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五十六章 别后繁絮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?“呜哇哇哇——”公孙芷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反而是叶朔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当年在学院里面遇到你真是太幸运了!”续垣也在一旁附和。他抓着叶朔的手,虽然不像公孙芷琪那样泪流满面,却也是抑制不住的激动。

    反倒是伽罗显得有些平静了。

    其实,从鬼界出来后,伽罗就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,似乎是在神游物外。也许在他心中,也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切会这么顺利。

    过去的他,还以为自己将永远没有完整的魂魄,永远要作为异类,承受着世人的指点……然而在这梦境般的一夜过后,曾经失去的,都拥有了,崭新的人生正在他面前展开——

    伽罗不像公孙芷琪那样情绪外放,但此刻他早已将叶朔当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。他日如有差遣,万死不辞!

    说到底,能够托付性命的朋友,并不需要太多,一个,已经足矣。

    鬼界的冒险告一段落,也到了大家该分手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先前伽罗就和公孙芷琪商量过了,他们两人打算隐居。

    叶朔为他们感到欣慰。可以避开世间的纷纷扰扰,平静度日,这是多少人追求了一生也不可得的。

    但也有一个添乱者。续垣说他也要跟着两人一起隐居,公孙芷琪第一个不同意,“那是我们的二人世界,你进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三人打打闹闹,一如当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也许这便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
    此时再回想起,当初西陵江坤说伽罗将有桃花运,原来就是指他将要抱得公孙芷琪这个美人归了啊!

    至于自己……叶朔眺望着远方已经微微泛出鱼肚白的天空,是时候回定天派看看了。不知道,那里现在会发展成一副什么样子呢——?

    ***

    血云堂总舵。

    一个虚弱的身影踉踉跄跄的跌了进来,一只手艰难的按住胸口,指缝间仍在不断渗出血水。一身红衣已经被鲜血染透,竟然辨不出哪是血迹,哪是衣裳原本的颜色。

    向来冷漠的面庞,此时透出一种重伤未愈,又经一路奔波的疲乏。每行出一步,身后都会留下星星点点的血迹,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线。两侧的侍立弟子却只是静静的看着,无一人伸手搀扶。

    血衣人吃力的抬起头,那近在咫尺的大殿前,此时正斜倚着一个锦衣少年。很显然,他必定是早早得到了消息,专程恭候在此,等着奚落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哟,回来了啊?”直到血脚印一路拖到大门前,那锦衣少年才缓缓直起身,仿佛刚刚注意到他一般,转过身露出了一个戏谑的笑容,

    “本来还打算给你庆功的。不过看你这个样子,莫不是打了败仗,逃回来的吧?”

    眼前之人,正是与自己向来不对盘的血云堂少主,“血浮屠”司空圣!

    血衣人,也就是之前在邑西国败退的皇甫离,勉强躬身一礼:“属下何德何能,怎敢劳动少主亲自迎接。”

    司空圣冷冷一笑,环绕他身侧缓缓踱步,仿佛要将他此时的狼狈相深深印在心底。

    “是啊,因为本少主就是喜欢看你这副落水狗的样子。你这次输给的那个小子,叫什么来着,让我想想看啊,”作势轻抚额角,叹道:“嗯你瞧我这记性……只记得不是什么有数的高手,就是这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司空圣身旁的几名弟子追随他已久,早就把这位好大喜功的少主的心思摸了个七七八八,也都跟着帮腔道:“像那种无名小卒,要是少主出马啊,肯定三招两式,就把他打得跪地求饶!”

    皇甫离无心与他计较,顺势应道:“少主神功盖世,属下也是这么想的。如此,那个叫叶朔的小子,就劳烦少主自己对付吧。”才说了这两句话,牵动伤口,又咳出几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属下还需运功疗伤,改日再恭聆少主教诲。”说罢,不等司空圣点头,便匆匆朝殿内行去。

    司空圣满脸嫌恶的盯着一地的血脚印,眼角略微一挑,斜瞟着皇甫离远去的背影,恶狠狠的啐了一口:“还有脸称自己是我血云堂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,墨孤城打不过,连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都打不过!”

    看着身旁几名一脸谄媚的弟子,不耐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啊?赶紧去给我查查,他刚才说的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,本少主就要让他看看,他束手无策的人,本少主两根手指就可以捏死。到时候,看他还拿什么在我面前嚣张?”

    一名弟子低声道:“少主,那叶朔在六御绝境先杀血手,如今再伤血骷髅,恐怕还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……”等醒觉自己说错了话,连忙补充道:“当然,以少主的实力,是绝不会怕他。但这杀鸡焉用宰牛刀,少主难道忘了,您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去做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少主您只须专心准备天宫门的考核,那叶朔的事,就交给底下的人去处理吧。”另一名弟子立刻接口,“这一次咱们血云堂的推荐位,必然有您和血骷髅一份。到时您要是能成功争到天宫门的前十名额,那不用说,以后他在您面前,自然是再也抬不起头来了。但反之,要是让他给争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司空圣重重一声冷哼,打断了那弟子的后话,目光投向殿外,眼中再度浮现出了一种毒蛇般的森冷和怨毒。

    “天宫门前十,就算让天霄阁和九幽殿的人各自占上一位,墨孤城再占上一位,那也还剩下七个名额!我就不信我一个都争不到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定天派。

    一重重华贵的殿宇,在空地上卖力挥洒着汗水的弟子们,整齐响亮的呼喝声,共同构成了一派名门大宗的风范。

    叶朔一路走来,将定天派的变化看在眼中,不住暗暗点头。这样的规模,就算是在天玑国,应该也足能算得上一流势力了。

    通常新兴宗门从建立到扩张,没有个几百年,都是不可能真正扎稳根基的。但定天派却是令人惊喜的将这个跨度大幅度缩短,这才一年不到的时间,就有了今天的成绩。虽然他们丰厚的资金储备占了首要因素,但能取得这样长足的进步,仍是和所有弟子的努力是分不开的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胜景,叶朔心中的感触是最深的。

    当初是他将一个垂垂欲倒的门派一手拉起,包括游说乡民,笼络周边势力等等。在那段最艰难的时期,他也担心过这个弱小的门派会生存不下去。而如今,当初的雏形,已经长成了展翅高飞的雄鹰,它不再需要任何人的庇护,可以作为一尊庞然大物,为那些新一代的弟子遮风挡雨了。

    作为创始人,叶朔由衷生起一种,看着自己的孩子成长成才的喜悦。同时他也相信,有那一群优秀的领导者,今后定天派一定还会发展得更好,自己这个甩手掌柜,是可以继续安心的当下去了。

    刚一踏进主山门,面前就立刻围拢了黑压压的一群弟子。这一次自己要回来的事,原本为了不打扰众人的日常修行,只告诉了司徒煜城一个。没想到,他还是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,看来自己打算悄悄回,悄悄走的愿望,是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司徒煜城对叶朔满心敬重,太上长老又是弟子群中的神话,这个消息一经流出,必然一传十,十传百。尤其是还有很多新入门的弟子,都盼着能亲眼看看这个当代的传奇。

    这会儿叶朔还来不及与众人叙话,人群中已经飞快的奔出一道身影,一头撞进他的怀里,紧紧的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只凭这个热烈的欢迎方式,叶朔就已经猜出了来人是赫连凤。积压数月的思念之情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完全发泄出来,叶朔淡淡一笑,揉了揉她的肩,对面已经响起了一片兴奋的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一面安抚着赫连凤,叶朔同时也抬起头,打量着一张张或熟悉、或陌生的面孔。

    在这些友善的目光中,他也感觉到了一道并不和谐的注视。

    犹如有所感应般,叶朔的视线猛地定在了人群一角,那里站着的,是神情冷漠的齐玎莎!

    即使穿着与其余弟子一般无二,叶朔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,一瞬间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推开了赫连凤。此时齐玎莎却已经冷笑一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赫连凤还有些茫然不解,叶朔为掩尴尬,不再理会她,径自上前与司徒煜城等人叙旧。赫连凤很快也跟了上来,在一旁时不时的插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首先最让他关切的,自然还是当初国境线前的战役是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那天司徒煜城率众驰援,局面不上不下时,顾问打开空间通道,将他和续垣送到了天玑国。此后叶朔就一直有些放心不下,总担心朝廷没有抓到自己,便会迁怒于定天派。此时看到门中一派和乐,也知道同伴们一切都好,但有些事,总还是要听他们亲口说过才安心。

    祈岚积极的抢过了话头:“洛沉星当初围捕你的那一战,在邑西国闹得惊天动地,朝廷也损失了不少精兵。终于皇室那边的人也开始心疼了,于是就跟我们议和了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一个好消息。“那……顾问呢?”

    祈岚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,这也让叶朔心中一沉,好在司徒煜城很快就接话道:“叶师弟,你也不用太担心。顾问并没有落到洛家手中,那天休战之后他就逃掉了,只是一直都没有再跟我们联系而已。也许,是担心玉简的讯号被敌人监测到吧。”

    大概,这也是唯一的解释了。叶朔默默的叹了口气,也许现在对顾问来说,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。

    继续与众人寒暄一番,叶朔在司徒煜城的带领下,来到了后山的祠堂。

    跪在师父的灵牌前,叶朔深深的磕下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已经手刃了罗帝星,您在那边,可以安息了!”

    虽然众人都很清楚叶朔的实力,但听了他这一句话,一时仍是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之前那些新晋弟子已经散去了,跟随前来拜祭的,大多是定天山脉曾经的一些幸存弟子。罗帝星过去在山门中的威势,他们是再清楚不过的。所有人闻风丧胆的血罗刹,灭门战中那个最丧心病狂的凶手,竟然已经死在了他们的太上长老手中……

    霎时,以司徒煜城为首,一众弟子相继在蒲团上跪倒。凶手伏诛,他们都想在第一时间,用这个消息告慰师门长辈们的亡灵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做到了。”站在众人身后的秋若蕊盈盈一笑。作为最亲身感受叶朔愤怒的人,她很清楚,叶朔对罗帝星的仇恨究竟有多么强烈。现在他终于杀死了那个他一直想杀的人,这也代表着,他终于可以把自己从仇恨中解脱出来了。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,起身的一刻忽然一怔。他还是刚刚才注意到,眼前的秋若蕊,脑后挽着精致的发髻,斜插一排压鬓针,妆容清丽淡雅,竟是一副少妇打扮!

    这一幕看得叶朔目瞪口呆,还不等他开口发问,祈岚就在一旁笑着道:“师兄,你还不知道吧,现在咱们称呼若蕊姑娘,可是已经要改口叫掌门夫人了!”

    一旁的司徒煜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和秋若蕊对视一眼,两人眼中都流动着真挚的情意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太好了!”叶朔是真心为他们感到高兴,“恭喜你们了!”

    现在的秋若蕊,再也不会躲闪自己的目光,她的眼中是一片清澈的笑意,脸上满溢的都是幸福。显然,她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归宿。而自己,也终于可以坦然的面对她。以后没有了那些情孽纠葛,他们想必可以做一对很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忙着恭喜我们。”司徒煜城难得的冲他打趣道,“我知道你的艳福也不比我浅,什么时候把新娘子带过来,让我们也羡慕你一下啊?”

    叶朔瞬间想到了齐玎莎,其实在看到伽罗和公孙芷琪走到一起的时候,他就已经很想冲回定天派,立刻和齐玎莎确定关系了。如今这又一对新人的诞生,也让他的心绪前所未有的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不过司徒师兄,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啊,这么大的事,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,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太上长老了?怎么说,也应该补办一桌酒席吧?”

    司徒煜城闻言有些尴尬:“定天派是发展时期,我和若蕊成婚的时候,也是一切从简的……”但叶朔热切的目光注视下,也不知怎地,竟是生出了一种陪他疯一把的念头,毅然应道:“好,那我今天就为太上长老补办这场酒席!”

    秋若蕊依旧是宁静的微笑着。她知道,叶朔不是那么爱起哄的人,他会有这个提议,都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正因为他很清楚,司徒煜城生性节俭,即使和自己成亲,也一定不舍得动用门派的储备资金。因此就借着这个由头,想让他还自己一场永生难忘的惊喜。

    叶朔,他还是那么细心。自己和他,应该真的可以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。不过从此以后,也就只能是朋友了。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