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四十五章 败亡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不妙……不妙啊……叶朔面色凝重的打量着进逼的血海。虽然这一次他早有先见之明,在身外施加了一层浓缩到极致的灵晶盾,但以那血海的腐蚀性,显然也是撑不了太久便会完全瓦解的。

    血海……在四面的血浪一层层缠上裤腿的时候,叶朔的脑筋正在飞速转动。

    血,如何才能克制血,这原本是无害的物质,一旦累积到一定程度,也会变得富有杀伤力。设法将血抽干么?但这样的体积,就算张开空间,也不是自己负担得了的。

    那么,就从血液本身入手呢?叶朔的脑中迅速回想起了在致远学院上过的常识课。虽然那门课自己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打瞌睡,不过刚好在血液的那一节,他还隐约的记得一些。

    血液由血浆和血细胞组成,血浆中含有少量的低分子物质,低分子物质中有多种电解质……就是这个!

    既然血液是导电的,那就用雷系的灵技对付!这么大的一片血海,处处都是攻击区域,这一波雷电轰下去,绝对够他受的了。

    趁着血浪还没有在身前完全合拢,叶朔迅速抬手结印:“雷咒?雷神天怒!”

    天际乌云翻滚,万道疾雷怒劈而下,将整片血海化作了一座雷电焦池。

    浪潮激烈的翻腾着,大量的碎小电花在血水中流窜,那浩大的血海也发出了一声似是痛苦的呻吟。缠住叶朔的血浪略微松脱了一瞬,但在短暂的萎缩抽搐后,却又锲而不舍的重新卷了上来。

    处在血海的中心,叶朔首当其冲,全身被电得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虽然那血海受到的打击明显比自己更重,但也同样由于它的体积太过广阔,雷电的威力受到了分散,落实到局部,大约也就只相当于一道普通的电击而已。

    这种程度对修灵者而言,完全可以承受,至于对整片血海造成的影响,就更是微薄到可以忽略不计了。

    从那血浪最初松脱了自己来看,这个雷击的战略并没有错,仅仅是采用的雷咒本身太弱了而已……的确,用第二重的雷咒去对付一个化气级的强者,听上去确实是有些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但是,那些更高等的雷咒,自己并没学过。虽然他可以跳过结印的一步,直接操纵五灵元素,这在当初也曾令许多人啧啧称奇,但说穿了,也不过是召唤空气中游离的雷元素而已,根本就无法催动出如高等雷咒那般的巨大威力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技巧,在聚气级玩玩也就算了,现在随着他逐渐迈入炼气境后期,过去的老本,显然已经有些不够他吃了。

    高等雷咒不可能一蹴而就,除非是,逆向感悟雷之本源……难道,真的要我学罗帝星么?

    玄天派灭门一战中,罗帝星一招“九州寂灭”摧毁了门中大半的生机,那恐怖的大雷咒,叶朔至今还记忆犹新。如果用那一招,应该是可以彻底克制血海的。

    虽然要用敌人的招式保命,让叶朔心里难免有几分抵触,但眼下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……叶朔心念一动,召唤出滚滚落雷,对着自己当头直劈。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一道道如碗口粗大的雷霆接连落下,那血海似乎也为他这般举动而困惑,浪潮翻涌的速度略微的减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最初,由于雷电的接连暴击,缠住叶朔的血浪也不时被冲散,但在这样的情形持续良久后,不仅是叶朔渐渐有了免疫力,连那血海也跟着适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血浪漫过他的腰间,吞没了他的双手,远方一个更大的浪头淹了过来,血水顺着他的额角不住流淌。它们要与下方的血浪形成汇合,到那个时候,叶朔就彻底没有翻盘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还差一点,很接近了……可恶,还是差了一点……顾不得加身的血海,叶朔全部的神识都集中在冲脑的雷电中,一次次的尝试与大道贴合。

    他对五灵元素的感悟本就远超常人,方才已经有好几次,他感到自己隐约触摸到了雷之本源那遥远的边境,但这当中却始终隔了点什么,让他越来越是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没有太多时间了……叶朔能感应到血浪正在盖过他的眼睛,如果这一次再被吞掉的话,那就真的全都完了……这是,最后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在几乎被劈得灰飞烟灭的最后一道落雷中,叶朔的头脑已经一片空白,但他的意识却飘出了体外,一举冲破那层隔膜,与大道雷之本源真正的融合在了一起!

    就是这个!叶朔眼前一亮,在血海完全吞没他的光明之前,在他眼中悄然划过了两道电蛇。

    “雷咒?九州寂灭!”

    天地静止。

    雷霆牢狱威压九州。

    血海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长嘶,血浪纷纷炸裂,叶朔也趁机融入了空间,退开到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这一招是经过他着意克制,只瞄准血海降下,否则要是让它们当真落到了西陵家的宅院中,恐怕这整座府邸都会瞬间被炸成灰烬。

    此时在他眼前,是一片巨大的雷霆之海。场面远比先前的“雷神天怒”壮观得多。

    整片海面上都流窜着一道道惊雷,与之相接的血水尽成虚无。血海的鲜红之色,在狂暴的雷霆肆虐下,都化为了一片有些暗淡的蓝紫色。而海面从最初的剧烈翻腾,直到逐渐的黯然死寂,似乎是血海终于再无力反抗,只能任由天雷之罚冲溃它的防线。

    叶朔漂浮在半空中,冷冷的打量着面前死水一潭般的血海,以及那同样消耗了大半能量,威力稍有减轻,却依然火花四溅的雷柱。他正在等待一个机会,等待敌人从血海重新化为人形的一刻,同时他的双手,也摆出了结印的姿态,随时等待着完成最后的必杀一击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丝电花消退时,叶朔手中的印诀也在同时扣下。厚重的冰层,将血海重重封锁,蔓延天际的海面上,如今已经有大半都结了冰。

    除了血的导电特性外,将水冻成冰也是一个不错的战略。原本叶朔并没有能力冰封起这么大的血海,不过现在敌人已经气衰力竭,根本就是任由宰割。将它所化成的血海冰冻起来,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变成人形了。到时候,只要再破坏掉这些冰层即可。

    冰封仍在蔓延,蔼蔼玄冰的尽头,一道微不起眼的血浪一阵蠕动,与冰层脱离,在空中迅速凝聚成一道身着血衣的人形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看上去已经只剩了半条命,如果这庞大血海便是他的精元之力,那么在精气被大量剥夺后,他现在的气息,衰弱得就像是一个垂死的凡人。

    一战大败,皇甫离艰难的挪动着脚步,似乎是想切开空间通道逃生。叶朔眼疾手快,第一时间就封锁了他身周的空间,同时连续数次空间跳跃,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。手中的冥寒琉光划过一道弧线,由他的胸前刺入,直贯穿到后心。

    天际,叶朔单手持剑,就这样将敌人“钉”在了半空中,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。

    皇甫离艰难的喷出一口鲜血,血水仍从他的嘴角不住漏下。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敌人,胸前的伤口大量涌出鲜血。同时他的身形,也跟着融化成了一滩血水,一股股细小的血流朝着不同方向,飞速涌动。

    “还想逃?”叶朔一声冷笑,抬手结印,空间之力分朝四面八方,将那些血水轻易的封锁,碾碎。天际之上,随处可见一蓬蓬炸裂的血花。

    正是最后的收尾关头,叶朔的神色却忽然一变,猛地转头朝地面望去。

    此时西陵胧等一众分家人,正手持利刃,抵在西陵杰父子颈间。见他转目望来,厉声喝道:“叶朔,快快束手就擒,否则他们就没命了!”

    叶朔双眼略微一眯,也就是这片刻的分神,最后一道血花悄无声息的融入了空间,气息转眼无从分辨。

    这也令叶朔的神情骤然冷下,眼中闪过一道极致的危险光芒,身形一晃,已经从半空移动到了地面,双掌闪电般连拍,西陵英、西陵伐当场毙命,而叶朔那充满杀机的双眼,此时正与西陵胧直面对视。

    挟持宗家人为质,是西陵胧眼看血骷髅败退,死中求活的最后一搏。不料他这个举动,固然为皇甫离创造了逃跑的机会,却也造就了自己的死路。

    怔怔的望着眼前那气息冰冷的少年,西陵胧长叹一声,此时的他面如死灰,瞳孔涣散,呈显出一派绝望的枯败。“扑通”一声,重重的跪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今日,成王败寇,我自知无幸,任由你们处置。但求英雄放了辰儿一命,为我分家留下一条血脉!”

    叶朔一声不吭,眼中的杀意依然没有减退。

    一旁的西陵辰早就被这突然的逆转吓破了胆,全身僵硬的伫立着,四肢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西陵胧苦求不得,艰难的挪动着膝盖,又转向了西陵杰的方向,苦苦哀求道:“族长,族长您说句话啊!求您看在我小北为西陵家,半生劳苦功高的份上……留我分家一分香火……我西陵胧愿意以命相谢!”

    西陵杰木然的注视着他。眼前之人老奸巨猾,固然是死有余辜,但听他提起西陵北,一想到那个多年来勤勤恳恳,最终却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,在六御绝境死于非命的少年,终究是心中一软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叶朔见西陵杰已经表态,也就无可无不可的朝后方退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谢谢……”西陵胧感激涕零,朝着西陵杰深深磕下了一个头。沾满尘土的面容一分分的抬起,最后看了西陵辰一眼,那长年都在盘算着阴谋的眼底,竟是罕见的现出了几分慈祥。

    西陵辰仍然在无助的发抖。在他心里已经拒绝了千百遍,但在面上,他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同时有种无助的恨意,正在他的内心深处悄悄升腾。

    西陵胧的目光缓缓望向天际,右手一寸寸的抬起,逐渐覆过额顶。阴云散开后,日光再度普照大地,千丝万缕的光芒从指缝间漏下,隐隐透出几分温暖。

    争斗了一生,却从来都没有好好的晒过太阳,看来自己的人生,还真的是很失败啊。不知到了另一个世界,还会不会有这么好的阳光呢?

    西陵胧在漫天的光束中闭起了眼睛,掌心中凝聚起一团真力,猛地对着自己的头顶击落。一缕血丝从嘴角渗下,同时他的身形,也在这一刻颓然栽倒。

    西陵辰望着爷爷的尸体,干涩已久的双眼中终于涌出了两团泪花,正要疾扑上前,却被叶朔抬手拦下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祖父舍命保你,我就留你一命。”叶朔冷冷的说着,忽然掌心一翻,一掌重重击上了西陵辰胸口。

    西陵杰本想阻止,但见叶朔的脸上已经退去了杀意,心想他或是另有打算,也就将一句劝和之语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西陵辰武艺低微,此时受叶朔所制,半身离地飘起,只能感到自己体内的精气正在一分分的流失,又惊又怒,嘶声喊道:“你答应过我爷爷……你怎能言而无信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声音冰冷:“我只答应免你死罪,但活罪难逃!”掌心再一催力,在西陵辰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后,将他狠狠甩落于地。

    “如今你丹田已废,今后就好好做你的生意,如果再起反心,我随时可以再收了你。滚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幕,就是西陵宗家众人看得都是一阵胆寒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都很清楚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的道理,但叶朔竟然一出手就直接废了对方丹田,这等于是彻底断绝了他今后的修炼道路!如此一来,他的确是再也不可能威胁到宗家了。只是想不到,这个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少年,竟然也有这么狠的一面。

    西陵辰跌倒在地,狼狈的打了几个滚。缓慢撑持起身,五指在身前的泥土中拖出了几道深深的痕迹。他可以清晰感到丹田中传来的空虚感,无法修灵,自己这一生也等于是完了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的挪动着身形,西陵辰眼中的恨意如同一团冰冻的火焰。冷漠的扫过整座宅院,扫过叶朔。今天在这里受到的耻辱,他绝对不会忘记,将来……将来不管用什么方式,他都一定要向今天在这里的人报仇!

    西陵辰刀锋般的目光,与叶朔彼此碰撞,他能看出敌人眼中对自己的轻视。即使明知自己的仇恨,明知自己的不甘,但他就是有足够的把握,确信自己翻不出他的掌心……

    而事实,也的确如此。

    西陵辰跌跌撞撞的脚步,在宗家一众的注视中,渐行渐远。那冤冤相报的仇恨,化为了一股巨大的阴气,正将他从头到脚的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