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七十章 飞龙鸟巢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赵大哥,这里距离腾龙国还有多远?怎么走?”

    叶朔掌指间缭绕的灵力逐渐消散,而后竟是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随口向背后尚还木然的赵信询问道。

    变故突发,场中无论敌我,都被这一幕震得半晌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在看到赵信身前的人后,商队里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,这个平日里看起来弱小的少年,竟然如此之强!

    就连赵信也是惊骇的看着叶朔,好半天才讷讷道:“马上就到了……沿着这条路一直走,前面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嗯,这里就交给我吧。”叶朔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!”徐鬼和钱鬼同时惊问道。他们显然也是被叶朔先前的手段吓到了,声音中都带着颤抖。

    叶朔没有说话,下一瞬便出现在了两人身边。还不等两人反应过来,两柄长剑已是闪电般插入了他们的心脏!

    “你们要找的人!”叶朔在他们的耳边轻轻的道。

    两人听到此话,陡然一惊,然而他们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喉咙艰难的蠕动了几下,便是瞳孔扩大,生机全消。

    “你们,都滚吧!”

    叶朔扫视着后方那些瑟瑟发抖的人,突然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群人如蒙大赦,瞬间便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“赵大哥,剩下的路我就自己走了,多谢你,后会有期!”叶朔向着赵信点了个头,不顾商队一众震惊的注视,身形一闪,已是影踪全无,原地只留下白光掠过后的残影。

    赵信看着叶朔消失后的空地,苦笑了一下。这个时候,他自然不敢再说什么讨要魔晶石之类的话了。甚至以对方的实力,就算是让他将之前收下的都吐出来,他也不敢说半个“不”字。

    默默握紧了口袋中的三块魔晶石,只觉这两日的经历如梦一场。不过像那种级数的高手,可不是他有资格攀什么交情的,今后的日子还得照常过,还是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再说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赵信朝着身后的人一挥手,带领着商队再次踏上了旅途。

    此刻,每一人都是思绪起伏。谁能想到这一趟普通的贩货之旅,竟然能遇上那样一位奇人?自己有幸曾和那样的大高手同行了一日一夜,却是始终一无所觉,一念及此,却又不免令人遗憾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他们这一回是赚足了。等回到城中,就算将这段奇遇向邻里吹嘘个一整月,都不嫌多。想得浑身有劲,再扛起货物来,仿佛也轻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万象妖域,那里实在太过遥远,即使使用空间传输,也节省不了太多的时间,反而是会消耗掉过多的灵力。

    所以通常要进行长途旅行之人,大多都会选择使用飞龙座机。

    飞龙座机是一种飞行宠兽,飞行速度极快,在吃饱喝足的情况下倒也温顺,从不主动攻击别人。若是给它好吃好喝的,更是毫不介意有人骑在自己的背上,与其凶猛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

    飞龙们原本只是栖息在荒野之中,不受任何人掌控,也不与任何人为敌,自由自在。也不知是从何时起,那些利欲熏心的商家似乎从它们身上发现了商机。

    起初,一些商人尝试以食物诱惑它们,训练飞龙载人到特定地点,随后再从那些乘客身上收取一定的财物。这本也算是一场公平的交易,毕竟要驾驭飞龙,总得先讨好它们一下。而这个讨好的过程,本身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但久而久之,这一条独辟蹊径的生财渠道,却演变成了一场巨大的黑心生意。

    当地做飞龙生意的商人们见飞龙性格温顺,也就随意弄一些普通的食物糊弄它们。而对于要乘坐飞龙的乘客们,则收取巨额的灵石,以此来作为乘坐的车票,从中获得巨额的差价,赚了个盆满钵满,大有坐地起价之势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感到不满。

    这几年的冲突越来越激烈,有些人开始想要私自饲养飞龙,却遭到商人们的威胁与迫害,毕竟那是在断人财路。

    叶朔是根本就无心关心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,他只想快些到万象妖域。

    飞龙的第一号租界就位于腾龙国,它被称为飞龙鸟巢。叶朔心中暗自好笑,取这名字的人,是将飞龙在内心中和鸟画上等号了吗?

    有句古话说的真是不错,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。飞龙的强悍攻击力足以使它成为一方霸主,却偏偏生性如此温顺,从不轻易攻击人类,而让那些人类忘乎所以,以为自己真正可以成为飞龙的主人。

    其实归根到底,不过就是飞龙不去计较罢了,若是将来某天发生了什么,激起了飞龙心中的愤怒之情,将这所谓的飞龙鸟巢夷为平地,只怕也是朝夕间所可就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叶朔似乎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飞龙座机不能按时起飞,原因是飞龙的翅膀全都折断了。这件事情颇为蹊跷,飞龙的翅膀极其坚固,又有鳞甲护身,即使是猛烈的灵技攻击,也不是那么容易伤到它们的。

    过往的商旅怨声载道,也有些私下在讨论,那些做飞龙生意的商人,真是弄得天怒人怨,也由不得一些人将气撒到飞龙身上,故意弄断了飞龙的翅膀。

    叶朔一路沉默,这些商人有多黑心与他无关,他只想快些乘上飞龙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是哪个挨天杀的干的……”一个穿着一身紫色锦衣,腰间戴着翡翠腰带的中年男人望着飞龙广场,正止不住的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边,两个侍卫模样的人露出一脸讨好的笑:“大老板莫生气,虽说飞龙的翅膀折了,但想让它们飞起来也并非难事……只需要几天的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几天的时间!只需要!什么叫做只需要几天的时间,你们倒是给我说说!仅仅几天的时间我得损失多少钱!这些可都是真金白银,怎么,这几天时间,损失的钱你们统统可以给我赚回来吗?不要说的倒是轻松!一天时间,我只给你们一天!必须得让飞龙的翅膀给我好起来!否则的话,就让你们去喂飞龙!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说着,额角已是青筋暴起。然而他看起来身体虚胖,仅仅这一动怒,已经使得他的额头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这会儿,他小心的拿出一条真丝袖珍牡丹花手帕,在额头上抹了抹,随后皱着眉头看了一眼。似乎嫌弃这被自己的汗水所浸透的手帕,随手一挥,就将那手帕扔在了叶朔的头上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也好,他身边的两个侍卫也好,都不觉得这行为有何不妥之处。甚至他身边的侍卫看着叶朔,还露出了羡艳的表情——这可是大老板的手帕啊!

    在那手帕即将接近叶朔的额头之时,叶朔周身悄然泛起了一层淡色光芒,一层几乎肉眼不可见的灵力屏障将那手帕阻隔在外。在手帕触及到屏障之时,就像是被滴上了什么极易腐蚀的药剂,眨眼间化为了青烟。

    叶朔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,继续往前走着。那两名侍卫则是嘴巴张得老大,足足可以塞下一个鸡蛋:“刚才……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是我的眼睛花了吗?大老板的手帕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完,脑门就被大老板狠狠的敲了一下,“两个智障!”

    大老板看着快步走近的叶朔,他眼中先前的急躁狂妄与目中无人,忽然间便化为了卑微……以及一丝不易察觉到的贪婪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您是要来乘坐飞龙的吗?”大老板站在叶朔身边点头哈腰,他的这副模样,像极了先前那两名侍卫站在他身边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番转变,在大老板身上看起来,却并没有任何的违和感,似乎他天生就是一个如此谦卑的人。

    “所有飞龙的翅膀都折断了。”叶朔这是一句陈述句,专程说给大老板听的。

    他早已看出来,面前的这位紫衣男子就是飞龙鸟巢的高层。

    但为什么说是高层,而不是真正的大老板,因为像这般利益极大的商业项目,必然会被一些巨大的财阀所把控。这名被手下一些侍卫,以及正在抱怨的乘客当做大老板的中年人,不过只是一个看起来表面风光的执行者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易于料想,真正的大老板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现场,他们只需在背后动动嘴皮子,就已经足够翻云覆雨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可怎么办才好……”那中年人忽然开始和叶朔套起了近乎,“这位先生似乎很心急的样子,可惜……这里除了飞龙之外,其他的交通方式都特别的缓慢……而且此地山路崎岖,没有飞龙,如果客人要去的地方很远,可能十天半月都未必到得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说着,心中也似乎是感同身受,脸上的表情烦躁又委屈,一副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叶朔略微有些不耐烦:“你只需要告诉我方法就可以了,至于想要收多少钱,尽管开价。”

    这下反倒是那中年人愣了一愣,“这,这这这……”他万万没有想到叶朔会回答的这么爽快,更何况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,只不过是刚才看到叶朔实力不错,想拿他当枪使一回罢了。

    但毕竟人家已经这么问了,那中年人也不好回答一句“我也不知道”,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这个嘛……方法倒是有一个,但是也不怎么方便……有一种可以治疗飞龙的草药,叫做‘玉霖芝’,就生长在附近不远处的山谷里。不过那片山谷里有不少可怕的兽类,也还挺危险的……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一边说着,不住小心翼翼的留意着叶朔的反应,但是此时的叶朔并无任何表情。这令他十分不自在的挠了挠头,生硬的将话意转了过来:“但是也不是特别为难,我们已经打算召集一队志愿者,组成一支寻找草药的队伍,”说着一把揪过那两个跟在后面,正满脸不知所措的侍卫,“你们两个也给我参加!”

    叶朔皱了一下眉。很明显,那支所谓要去山谷采草药的队伍,只不过是临时被召集起来,其中还有好多个不明真相的路人……估计也是被忽悠去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队伍,别的先不说,混乱的队员和极其低下的战斗力,不要说能不能找到草药,估计只是去给山谷里的野兽当食物送外卖的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自己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叶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那中年人还以为自己耳朵不好,听错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好歹也算见过些场面的,知道确实有些人行事为人十分低调,实际上却是一个令人无法忽视的强者。也许对于眼前的那少年而言,山谷里的兽类,他并不将它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若是这样,那真是再好不过了!这位先生,我这里备了一张地图,以及那草药‘玉霖芝’的样子,您到了那里,一定非常容易就能找到了。而若是这样的话,我家的这些飞龙真是有救了,这些乘客也能够及时到达他们的目的地。”口沫横飞的将一番话说完,那中年人用袖子抹了一把汗,露出了如释重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喂!什么叫那些飞龙都有救了!”忽然,一个少年的声音冒了出来,听起来十分的愤怒。

    叶朔回头,眼前出现的,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、二岁的小男孩。瘦瘦弱弱的,衣衫褴褛,灰色麻布做的裤子上还破了两个洞,脚上也只穿了一双草鞋,上面沾满泥污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听他们的!”那少年气冲冲的转向叶朔,“那个玉霖芝根本就不是用来救助飞龙的!它有着非常强大的麻醉效果,也就是说那些草药涂在飞龙翅膀上,它们也就不觉得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飞龙不觉得疼了不是很好吗!这当然是在治它们!”中年人忽然气急败坏,他虚胖的身体一阵抖动,右手高高的举起,似乎想狠狠的打那少年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之所以要麻醉效果这么强的止痛药,是因为你们打算直接用钢钉打在飞龙的翅膀里,看,就在那里!”

    那少年指了指西面的几个黑色帐篷,“知道那些帐篷里装的是什么吗,是今天早上刚刚运来的,足足有碗口大小,两层楼高的钢筋!将它们打进飞龙断了骨的翅膀里面,这样飞龙的翅膀就硬生生的被支了起来,可以像原来一样飞行……但是!这对飞龙而言,却是比断骨之痛更加锥心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