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七十七章 开始了……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入夜,四周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妖域的月亮有三个,三个蓝色的月亮高悬天际,如同在天空中镶上了蓝色的钻石。

    然而它们却显得如此的诡异,在漆黑的夜幕中连成了一条弧线,仿佛是远处巨大的妖兽,睁开了它的三只眼睛。那三只眼睛就这样久久的注视着陆地上的一行人。

    旷野中,静静的燃烧着一堆篝火,轻微的噼啪作响声中,冒险队中的很多人都已经入睡了。

    有人不安的翻了一个身,有人似乎正在喃喃自语,也许是在说梦话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个惊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人不见了!”那人的声音极为响亮,几乎将周围的所有人都震醒了。

    叶朔并没有睡着,但在听到那人忽然响起的声音时,也不免皱了一下眉头。他可以感觉到,那人的声音中带着轻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白天的经历,现在队伍中的很多人都开始变得一惊一乍,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使他们感到恐惧。

    “有人不见了”,这句话犹如无形的瘟疫,一经引起便迅速散播。已经有更多的人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们左顾右盼,似乎是没有结果,很快便自行点起人数来。

    “确实……确实好像是少人了……这不可能!再让我点一次……”又有一个人嚷道,他的声音在盘旋的夜风中显得尤其诡异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只是去方便一下呢,你们这群家伙就紧张成这个样子。”一个年轻人不屑的看着其他人,“要是这么容易害怕,那就不要来妖域了,趁早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果真,那人这么一说,原本叽叽喳喳的人群顿时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再有人去追究到底有没有少人,更多的人总是沉默着,也许他们并不想被人当做胆小鬼。

    那么至于究竟有没有人失踪,恐怕只有失踪的那个人才知道了。

    蓝色的月亮依旧闪耀着,一切如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,恐慌,才正式在人群中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多了一个”的阴影还历历在目,现在又是神秘失踪,在这片林子里,似乎潜藏着什么死亡的凶兆。

    “分头寻找线索吧……这种情况下恐怕是谁也没法信任谁。”即使如今已是人心惶惶,阿勇却依然下达了分散指令。

    冒险队的一些潜在行规不是没有道理,他很清楚,他们所面临的敌人不仅仅来自外界,更多的,还是存在于众人的内心。也正如他先前所说,有时人性的奸险,更远胜于豺狼虎豹。

    “还是老规矩,一旦有什么事就放求救烟花。”阿勇将烟花在人群中依次分发,随后又取出了一个小瓶,“出发之前,都再涂抹一次冰炎露吧,差不多也该到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叶朔见接过小瓶的人,都是二话不说的开始涂抹,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阿勇看上去比他更吃惊,“在妖域,天地四气中的妖气也较为浓郁,人类一经吸收,是会对身体造成损害的。所以我们冒险者在进入妖域之前,都会先在周身涂抹‘冰炎露’,它可以有效抵御妖气对人体的侵蚀……怎么,难道你之前没涂过么?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他的表情,显然是想问叶朔如何在不加防护的措施下,在妖域待了一整天,竟然到现在还能像个没事人。那可就像不戴面罩的进入毒气室一样啊!

    叶朔淡淡一点头:“哦,我不需要,你拿给别人涂吧。”以他的体质,寻常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魔气、妖气,对他来说就是大补药,还需要什么预防?何况像那种来历不明的东西,他也确实不想随便涂在身上。

    而这反常的举动,已是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阵窃窃私语:“真是个怪人……”

    苏言默冷哼一声:“所以我早就说过了,不要什么来历不明的人都往队伍里邀!”话中之意,直指日前的两桩悬案便与叶朔相关!

    叶朔一声不吭,只是两道眼刀狠狠扫了过去,苏言默被他一吓,很快就老老实实的闭嘴了,唯有目光深处还沉淀着几分不服。

    而后众人各自分散,这一次不管神行烈再怎么鼓动,叶朔都不肯再去和旁人组队了。在他独自走向林间小径时,明显感到神行烈的情绪低落了不少。

    漫步在丛林中,叶朔有意无意的四面张望。他对寻找线索并无兴趣,如果真有妖兽作乱,将来只要犯到自己头上,他就自有法子对付。若是**,这冒险队中其他人的生死,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,他自然就更是懒得管了。现在他的搜寻,不过是想找到一块安静的修炼之地。

    拨开一丛杂草,叶朔的目光环视一周,忽然就定格在了眼前的一棵大树前。

    粗壮的树干上,确实分布着几道妖兽的爪痕,痕迹尚新,力道也是甚巨,每一道都深入寸许。叶朔轻轻抚摸着那些凹痕,还能感受到其中残留着的,一股极其狂暴的妖力波动。

    再看脚下的草丛,有几簇已是通体焦黑,高低不齐,似乎是被某种极快的镰刀割去了一半。而最有可能的,应该就是妖兽在奔跑途中,利爪带起风势,径直将沿途的杂草撕裂。叶朔甚至能够想象,在那一瞬间草屑飞舞的景象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这么一只厉害的妖兽,那它确实可以做到来无影去无踪,可以悄无声息的把一个冒险者拖走。只是……妖兽的胃口一向不小,它们和人族又是死敌,既然发现了人类的闯入者,为什么却只拖走了一个?总不见得是它刚好打算克制自己的食欲?

    “神行烈啊……你说,这里真的有妖兽作乱么?”叶朔喃喃自语。这两日来怪事频发,许多不是线索的线索串联在一起,搅得他头都大了一圈。他也知道,自己的脑袋一向就不算太好使,如果是顾问在这里的话,他一定可以通过各种蛛丝马迹,很快的找出谜底的……

    神行烈在他脑中冷哼一声:“妖域有妖,这不是很正常么?”

    在自己拒绝组队后,神行烈就一直是这么不阴不阳的。而且看样子,它这口气赌得还挺长。

    叶朔叹了口气,只能不再理会眼前的爪痕,灵魂力量四面散开,寻找着与体内的古种相合的气息。自从进入赤炎之森后,他就在不断进行着这样的尝试。

    “这妖域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的神识在这里只能探出很小的范围,赤炎古种也没有任何动静……”每一次的尝试都是失败告终,叶朔已经很久都没有尝过这么受局限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废话,要是祭坛那么好找,那赤炎古碑哪还轮得到你?”神行烈又是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闹什么脾气啊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的两件事都急不来,现在能做的,也就只剩下修炼了。

    叶朔努力清空杂念,在草地上盘膝坐了下来。他还记得,前一天那种体内如同张开了个漩涡,吞噬之力强肆爆发,将四面的灵气吸得点滴不剩的状态。虽然不知道那种力量是如何激发,不过如果能再来一次就好了。单靠自己吸收的话,实在是太慢了……

    短短片刻,叶朔就在用各种方式模拟昨天的情形。他试过抬手握住杂草,试过摆出相同的姿势,甚至到最后,连当时的心理活动都照搬过来了,但那股吞噬之力,却始终都没有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俗话说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在体会过大规模的吞吸后,叶朔觉得正常吸收灵气的速度,就像未拧紧的龙头下漏出的水滴,慢得简直令人发指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的心情自然也变得烦躁不已了。

    如此也不知过了几个时辰,修炼中的叶朔忽然听到一声兽吼,那声音狰狞凶猛,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。而随后在那个方向的天空中,炸开了一团求救烟花,山林中的鸟雀纷纷惊飞。

    有什么人,遇到妖兽袭击了!

    叶朔赶到的时候,冒险队的人已经到了不少。众人都是一脸慌乱,显然他们也听到了同样的兽吼。而在这慌乱之余,则是对未知的惶恐,在找到求救者之前,这里还没有人知道,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……不好了……”求救烟花升起的方向,此时在树丛间狼狈的跌出了一个人来。额头破了个大洞,满脸都是鲜血,连滚带爬,直等奔到近处,众人才看清那竟然是苏言默!

    “不好了……阿泽,阿泽他被妖兽吞了!”苏言默刚一喊出这句话,就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双腿一软,整个人都跪倒在地,再也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珂美一听就哭了起来:“呜呜……阿泽……”

    阿勇皱了皱眉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能把话说清楚吗?”

    苏言默仍旧是一脸的心有余悸:“我们刚才在那边遇到了妖兽袭击,毫无预兆的就被扑倒了……阿泽他……现在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大器冷视着他:“丢下同伴独自逃生,你真是可耻。”

    张智也跳了出来:“就是啊!既然你们是一起遇到了妖兽,为什么你能逃回来,阿泽就不行?”

    苏言默抹一把流到眼角的鲜血,讪讪道:“阿泽他……都是为了救我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那么多了!”叶朔打断了他的忏悔,“你们是在哪里遇到袭击的?赶紧带我们去看看,也许殷泽他还有救!”

    苏言默在阿勇的搀扶下站了起来,朝着他来时的那片丛林一指:“就在前面不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这时也才如梦初醒,顺着他的指点一路寻去,就连叶朔都是步履匆匆。如果在冒险队中,他唯一不希望哪个人出事,大概就是殷泽了。

    最后,映入他们眼中的就是一滩鲜血。

    四周空空荡荡,殷泽已经无影无踪。每个人看到这一幕,都自然的想到了那个最坏的结果。一时间,气氛沉重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苏言默在看到那滩血迹的时候,就脱力的栽倒了下去,一遍遍的哭天抢地:“阿泽,我对不起你,都是我害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的,就是他这副伤心欲绝的样子。然而隐藏在阴影之下的表情,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。

    “阿泽……?”

    “阿泽!”

    跪地痛哭的苏言默,听出众人语调中的惊喜,迟疑的抬起了头,就看到不远处的一棵树干后,同样满身是血的殷泽正被周雨艳和陈阳搀扶着,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言默一见之下,哀痛之色瞬间转为狂喜,连滚带爬的冲了过去,扶住殷泽双肩,对着他上下打量,连声道:“阿泽,你没事就太好了,如果你真的有个三长两短,我一定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!”

    叶朔正在一旁冷冷的打量着他。这看上去,确实是一副兄弟情深的场面,但不知怎的,他总觉得……有些做作。

    殷泽吃力的挤出一个笑容:“别这么说。我的伤只是一点皮外伤,不碍事的。现在咱们都平安无事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张智也凑上前:“阿泽你老实说,之前是不是这小子故意撇下你一个人跑的?”

    殷泽看了苏言默一眼,摇了摇头:“言默他只是去为我搬救兵。在那种情况下就算留下来,也只是多一个人送死而已啊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众人却都明白,他只是在为苏言默打圆场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苏言默当时的贪生怕死已是事实。而在未能确定殷泽生死的情况下,张口就说他已经被妖兽吞了,这一点就更是有待深究。

    “行了,都少说两句吧。”周雨艳打断了众人的无言声讨,“我刚才为阿泽做过简单的治疗,但他身上还有很多伤口,必须尽快处理。那妖兽……暂时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,还是赶紧找一个地方给阿泽上药吧。”

    殷泽在冒险队中的人缘很好,他出了事,众人都是热心帮手,这会儿也无人深究周雨艳为何会和陈阳一起出现,又是如何救下殷泽了。

    至于同样受伤的苏言默,他平时那副心高气傲的样子本就极不合群,如今众人就更是鄙视他的为人,腾得出手的队员都围绕在殷泽身边,这个取药膏,那个递纱布,被抛弃在一旁的苏言默,只能笨手笨脚的自己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“殷泽,无论到了哪里,你都是那么受欢迎……”苏言默紧盯着殷泽的目光中,充斥着一种难言的怨毒。虽然在察觉到旁人的注视后立刻收敛,但他那一瞬间流露的恨意,依然被叶朔尽收眼底。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