护卫心存侥幸,心想对方一介人类,如何能吸收我族的妖力,二者互不兼容,必定会自取灭亡。可惜结果却令他们失望,整个吸收过程已经持续了好一会儿,对面那诡异的人类却依然是好端端的站在那里,反倒是他们的妖力渐渐无以为继,整副身体也成了一具被抽干的空壳,皮肉迅速萎缩,最终脱力的从半空栽倒。

    数十名妖族护卫,转眼间就已经躺了一地。能被派来镇守祭坛,足见他们都是妖族后辈中的精英,但从现在的状况看来,就算侥幸不死,也必然是元气大伤,至少数百年之内,都无法再有所作为了。

    在那些护卫尽数跌落时,庞大的漩涡也在同时收束,化为一股灰烟,重新钻入了叶朔体内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令叶朔忍不住仰天高呼一声:“爽!”

    他还从来没试过这么痛快的战斗,不仅是一招之下,几乎将全员秒杀,更重要的,还是刚刚吸收来的妖力……

    这些力量,如今都被叶朔好端端的存储了起来。既然突破修气二段已是水到渠成,现在剩下的,就只是交给时间。至于这股新生能量,将来对他冲击修气三段,一定可以起到不小的帮助,还是不要在这里浪费掉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倒是爽了……”神行烈没好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“我记得刚刚才告诉过你,行事要懂得收敛……你最近是怎么回事?怎么变得这么浮躁?”

    这一句问话,犹如当头一瓢冷水,将叶朔完胜的喜悦都浇熄了不少。

    是啊……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变得这么自大了?

    从前的他,虽然也会为了每一点的进步而欢呼雀跃,会为失败而沮丧,但至少,他的本性还是谦逊的,并不会有这种“老子天下无敌”的念头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……他拥有了一具涅盘境的傀儡,现在又即将得到魔族的珍贵传承,这一切,令他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盲目自满。

    原先他曾以为,只要克制住尽量不去使用十方杀傀,就可以抵挡这种一步登天的诱惑,却没有想到,在不知不觉中,他的内心依旧在悄然受到**的侵蚀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一个穷惯了的人,忽然得到了一笔足以让他跻身世界前列的金钱,即使他仅仅是将这笔钱束之高阁,但再行走在从前的交际圈中,他也难免会用高人一等的目光,来打量身边的所有人……

    在进入赤炎之森后,这种浮躁的情绪就更是高度膨胀,他看不起冒险队的所有人,在他眼里,那就是一群弱者,一群野蛮人。正是这样的夜郎自大,才让他不慎中了苏言默的诡计。

    但还不等他做出反省,又得到了古老的神器碎片,其中那强大的力量令他忘乎所以。他不顾这里是妖族的地盘,一次次施展着自己的力量,难道不是他心中有着底气,就算真引出了千年老妖,他也有涅盘境的傀儡镇场?

    就是这些太轻易得到的力量,令他在困境中好不容易才锤炼出来的心性,再度呈直线下降。他还要自满到什么时候,难道真的要等到大祸临头才懂得反思吗?

    不自觉的,叶朔的额头已是冷汗涔涔。如果没有神行烈的当头棒喝,恐怕他就会在这条歪路上越走越远……而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,能够始终保持道心坚如磐石,究竟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在修行路上,有太多太多的东西,足以让人们动摇。即使战胜了整个世界,如果无法战胜自己,你就依然成不了一个真正的强者。难怪古往今来,修灵界真正集大成者,永远只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叶朔不言不动,在原地一次次默默的做着深呼吸,直到他感到自己的情绪重新平稳了下来,才在心底向神行烈道了一声谢,继续向祭坛深处行去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座巨大的广场。每一处细微的布局,无不精致华丽,巧夺天工。它将世人对神明的感悟和崇敬,借着方位、阴阳、布局,完美的体现在了这一座座建筑之中。

    明知这座祭坛是魔族的圣地,叶朔依然是带着一种欣赏的目光在打量。

    两侧伫立的雕塑,层层铺排的汉白玉石阶,端庄大气,而又不显奢华,同时却又将魔族特有的森严和高贵,恰到好处的融入其中。正所谓拆开看,每一处景观都是一件独有的艺术品,自整体看,它是天地间的杰作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魔族心血的结晶,至少是就叶朔所知,在人类已知的景点中,是找不出这样的建筑的。

    随着生活环境的发展,帝王之心也在随着国土而扩张,已经有太多的统治者,一心追求奢侈的享受。而工匠们为迎合国主的喜好,也是将一应园区修造得极尽华艳,反而失去了一种“大道至简”的意境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魔族的强大并不是没有道理,同时他们也并不像大多数人类所认为的,仅仅是一群空有蛮力的兽族。人类若想长足发展,也应该时时居安思危才是。

    一路经过宽阔的广场,最终出现在叶朔眼前的,是一排漆黑的石阶。而在石阶尽头,则是一座圆形祭台,四角各自伫立着一座盘龙石雕,每一片龙鳞上,都令人感到层层流转的魔力,浩荡威压直逼而至。

    但叶朔的视线,仅仅是在这些盘龙石雕上一转而过。此时吸引了他全部注意的,就是在祭台正中那一面高大的石碑。

    石碑通体呈赤红色,外缘镶嵌着一圈金边,站在石碑前方,时间和空间在这一刻,仿佛都已经不复存在。跨越千年轮回,纵横万道流转,唯有那一片古朴的大道真意,亘古长存。

    叶朔静静的伫立着,即使只是身处在这种特殊的状态下,对他的感悟都是有着莫大的助益。时空不存,真我与大道相融,恍惚间不知今夕何年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心脏部位,一点金光微微闪烁,起初只如同萤火的微光,逐渐飘出了他的胸口,凝成一粒光珠,旋转的光芒涟漪,犹如连通彼岸的指引,悄无声息的融入了那一块赤红的古碑中。

    在赤炎古种与古碑完全相融时,古碑表面,犹如反射阳光的镜面般,飞快的划过了一道波纹,与此同时,原本是空无一物的石碑,也飞快的浮现出了一行行金色的文字。字体苍劲,一笔一画都蕴含着法则之力。

    “夫道,有情有信,无为无形;可传而不可受,可得而不可见;自本自根,未有天地,自古以固存;神鬼神帝,生天生地;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,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,先天地生而不为久,长于上古而不为老。”

    文字不断显现,逐渐布满了整块古碑。每一段的文体都与总领相仿,叶朔起初“看个新鲜”的心情,正在随着文字的增加而不断低落。因为他发现,这整段话,他竟然没有一句能看得懂!

    “梦魇,生于虚空……御心而行,心藏与内,无惧万物……这到底都在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叶朔将整面碑文看了一遍又一遍,最后他能辨认出的,也只有少数几个字眼。而其中传达出的信息,概括起来大概就是……

    邪皇复活之前,四魔会重生?!

    有资格被称为“邪皇”的,在灵界大陆上应该就只有邪世帝尊。如果说这面碑文是魔族千年流传的预言,那么在这其中,至少也该具体记载一下四魔的特性,以及如何打败他们的方法?但很可惜,自己的确是看不懂。

    并且这块古碑似乎也被施加了特殊禁制,无论是玉简拍摄,还是加以摹刻,都无法将这段文字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“四魔……”神行烈默念着这个词语,也是反常的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它的声音,叶朔心中顿时一喜。对啊!虽然自己是看不懂,但不是还有神行烈么?它见多识广,又是寿命悠久,这些文言句式,应该也难不倒它吧?

    “传言中,邪帝有四大护法,也有四大魔将。”良久,神行烈缓缓的开口了,“你之前遇到的血魔,就是四魔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血魔竟然是四魔之一?”既然他已经被宓舒云诛杀,那也就是说,预言中所提到的四魔,现在只剩下三魔了……

    但这个消息,却并不能让叶朔欣喜,他的心反而是直直的沉了下去,“那……其他三魔的实力,也都像血魔那么强大么?”

    神行烈只回了他七个字:“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