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零九章 他的身份 二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闪电般的战斗,短短片刻就爆发了数百个回合。

    洛沉星出手快极,招招直逼顾问周身要害,戒指中光芒连闪,大把灵技迭出,如同一场猛烈的风暴,卷起千丈波澜。

    任他手段尽施,顾问却始终是不动如山,沉着应战。傲然屹立的身姿,颇有几分远古画面中,那位封魔老者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顾问师弟的真正实力吗?”宫天影一面调息着体内紊乱的灵力,也不禁为这场战斗看直了眼,“这样看来,他起码也处在修气高等境界,比洛沉星更胜一筹!”

    由于离山得早,此前他与顾问的接触可以说是少之又少,对这位师弟的所有了解,几乎都是来源于叶朔断断续续的描述中。今日一见,真是令他彻底大开了眼界。

    而在不远处,叶朔的神情依然是呆滞的,好像还沉浸在顾问真实身份的冲击中。但谁又知道,此时他的内心正备受煎熬。

    虽然有心要去帮忙,但那两人即使将战斗气息压制到了最低,激战中所产生的能量却是丝毫不减。那样的战场,根本就不是他能插得上手的。

    眼睁睁的看着朋友在面前拼命,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,那种沉痛和无力感,在这一刻仿佛又全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在人族和魔族捉对厮杀的战场中,忽然有两个人类在那边打得难解难分,确实曾令许多看到这一幕的人感到奇怪。不过现在魔器对他们才是第一位的,旁人私怨,他们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两人又拆数招,仍旧是各擅胜场。在一次双掌分掠,身形交错的瞬间,顾问微俯下头,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洛沉星,我手上有你谋杀上司的证据,如果你今天放我一马,我也放你一马,此事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如何?”

    洛沉星略微一怔,下一掌却是毫不犹豫的拍了出去:“只要能抓到你这个要犯,就算我杀了再重要的人,都不会再有人追究的。<>”稍一停顿,笑容逐渐加深,“何况,你根本就没有证据——”

    对方的依依不饶,令顾问也被打出了脾气:“我此来并非是为与你争夺魔器!你也应该知道,前几个月在你的地毯式搜索下我都可以躲过,今天要逃出这里,对我来说也不是难事。到那个时候,你只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!”

    洛沉星笑容柔和,口中轻言慢语,手上的攻击却是丝毫不缓:“是啊,我当然知道你的目的不在魔器。都是为了你那个头脑简单的好兄弟么,就因为担心我会对他不利,就巴巴的跑到这里来……呵,你还真是不聪明啊,如果你能一直老老实实的躲下去,或许我还真没那么容易找到你,但你偏偏要来自投罗网……”

    空闲的另一手缓缓握紧,仿佛当真已是将顾问捏在了手心中一般。同时朝着叶朔的方向瞟去一眼,戏谑的低笑道:“哦,或者我应该说,你对兄弟真是‘重情重义’呢?”

    两人交战之地,最初就被施加了一层隔音结界,以阻谈话外泄。显然,对这位九幽殿要犯的身份,洛沉星也不希望有更多人知道,以免给旁人瓜分去了自己的功劳。

    但在他说出方才一番话的时候,却是刻意将结界扩张,连带着将叶朔也笼罩在内。那戳心的一字一句,自是被叶朔毫无保留的听在了耳中。

    顾问的脸色,也因为洛沉星这个举动再度冷下几分:“这么说,那就是没得商量了?”

    洛沉星的音调仍是拖得很长,一段话说给两个人听:“当然,捕快和囚犯又有什么可商量的?今天不仅是你要束手就擒,就连你那个好兄弟,也一样要死。不过你不用担心,你们很快就会在另一个世界再相见的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的面容,渐渐由空无一物的僵硬,转变成了一片枯败的死灰。<>

    明知道洛沉星就是在用这样的说法刺激他,但是叶朔却没有办法不在意。因为……他说得没错啊。

    都是因为自己贪心不足,想着夺什么魔器,六御绝境内杀机重重,天灾**,顾问一定是因为不放心自己,才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跑到这里来。而自己不但始终也没认出他,反而一路上一直都在怀疑他……

    如果当初……自己不动这些歪脑筋就好了。一直以来,他都在不断的闯祸,永远是身边的人在为自己善后,但是犯错的是他,为他的错误承担责任的,却总是那些他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一意孤行的任性,他已经害了顾问一次了。难道现在,他还要再连累顾问第二次吗?!

    叶朔的情绪波动,同样对顾问产生了影响。洛沉星敏锐的抓住了他防守间的破绽,戒指疾挑,撕裂空间的禁咒,裹挟着一股强大的黑色能量,朝着顾问暴轰而去!

    顾问面容一肃,双手翻飞,道道金光腾耀。高涨的灵力螺旋中,一条金色长龙自他胸中腾起,将他从头到脚的笼罩在内。龙首高昂,仰天一声长啸,气慑寰宇,威震四方。

    金龙周身环绕着一圈圈神圣符文,盘旋数度,经顾问手印变动,龙体隐隐化形而出,猛一俯冲,化为一片迫人的金色能量,正面迎接上了激贯的禁咒。

    每一道符文都在大放异彩,两色光束彼此磨灭,终是由金光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。连带着尚未势竭的禁咒,同时倒压而回,扩展成了一片通天巨浪,重重将洛沉星淹没。

    浓烟方散,洛沉星的身形也是笔直跌退数丈,脚底在地面擦出了两道深长沟壑。怒瞪着顾问,眼中沉积着极致的怨毒。“咕嘟”一声,咽下涌到喉边的一口鲜血,似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般,提高声音喝道:“来人,抓住他!”

    这位洛家少爷平日里虽是一呼百应,但眼下场中混战正烈,就算他的威望再高出一倍,也难以将众人从魔器的诱惑中拉出来。<>此时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抬起头瞟了他一眼,就继续投入到了身前的战斗中。

    洛沉星又急又怒,这一回是彻底豁了出去,猛地抬手抛出一块玉简,半空中投影出数行文字。寥寥数语,蕴含其中的能量波动却是震慑全场。而他也是声嘶力竭的喝道:“这是九幽殿的旨意!全员听令,立刻给我抓住他!”

    如果说在此之前,他抱的还是“吃独食”的心思,但在顾问抬手间破解了他的禁咒后,他已是清楚的知道,对方实力更在自己之上,今日单凭自己一人,是拿不下这个要犯了。

    尽管心有不甘,但洛沉星见机也快。被人瓜分了功劳,总比根本没有功劳好。只要能抓住顾问,将来哪怕只是分到一杯羹,也足以撑死一群人了。

    那几段文字末尾所标注的,真真切切就是九幽殿的纹章,这也令许多原本还半信半疑的人,目光都迅速的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旁还附上了要犯的画像,当他们的视线先后落在顾问身上,确认了他的面容与像中之人恰恰相合时,这种火热顿时深化成了相同的贪婪。

    立时便有大批修灵者舍弃了魔族的敌人,齐刷刷的向顾问扑去。这当中不仅有皇家护卫队的成员,就连不少独行强者都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有的是早已知道九幽殿的通缉令,有的是茫然不知,但无论如何,单是“九幽殿”的招牌,就足以令他们为之全力以赴了。

    九幽殿之名,对魔族而言也是如雷贯耳。但它们终究还有几分身为魔的自尊,要说去参与异族的纠纷,讨取赏赐,大部分魔兽还是做不出来。何况魔器终究对它们价值更重,如今人族分出了大部分战力,正是它们一举攻陷敌方队伍,夺取魔器的好机会!

    这一转眼,顾问便是腹背受敌。叶朔再也隐忍不下,挺身而出,也加入了混乱的战团。

    各式兵器先后朝顾问刺到,纵然他实力出众,此时也不免双拳难敌四手。叶朔一边就更是左支右绌,但凭着一股坚定的信念,他却是始终将敌人牢牢阻挡在外。在他心中,哪怕能为顾问多分担一个对手……也是好的!

    双方势成僵持,忽有一名老者双手掐诀,一座金光小塔自他袖中飞出,迅速扩大,很快竟是高涨成了一座参天巨塔。自塔中辐散开一层层金色阵纹,牢牢将顾问锁定,就连围斗中的数人受到波及,动作都显得迟缓了不少。

    战圈之外,有人认出那金色巨塔还是一件不世出的名宝,不由暗暗叹息。那可是先前对方连对付魔族,都舍不得拿出来的法器啊!这帮人的利欲熏心,竟然已至如此么?

    顾问独立阵中,面上却是毫无惧色。双手结印,一轮更为繁奥的法阵显化而出,高高架上半空。条条阵纹自行运转,便是始终将那大盛的光波阻隔在外。稍后阵纹再转,旋绕出一股吞噬之力,将那缤纷光影尽数吸收。

    “意外么?这是最纯正的神圣之气,可以吸收一切同源力量!”

    在那持塔之人剧变的神情下,顾问微仰起头,眼中划过一丝高傲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像你这样的人,根本就不配拥有这种宝物!”话音刚落,手印也是猛然再变,法阵化守为攻,散发出一片夺目的金光,将那宝塔自正中削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在被所有人当成肥羊的情况下,顾问深知若不施以雷霆手段,自己的处境只会更加被动。露这一手,也不乏几分杀鸡儆猴之意。

    虽是如愿达到了震慑之效,但眼前众人却是“知难”而不愿退。见到敌人棘手,反是刺激得他们相继拿出了压箱底的技能,一时间攻势更为猛烈。

    主战场上,有老成持重者望着正如潮水般压近的魔族大军,徒劳的呼喊道:“你们就一心惦记着替九幽殿为虎作伥,难道都忘记抵御魔族的大任了吗?前线……前线就要被攻破了啊!”

    两处战场,两处绝境。片片剑影刀光之中,忽然飞掠出了一道暗影,直逼魔器!

    那是一只通体杏黄的魔兽,外形看来似是一只人形狸猫。方才的混战它不曾参与,此时却是趁着战斗即将进行到尾声的时候,再次打起了乱中取利的主意。

    狐妖朝它扑了过去,宫天影撑着重伤初愈的身子,也紧随其后。接着是洛沉星,人魔两族也各自抢出数人。有宫天影的先例在前,众人可说都是更加敏感了不少。在大战没有结束之前,谁敢擅动魔器,谁就是所有人的敌人!

    “想趁乱坐收渔翁之利的魔兽一定不止这一只,不过来一只我们就杀一只,也就是了。”洛沉星眼中闪动着寒光。

    这些愚蠢的魔族也想玩黄雀在后?妄想!最后的赢家只能是自己,无论是顾氏一族那个小子,还是魔器,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……

    “叶朔,我这边还撑得住,你也过去帮忙吧!”顾问看出了叶朔的犹豫,又加了一句:“就算不为了你自己,保卫魔器不落入异族之手,总还是我们应尽的职责!有什么话,都等这一关过去再说!”说话间法阵再次推出,将身侧众人齐齐震退。

    叶朔咬了咬牙,在两个方向间迟疑良久,终于还是冲向了魔器一侧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根本就帮不上忙,如果能拿到魔器的话……才真正可以解这场危局!魔器,一定要拿到魔器!

    祭台前的变故,也令不少人舍弃顾问,转而加入了另一方战团。众人连番乱斗,哪一人想抢先冲向魔器,都会立时被旁人拦下,加紧围攻,场面一时混乱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不远处,又是一道黑影掠了过来,那是浑身缭绕着黑气的青翼魔,死魂加身,势不可挡。背后则是紧紧追击的白虎魔和大力牛魔。

    砰砰数声,青翼魔已经飞快的冲到了首位,叶朔挥手凝定空间,众人缓过一口气,也再度出手……

    正在局面最紧迫的一刻,一片蛛网般的灵力光束忽然急掠而来,将祭台前的众人同时牢牢锁住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后方,站着的是十指大张,稳稳牵拉着所有光束,嘴角正缓缓掀起阴毒笑容的西陵北。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