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零四章 魔龙潭底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。”既然魔气对自己并无伤害,叶朔自也不想服用什么来历不明的药物。

    宫天影还想代为说明,叶朔的体质较为特殊,可以免疫一切魔气侵蚀,但那陌生人却像是早在意料之中,并未坚持,自行服下避毒丹后,三人一同潜入了魔龙潭。

    潭内浩大无边,虽名为“潭”,却实不亚于深海之广。三人潜行良久,四面仍是一成不变的潭水,若不是举头上望,来路早已被淹没在一片浑浊的幽暗中,几乎令人疑心自己是始终在原地打转。

    潭水中到处都漂浮着魔气暗流,如同一道道漩涡般,随着三人的潜行,绕着弯儿在他们身侧打转,也将视觉混淆得更是迷蒙难辨。

    昏昧中早已不知潜行了多久,叶朔打量着四周,眉头忽然微微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叶朔的声音有些迟疑,“我总觉得这潭水之中,好像蕴含着一种极其狂暴的能量。就好像有一个人在发怒,积聚了千年的怨气,此时他正在疯狂的咆哮,想要将这种恨意尽情的发泄出来。身处其中,我觉得自己的情绪都有些受到了影响……”

    宫天影和那陌生人对视一眼,都是困惑的摇了摇头。显然,他们什么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“要说奇怪,我倒觉得这潭水的密度有些奇怪。”半晌,宫天影开口了,“若是普通的潭水,人类通常会向下沉,但这魔龙潭,却好像有一种强大的斥力,不断的将潜入者往外推。再想下潜,就得耗费双倍的灵力——”

    在他身旁,那陌生人侧过头,淡淡道:“避毒丹的药效,会随着灵力的挥霍而逐渐流逝,所以如非必要,最好不要过度动用灵力。我教你一种方法,将灵力与这里的空间波动无限贴合,让自己融入这片空间,就好比你不是这里的闯入者,而是这里的居住者。这样的话,空间自然就不会再排斥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听在耳中,略一发怔。这样的方法,还是他早前无意中研究出来的,知道的人总共也没有几个,那陌生人竟然也懂得相同的原理,究竟是该说自己无师自通呢,还是那陌生人的身份果然有些古怪呢……?

    又行良久,宫天影身形一顿,抬起头四面环视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好像是真的有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“是打斗声。从那边传过来的,过去看看!”那陌生人很快做出了判断,当即折转方向。

    潭中深处,此时正进行着一场烈斗。

    一条凶猛的暗紫**龙摇头摆尾,搅动得潭水剧烈震荡,身周辐散开大片的魔气,将周边百尺都染得魔影浓稠。

    在它对面,则是一对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女各持法器,苦苦支撑,但从这且战且退的战场看来,他们显然已经落在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这家伙还有完没完!”那男子低咒一声,挥动着手中的降魔杵,奋力向魔龙的眼珠捣下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却似激怒了魔龙,大口一张,喷出一团纯正的魔气,将两人双双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能够潜入魔龙潭,这两人显然也懂得某种驱毒秘法,但被魔气当头喷个正着,仍是令他们呛得连连咳嗽,脸上也现出了种紫胀之色。

    那男子此前消耗了太多功力,受到魔气的影响尤其深重,半边身子都僵硬了下来。那女子稍好一些,缓过一口气后,挥手抛出个碧绿色手镯,在她的灵力推动下,那手镯喷涌出一圈圈的翠绿光环,一浪接一浪的掠过魔龙周身。

    在那女子紧张的注视中,魔龙的动作却是丝毫未显迟滞。庞大的身体猛一旋转,龙尾急扫,将两人同时抽得倒飞而出。降魔杵和那碧绿色手镯也从两人手中脱出,漂浮在激烈起伏的潭水中,很快就被另一股袭来的魔气漩涡卷住,几个盘旋就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魔龙不依不饶,身形猛一扭动,朝着那对男女跌落的地方直撞了过去,沿途再次卷起了一阵能量风暴,浪涛汹涌。

    在两人的瞳孔中,只来得及看到那一道加速放大的身影,不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足足等过许久,预料中的疼痛仍未降临。那女子这时才敢悄悄睁开眼睛,就见在他们身前,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三道身影。而其中的一人,正手持一把冰蓝色宝剑,架住了魔龙的头颅。

    这三人正是刚刚循声赶来的叶朔等人。最初听到打斗声时,他们还很有些奇怪,按理说进入葬魂渊的那一队,应该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魔龙潭才对,但转念一想也就了然。

    这六御绝境他们皇家护卫队能进,其他的独行强者也能进。魔器即将出土,此处自是风云汇聚。之前的一路不过是他们运气好,始终都没有碰到其他人马而已。不过等进入了绿野平原,该有的冲突想来还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一剑阻住魔龙,叶朔抽空向背后那两人喝道:“快走!”

    对方已经失去了战斗力,接下来对自己而言就只是累赘。何况就算他们精力充沛,在敌友未知的情况下,叶朔也不可能带上他们一起去找骨片。他可不想发生什么在大功告成之后,被人背后捅刀子的闹心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那对男女神色间都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走!”叶朔见他们一副贪得无厌的表情,话里更没好气,“命都快保不住了,还在觊觎骨片?”

    或许是这当头棒喝终于令那对男女有了几分清醒,那男子匆匆一抱拳:“那我就谢过兄台救命之恩。”和那女子对视一眼,两人同时向上方游去。

    叶朔松了口气,手上猛一加力,将那魔龙逼得退开数丈。随即身形纵起,挥动长剑向那魔龙连连劈砍。

    这“冥寒琉光”乃是削铁如泥的利器,在水中使用,更有几分属性加成之效。没出几个回合,就将魔龙逼得节节败退,最终叶朔高高一剑斩下,将那魔龙从头到尾的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但还不等他松一口气,那被他劈开的魔龙,两截身形各自一阵蠕动,竟是化成了两条一模一样的魔龙!

    两条魔龙片刻不停,分从两侧夹攻,配合得更是妙到毫巅。叶朔虽惊不乱,每一剑劈出,依旧有条不紊。连续几次进击后,抓住一处空当,拦腰将两条魔龙齐齐砍成两截。

    同样的一幕再次发生了。那分裂开的四截残肢,各自一阵蠕动,转眼又化成了四条一模一样的魔龙。似此这般,敌人岂不是越杀越多,永远都没有尽头?

    这一次叶朔不敢再轻易出手,只得暂时以防御为主,希望能够随着战斗的进行,找到有效的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这魔龙的身体似乎是以魔气化成,换句话说,只要魔气永不枯竭,它们也就可以无限繁殖。但这魔龙潭到处都是魔气,自己又怎么可能将它们完全与魔气隔离?

    不远处,那陌生人也正凝神沉思。半晌,双手连番结印,掌指间腾起一道金光。扬臂一扫,光束一分为四,如同四颗璀璨的金色炮弹,“嗵”的一声连成一线,同时将四条魔龙炸成了四团魔气。

    魔气反复蠕动,却不见消散,但那每一缕游离的魔气,似乎都在朝着龙形凝聚。三人只觉眼前一花,再凝目时,那铺开数丈的紫色浓烟,竟是已经化作了数十条魔龙,急速旋转的身形化作了一个紫圈,将叶朔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最糟糕的情况,到底还是发生了!

    同时遭到数十条魔龙的围攻,这样下去打都没法打,光是抵御,恐怕就直接会被累死!

    那陌生人的神情,也是因这意外的一幕瞬间一僵。但很快,他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,瞳孔猛地紧缩。

    “恐怕,魔气的根源并不是这魔龙……而是那块骨片!”

    “骨片么……?”听到这句话的叶朔稍一迟疑,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散开灵魂力量,开始在这广阔的深潭中仔细感应。

    刚刚潜入魔龙潭时,他就已经尝试过灵魂搜寻。但这里到处都是魔气,和那骨片中散发的气息一般无二,在这样的干扰下,想找到骨片根本就是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不过,若说那魔龙是由骨片操控……叶朔决定碰一碰运气。他索性将灵力融入了魔龙体内,当自身的灵魂与魔气的波动频率达成一致后,通过逆向追踪,寻找那隐藏在深处的魔气源头……

    在他四周,数十条魔龙已经同时朝他俯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朔依旧是一动不动。在这一刻,他好似身处在一个独立的空间,既身在这潭水之中,又超脱于潭水之外。而他的魂力与那魔气根源所在的空间,则是正在不断贴合。

    近了……近了……

    “在那边!”叶朔紧闭的双眼霍然张开,身形一旋,朝着另一个方向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在他上方,大群的魔龙仿佛被激怒了一般,紧随其后,穷追不舍。远远看去,犹如一堵推移的厚墙。

    宫天影和那陌生人也双双紧追,不过他们并没有感应到任何的骨片气息,只能期望,叶朔的判断不要出差错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追逃一直持续了大半个深潭,在众人眼前,远远的出现了一块珊瑚礁。叶朔毫不理会连成一线的魔龙,一路向那珊瑚礁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这持续的潜行,终于是令他的速度减慢了许多。此时那群魔龙已经紧缀在了他身后,距离最近的魔龙甚至咬住了他的鞋子。

    叶朔目不斜视,一拳狠狠挥出,将那珊瑚礁轰得粉碎。而他探出的双手,也恰在这一刻握住了一团闪耀的金光。

    在他握住骨片的同时,在他背后那数十条魔龙,顿时齐刷刷的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宫天影和那陌生人远远的见到这一幕,都是悄悄舒出一口气。但背对着他们的叶朔,紧绷的面容却仍然没有松弛下来。

    他可以感应到,这块骨片和此前那几块主动飞出的不同,它竟是在自己的手中剧烈挣扎着,仿佛随时都会脱离掌控。那种感觉,就好像他握住的不是一块没有生命的骨片,而是一只暴躁的动物。

    骨片在他手掌中左冲右突,叶朔稍一疏忽,五指就被激冲的金光撑开,那骨片也飞速射出,朝深潭中逃窜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让它逃了,那倒成了笑话。叶朔一路紧追不舍,几次眼看着骨片就在眼前,伸出双手包拢时,那骨片却总是灵活异常,一次次从他的指缝间溜了出去。双方时而上浮,时而下潜,就像是在表演某种特技一般,一旁的宫天影和那陌生人看得都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嘿,我倒不信还会制不了你?”三番两次的被一块骨片戏耍,叶朔也被激出了耿劲,双手迅速结印,“灵晶盾,封!”

    在那骨片四周,四道晶莹障壁自动结成,构建出了一道灵力牢笼,将那骨片牢牢封锁在内。

    骨片初时仍不安分,在灵晶盾中四面乱撞,尝试数次,似乎是认清了自己无法脱困,动作逐渐的缓慢下来,浓郁的金光也随之暗淡。最后剩下的,就是一块静静躺在笼底的黑色铁牌。

    叶朔又等过半晌,确认那骨片是真的已经平息下来后,才将盾壁撤去。探出手将它握住,收入怀中。正要转身离开,视线却忽然在下方不远处凝固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是魔龙潭真正的底部。在潺潺涌动的水流深处,平铺着一块光滑的石碑。碑面通体由清冽的汉白玉筑成,散发出一层幽幽的寒气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这块石碑究竟是从何而来,又为何会被安放在这魔龙潭之底?叶朔等三人心下疑惑,交换了一个眼神后,就同时朝着碑前降下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接近,叶朔才看清,那碑面上原来还刻满了文字。笔画凌厉而急促,刻满了整片石碑,似乎对方留书之时,内心是怀着一种相当的焦灼。

    匆匆将碑面上的文字浏览一遍,只因其中的信息太过颠覆,叶朔简直怀疑是自己的理解出了问题。沉下心来再次通读数遍,才缓过神来向身旁的两人解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好像是一段预言。这个人说,他曾经做错了事,放出了一个不该出世的东西,他自己也是被那个东西杀死的。如果若干年后,此绝境中有魔器出土的话,希望后世人千万不要擅取……否则,他的意思好像是,有什么东西,会跟随着魔器一起复活。”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