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六十一章 剑窑大宗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?紫色的灵珠,在光泽流转一周后,便忽然炸裂而开。

    灵力气浪剧烈翻涌,爆发的火光将整片梯阶尽数吞噬,不远处的旁观者都能感到一阵天摇地动。

    高瘦老者在发出此招后,立时纵身后跃,运起灵力护住周身。同时双目仍是不敢懈怠,全神盯紧了爆炸的中心点,方才是他亲眼看着那小子被火焰卷入,如今气息又已经消失,莫不是……当真被炸成灰了?

    铸神锋没料到对方还藏了这样一招,霎时间涌起一阵后怕,又担心南宫菲会将叶朔之死迁怒到自己头上,正寻思着该如何趁乱溜走,但在他身旁的南宫菲,却依旧是神色淡然,似乎仅仅在欣赏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高瘦老者原本也没有料到进展会如此顺利,当火光中的能量逐渐消散时,在他心头蓦然升起了一股危险预感,那仿佛是身经百战所培养出的本能。也就在这一刻,他的身子忽然僵硬了,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背后,一道冰冷中夹带着火热的珠体抵上了他的后脑。

    “你的天珠爆所蕴含的所有能量,现在都已经在这里了。”叶朔的声音不带万分感情,如同地府的索命无常,“你现在是把文殊剑还给我,还是想硬挨这一下?”

    高瘦老者能感到自己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发抖,却偏偏不敢擅动一下。

    天珠爆的威力,他是最清楚不过的,如果不是万不得已,他绝对舍不得引爆一颗天珠!对方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段,竟然在躲过爆炸之余,还可以顺带吸收其中的能量,但要是换成自己,是肯定躲不过去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投降……我还剑……”最终高瘦老者颤抖着高举起双手,“好汉饶命,千万不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冷哼一声,五指攥紧,浓缩的能量在掌指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开战至今,局面可说是完全的呈现“一边倒”。这三名老者在一群收藏家中似乎还颇有些名气,三人联手,实力倒也堪居上乘。如今他们这一败,一群人都不由在心底暗忖,若是由自己对上那古怪的少年,不知又能撑上几招?越想越是心惊,渐渐也都收起了浑水摸鱼的心思。

    苍云楼主也正目光复杂的盯着这一幕。在他眼中,浮现出了一种混杂着担忧的欣慰,双手搓动的频率也不自觉的加快。

    “好汉,剑不在我身上……”那高瘦老者的头垂得很低,“我们把它藏在了苍云楼的展览柜台里,就想等着人都散了以后,再带剑离开,却不想,撞上了好汉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你带路去取。”叶朔推了他一把,又叮嘱了一句:“记着别想耍什么花样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路回入苍云楼,叶朔四面打量,这里倒是建设得相当讲究,墙壁上也遍布着各式兵器浮雕,靠得近些,甚至可以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剑意,确实可以令这些收藏爱好者一见而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大厅四四方方,横铺着一排排展览柜台,在每一柄兵器旁边,还会竖立着一块精致的标牌,简略描述兵器的特性,以及相关的历史传说。叶朔对兵器一道本就所知有限,再加上一心想拿回文殊剑,倒也无心细观,反倒是南宫菲看得津津有味,时不时还会和楼中执事交谈几句。

    由三名老者带路,众人来到了大厅一角。这里原本就位于转弯处,出展的兵器又较为冷门,平常少有人至,的确是一个藏东西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在高瘦老者蹲下身,用备用钥匙打开柜台下方的抽屉时,众人也都跟着伸长了脖子。说白了,此事原本与他们无关,只是在刚刚看到一场激战后,沸腾的热血还不曾冷却,都盼着来亲眼一睹最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锁匙插入机括,在一声轻微的“咔哒”声后,柜门打开,一把朴实无华的长剑在绸布包裹下,正好端端的躺在其中。高瘦老者转头望向叶朔,等他示下。

    这把剑,从表面的确看不出异常,不过那三名老者诡计多端,叶朔并不想在最后关头出什么状况,想了一想就颔首道:“你把它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高瘦老者依言照办,也就在他直起身子,正要将剑捧给叶朔时,一股强大能量忽然在两人当中炸开,一道突来的黑光裹挟着文殊剑,一闪而退。众人再抬起头时,就见面前多了七八个绿衫汉子,而文殊剑,正被其中一人紧紧攥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着,这文殊剑,现在是我们剑窑大宗要了!识相的,就尽快散了吧。”那手捧文殊剑之人冲众人喝道。

    苍云楼主叹了口气,缓步上前:“几位……剑窑大宗的朋友,既然到了我苍云楼,就请给本楼一个面子。我们这里的交易,一向都是遵循平等、自愿原则,几位若要买剑,还请先与主人商谈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名剑窑大宗弟子不耐烦的一挥手:“哪这么多废话,我们剑窑大宗要的东西,谁敢不买账?”此时在他们脚底已经旋开了一层阵法,阵纹闪烁,飞速沟通空间,显然他们能够突然出现,也是借助了这道空间移动阵法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高瘦老者忽然惨笑起来,“这才真叫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我们自以为算无遗策,却不想人家却是一早得到了文殊剑将在苍云楼出展的消息,专程来此伏击……铸神锋,你现在明白了没有,就算没有我们几个,你也保不住你那文殊剑!”

    连番的挑衅,令叶朔胸中早已怒火高涨。凝视着一众剑窑大宗弟子,目光冰冷:“我要是偏不买账呢?”话音刚落,身形疾跃而起,一掌就向领头者头顶盖下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一众弟子齐齐冷笑,剑柄提起,首尾相连,与阵法相通,激发出一道灵力屏障。叶朔一掌落下,竟也被这股浩瀚能量震得狼狈倒飞,正是这片刻间,阵法的光芒闪耀到了极致,一众弟子得意的笑容也被光芒淹没,转瞬就在这片空间中消失。

    “唉,那剑窑大宗行事,虽是一向亦正亦邪,但似这般光天化日之下强抢,按说他们还是做不出来的。这究竟是怎么了……?”苍云楼主望着眼前空荡荡的平地,轻叹一声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叶朔才不管那么多,追问道:“剑窑大宗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剑窑大宗是一个古老的宗门,他们的底蕴非常深厚,以我们现在的实力,是对付不了的。”苍云楼主还在迟疑,南宫菲主动接过了话头,“要不,就找我爹帮忙吧?”拿出玉简正要传讯,叶朔就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我……不想一直靠你。”叶朔当然知道南宫菲是为了他好,但自己到底还是个男人,总是缩在女人身后,靠女人成事,以后说起来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如果我现在还不够强,那就等将来我变得够强了,再去找他们讨剑好了。反正我知道这把剑就在剑窑大宗,它又不会飞。”

    南宫菲知道叶朔的顾虑。虽然以后他总会明白,这样的坚持其实毫无意义,但在他还保留着这种自尊时,就先让他按照喜欢的方式去活吧。

    其后叶朔与铸神锋简略交谈一番,念在他是师父的故友,也没有过多为难他,叮嘱几句后就放了他去。围观的人群也相继散了,叶朔正要与南宫菲离开,苍云楼主忽然唤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二位小友……”苍云楼主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“能否请二位小友帮一个忙?”见叶朔并未露出反对之意,主动摊手引路,“借一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苍云楼主把两人带到了一间豪华的客房中,叶朔摆手拒绝了他端上来的瓜果,示意他有话直说。

    苍云楼主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:“是这么回事,前些日有几位客人,他们看中了我楼内的展品,想要全部买下来……我这里就只是一个中间地带,客人们把收藏品送到我这里展出,我哪有资格擅自售卖?可那几人一概不听,还说几日后还会再来,到时候如果我还没把展品给他们打包装好的话,我这苍云楼就不用再开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我一直为此事烦恼,你们也知道,到我这里的客人,那都是一群收藏癖,如果他们苦心收集的兵器,一下子全都没了,赔偿事小,恐怕他们杀了我的心都会有……这苍云楼,横竖是要给人砸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我好不容易才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,也就是寻找一位实力强大的朋友,来扮演搅局者。在那几位客人再来的时候,就让那位朋友也以购买为由,将他们赶跑。事后我只要将一应展品妥当收起,对外只说是已给那人买走,等风头过后,再逐一还给主人就是。这样一来,整件事就与我苍云楼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要担当此任,必须修为高强,毕竟那几人也不是省油的灯……今日初见小友,我真是如逢救星,想来以你的实力,必能成事!我代这苍云楼,求你了!”苍云楼主说着,甩开袍摆,便要俯身下跪。

    叶朔随手扶住了他。其实他本来就感到奇怪,那几名老者要将文殊剑藏在展览柜中,接连数日,他作为楼主怎么可能一无所觉?而事后在铸神锋大闹时,他同样没有任何表示,种种言行,都仿佛是在刻意的包庇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看样子他原本想求助的,其实是那三名老者,故而有意借此事,向他们卖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“小友,你可千万记得,到时你扮演的是一个陌生人,不认得我,也不认得他们,只是因为爱剑成痴,所以才想来强买展品的……这万一要是让他们知道,你是我苍云楼请来的帮手,那一切可就全完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苍云楼主还在苦苦叮嘱,叶朔虽然不知道他这么横怕狼竖怕虎,到底是怎么把这偌大一个苍云楼维持下去的,不过对这些事他也没有兴趣。至于苍云楼的存亡,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?他早就已经过了见义勇为的年纪了。

    “别忙,我还没有答应要帮你。”叶朔的语气不咸不淡,“你不是第一天在这灵界大陆上混,想请强者帮忙,事前需要付出点什么,难道还需要我教你么?”

    苍云楼主整张脸都耷拉了下来,满脸都是“要是能请得起强者,我还用得着这么苦恼吗?”

    “这群人……为什么最近这么嚣张?”南宫菲迟疑的开口了。先是剑窑大宗,现在又是那一伙来历不明的人,为什么他们忽然都那么急于搜刮宝物?难道,真的是因为那个日子就快要来了么?

    苍云楼主一脸的苦相:“唉,那群人什么时候不嚣张啊!而且对方又是血云堂的大王,仗着九幽殿撑腰,我得罪不起啊!”

    “血云堂的人?”一直神情淡漠的叶朔忽然坐直了身子,眼中划过一道玩味的笑意,“这倒是可以会会。”

    数日后。

    苍云楼的交流会展刚刚结束,如今正是楼中最冷清的时候,前后也看不到几个客人。

    约莫在正午时分,两名血衣使者大摇大摆的跨了进来,在展览柜前四面一扫,就大着嗓门嚷嚷起来:“楼主啊,我们一早跟你说过,把这里的所有藏品都包起来,等着我们来取,你怎么还没有准备好?”

    苍云楼主快步从楼内迎了出来,躬身赔笑道:“两位大王,我之前就已经跟你们说过了,我这里只是负责出展,并不提供售卖,请你们去找那些收藏者商谈可好啊……?”一边说着,他的目光也不时朝楼外扫视,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两名血衣使者趾高气昂,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,一人抬起手,在柜台上重重一拍:“我们哪有时间一家家的去走访!到时候你只需要告诉他们,这些藏品是我血云堂要了,看他们还敢多说半句废话?”

    另一人也立刻接口道:“是啊,他们的藏品能孝敬我血云堂,这是他们的荣幸,还不快去包起来!”

    苍云楼主已经将能拖延的招数使了个遍,最后朝楼外望了一眼,缓慢打开柜台,将藏品取出,旁边的两名血云堂使者又是不断催促。

    僵持的气氛,忽然被一声清喝打破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缓步走了进来,这不仅是两名血云堂使者同时一怔,就连苍云楼主望见来人,一时间都傻了眼。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