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四十一章 初战化气级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一时间,大厅内一双双眼睛都落在了叶朔身上。这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,他真会是抗衡血骷髅的希望么?

    西陵杰同样注视着叶朔,半晌,他摇头一声长叹:“你在这种时候还能来,至少就说明江坤没有白交你这个朋友。但我们并不想让你卷进这趟浑水,还是尽快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笑了笑,径自在一旁的椅中坐下:“情况都不说明一下,就断定我没有能力解决么?分家那边,现在到底是个什么阵容?”

    也许是叶朔表现出的从容,终于令西陵杰有所动摇。沉思片刻,抬起头认真的道:“那我先问你,你现在的实力是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“实力?修气级。”叶朔耸了耸肩。丝毫没有意识到由于他这个轻描淡写的回答,已经引得满室皆惊。

    修气级?!伽罗和公孙芷琪对视一眼,他们和叶朔这才分开多久,他竟然就已经晋升到了修气级?这样的进步速度,可是会令他们连追逐的动力都提不起来的啊?

    一旁的西陵江坤倒是没什么危机感,一脸的“叶大哥就是厉害!这下所有问题都解决了”。

    西陵杰却是依然愁眉不展,并且他似乎显得更加绝望了。想来此前即使不愿松口,但在他心里,也同样盼望着叶朔能够解此危局。如今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失了效用,那悬在头顶的铡刀,当真是逼得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你能在这个年纪达到修气级,虽然已经非常惊人,但那血骷髅可是化气级!一个大境界的差距,是你超越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看不得气氛再度陷入低沉,抢先插话道:“叶朔最擅长的就是越级战斗了!以前他还是蓄气一段的时候,同样有很多人看不起他,可是那些看不起他的人,最终都输在了他手下啊!”这些都是她在致远学院的时候,从叶朔口中挖出来的故事,如今早已耳熟能详。

    “血骷髅和你以前遇到的对手是绝对不同的……”西陵杰试图能让这些心存侥幸的孩子明白。但还不等他再详细描述血骷髅的恐怖,叶朔就“哈”的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化气级而已啊,我还以为有多强。他说过何时再来?”

    西陵杰一怔,下意识的答道:“明日。”

    叶朔潇洒一笑:“那好,我明日就好好会会他。不过是化气级,现在就是通天境的强者来了我都不怕!”

    有涅盘境的傀儡在手,现在的他,的确是有说出这句话的底气。

    一旁的众人不明就里,早已是尽数愕然。

    连通天境都不放在眼里?说这种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吗?但看他那一副镇定的表情,却又不似毫无根据的狂言。想到叶朔行事向来难以预料,难道他还有什么自己所不了解的底牌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,很快就推移到了第二日正午。

    被西陵宗家将信将疑寄予着厚望的叶朔,却是没有一点的备战状态。自昨日在大厅中放下狠话后,就拜托西陵杰为他准备了一间单人房,其后便是一直独自在房中修炼,独将西陵家众人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眼看着约定的时限越来越近,西陵杰几次都在犹豫,是否要寻人到叶朔的房中催促,正在他左右为难时,院外忽然响起了一道清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族长啊,老朋友又来拜访了。又是一天过去了,不知你考虑得如何?”

    见叶朔仍是没有出关之意,西陵杰也只能自己硬着头皮迎了出去。西陵江坤和他学院中的朋友,以及西陵潭带领的分家一众也跟着迎出。

    集合了宗家目前的所有战力,今日如果叶朔无法打败血骷髅,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决死一战的准备!

    对比起他们这边的浩荡大军,分家来人却是寥寥可数。除西陵胧之外,便只有西陵英、西陵伐和西陵辰,以及血骷髅皇甫离。

    分家的用意很显然,我们不需要跟你拼人数,只凭血骷髅一个,就足以将你宗家杀得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明知如此,西陵杰却是敢怒不敢言。因为根据他的了解,血骷髅也的确是有这样的实力。

    见西陵杰久不答话,西陵胧干咳一声又开口了:“你要是再这么拖拖拉拉,我倒是可以等,但血骷髅先生的时间没有那么多,恐怕他等不了啊。”说到这里,语气蓦然一转,厉声喝道:“我再最后问你一次,你到底肯不肯把商行的印章让出来!”

    “让,当然要让。”西陵杰还没开口,在他背后忽然响起个戏谑的声音。一个少年缓缓步出,代替他迎上了西陵胧的讨伐队伍。

    西陵杰怔怔的望着他,一瞬间如同不认识了一般。西陵江坤和公孙芷琪等人也是一脸惊愕,叶朔他……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?

    不顾众人神情各异,叶朔直视着西陵胧,脸上渐渐掀起了一个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也给你一天时间,把给你们吞掉的商行都让出来,我就留你们一具全尸。”

    皇甫离原本也只是漫不经心的打量着他,在用神识惯常的扫过他周身时,却忽然感到自己的灵魂深处,掠过了一道极其隐晦的波动。这也令他向来冰冷的瞳孔,悄无声息的紧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西陵胧已在喝斥:“哪来的狂妄小辈……”此时在他身侧“嗖”的掠过一道血影,皇甫离竟是当场向叶朔展开了攻击,一出手就是致命的杀招!

    这一回轮到分家的人吃惊了,西陵胧甚至连进行到一半的喝骂都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是都说血骷髅是“对任务无关者绝不误伤”的吗?为何还不等自己吩咐,他就主动向对方出手了?而且招式远比他对待寻常的目标更为狠辣?

    两人在一番电光火石般的碰撞后又迅速分开,稳立半空,周身的灵力气浪仍在不住蹿升,显然是随时准备着下一次的交锋。

    “我认得你体内的烙印。为何无故杀我血云堂之人?”皇甫离先开口了,语气冷得如同在血管中揉进了一把碎冰。

    叶朔冷笑一声:“我要说不是我杀的,你会相信么?”

    皇甫离寸步不让:“你可敢放开神识,让我探查你的记忆?”

    叶朔反唇相讥:“那你又探查过洛沉星的记忆么?”

    皇甫离的神色再度冷了下来:“看来我跟你已经没什么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:“那就战吧!”

    充沛的战意,伴随着这一句邀战宣言,如风暴般在两人间回旋。

    “还忘了告诉你,你的名号叫什么,血骷髅?”叶朔的眼中悄无声息的弥漫起了一层杀意,“这个名号跟我曾经的一个敌人很像,所以真的是让我非常讨厌。现在他已经死了,你也去走他的老路吧。”

    皇甫离双眸嗜血:“无谓饶舌!”话音刚落,他的身形已是化为了一道血影,闪电般向叶朔攻去。

    叶朔见招拆招,境界的差距,令他在纯粹的力量碰撞中被压得步步后退,但越是这样的劣势,也令叶朔体内燃烧的战意都沸腾了起来。他想战,自从突破到修气级以来,他所欠缺的就是这样一场全力释放的战斗!

    激战途中,神行烈的声音也在他脑中响起:“你想清楚,真的不要我帮忙么?虽然名号很像,但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化气级,和那天那个小子完全不是一个级数的啊!”

    叶朔冷冷一笑:“没关系的。刚好我也想锻炼一下自己的实力,他这个等级,给我拿来练手正好。就算打不过,我也还有十方杀傀——”

    在听说对手是化气级时,叶朔就已经有了和他一战的打算。他也很想看看,自己和真正的化气级到底还有多少差距。

    只不过眼前这个人……他来自血云堂,又已经认出了自己体内留下的烙印……

    那还是在泣血峡的时候,那个血云堂使者临死前说什么“我以血云堂之名诅咒你,我的同伴一定会给我报仇”,连月来平安无事,叶朔几乎都快要忘了这件事。想不到,那个烙印在血云堂中人的感知中,真的就是那么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这个人就绝对不能放走了。否则他一定会给自己招来很多的追杀者,叶朔并不想今后的日子,都要随时生活在提心吊胆、躲躲藏藏中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双方已经交战了十来个回合。皇甫离的招式相当诡异,在叶朔出手攻击时,只会在他周身击散开一片血浪,似乎他可以将自己的身体,自如的在虚实间转换。

    看样子,普通的物理攻击伤不了他,叶朔迅速后跃,正要抬手结印,皇甫离已经抢先出手:“血海炼狱!”

    遮天蔽日的血海平地蹿起,将叶朔周身笼罩在内。当他费力的从血幕中冲出,皇甫离又是一连串的血手虚影打出。

    连绵叠加的血印尽头,叶朔的身形悄然融入了空间。皇甫离却像是早有感应一般,果断的抬起手,对准半空一块空无处,掌力透发,随着一声击中钝物的闷响,叶朔的身形狼狈的跌了出来。

    战斗刚刚开始,皇甫离就已经将叶朔牢牢压制,西陵杰在下方看得一阵阵的欲哭无泪:“唉,没有金刚钻,为什么非要揽这个瓷器活呢?他要是死在这里,让我们西陵家怎么过意得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边,西陵分家的人则是看得喜形于色。不时交谈几句:“血骷髅就是厉害啊!”“族长,你现在代那小子认输还来得及。”这些话说时刻意放大了音量,分明就是在说给西陵杰听。

    叶朔连战连退,艰难在半空中立稳身形,拳锋缭绕起一层冰霜,猛然轰出:“玄冰劲!”

    一道呈网状张开的暗劲掠过天际,皇甫离身形未动,随意一拳推出,就将进逼的暗劲牢牢阻隔在外,残留的灵力从他身侧掠过,洒下片片碎小的冰晶。

    皇甫离神色冷漠,灵力外放,将沾身的冰雪一扫而空,而他也是漫不经心的抬起手:“血龙之息!”

    一条血龙虚影呼啸着化形而出,摇头摆尾,庞大的身体将叶朔整个人都吞了进去。当双目尽被血色覆盖时,叶朔忽然察觉到了异状。自己的五感……竟然已经被剥夺了!

    什么都看不到,什么都听不到,叶朔好似忽然被抛入了一片虚无的空间。漫无边际的空虚中,只剩下了痛觉还是真实的,他可以感到,自己正在被来自各个方向的大力不断击打,身体时而蜷曲,时而被动的摊平,敌人似乎无处不在,但自己……却无从去判断他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五感尽失,这样下去还怎么打?召唤十方杀傀么?在被当成沙袋左抛右打时,叶朔正在苦苦思索着。有好几次,他都已经恨不得拿出自己的杀手锏,但内心中的斗志,却一次次逼得他强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还没到绝境……如果我没有十方杀傀,独自遇到了这样的情况,那时我又该怎么办?不,我要靠自己,一定会有办法的……如果这是灵技,它就总有时限,如果这是毒素,它就总有方法驱除……

    叶朔在一次次的重击中,艰难的调动起神识,扫视周身,他的确检视到了体内淤积的毒素。在分出部分灵力去化解时,隐隐约约的,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灵识……在五感全失的情况下,仅剩的灵识就变得尤其灵敏。他也曾听说过,有些修灵者为了锻炼精神力,甚至会故意封闭起自己的五感。那么现在,是否就是一个锻炼灵识的好机会呢……?

    叶朔努力的平心静气,当最初的恐惧已经逐渐消退,在他心中也开始生出了一股探索的冲动。曾经当他对修灵界一无所知,第一次感应到灵气,加以吸收时的那种惊喜,仿佛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左……右……前……后……随着灵识的不断提高,叶朔已经可以模糊的感应出攻击袭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所谓化气级,就是可以化天地灵气以为己用,皇甫离如今的攻击,正是将四面的灵气随意调动,即使真身未至,仍是可以在空中显化出道道能量波纹。这样的手段最初确实令叶朔伤透脑筋,但在灵识的进一步渗透下,原本不可解的招式也逐渐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即使可以直接调动灵气,但天地灵气原本纯净,受人牵引之时,必然会多出一分外力,而这份外力便会在灵气中添加几许异动,令它变得驳杂不纯。只要是含有污质的灵气,就是被皇甫离所操控的。

    同样的,只要再将那少量的杂质提炼出来,以神识加以扫描,就可以解析出对方的灵力本质。再根据那种灵力的波动逆向探寻,追本溯源……

    皇甫离现在的方位,应该就在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