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三十章 赤炎古树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十二人分乘两骑,风渝、黎东旭,再加上叶朔和续垣,与乾元宗来使同乘,其余六人为另一队。两只鹰形灵兽展翅飞上长空,在地面送行的佣兵眼中,很快就化为两个小黑点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一路,乔曦莹的话很多,除了将墨孤城捧得天上有地下无,就是对叶朔横挑鼻子竖挑眼,只差没把他从鹰背上推下去。叶朔也是充分发挥了他的良好涵养,一概不予理睬。

    陆鸿羽除了在他们闹得太过分时,偶尔喝斥两句,此外果然便都是故作不觉。

    至于此番的任务商讨,乔曦莹更是全程将叶朔和续垣排斥在外。甚至在向另一队传递情报时,为防两人偷听,也仅以文字讯息通传。风渝和黎东旭见他们刻意如此,自然也不会向叶朔多提醒什么。

    途中续垣曾悄声向叶朔抱怨,那乔曦莹的实力就只有劲气级,陆鸿羽也不过是敛气五段,他们的境界还不如你,那么狂干什么?这种引战言辞,叶朔并未接他的茬。

    就算实力再差,人家也有背景,人家就有狂的资格。当然这种狂傲,是否会在将来的某一天为他们带来杀身之祸,那就不是自己需要考虑的了。

    鹰兽飞行的速度很快,不过大半个上午,一行人就已经离开了天玑国。

    半道上也曾遇到过不少骑着各式灵兽的队伍,看上去同样是以赤炎古果为目标的。抱着抢先除掉几个竞争对手的心思,先后驱动着灵兽朝他们靠近过来。但在看清了陆鸿羽二人衣衫前所绣的乾元宗纹章后,都是忙不迭的致歉撤离,同时在一连串的交头接耳中,必然会将对墨孤城的忌惮表达得天花乱坠。接连数批队伍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乔曦莹早就乐得合不拢嘴:“哈,看来孤城师兄的名号还真好用!”梦中情人是一个人人敬仰的大英雄,想来对这些怀春少女而言,就是最大的骄傲了。不过她一面盛赞着墨孤城,还不忘留出一只眼睛盯着叶朔:“你哼什么,不服气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如果一个宗门的名声只能靠一个弟子来撑持,那还真是可悲。”叶朔淡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乔曦莹气得一瞪眼,但很快她就像是想到了什么,负起双臂,拖着长腔笑道:“哟,这话说得可真酸啊。等你自己的名字够格撑起一个宗门再来说吧!”

    鹰兽穿过厚重的层云,下方一座古城已是遥遥可见。

    “在前面这里停一下。”陆鸿羽向风渝示意,“这一次镇远镖局也会出几个弟子跟我们同行,我和师妹下去跟他们会合。赶路要紧,你们留在这里,就不要到城中乱逛了。”

    风渝操纵鹰兽,停在了古城不远处的一座小沙丘上。乔曦莹轻快的跳了下来,陆鸿羽也紧随其后。这两人一走,续垣就像被人取下了脖子上的项圈,立时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。那副急不可耐的样子,看得黎东旭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,这一路上他们一直说的墨孤城,到底是什么人哪?”等续垣确认两人都已去得远了,忍不住一脸八卦的向风渝打探道。

    风渝也配合的压低了声音:“他是乾元宗数百年来最顶级的天才。不仅宗门大比从来都是第一名,连与其他宗门进行的切磋赛,也没有输过任何一场!简直就是一个不败神话!”

    “真的连一次都没有输过吗?”续垣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连用出全力的时候都没有啊!”风渝越说越是激动,“据说当初最轰动的一场,血云堂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,在此之前同样未尝败绩的超级强者,一样是在比赛中输给了墨孤城,而且输得毫无悬念!他在乾元宗可是被捧上神坛的人物,寻常人就是想见他一面,都不是那么容易的。就说我吧,为乾元宗效命了这么多年,还一次都没见过他呢。”

    不顾续垣瞬间大放的嘘声,又转过头,认真的道:“所以叶朔啊,你能让墨孤城亲自下令对付你,这要是传出去,也是一份不小的荣耀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对此嗤之以鼻。这是何等可笑的逻辑!

    不过,不败神话么?这样正好,自己最喜欢挫败那些“不败神话”了。当初墨凉城在定天山脉也拥有着不败神话,最终,他还不是败在了自己手下……

    陆鸿羽和几个劲装打扮的镖局弟子,很快就一起赶了过来,但这群人中却不见乔曦莹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是说会合吗?你师妹呢?”续垣来了兴致,“哦,她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陆鸿羽苦笑了一下:“她去逛街了,还说要给孤城师兄带礼物。”大约是想到了先前是自己严令叶朔等人不得闲逛,如今同门师妹却带头违犯,让他也感到有些抬不起头来。半晌又加了一句:“我这个师妹,我是管不住她。平时在宗门里,也就只有孤城师兄的话她还听得进。”

    续垣干咳两声,一副苦口婆心的神情被放大了百倍:“这可不行啊!俗话说得好了,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等她回来,你们一定要好好的给她做做规矩。风哥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风渝哭笑不得:“……关我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众人在鹰背上大概足足等了半个时辰,乔曦莹才挎着大包小包,慢悠悠的回归队伍。

    再次启程,即使是在万丈高空,乔曦莹依然在摆弄着她的礼盒,在鹰背上逐一摊开,再重新分门别类。这个时候的她显得格外细心,连和叶朔斗嘴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鸿羽师兄,你还记不记得,当初大家在宗门内为凉城少爷发起众筹,几乎把所有能找来的珍稀补药都凑齐了。虽然墨家肯定不缺这一点钱,但也是我们的一份心意,可是孤城师兄他不要。

    我想来想去,如果送太珍贵的礼物,他肯定还是不会收的,送太普通的呢,又显不出我的诚心。最后我就想到,送礼要送到实处,不如我就直接买补品送给凉城少爷,将来等孤城师兄听说了,他一定会领我的情吧。”

    陆鸿羽的身子,随着鹰兽的颠簸摇摇晃晃,淡淡道:“孤城师兄一向不喜欢别人过问他家里的事,你可当心,不要马屁拍到马脚上啊。”

    叶朔冷哼一声,心底暗道:“是啊,墨孤城可是一个大大的不孝子,为了不让自己在你们这些师兄弟之间辛苦建立的形象受损,自然是能避则避了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虽然有沿途势力的阻挠,有乔曦莹的不务正业,众人总算还是在傍晚时分顺利赶到了北镜国。而他们的队伍,也扩展到了一支数十号人的小团队。

    莽荒高原上,赤炎古树的方位几乎是一眼可见。此时古树下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,这群人服饰各不相同,站位也是刻意以阵营为分隔,却又都不愿离得古树太远。表面上是一派热烈的寒暄景象,但等争夺一起,料来就是图穷匕见。

    叶朔也正利用这段时间,仔细打量着那赤炎古树。

    这是一棵通体血红的巨树,华盖擎天,洒下一片如血的凉荫。枝头上缀着一串串同样血红的果实,个头奇大,表皮生满利刺,大概也只有那些皮糙肉厚的魔兽,才有可能一口吞服。

    那树干表面……叶朔紧皱着眉头。由于情报的闭塞,他现在对赤炎古树一无所知,也不知是否因为眼睛的错觉,他总觉得树干上似乎有着未干的鲜血,正在不断流淌。而鲜血的源头……叶朔举头上望,却是那一个个形貌狰狞的赤炎古果。

    血水蜿蜒间,那古树沉蕴的魔气也在逐渐加深。那就仿佛,这棵树并非是死物,而是一个树形的精怪!

    这现象古怪,叶朔也不敢贸然抬手触摸。何况其他人仍是寒暄得火热,似乎全未注意到古树的异状,叶朔也只能将疑问压在心底。同时他暗暗释放出灵魂力量,尝试渗透入古树内部,在一寸寸细微的纹理间仔细查探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叶朔脸上的困惑又加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千年前的魔族圣树,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多半是探不出什么,这一点叶朔早有准备。但真正令他感到奇怪的,是在灵魂探测中,他感应到了截然相反的两种状态。

    一种是古树本源的排斥之力,另一种则是与他的灵魂产生呼应,正在接纳着他,呼唤着他。但那股接纳之力,却远比排斥之力来得衰弱,叶朔一时仍是无法探知就里。

    若不是在扫描到枝干的某一处时,令他的灵魂产生了一道极其细微的波动,叶朔几乎都要怀疑,一切只是他的错觉了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终于也开始有其他势力的人注意到他们,成群结队的凑上前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乾元宗的人,这一次还真是姗姗来迟啊。怎么,墨孤城没有来么?”

    陆鸿羽还没回话,乔曦莹就抢着答道:“这种小任务,当然不需要孤城师兄亲自来了!”话里自带的优越感,再度傲视全场。

    对面那人讪讪一笑,应道:“说的也是。谁不知道孤城兄是此番争夺天宫门新晋名额的最有力人选,自然是要好生修炼的为是。”接着,便又是一番围绕着墨孤城的忌惮言论,这一路上叶朔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。

    也有人较为谨慎,四面张望着,狐疑道:“咱们都来了这么久了,怎么连一只魔兽的影子都没看到?难道全躲在暗处,等着捡现成便宜么?”

    另一人笑道:“明知道六御魔君可能会出现,它们还来找死么?”

    又有一人冷着脸道:“别说得那么轻松,六御魔君真要是出现了,你就不怕?”

    这些原本应该一见面,就为争宝打得你死我活的对立势力,如今都担心六御魔君不知几时就会出现,要是在这里消耗过甚,到时可就连逃跑的力气都没了。因此这份虚假的和平,倒是维持得比众人想象中更长。

    “唉,赤炎古果就在眼前了,看样子也熟透了。既然人家都不拿,咱们为什么也要陪他们干耗着啊?再等下去,六御魔君都该来了。咱们先摘了吧!”续垣说着,当即纵身跃起,抬手就向头顶的一颗赤红色果实抓去。

    也许是这古树本能的令自己感到危险,也许是旁人既都不动,或许另有图谋,这一刻叶朔心头倏地掠过一丝不祥预感,刚想阻止,续垣的手却已经抓住了赤炎古果。

    接着叶朔就眼睁睁的看到,那古果的表皮忽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,淋漓汁液洒落,犹如张开了血盆大口,将续垣的半个脑袋直接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众人在树下只能看到续垣剧烈挣扎,两条腿惊恐的乱蹬,但他的身体却正在不断被吸食着,露在外界的部位越来越少。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,他整个人就已经完全消失了,而那古果的裂隙也重新合拢,再次恢复了常态。只是在树干上流淌的鲜血,色泽似乎更为的浓郁了。

    “续垣!!”叶朔大喝一声,目眦尽裂。但同样目睹着这一幕的发生,其他人却都是一脸的意料之中,甚至还有几分“自作孽不可活”的嘲弄。

    “哥们,我说你们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?”一名蓄着短须的中年人看不过去的开口了,“想摘赤炎古果,必须等到古树表面的血色降低到最黯淡的时候,通过空间通道,进入古树内部采摘。直接在外界摘的话,就会像刚才那样被古果吞掉的。否则你以为我们来了这么久,到底是为什么一直傻等在这里的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叶朔又惊又怒,第一时间转头瞪向了那两名乾元宗使者。这应该是关于赤炎古树的基础情报,就是因为这两个人一路上什么都不告诉自己,续垣才会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遭到这种劫难……

    “你瞪我们干什么?”那中年人透露的情报,乔曦莹果然不是第一次听到的模样,此时却是大模大样的冷哼了一声,“你们自己情报闭塞,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再说了,刚才是我们逼他去摘的吗?还不是他自己冲动,以为就他一个聪明,别人都是傻子,那怪得了谁?活该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叶朔狠狠的握紧了双拳,努力克制着扇她一巴掌的冲动。转头望着高大的古树,忽然抬起一只手掌,紧紧的贴在了树干上。

    自古树内部果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,直接将他吞了进去。众人面面相觑,对他这种找死的行为做无能为力状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所有人脸上的轻松,就被一抹真正的惊恐所取代。

    他们同时感应到,那古树的暴动……并没有就此结束!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