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五十四章 泣别,静颜殇 下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?鬼将无相!

    他到底还是找到这里来了!

    从外头杂沓的脚步声听来,这一次随行的鬼兵人数也同样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去把他们引开。”续垣毅然起身,伽罗一把拉住他:“你疯了?你一个人怎么对付他们那么多人?你会死的!”

    “不这样做的话大家都会死!”续垣甩开了他的手,“伽罗,你和叶大哥的魂力还没有恢复,芷琪和静颜又是女孩子,我不想永远都做拖你们后腿的人。我……我就是想让你们看看,其实我也很可靠!”

    最后关头,叶朔和公孙芷琪也围了上来。明知道这或许是唯一的方法,但他们就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,一个同伴去为自己牺牲!

    正当众人乱成一团时,叶静颜忽然径直迈过他们身侧,在叶朔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,几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跨出巷口,正面迎上了鬼将无相所带领的搜查队伍。

    巷内巷外,一时都寂静得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眼前主动现身的女子,显然令无相也吃了一惊。狐疑的上下打量着她,皱眉道:“刚才只有你一个人?”

    叶静颜轻轻点头,周身的死气如涟漪般缓缓荡漾而开,这一个举动,自是表明了她的阴魂身份。

    无相最初也是一怔:“你是新死之鬼?”魂力在她体内仔细扫描一番后,断然道:“不对,死了应该有十几年了吧,为何直到现在才来鬼界报道?”一问及此,语气也顿时严厉不少。

    叶静颜恭恭敬敬的答道:“回大人话,小女子的灵魂在此之前,遭阳间术士利用,直至今日才得以脱身。”

    矮巷内,有一道由两面相邻墙壁所构成的隐蔽空间,叶朔等人蜷缩在其中,外界的声音清晰入耳,伽罗心急如焚,几次想冲出巷道,都被身侧几人按住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一遍,刚才那边真的只有你一个人?”无相一面说着,冲身侧的下属使了个眼色,立时有几名鬼兵冲进巷道,里里外外的搜查。其间无相始终紧盯着叶静颜,试图从她的神色间找出破绽,但很遗憾,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搜查的鬼兵很快又奔了出来,垂首道:“禀大人,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带已经布下了结界,如果有其他人在,也绝对跑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无相目光漠然,看不出他是为这个结果满意还是失望。良久,他游移的视线在叶静颜身上凝成一线,冷冷的道:“很好,今日死魂大量失踪,我怀疑与你脱不了干系。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叶静颜双目无波,顺从的抬起双手,任由一副漆黑镣铐重重扣在她手腕上。即使被众多的鬼兵押解而去,她的面容仍是那般清清淡淡。直到在即将转过这条街角时,她才迟疑的偏转过头,朝荒凉的巷角投去一瞥。那是只有她的伙伴们才能看懂的,悲伤的一瞥。

    “静颜!”鬼兵队伍已经远去,伽罗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窄道中跌了出来。双腿一软,脱力的跪在了巷口。

    刚才静颜的那一眼,她的目光仿佛在说:伽罗,你要好好保重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视作麻烦,总想尽早摆脱的静颜,危难关头,竟然为他们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!这都是自己的错,是自己害了她。如果不是自己想要填充魂魄,他们就不会来鬼界,现在静颜也不会……

    “伽罗,你先不要这样,咱们还是去看看审讯过程吧。”叶朔在他身旁蹲了下来,“就算是在鬼界,办案也总要讲究真凭实据。只要他们找不出静颜确凿的犯案证据,说不定,她就会被无罪释放了呢?”

    叶朔虽是极力装作信心十足,但每个人都能听出这份安慰中的空虚。现在所有的不利因素都指向叶静颜,再加上她又是有“案底”的,就算仅仅是为了向上头交差,对方也绝对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把这个唯一的嫌犯放走。

    “静颜,我一定要把你救出来!”伽罗以头抢地,双拳在面前捶出了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审讯室外,定魂珠的光芒悄然闪烁,几名守卫还不知发生何事,颈后已经各自挨了一掌,身子软绵绵的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叶朔和伽罗相视一笑,上前剥下了守卫的衣服,到僻静处全副武装一番,再出来的已经是四个英姿飒爽的鬼兵。

    有了这身衣服,四人在宽阔的审讯大厅一路畅通无阻。然而那华丽的厅堂,一排排相似的房间,仍是转得他们一阵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觉得,这次的行动有点太顺利了么?”转过又一道长廊拐角,续垣压低了声音,“鬼将无相会不会早就知道我们会来救静颜,所以专门布下了陷阱,等着我们自投罗网?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救静颜,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!”向来最为冷静的伽罗,此时却成了几人中最冲动的一个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为缓和气氛,试探着转移了话题:“叶朔,之前是你遮掩了我们的气息么?”见众人一脸莫名,又主动解释道:“之前那些鬼兵闯进来搜查,却没有注意到我们,我还以为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稍一寻思,很快就明白了过来:“应该是静颜。她是鬼界之人,应该知道更多我们所不了解的方法。怪不得当时我感应到,她的气息一下子就衰弱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伽罗的脸色更加阴沉了。而接下来,众人也都很有默契的不再开口。沉默,如同一层浓郁的阴云,悄无声息的在四人间弥漫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!”不知走了多久,一名站岗的鬼兵冲他们喝道,“前面是审讯重地,外人不得入内!”

    众人相视一眼,目中都飞快的划过了一丝喜色。目的地近在眼前,这仿佛给几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,叶朔当即祭出定魂珠,光芒四射。在一连串闪电般的魂力碰撞后,鲜红的地毯上,已经躺倒了一地鬼兵。

    四人手脚麻利,将这些鬼兵在厅角妥当藏好后,顺势顶替了他们的岗位。有意将身子挨近审讯室,从门缝中朝内观望。

    对面,同样是一间华贵的大厅。鬼将无相端居主位,案前置惊堂木,倒与人间的县衙有几分相像。不过单是他此时那张阴森得足能掉下冰碴的脸,就已经足够令大多数犯人骇得心胆俱裂了。

    “叶静颜,根据查实,你根本就是十七年前鬼界的逃犯!你在阳间所做过的每一件事,本将都已经查得清清楚楚,你还是不肯老实交代么?”

    大厅一角,叶静颜的身子被架在一台模样古怪的刑具上,长发散乱的披拂在肩头,白衣染血,面色惨淡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人都已经查清楚了,那还要我交代什么呢?”叶静颜艰难的一笑,“能交代的,小女子都已经交代。除此之外,无可奉告!”

    无相并不受她挑衅,淡淡的道:“只要你交代出,所有失踪死魂的下落,以及你窃取大量死魂,目的何在,可有同谋。只要你配合,本将还是可以网开一面的。”

    叶静颜的脸上,又浮现出了一贯的狡黠,那是她即将作怪弄人时,最常出现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为了布置一个巨大的阴谋,颠覆鬼界啊……”叶静颜目光神秘,轮流从两侧侍立的每一名鬼兵面上扫过,在众人都紧张的屏住呼吸时,她却又是咯咯一笑:“这不就是大人想听的么?快叫人把我的口供记录下来吧,我可以画押了。”

    无相冷哼一声:“冥顽不灵。”略一挥手,刑架前的众鬼兵转动绞盘,一道道电光从各个方向通入,尽数汇集至叶静颜体内。

    电蛇流窜,火花四溅,形成了一片能量漩涡。叶静颜嘶声惨叫,魂体急速衰弱,身形在虚实间剧烈切换,有好几次甚至化作了一段段扭曲的波纹,似乎随时都会彻底的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看来那是一架专门针对魂体的刑具。如果说魂魄是一种能量体,那它便会对其中蕴含的能量加以分解,给予鬼魂最极致的痛楚。

    叶静颜向来不喜轻易示弱,如非这酷刑当真超越了她所能承受的极限,她是绝对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,叫得这么凄惨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鬼差和阳间的酷吏一样,只会屈打成招!”伽罗看得又气又急,叶静颜的每一声惨叫,仿佛都在撕裂他的心,他只想立刻冲到房间里去,和那一室的鬼兵拼个你死我活!

    在叶静颜的意识即将涣散的边缘,无相一摆手停止了用刑,冷冷道:“犯人叶静颜,你现在愿意交代了么?”

    叶静颜已经虚弱得连呼吸都难以为继,乱发遮掩着她苍白的面容。而那低垂的头颅,仍是缓慢的摇了摇。

    无相目光冰寒,不再多言,朝后靠上了椅背,似乎是准备结束这场审讯了。

    “在这鬼界,像你这种嘴硬之人有很多,本将也有的是时间一个个跟你们耗。”朝身侧的鬼兵一抬眼,“来啊,打入地狱。”

    几名鬼兵将叶静颜从刑架上解下,此时她的身形已经瘫软得无法直立,众鬼几乎是一路拖着她,将她押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伽罗目眦尽裂,眼睁睁的看着叶静颜垂死的身子从面前飘过,要不是叶朔和续垣死死按住他,也许他早就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了。

    那鬼将无相还在房间中,整栋建筑又是敌人的地盘,况且其中还牵涉到两界的条约,在这里动手绝对不是明智之策。叶朔等人一路生拖硬拽,总算将伽罗架出了审讯处。

    “她终究是鬼,就算你救出了她,她现在没有了身体,又能让她到哪里去呢?”一处偏僻的巷道中,叶朔努力的劝说着濒临崩溃的伽罗。

    “静颜生前并无大过,只要查清她与死魂失踪一事无关,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放她投胎的。你现在出去,反而是害了她!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静颜早就被他们折磨死了!”伽罗眼中尽是血丝。同时在他的心中,也正在疯狂的自问着。

    真的没有大过么?她是鬼界的逃犯,又在阳间吸收生魂,不管按照哪一界的律法都是大罪啊!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真的是静颜么?为什么那些制造容器的实验者可以逍遥法外,一切的罪孽却要静颜一个受害者来承担?

    “等咱们回到阳间,多给静颜烧点纸钱就是了。”叶朔叹了口气,“但愿那些鬼差,也能像阳间的狱卒一样接受贿赂。”

    伽罗的动作略微一顿,很快,他却是更加痛苦的将额头抵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,自己对静颜的了解简直少得可怜。除了她名叫叶静颜,和自己拥有着相同的生辰八字之外,她原本是哪里人氏,她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,自己竟然都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虽然没有人明说,但伽罗就是知道。

    死魂大量失踪一事,鬼界必将彻查,这个罪过必须要有人认。如果没有叶静颜这个主动投案的嫌犯,无相一定会严格封锁各处出入口,到时候他们几个就出不去了。一旦过了十二个时辰,他们就再也不能回到肉身中了。所以,她才会那样决然的选择牺牲自己……

    静颜,静颜,从十几年前,他们刚刚有了这场错误的羁绊开始,自己的存在,就好像是她的孽债。而她,却是自己的救赎。

    即使以后他和公孙芷琪走到了一起,在他心里,还是一直会有一个叶静颜,那是他的亲人。而他相信,公孙芷琪也是一定会理解的。

    此时,她就站在自己身旁,默默的握住了他的手。一种温暖,从掌心渐渐流转到周身,那从灵魂深处泛起的寒意,在这一刻,似乎也没有那么令人绝望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静颜的事已经没办法了,我们……还是趁这个机会尽快离开吧?”续垣有些羡慕的看着相依相伴的两人,好一会儿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还有一个想去的地方。”叶朔偏过了头,竟是露出了一个令人寒毛倒竖的笑容,“机会难得,现在又有了这一身鬼兵的行头……你们,可愿意再陪我冒险一次?”

    想真正确定一个人的生死,只有在鬼界才有机会。

    那个人……罗帝星,他坠入阴风涧后究竟生死如何,一直是压在叶朔心底的一块心病。

    既然到了鬼界,如何能错过那记载了所有人生卒时辰的……

    ——生死簿!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