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四十四章 血海覆长空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半空中,两道领域彼此碰撞,激烈的电花交织不断,道道能量风暴如海浪般翻覆,扫荡出一片片的灵力涟漪。

    下方,一双双眼睛都注视着对峙的两人,呼吸在这一刻都凝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……怎么可能会输给你……”备受压制的皇甫离怒得咬牙切齿,拼命将残余的灵力尽数灌入领域障壁,“赌上我的尊严,我的荣耀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阵能量加持下,本已渐显败象的领域又再度凝实了几分,扩张之处,将叶朔的冰火领域寸寸逼回。

    “技不如人,说再多都没用。”叶朔的回应则是漠然以对,“差不多……也该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流转着光芒的两把宝剑,在这一刻闪耀到了极致,化为一股极其强大的浩瀚之力,贯通领域,那双色球体也跟着急剧扩张,几乎是呈几何倍数的将血之领域强势碾压。破裂的血光障壁,如同在车轮下被压垮的鸡蛋壳,纷扬的碎片漫天抛飞。

    领域崩溃,皇甫离直接喷出了一大口鲜血,身体也被爆炸的冲力一路抛飞。

    叶朔催动着领域,紧紧追击,第一招就将白骨棒砸断。其后愈战愈勇,每一次落下的拳脚,在领域的辅助下都加重了数倍。

    皇甫离连连吐血,胸骨已是隐约塌陷,在又一股磅礴巨力的作用下,整个人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,不由自主的倒飞出数丈开外。

    叶朔身形化为一道流光,数丈距离一掠而过,半空中不断抬手结印。

    “空间封锁!”

    “时间加速!”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对时空的短暂掌控,断绝了皇甫离最后的退路。

    双重灵力光球,被叶朔撑托在手,朝着他的胸前深深压落。

    皇甫离的身子弯曲到了极限,骨骼的破碎声清晰响起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又一口鲜血洒落青天,皇甫离周身染血,狼狈的跪倒在了半空中。乱发披散,脸色苍白如纸,嘴角旁依然残留着未干的血迹,滴滴答答的飘洒在院落内。

    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尽管这是宗家众人全心期待的结果,但当真看到这一幕时,仍是令他们一个个吃惊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血骷髅败了?那可是化气级的强者啊!以他的诸般手段,要与气宗级的强者抗衡也不是不可能。叶朔今日这一场轰动的越级战,不过数日,必然能够传遍全国,他的名声,也将会是踩在一个老牌强者的头顶建立起来的!

    叶朔的神色并无明显波动,缓步走到皇甫离身前,抬起一根手指对准了他的额头,指间缭绕起一团璀璨的灵力光弹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同样深谙不到最后一刻,就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就当做,是我帮你趁早投生了吧。”

    灵力弹金光四射,搅乱了周边的空间气流。叶朔指间轻轻一动,两人的瞳孔中,只剩下了那一片闪耀的金光。

    轰!——

    叶朔的必杀一击,竟然在接近皇甫离身前时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,那股力量转而化为了冲天的血光,将他朝后方大幅度震退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给我滚!给我滚!”皇甫离疯狂的撕扯着长发,歇斯底里的咆哮着,“都给我滚!!”

    在他背后,升起了一只巨大的血色骷髅头,逐渐悬浮到了他的头顶,狞恶的气息遥遥四散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发过誓,在打败墨孤城之前,我绝对不会再输任何一场!!”

    此时的皇甫离,双目血红,已经陷入了癫狂。

    打败墨孤城之前?叶朔略一皱眉,他就是风渝所说,血云堂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?

    还不等他细想,那血色骷髅头就张大了嘴巴,一口将皇甫离的半个脑袋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鲜血,顺着额角汩汩流下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,骇人而又诡异。

    皇甫离的气息也跟着急剧衰弱,却有种令人不能忽视的邪恶能量,在他的体内不断升腾。

    血水在他的周身蜿蜒,犹如一场血祭的仪式。这片空间也被血光之力所隔绝,叶朔接近不得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那仅剩的下半张脸,自动勾画出了一道道血色纹路,狰狞有如厉鬼。

    蓦地,无尽的血光尽数倒涌,很快就形成了一条冲天的血色瀑布。皇甫离的身形困于其中,承受着血气的激烈冲刷,发出一阵阵似是痛苦,似是激动的嘶吼声。

    但不论如何……叶朔缓缓的握紧了双拳,他体内的灵力波动,确实是在不断攀升。就连那些断裂的骨骼,也正在被强行而迅速的拼接起来……

    血色的世界中,皇甫离的记忆已经回到了当年的那一战。

    打破了他的不败神话,令他尊严尽失的那一战。

    擂台上,他和墨孤城相对而立,两道意气风发的身影,两双同样流露着傲气的眼睛。台下则是人声鼎沸,不同的服饰,划分出了两个鲜明的阵营。双方都在高呼着他们心中英雄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合,这样的荣耀,应该是无数胸怀抱负的少年们心中的向往。

    即使心性向来较同龄人沉稳得多,那无数的鲜花和掌声,仍是令皇甫离感到享受。

    而他对面的墨孤城,神色间是一种最深刻的冷傲。那睥睨全场的目光,仿佛一位神祗在俯视着大地。他不为荣耀所动,也不为胜负所忧,他似乎超脱于全场之外,即便是天塌地陷,也无法在那双寂如深潭般的寒眸中,掀起半点波动。

    当皇甫离依照赛前惯例,向他微躬身施礼后,墨孤城却是不言不动,坦然受拜。

    皇甫离的脸色略微一僵,而这公然藐视对手的行为,也引起了血云堂一众的抗议。

    “乾元宗,你们的弟子为何不向对手行礼?”就连血云堂主都坐不住了,提高声音向另一方阵营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快就要成为手下败将的人,有必要么?”说话的是墨孤城。他的语气很冷漠,冷得不像是在挑衅,而是在陈述一个即将发生的事实。

    血云堂主闻言更是大怒,这时一旁的乾元宗主微笑着开口了:“司空兄,不瞒你说,孤城参加过这么多场比赛,还从来没有向对手行礼过。当然,也是因为找不到一个值得他行礼的人。”说着,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,“唉,一个人在巅峰待得太久,无敌有时候也是一种寂寞啊。”

    血云堂主怒极反笑:“那正好。我血云堂的选手也没有输过任何一场。他们谁能保住自己的常胜之名,就看这场比赛了。”

    两位宗主的针锋相对,两侧弟子的吵嚷喧哗,对皇甫离都没有任何影响。此时他只是安静的打量着墨孤城。

    “不败神话?那我今天就来好好会会你这个不败神话!放心,你不会在巅峰‘寂寞’得太久的。”

    手臂微抬,掌心中化形出一根白骨棒,被他紧紧攥住。

    战略上藐视对手,战术上重视对手,即使自己出道以来未逢一败,但墨孤城的传说他同样听到过,因此皇甫离一开场就打起了十二分戒备。这一战,绝对不能出现大意失荆州的状况!

    “你用什么兵器?”眼见墨孤城仍然没有动作,皇甫离忍不住发问道。

    墨孤城的回答很简短:“那要看你配不配让我用兵器。”

    皇甫离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拳头,狠狠的攥紧了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,结束得很快。

    墨孤城用实力证明了他的狂言,整场比赛,几乎是全程都将皇甫离死死压制。境界的差距,战斗技巧的运用,简直就是两个层次的对决。

    比赛结束后,皇甫离狼狈的跪倒在地,用尽最后的力气,冲着远去的对手嘶声大喊:

    “墨孤城,我承认你确实很强,输在你手上我心服口服!但有朝一日,我一定会打败你的!”

    墨孤城的脚步略微一顿,留给他的只是一道余光的扫视:“你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就走进了乾元宗的欢庆队伍中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奚落包围了自己,皇甫离永远都忘不了,那一天血云堂的同门是用怎样的眼神看着自己,曾经的崇拜,变成了毫不掩饰的质疑。堂主的恨铁不成钢,以及在那其中,还有一道最冰冷的视线,犹如盘踞的毒蛇般,紧紧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那是血云堂的少主。他终于等到了自己当众出丑的机会,也等到了,这个可以尽情奚落自己的机会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那日之后,皇甫离在日常的修炼中开始自封灵力。即使是卧薪尝胆,他也一定要打败墨孤城!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血光冲刷,皇甫离的目光在回忆和现实间徘徊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重演这一切的噩梦……他并不是输不起,但在他眼里,一直都只有墨孤城才配做他的对手。那个第一次让他品尝到失败的人,他一定会把这份失败的痛苦全部都还给他!然而,现在……

    几年过去了,他知道,墨孤城的实力已经迈进了半步通天,就算是真正的通天境强者,他也尽可以拼得不相上下。而自己……如果自己竟然在这里输给了一个修气级的小子,他一定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!这血云堂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名头,恐怕也就真的要摘了。

    皇甫离最不能忍受的,就是来自敌人的蔑视。被他所认可的对手……墨孤城的蔑视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在一声绝望的嘶吼过后,皇甫离的身形化为了一片血海,倾覆长空。

    无边无际的血海,遮蔽了日光,在地面上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血海……”叶朔眉头皱紧,“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术法?当初我所见到的血魔,也是血海之体,难道血魔和血云堂之间还有什么关联么?”

    但只可惜,当日宓舒云是如何与化为血海的血魔作战,叶朔已经全都没有了记忆。

    无尽的血海,对着他包围了过来。叶朔唯有匆匆后跃,投出的灵力光球砸落在血海中,只能溅起几片微小的血花,而血海的冲刷却是愈见猛烈。

    面对两道席卷而至的血柱,叶朔仓促以长剑劈砍,不料那血海如有黏性,顺着剑身一圈圈的包裹了上来,转眼已经缠到了剑柄,又将叶朔握剑的手腕也同时卷住。血色光束很快就顺着他的手臂汹涌攀爬,分化出条条细浪,将他的周身都缠绕了进去。

    陷入血海之中,叶朔虽是极力挣扎,却能清晰感到体内的灵力正在飞速流失。这血海……竟可以吸收敌人的力量!

    虽然由于皇甫离先前的溃败,他留在叶朔体内的暗手也随之解除,但眼前的血海,却是比那个更麻烦的东西!

    半晌,叶朔深陷在血海中的身形“噗”的一声,爆裂成了一团虚无。而同样装束的另一道身影,开始在另一片空间中缓缓浮现。

    还好……他早就觉得这血海有些诡异,故而先以分身尝试,就连那长剑也仅仅是以灵力虚化而出。这一次的失利让他知道,绝对不可以陷入血海,连任何一点的接触都不行……!

    物理攻击会被反噬,灵技攻击在这浩瀚血海之下又显得太过渺小,到底该怎么打?叶朔在半空中狼狈的躲闪着,身周时刻追击着几道血浪。一击落空,坠入血海翻起一蓬浪花,又会立刻整顿起新的追逐。

    敌人仗着这片血海,可以尽情的跟他耗,但自己的灵力……却耗不起!

    方才的激战,叶朔本就是借着西陵宗家的帮助,才艰难惨胜,无论是大量流失的灵力,还是现在这具千疮百孔的身体,都是无力支撑下一场大战的。强行上阵,下场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当初,血云堂和乾元宗比试的时候,他就已经掌握了这一招么?在血海中起起伏伏,叶朔的思绪也在天马行空。那么,墨孤城究竟是如何破解的?还是,只凭着……一力降十会么?

    血海翻卷着,一道浪潮间推送出道道血箭,叶朔腾身跃起,脚底踏着两道风旋,左闪右避。但在他被血箭困在这方寸空间之时,另一道血浪却是趁机铺盖了过来,叶朔无计可施,只能将在血箭笼罩处的周身部位短暂的融入空间,避过血箭重新凝聚后,急急后纵。

    他这一避,刚好入了血海下怀。另一道血浪呈环形盘绕,早已在后方恭候着他了。

    一前一后的两道血浪,前者缠腰,后者缚足,成功的将叶朔锁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即使化为血海,这却并非是一片没有灵智的血水。每一道浪花的起伏,依然受皇甫离的意识所操纵。

    血浪中,吞吸之力再次爆发。同时四面八方的血海,也紧跟着盖拢了过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