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四十三章 开锋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沉重的闷响声连绵不绝,叶朔在冲天的血光中被东抛西砸,早已是衣衫破裂,皮开肉绽,满头满身都染遍了淋漓的鲜血。

    皇甫离出招的难测,除了那如鬼如魅的速度,也在于他能随意将身体的各处部位化为血浪,这血浪又可迅速凝聚成刀兵,进可攻退可守,与灵技相辅助,逼得叶朔实是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宗家和分家都极有默契的退出了激战区域,两位族长各自撑起护罩。如今这整片院落,大概也只剩下这两处依然完好,其余地带皆是坑坑洼洼,如同烈火焚烧过后的战场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全力维持防护盾的二人也能感到头顶不住震动,四面横飞的血光镰刀一次次冲击着护罩,砸出大大小小的凹痕。两人不得不调动起全部的灵力灌注其中,唯恐哪一刻护罩破裂,自己也将成为了血光之下的亡魂。各自的全神戒备中,两家连斗嘴都没工夫斗了。

    倒塌的院墙下,叶朔终于有一次攥住了当头的血色长鞭,那正是由皇甫离的一条手臂所化。拼着两败俱伤,手中托起一团双色光球,借血鞭倒卷之势,朝着敌人当头扣下。

    皇甫离眉头略微一皱。能抓到自己,看样子,他已经渐渐可以捕捉到自己的移动轨迹了,就是这股子拼命的狠劲……他未免也太低估自己了。境界的差距是绝对的,绝不是凭着拼命就能弥补得了……

    扬臂一振,直接切断了血鞭与叶朔的联系,飘散的血水在肩头重新积聚成形。另一手按住叶朔推到眼前的光球,借助着绝对的力量压制,将那道光球一分分的压了回去。

    惊天爆炸席卷,叶朔的身形再度从半空跌落。皇甫离毫不留情,掌心中血光暴涌,铺天盖地的血色冰锥如同一阵急雨,将整块地面尽数笼罩。尘土飞扬,烟尘四散,天地都在摇动。

    弥漫的硝烟中,缓缓升起了一道狼狈的身形。虽然衣衫早已破败不堪,头发也在连番的爆炸中焦黑直立,唯独一双眼睛却依然是清亮有神。连喘了几大口气,抬起头安静的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一招……是还给你的!”

    “无限叠加攻击!”

    空间中现出了道道裂缝,每一条裂缝中都正在被推送出一片血冰锥。这些冰锥在半空中排列成阵,携带着一股股令人心惊的压迫,同时朝正中合拢。

    彼此靠近的冰锥便会相互融合,四合为二,二合为一。不过片刻,这分散的冰锥大阵,已经只剩下了最后的一枚巨形冰锥。同样的,它也是聚合了所有冰锥威能的集合体,要论攻击力,绝对不会亚于皇甫离先前所发。

    这还是在那阵覆盖式攻击中,叶朔通过空间裂缝收起了一道冰锥,再利用自己对空间的领悟,将冰锥无限复制再组合,以彼之矛,攻彼之盾,孰强孰弱就在这一刻!

    巨大的冰锥,如同一颗出膛的炮弹,所过之处撕裂了空间,漆黑的裂缝如在呜咽。

    皇甫离对叶朔层出不穷的怪招也算是有了几分免疫力,飘然后退,血浪在身前迅速凝聚起一只同样巨大的血手。双方相撞,血手竟是微微一颤,虽然仅是被震退寸许,在烈斗的环境中极难察觉,却仍是令皇甫离的神色瞬间一冷。

    两道灵技在天际相持,漫长的拉锯战中,血手的光芒寸寸磨灭,边角的血色焰苗跳跃不定,但它的体积,却的确是正在以可见的速度缩小。原本的僵持状态,也换成了血手一路后移。自然,那冰锥中的能量也同样在消耗,如今所考验的,仅仅是哪一方能够撑到最后而已。

    直到血手越缩越小,直至完全消散,面对直逼到眼前的冰锥,皇甫离迅速抬手封挡。如今那冰锥已经只剩下了袖箭大小,通体缭绕的血光,仍在宣示着它一往无前的冲劲,就如同它背后的灵技主人一般。

    皇甫离的身形在半空纹丝未动,当那冰锥中的能量终于耗尽后,在他的手掌前也腾起了一缕轻烟。回视掌心,隐约的焦痕清晰可见。仅仅是最后残留的冰锥一角,蕴含的威能竟然便是如此恐怖,如果真的在它的全盛时期挨上那一下,恐怕就连自己也是抵挡不下的吧。

    虽然在心中已是将对敌人的戒备又提高了一层,皇甫离表面仍是淡然如常。冷视着对面正露出得意笑容的叶朔,沉声道:“有本事吸收我的攻击,你就再来试试!”话音刚落,手掌前环绕起一道血色光圈,大量的血箭暴射而出。

    叶朔撑开空间裂缝,但那血箭钻入裂缝,却仿佛化作了虚无之物,全然无法感应到它们的存在。只一个恍惚间,所有的血箭竟是在下一处空间中又钻了出来,此时双方的距离已经近在咫尺,避无可避,叶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成片血箭透胸而过。

    预想中的剧痛并没有到来,那些血箭好像消失在了他的身体中。叶朔心下生疑,但此时也无暇令他细想,正要再次展开攻击,稍一抬手,却感动自己的手臂变得沉重不少,仿佛下方挂了一串细小的铅球。不仅如此,就连他的周身都是沉甸甸的,呼吸隐有不畅,犹如大战过后的脱力。

    一定是那些血箭造成的!又是毒素么?然而这一回叶朔灵魂内视周身,却并没有发现任何隐藏的毒素。仅仅是在血管中流动的血液,似乎忽然变得粘稠了不少。

    皇甫离见他转目望来,嘴角也缓慢的掀起了一个有些冰冷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我是杀手,比你更了解人体的构造。经我操纵的血液,在融入你的血管后,便会使你体内的黏滞因子升高,改变你血液的浓度。相应的,也会减慢血液的流速。当你的血液流动减速到停止的时候,你的生命也就到此为止了……那么,你又要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叶朔额前的乱发随风拂动,投下的阴翳却遮不住他眼中的亮色:“很简单。只要在我的血液停止流动之前……先打倒你就好了!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一出口,叶朔的身形已是在半空一掠而过,拖出了道道高速移动所留下的残影。此时的灵敏度,完全看不出是一个血液流速正在不断减慢的人。

    “哼,你做得到么?”皇甫离不屑一顾。作为操控者,他很清楚叶朔如今的顽强不过是在硬撑而已,就算他可以战胜最强大的敌人,但他却无法抵挡自己体内器官的衰竭。

    当初在他的杀手生涯中,有不少人都曾是在血液流动的不断减慢中痛苦的死去,那其中同样不乏一些真正的高手。

    面对招招进逼的叶朔,皇甫离沉稳应对。即使是在对方的全盛时期,尚且跟不上自己的速度,现在半身沉重的他又算得了什么?一掌将敌人击退后,皇甫离双臂一展,周身暴涌出道道血柱,呈扑击之势朝叶朔盖落。

    叶朔见势不妙,纵身后跃,在他背后却忽然竖起了一道血光障壁。当背部重重撞上壁面时,凶猛的血柱已经袭到眼前,它们将叶朔的身形淹没,也在同时将后方的障壁冲溃,半空中炸起了一片激荡的血浪。

    宗家众人大惊失色。他们虽然处在防护罩下,但也听得到空中的对话,都清楚叶朔所面临的局面究竟有多不利。而他这一败,也将是宗家的彻底败亡!

    血浪翻涌,点点晶芒反射日光。在众人各怀心思的注视下,血气消散的尽头,正伫立着一道消瘦的身影。在他身前,交叉架立着两把宝剑,正是这两把剑在千钧一发的关头为他挡住了一击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我西陵家族的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!”西陵杰瞪圆了双眼。家族丢失了四百年的宝剑,竟然在这一刻,以这种形式,出现在了他这个现任家主眼前!

    皇甫离面上依然是轻蔑的冷笑。手臂一展,掌心中显化出一根极长的白骨。从他这第一次拿出武器的做法,足见他此时的内心,并非如同他所表现的一般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两人各展兵器,一个闪身又斗到了一起。叶朔的双剑锋利刚猛,皇甫离的白骨棒灵活狠辣,双方一时杀了个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冥寒琉光冰风狂舞,沧澜焰浪火海生威,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属性,却被叶朔运用得恰到好处。双剑夹击,皇甫离挥棒抵御,趁着叶朔中庭空虚,转过棒端,朝他胸前横扫。

    叶朔腾身后跃,横过长剑封挡。皇甫离棒端与他剑身相撞,忽而顺着剑锋斜斜一拐,疾点他肩头。叶朔略一沉肩,提起长剑以攻代守,招招取敌要害。皇甫离一根白骨棒舞得密不透风,将身前护得水泼不进,迫得叶朔虚晃几招,再度后跃退避。

    皇甫离提起白骨棒,自棒端飞射出一串串骷髅头,铺旋天际,将敌人的退路尽数封死。

    叶朔挥舞双剑,一阵横劈竖挡,抽准空当提剑一挥,一侧蔓延开数丈冰道,将袭来的骷髅头尽数冰封,化为缕缕冰渣洒落;另一侧火海冲天,浩荡绵延,前冲的骷髅头齐刷刷的化为灰烬。半空中拖出的两条深长痕迹,一冰一火,所留下的震撼却是同等强烈。

    再一次以平局收场,皇甫离的神色一分分的沉下。在他心里,不会有对敌人的忌惮,也不会有情况超出掌控的愤怒,他所有的心思,就仅仅是拿出最有效的手段,最有效的解决目标而已。

    身形略微一转,双臂缓缓在身侧展开,一层血色的球形薄膜正在缓缓扩张。

    “就这一击……了结你。”

    “埋葬在我的领域中吧——血之领域!”

    望着眼前急速扩展的血光领域,叶朔很清楚,一旦陷入敌人的领域就会任由宰割,更别提是以自己现在的状态……绝对不能让他的领域加身。唯一能和领域抗衡的,也就只有更强的领域——

    “冰火领域!”

    双色领域以双剑为辅,同样在身侧结成。两人的领域都在不断扩大,两个鼎立的半球威压四溢,外缘的初次碰撞,摩擦出一道道激烈的电花,领域空间也在不断震荡。

    双重领域无法并存,必然要由一方完全摧毁另一方,而两人间的胜负,也将要在这场领域的较量中正式揭晓!

    最初的势均力敌,很快就转为冰火领域的急剧衰退。即使有双剑作为领域的根基,但它们也需要灵力的输送。以叶朔眼前的状态,明显是无法继续维持双剑的运转了。

    道道裂缝在领域薄膜上蔓延,当冰火领域彻底崩溃的一刻,也将标志着叶朔的败局已定。

    全力输送的领域,抵不过双方碰撞的消耗。叶朔苦苦撑持的双臂在颤抖,虎口寸寸开裂,另一边皇甫离却是气焰大盛,灵力猛一催动,血色领域再度扩张数丈,那岌岌可危的冰火领域,已经被压制到了叶朔周身寸许之内。

    叶朔的绝望,也是宗家的绝望。人群一片愁云惨雾,紧盯着半空中那道力竭的身影,以及他双手前唯一的撑持……两把宝剑仿佛也感应到了主人的衰弱,光芒也跟着暗淡到了萤萤一线。

    “那两把剑……”西陵杰紧凝的双目忽然一动,“它们现在的状态是不完全的!当初先祖铸造出此剑,担心它们的杀孽太重,便留下祖训,在完成那件事之前,不得随意启用。传说中,只有用本族的血脉才能开锋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乍如绝境中见到了一缕光线,仰头高呼道:“叶贤侄,我们助你一臂之力!”猛地割破了手指,高高抬起,血液经灵力的催动,飞速逆流。

    那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就如同有所感应一般,立时散发出一股吞吸之力,如饥似渴的吸收着倒灌的血液。

    在这有如及时雨般的滋润中,双剑的锋芒逐渐浓郁,同时在剑锋之内,有种沉眠的力量正在复苏。那就好比是剑中沉寂的灵魂,在它苏醒的同时,这两把剑也才真正的“活”了过来。

    双剑前涌动的灵力气浪飞速增长,那已经不再仅仅依托于叶朔的灵力灌注,而是双剑本身所蕴含的不朽灵能。根基一稳,冰火领域也登时牢固了不少。原本已是稀薄如纸的外壁重新转为圆融,体积随之扩张,虽然与那血之领域仍有差距,但终究是脱离了风吹欲倒的危机。

    眼见这一招管用,西陵江坤、西陵齐和西陵潭也先后割破手指,一道道血柱横贯长空,与冰火领域紧密相连,组成了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线。

    持续的鲜血注入,两把宝剑中的精华都在朝着那个最终的极限攀升。开锋之时,越来越近了!

    冰火领域仍在扩张着,隐隐已与血之领域呈分庭抗礼之势。双方的灵力都提升到了极限,四目相对,战意沸腾。

    地面上,西陵宗家的众人由于持续输血,脸色都显见的苍白了下去。但他们扬起的面庞上,却依旧燃烧着最后一分火热。

    “叶朔……宗家最后的希望,就全都寄托在你身上了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