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一十八章 打出邑西国 上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早在洛沉星释放出魔气时,叶朔就明白了他的打算。但虽是如此,他却仍然无法阻止自己的身体对魔气的自动吸收。

    六御绝境一役,最终魔器落入异族之手,是洛家一早对外公布的消息。但至于那异族究竟是什么身份,洛家却是并未明示。如今想来,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们就在为今天的计划做打算了。

    一旦自己的异族身份属实,夺走魔器的罪名,也就顺理成章的落在了自己头上。那些愚昧的民众根本就不会去考虑,这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命题。

    此时的洛沉星,完全就是一副代人族讨贼的气派。意气风发,咄咄逼人:“你勾结魔族皇者六御魔君,与他里应外合,放了他出来,导致我国内大量勇士死于他手。借守卫之名,行叛逆之实,你可知罪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六御魔君是他放出来的?”

    本就沸腾的人群再次炸了锅。此次死在绿野平原中的,有不少都是在场百姓的亲朋好友,忽然得知这个帮凶近在眼前,所有的愤恨都指向了他。尖锐的怒骂声,聚集着自古以来所有恶毒的诅咒,如同一场仇恨的浪潮,来势汹汹的向他淹没了过去。

    似乎还嫌骂得不过瘾,几个臭鸡蛋先后砸在了叶朔的背上。这一来更是激起众人怒意,一时间烂菜叶、破草鞋、碎石块,各种稀奇古怪的工具都加入了讨伐大军。甚至还有人专程端来了一盆隔夜的洗脚水。

    叶朔并未运用灵力抵御,在他的脸上、身上,很快就沾满了一片片样式各异的烂菜叶,额头顶着半个鸡蛋壳,稀释的蛋清顺着脸颊缓缓流淌。

    世界仿佛化成了一片黑暗,他听不到那些包围着他的斥责声,感觉不到身周雨点般的袭击。他唯一能看到的,就只有面前那个人得意的笑脸。

    深不见底的黑暗中,叶朔用全力嘶声大喊:“当初骨片是你非要收集的,我和我的兄弟已经反复劝过你,你却一意孤行。现在我的兄弟就为了重新封印他,生死不知,你竟然说我是与他里应外合?!”

    一个人的愤怒,瞬间就淹没在了成百上千的愤怒中。没有人理会他的辩解,没有人在意他是否冤枉。这些都是跟自己素不相识的人,但现在他们却恨不得置自己于死地。

    洛沉星是自己的仇人,他能想出怎样歹毒的计划都不奇怪。真正令叶朔痛心的,是这些轻易就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百姓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因为一桩夸大的传闻,盲目的将一个人捧上天;也可以因为一件不实的消息,将他们曾经追逐过的人推入地狱。他们的行为,又何尝不是在担任着恶势力的帮凶。

    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国家,他曾经试图去保护的同胞,竟然就只是一群这样的人么?民已不民,国将不国。

    独自承受着所有的攻击,仅仅是因为,他想在离开这个国家之前,更深刻的认识一下这里。也许在他的一腔热血彻底燃尽之后,他会开始懂得,从此只为自己而活。

    洛沉星已经退出了他所处的黑色圈子。在他面前缓缓抬起了一只手:“我现在下令,——杀!”

    城楼上,触目可及,一片弯弓搭箭,雪亮的箭锋令日光失色;大街上,同样布满了训练有素的炮手,他们的眼睛隐藏在黑洞洞的炮膛后,眼中流动的是一种猎鹰般的阴鹜;广场上,成批的卫兵们举起了长枪,枪尖齐刷刷的对准了叶朔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众生相,化为一副遥远的画面,尽数落在了伫立在城楼一角的国主眼中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个很有才能的年轻人……国主默默的叹了口气。但是沉星说的也没有错,此人无父无母,无门无派,一个没有根的人,既没有能够束缚他的东西,就无法指望他会一心为国效力。选择他,就像是在押一场赌注。

    而洛沉星,这么多年尽心尽力,也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的税收,让他这个国主可以当得安安稳稳。并且,洛家的地位在邑西国根深蒂固,他们的经营范围,覆盖了整个国家的方方面面,更别提他们的背后还是血云堂,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道理,总是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虽然叶朔的潜力也的确不错,但你在成长,别人也同样在成长,这个时候,资源的优势也就显而易见了。国主并不认为,如叶朔这般的独行侠,将来所取得的成就,能有机会超过洛沉星。

    因此经过几天的考虑,他终于还是签下了将叶朔入罪的批文。

    在这两个年轻人中,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洛沉星。

    同时在国主的脑中,也不由再次浮现出了当洛沉星的书信刚刚送到时,那一晚他们在大殿中所进行的谈话……

    “沉星啊,现在国内的局势你也很清楚,要扼杀一个敛气巅峰的强者,于情于理都是并不合适的。若成功,无异于自断一臂;万一若不成,必然令他对我国记恨,那就等于是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哪……”

    洛沉星的语气斩钉截铁:“没有万一!此事由我亲自操办,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。”

    国主左右为难,半晌又提出了一个建议:“但是你看,能否先多留他一段时间,那种级数的强者,毕竟是有备无患。等到国家渡过了这段燃眉之急,再行诛杀?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复活,国内大批强者丧生,这两件事一直就像悬在国主头顶的两把利剑。国难时期,所能依靠的强者自然是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洛沉星眺望着窗外的远山,轻如自语:“一个有潜力的敌人,若不在他弱小的时候就解决,一旦放任他强大起来,可就没有机会了。”说着话转过了头,径直走到邑西国主面前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知道我一向不是个轻重不分之人。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,那么纵然他千错万错,依照本国律法,也不过是让他在牢房里度过余生。但如果他不是呢?”

    国主一怔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洛沉星冷冷一笑,口中缓缓的吐出八个字:

    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”

    正是这八个字,造成了今天的局面。

    作为国主,他必须要为国家的利益考虑。哪一边能对国家的长远发展更有助益,他就会选择哪一边。如果现在的叶朔可以更强大一些,又或者是他的背景可以更深厚一些,或许也就不至于这么轻易的被当做弃子牺牲掉了。

    “叶朔啊,不要恨我。”国主喃喃自语,“邑西国,不能没有洛家。而我,也不能不依靠沉星……”

    广场上,情势突变!

    叶朔体内爆发开了一团黑光,将满身污秽一扫而空,滔天的邪气直欲冲入云层。黑色气浪不断暴涨,将他的周身隔绝成了一片真空地带。

    围观的群众受魔气压迫,只能狼狈的将阵线后移。此时在他们的眼中,闪动着一种又是恐惧,又是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魔物要现原形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长到这么大,还从没见过能化成人形的魔物呢!”

    霎时,城楼上万箭齐发,炮膛相继开火。

    箭影、火光,在一瞬间将广场笼罩。

    叶朔逐渐泛红的双眼中,同样充斥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战意。

    来吧……他已经不想再压制体内的封印了!……

    就在叶朔体内的灵力不断朝纯黑过渡时,炮火交织的中心点上,忽然闪电般的出现了一个人影。那人运转灵力,形成一片巨大的透明漩涡,逆时针缓缓旋开,箭杆触之断折,炮弹触之寂灭,短短片刻,这第一波倾注国力的强悍攻击,就这样静悄悄的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那人的手段似是较为温和,被扫平的炮火并未伤及外侧人群。但这般惊人实力,仍是令四面的卫兵愣了神,暂时无暇发动第二次攻击。

    在看清那人的面容后,叶朔周身的魔力气浪悄然沉寂,就连双眸也褪去了血红,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喜极而泣的状态,抬起的手臂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……顾、问?!”

    那人安静的回过头,对他露出了一个熟悉的笑容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个笑容,就驱散了叶朔心底的所有黑暗。压抑着冲脑的狂喜,迫不及待的追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你平安逃出异空间了?还有,”他忽然又想起一件事,“六御老魔如何了?”

    顾问环视四周,依然保持着高度戒备,同时简略答道:“当时我们被传送到了不同的空间。我疗伤完毕后,也曾经试图去寻找过他,但是……”沉重的摇了摇头,代替了没有说完的话。神色间依然为放走了六御魔君而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叶朔一只手重重按在他的肩上:“无论如何,只要你平安无事,这就是最重要的!”

    也许他就是一个这么短视的人。只要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还能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,这一刻他就感谢整个世界。至于什么人族大灾,那就留到以后再去考虑吧。

    但他能乐观,其他百姓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态了。当初听说六御魔君和一名驱魔者一起陷入了异空间,他们一直都抱着希望,盼着他就此死在异空间,又或是那名驱魔者再度大展神威,将他永久封印。

    如今希望破灭,而那异空间既然这么容易出来,那六御魔君要脱困也不是难事。笼罩在他们头顶的这一层阴云,终究是越压越近了。

    洛沉星是最先回到现实的一个,打量着顾问,笑容更为诡秘:“哦,又是一名要犯,今天倒是来得挺齐。所有人听令,务必将那只魔物当场诛杀,另外那个小子,抓活的。”

    顾问刚刚迈出一步,叶朔一把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我今天绝对不会再让你为我抵挡敌人了!”

    掌间的力道,宣示着他的决绝。四目相对,叶朔的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,

    “顾问,我是你的兄弟,同时我也是一个人啊!如果我总是像个废人一样什么都不做,永远站在你的身后,让你为我付出,为我牺牲……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?”

    顾问回视着他,在叶朔的目光中看到了坚定。自己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,真的是成长了很多。虽然他一路跌跌撞撞,虽然他的性格中总有那么多抹不去的弱点;虽然这一路上他付出了很多,也失去了很多,但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努力的在成长啊……

    目光落到自己的衣袖上,那里由于叶朔握得太过用力,已经现出了一大片的皱褶。这让顾问忽然苦笑了一下:“我看起来,像是那么具有牺牲精神的人么?我所想的,当然是我们一起打出这邑西国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深深一点头,两人背靠着背,环视四方。卫兵向他们包围了过来,更多的皇室修灵者也参与进了这场战争,兵刃的碰撞声,交织的剑影刀光,以及四面横飞的灵技,组成了一场邑西国历史上最惊心动魄的狂舞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我也来帮你了!”不知战了多久,续垣也杀进了战团。

    他才刚刚赶到,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。但叶朔的敌人就同样是他的敌人,哪怕对方是皇家禁军!

    洛沉星折扇轻摇,冷然下令道:“谁敢与魔物为伍,一律同罪!”

    广场上,激烈的战斗依然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国都内的变故,同样在第一时间传到了定天派。

    司徒煜城身披掌门长袍,手持重剑,快步走下青石台阶。

    “如今太上长老有难,我将即刻带兵增援,众位可愿与我同行?”

    一众弟子面面相觑,很快就各怀心思的劝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掌门,现在赶去也是远水难救近火。何况现在围杀叶长老的可是皇室和洛家,我们定天派一旦卷入,必然引得他们记恨。且不说朝廷,那洛家少爷可还一直对定天山脉的地盘虎视眈眈哪。今天这一去,岂不正给了他们一个剿灭我们的借口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掌门,请您三思而后行!”

    司徒煜城听着众人“明哲保身”的建议,越听越怒,最后更是开口直接喝断。

    “没有叶朔就没有现在的定天派,我是非去不可的。此番我不会以掌门身份逼迫你们参与,但谁若是贪生怕死,从此便不再是我定天派的弟子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