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三十六章 谁之过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叶大哥,你怎么了,你不要吓我啊?”续垣焦急的呼唤着,宫天影也在他身边蹲下。两人对视一眼,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股浓浓的疑虑。

    此时的叶朔,整个人就像神识脱离一般,单膝跪在地上,眼神中出现了一种不自然的空洞。犹如被吸走了灵魂,又像是有什么东西,正在从他的体内破蛹而出。

    确实,叶朔从未有过这般奇特的感觉,仿佛身体与灵魂完全剥离。有一种狂喜的冲动在他体内雀跃着,但他却不知究竟因何而喜;又有一种极大的压抑情感令他悲伤,而他也同样不知因何而悲。

    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混乱的交织在一起,竟是产生了一种狂暴的快意——他突然好想毁灭一切……

    虽然他切身仅存的意志还在告诉他,不能这么做……但冥冥之中,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正在牵引着他……

    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缓缓从虚空中浮现,碧蓝的海与红色的焰相映成辉。

    续垣不知所措的看着那两把剑,惊讶中带着一丝茫然。他感到很奇怪,为什么叶朔要无缘无故的将那两把剑释放而出?难道是他也想加入战斗吗?

    但是……他现在的情况……似乎比先前更加严重,整个人半蜷缩的倒在地上,意识几乎变得空白。

    在叶朔的眼前,周遭一切的景物都已经变得半透明,无边的黑暗笼罩着这一切,而天空中竟是闪闪的出现了星辰。

    在这无尽的星辰之中,叶朔仿佛一个生命没有尽头的漫游者。他看着一颗星辰从诞生到毁灭,最后化为尘埃。时间仿佛在他身上根本就不存在,时光跨越百年,千年,万年,沧海化为桑田,而这平静之中,似乎又蕴含着一股未知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,可以不因时光的流逝而消失,它一直都存在着。

    大地由沙漠化为绿洲,又由绿洲化为荒芜,时代的演变,在这里迅速的进行着更迭。而后这片荒芜的空间也消失了,天地变为了一片虚无的混沌黑暗。似乎这永恒的混沌黑暗便是这世界的本质。

    “黑暗,是这世界的本质吗?”叶朔的脑海中,不知为何冒出了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前方再次出现了光,是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!

    猛烈的刺痛从背上传来的那一瞬间,叶朔仿佛如梦初醒。

    他的手中已经紧紧握住了那两把长剑,而他的周身,猩红的鲜血汹涌澎湃,将他包裹在一方狭小的天地之内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,是宫天影的师父,宓舒云。

    此刻的宓舒云,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生气,她的眼皮虚弱的向下垂落,半遮半掩的盖住了涣散的瞳孔,眸中没有半点光彩。

    她手中的短刃,也像是失去了生命一般。华光与闪电统统都已消失不见,它就像一把最普通,最常见的短刃,缓缓的从她手中滑落,最后坠入血海之中,溅起了星星点点的血花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结束了……”宓舒云的嘴一张一合,她的声音变得异常的嘶哑,当真有了一种跨越五百年的沧桑。几经艰难,才说出这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叶朔想要赶到宓舒云身前查看她的伤情,一念及此,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竟是如此疲惫,连迈开腿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他此刻也不免疑惑,为何自己明明应该在数里之外,却是一个恍惚间就出现在了这血海的中心?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又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手中,而血魔究竟如何了!?

    究竟在他神游天外之时,这里发生了什么,而自己的意识又为何像是被人强行夺走一般,无法自我控制?

    “魔尊……”一个古老嘶哑的声音忽然从背后响起。叶朔的直觉告诉他,这个声音,来自血魔。

    魔尊,他在叫谁?他为何称呼对方为魔尊?难道在血魔之后,还会有一名新的魔尊出现吗!?

    叶朔还未来得及细想,就见这一方由鲜血围绕成的狭小结界轰然崩塌,血水凝聚成形,似乎是构成了一个人形。但那人形不断扭曲再扭曲,最后“砰”的炸裂而开,化为片片血雾。空气之中只留下无边的腥味,再也没有了血魔。

    叶朔也是这时才发现,手中的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也沾满了鲜血,同时它们两者身上,原本闪耀着的华光早已消失。就像宓舒云的短刃一般,看起来就像是生命走到了尽头……

    漫天飘散的血雾中,一道血色华光依旧盘旋不散。光芒越来越浓烈,将翻卷的血色都覆盖了下去,那是血魔最后的生命精华,是它曾留在这个世上的证明。

    少顷,逐渐暗淡的血色光团,朝着叶朔缓缓的飘了过来。而叶朔也是如同鬼使神差一般抬手接住。华光消退,安静的躺在手心中的,是一颗足有他整个手掌大小的血**源精魄。

    高等魔源精魄……这是他见过最大的魔源精魄,同时以血魔的实力,他留下的魔源精魄,应该怎么说也在涅盘境之上吧?

    这……这还真是求什么就来什么……当自己还在为一颗通天境下的魔源精魄伤透脑筋时,上天竟然就已经赐给了他一颗涅盘境的……叶朔狂喜得整个人都在发抖,五指紧紧的攥住了手中的魔源精魄,努力克制着心中的激动。

    在他忍不住便要放声高呼时,在他的余光中,宓舒云的身子如同一片凋零的枯叶,缓缓的栽倒在了退潮的沙地中。

    “血魔……已死……我也终于可以,含笑……去见我的先人了……”宓舒云的嘴唇缓慢的蠕动着,已是出气多入气少。原本呈浅红色,富有生机的唇瓣,在这一刻寸寸干裂,如同两截惨白的枯树皮。

    同样发生变化的,是她的一头乌发正在迅速化为银白,脸上化开了一条条的皱纹,每一道都深深印入皮肤。

    岁月的痕迹,终是在她的身上显露了出来。如今的她,已经不再是那个在酒馆中谈笑风声的妙龄女子,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。是一个五百岁高龄,老得不能再老的老人。

    上天在剥夺了她生命的同时,还要再剥夺走她的美貌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宫天影跪在她身旁,紧紧的握住了她的双手。

    五百年流逝,骤然加重的负担,使宓舒云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。她只是用那一双慈爱的眼睛,静静的注视着宫天影,眼中隐含笑意。

    她想传达给徒儿的理念,对徒儿未来的祝福,以及不尽的千言万语,都已经包含在了这两道视线中。而她相信,自己聪明的徒儿是一定领会得到的。

    半晌,宫天影紧握的手掌渐渐空了。宓舒云的双手,正在飞快的化为一片片细碎的光粒,犹如指间流过的一缕细沙。

    同样飞速消散的还有她的身体,自双臂至肩头,自双腿至腰际,纷纷扬扬的光粒中,宓舒云的周身都被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。最后定格的,只有那一张超脱的笑脸,那双微笑的眼睛,接着这一切也化为了缤纷的碎光,什么都不剩下了。

    宫天影跪在这片迷蒙的光雾中,抬起手似乎想抓住什么,终是抓了个空,只能怔怔的望着星星点点的光粒从指间漏过。

    每一道光粒中,都藏着一片纯净的灵魂。它们被洗尽了铅华,即将回到它们该去的地方,已经不再属于这个尘世了。

    光粒飘飘洒洒的一路上升,一直飘到了离天空最近的地方。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神灵,或许它们正是回归了天国。

    天影师兄……叶朔望着烟消云散的宓舒云,也望着在那片土地上深深垂下头的宫天影。为什么,他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难过呢?他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,他只是在遗憾,为不知何物感到遗憾……

    天地大劫,竟然这么莫名其妙就结束了。自己来这里究竟是要做什么,又真正做了什么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天后,旷野中筑起了一座新坟。

    宫天影跪在坟前,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。叶朔和续垣站在他背后,默默洒下一片片的纸钱。

    夕阳斜斜的洒在他们脸上,荒野孤坟,分外凄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其实,血魔并不是劫数本身。但它的复活,却是邪世帝尊即将重临世间的标志。到那个时候,才是真正的天地大劫。”

    在一肚子疑问的叶朔和续垣面前,宫天影一开口就是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想,你们都还不知道,师父真正的职业,其实是一位八卦师。”在叶朔和续垣都是正襟危坐,极为郑重的再等他说时,宫天影却又转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八卦师一直就是一个最可悲的职业。他们一生测天机,知命理,却始终都无法算出自己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叶朔的脑中,很快的浮现出了卓逸王的影子,那仿佛也是一个八卦师悲剧命运的佐证……咽了咽口水,终是将一个在心头压抑已久的问题抛了出来:“但为什么我觉得舒云师父其实早有预见,她会在这一战中死去?”

    不止是她,我总觉得,你也应该是知道的……

    闻言,向来冷静的宫天影忽然反常的激动起来:“那是因为师父一开始就抱了必死的决意!你以为她五百年前究竟是为什么,竟然不惜以自己的魂魄为媒介,也要封印血魔?就是因为血魔的复活其实和她也是有关系的!”

    在两人的目瞪口呆中,宫天影喘了几口大气,又继续说了下去:“师父原本是一个孤儿,每天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。后来有一位高人途经此地,见她可怜,就将她收为养女。

    那以后,师父真的过了一段开心的日子,那位高人带着她,去见识了很多她从来没有见识过的,又传她武艺,授她卦术。师父非常敬重她的养父,曾经暗暗发誓,不管他将来要自己做什么,她都一定会去为他做。

    这样的机会果然很快就来了,但是她的养父要她做的,竟然是解开血魔的封印,进而再利用血魔,得到邪世帝尊的力量。当初之所以将她收为养女,不过是因为她的体质,比较适合改造成容器而已!”

    “容器?”叶朔一怔。这个熟悉的词,令他本能的感到一阵不适。

    宫天影微微苦笑:“所谓容器……因为想要得到邪帝的力量,就需要有一个容器来进行盛接。很多人为此,不惜亲身来做那个容器……若是体质实在不合,他们就去寻找那些刚出生的小孩子,在他们身上进行残酷的实验。成功则留用,失败则废弃。就为了天地间最强大的力量,所有人都已经疯狂了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伽罗应该就是其中一个被废弃的容器。叶朔的双拳不自觉的攥紧。那些人为了自己的野心,甚至根本就不顾那些被他们进行过实验的孩子,灵魂会不会出现残缺,能不能好端端的活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虽然隐约感到此事不可为,但,是她的养父把她从那个贫瘠的小山村里带了出来,给了她现有的一切,在师父心中,她的养父就是全部。于是,她终究是……解开了血魔的封印。

    血魔祸乱人间,天地齐哀,这个时候师父才知道自己铸成大错。为了弥补这份过失,最终她散尽自己的一魂三魄,终于将血魔封印。但由于八卦师的能力,从那一刻她就知道,血魔是死不了的,五百年后,他会再度复活。到那个时候,世上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了。

    师父并非涅盘境的强者,在有生之年,她也没有把握达到涅盘境。为了能活到五百年之后,再次平定这场劫数,师父……师父她竟是用了一种遭天谴的方法来延续自己的生命!”

   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宫天影的身子也在隐隐发抖,“她吸食了大量的生魂,用来填补自己缺失的一魂三魄。这样做,她就会被天地规则所惩罚,她的生命会被划归于‘无’。生时不朽不灭,死后……灵魂则会彻底的灰飞烟灭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    永世不得超生……那么,她根本就没有资格上天堂。叶朔再回想起当日那光粒升空的场景,忽然就觉得一阵讽刺。原来,这个世上所有美好的东西,都不过是一种假象而已。

    “五百年间,师父走到过很多的地方,也包括在致远学院做一名教授。为了打倒血魔,需要收集大量的生魂,在得知真相后,致远学院秉承大义,自愿为她收集,甚至不惧那千载的骂名。

    如今的很多学员,只凭着零星听来的一点消息,就觉得自己的学院埋藏着见不得人的黑历史。他们将其引为笑谈……可他们又知道什么!他们知道我师父,以及历届的院长,为了这一切究竟背负了多少吗?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