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零二章 以血之名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叶朔望着翻涌的血池,耳边忽闻风声劲急,刚一回头,便是一把通体血红的短刀直刺面门。同时在眼前放大的,还有那血云堂使者狞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——请你去死!”

    那短刀是由灵力凝聚而成,在对方所修炼的特殊法诀驱使下,形如鲜血,邪气纵横,刀刀直指要害。

    叶朔不慌不忙,扬手一召,空间中化开道道裂缝,激突的侵蚀之力结成一张大网,将血刀牢牢阻挡在外。

    “哼,洛沉星,他终于按耐不住了么?”

    对方是洛家一边的人,叶朔从来就没放下过戒心。即使当他和宫天影在血池边兜转,状若全神贯注的寻找骨片时,都不忘分出一股灵魂力量,时刻监视着对方的动向。这一次偷袭行动,可说完全被他防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那血云堂使者一击不成,倒也毫不慌乱。手中灵力催动,那短刀也如液体一般扭动起来,转眼就拉伸成了一条血色长鞭。鞭身狠狠一抽,当场将游离的空间裂缝尽数震散,而那血云堂使者挥舞着长鞭,更加凶猛的向叶朔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背后就是泣血峡,稍一疏忽就将有失足之险,在这样的局面下,叶朔的战斗难免有些束手束脚。好在那血云堂使者也有相同的顾虑,不过他本身的实力完全展开,也比叶朔高出了不止一筹,此时依然是稳稳的占据着压制态势。

    空间裂缝和血色长鞭两两对撞,激发出一片片能量风暴,底端的血池也被波及得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半晌,那血云堂使者一声冷笑,右手一扬,长鞭在他的操纵下迅速缩小,结成了一圈血色光轮。这光轮中一环套一环,喷吐出大大小小数十发灵力光圈,远远看去,如同一道血光万花筒。

    叶朔张开裂缝,将血色光圈尽数收入异空间。但这套攻击中所蕴含的灵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,没过片刻,叶朔全力维持空间裂缝的双手就已是微微发麻,十指无意识的颤抖着,而在他眼前的空间裂缝也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收缩。

    血色光圈依然汹涌,叶朔大喝一声,朝身前再次注入一道灵力。这仅仅是让空间裂缝垂死挣扎了一瞬,随着又一串光圈的贯入,那剧烈晃动的空间裂缝终于到了极限,在一阵错杂的暗光中彻底泯灭。

    失去了异空间的周转,再无阻碍的血色光圈长驱直入,砰砰砰砰的撞上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别看那只是手掌大小的几道光圈,其中蕴含的能量却是不亚于大鼓重锤。叶朔已是感到体内一阵气血翻涌,眼前昏黑,脚步不由自主的后跌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!”宫天影在一旁看得大惊失色,双手捏起个法诀,发掌向那血云堂使者攻去。

    那血云堂使者看都没看他一眼,身形转成了一道血光,天地间的灵力在这一刻急剧激荡。同时在宫天影的脚底,突兀的炸起了一道血浪,瞬间就将他掀翻在地。那血云堂使者漠然扬手一推,掌心中暴射出一片血色光枷,牢牢的钉住了他的四肢。

    光枷不断向下方辐射出一层层血色能量,组成了一道最坚固的障壁,宫天影竟是全然动弹不得。曾经玄天派的精英弟子,只一个照面就被轻易秒杀!

    “……你,不是洛沉星的随从吧?”叶朔一手按着胸口,五指紧紧的揪住了胸前衣衫,“以你的实力,我想洛家也没本事召到这样的随从。”

    那血云堂使者双眸阴冷。听到叶朔称赞他的实力,虽然让他脸上短暂的升起了一丝傲然之色,但这并没有妨碍他的出招速度。

    “这与你无关!”

    如果他当真全力出手,是怎样解决宫天影,也就可以怎样解决叶朔。但如今他还没忘记,在正式将叶朔置于死地之前,还要先看过那个陌生人的反应,因此他有意拉长了战斗,血色光轮也在他的手中再度化为长鞭,与叶朔重新张开的空间裂缝进行着小范围的碰撞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并没有持续多久,当那个陌生人的身形在不远处的小树林中出现时,那血云堂使者一声清啸,扬手一指,一圈圈血色光束通入叶朔全身,套上颈间,越勒越紧。而他另一手在半空平平一抹,铺开一片寒气森森的血色光锥。锋锐的尖端齐刷刷的对准了叶朔。

    既然目标已经出现,他终于可以不再顾忌的全力出手了!

    远远的望见这一幕,那陌生人脸色一变,匆匆解下背负的柴禾,就朝着崖边疾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朔被血色光圈勒住了脖子,那光圈越收越紧,让他很快就呼吸困难起来。在他的喉头痛苦的不住咕咕作响时,斜侧里忽然掠过一道耀眼的金色光束,将血圈直接击溃,残余的能量如同一颗炮弹,“嗵”的一声击中了那血云堂使者肩头。

    那血云堂使者挨了这一击,面上反而泛起种狂喜之色,半边手臂略微一张,大笑道:“果然是你!幸会啊……”口唇微动,正要说出一个名字,这时在他身前,刚得自由的叶朔,脚下的影子忽然自行移动起来,操控着他朝那血云堂使者扑了过去,就要将他推入泣血峡。

    那血云堂使者全没防备,竟是被他推得猛一趔趄,上半身一个大幅度的后仰。而叶朔依然不依不饶,就像忽然换了一个人般,一边双手紧按住他的肩头,同时抬腿向他的下盘扫来。

    变故突起,那血云堂使者固然是惊惧交加,叶朔自己也是一头雾水。他现在的动作,根本就不是出于他的主观意识,反而像是周身都被套上了引线,由人牵拉着他的四肢活动。

    但不论那操控自己的人用意是好是歹,眼前这血云堂使者既已表露了杀机,今日之事显然无法善了。对方实力又是极强,要不趁这个机会杀了他,等他缓过一口气,恐怕就该轮到自己和宫天影被他反杀了。

    想通此节的叶朔立时反客为主,配合着现在那不受他控制的四肢,顺势在双臂中贯入两道灵力,将那血云堂使者逼得又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已是踩在了崖边,那血云堂使者一脚落下,踏落了几颗石子。望着坠落的石块瞬间在血池中被腐蚀成了粉末,而池水却只是咕嘟咕嘟的冒起了几个气泡,到了这一步,纵然他狂傲半生,面对这据说连通天境强者来了都得饮恨的泣血峡,仍是不禁骇得头皮发麻。色厉内荏的喝道:“你……你不知道我的身份……你敢杀我,你会惹下大祸的!”

    叶朔没有回答,持续进行着灵力的释放。生死关头,那血云堂使者自然也使出了全力回击。只是他现在的姿势相当僵硬,再加上面对泣血峡的恐惧,令他能施展出的灵力大打折扣。刚好与叶朔扳成了个平手,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    岩石之后,洛沉星脸上的笑容瞬间扩大。抬起两根手指,缓缓对准了叶朔的后背。一道光束在他指间成形,跨越空间,笔直贯入了叶朔的背心。

    两方僵持之际,叶朔体内忽然涌入一股外来灵力,立时扭转了局势。抬手猛地一推,就将那血云堂使者推下了血池。

    “呜哇啊啊啊——”那血云堂使者刚刚坠入血池,就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。他的下半身正在血池中飞速腐蚀,惊人的剧痛令他在一瞬间仿佛死去活来过无数遍。而这阵腐蚀仍在继续朝上身蔓延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……该死的东西!啊啊啊……”那血云堂使者凄声惨叫。此时他哪里还有片刻前生杀予夺的高手风范,整张脸都已经扭曲得变了形。

    叶朔站在岸上冷冷的打量着他,“先动手的是你。会落到这样的下场,也仅仅是你咎由自取而已。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眼前被腐蚀,即使他是敌人,仍然令叶朔感到阵阵心悸。同时这副惨象也提醒着他,刚才若不是自己运气好,现在那个跌入泣血峡,尸骨无存的人就该换成自己了。

    另一侧,一道暗影紧贴地面缓缓游动,在洛沉星身侧重新凝聚成了人形。方才无论是叶朔的突然攻击,还是那血云堂使者的备受压制,都少不了他操纵影子的功劳。

    洛沉星亲眼确证过那血云堂使者坠入泣血峡后,朝着身侧略一点头:“你做得很好。”同时他的身形开始不断变得透明,直至完全淡化在了空气中。先前在这里的,竟然只是他的一道分身!

    幻魅面无表情,身形紧跟着再度化为暗影,融入地面,朝着另一个方向迅速游去。

    “呜啊啊……”那血云堂使者艰难的抬起双手,注视着下半截已经被腐蚀得完全化为血水,正在不断向下淌落的手臂,再次仰天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悲鸣。生命的最后,他的眼中也陡然升起极致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我以血云堂之名诅咒你!!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震裂长空的嘶吼,在他的额头正中张开了一只血眼,从中射出一道凌厉的光束,径直穿透了叶朔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血光来势太快,叶朔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,只能任由其透体而过。这也令他皱紧了眉头,迅速以灵魂内视周身,检测着体内可能的异状。

    血光射出,那血云堂使者就像了结了一桩心愿一般,发出了一阵凄厉的狂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就算我会死,但是……你也活不成!我的同门一定会为我报仇的!地府再相见吧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血池的翻滚,那血云堂使者的笑声被拦腰掐断,他的上半身,包括他的头颅,都被彻底的腐蚀成了一滩血水,和起伏的血池融合为一。浪头几次拍打,就将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消湮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……叶师弟,你没事吧?”那血云堂使者一死,他所布下的血枷也自然解除。宫天影这时才战战兢兢的走上前来。目睹了刚才的一切,虽然也为对方的死状感到震惊,但眼下他最担心的还是叶朔的情况。

    叶朔此时已经将体内完全扫描了一遍,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,迟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事。那个似乎只是灵魂烙印一类的东西,大概就相当于一种身份的标识。只是他的实力更胜于我,短期之内,我还无法抹除这个印记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才说到一半,忽然停了下来,震惊不已的注视着下方的血池。

    宫天影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就见在那血云堂使者方才的坠落之处,池水涌动,一团金光从血红中缓缓上升。在半空中停留片刻,就一路飘到了叶朔面前。金光淡去,露出的是第三块黑漆铁牌。

    “以血为祭?!”这一边叶朔和宫天影还是满头雾水,那快步赶上的陌生人却已经露出了一脸惊容。凝视着泣血峡,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泣血峡的特性,恐怕就是在投入祭品之后,骨片便会自动出世……真是残忍。”

    叶朔的表情也有些复杂。之前他们对着泣血峡研究了那么久,若是一早知道这个得到骨片的方法,他们是否还能不存犹豫的投入祭品?

    只是事已至此,再考虑假设性的问题也没有意义。叶朔叹了口气转向宫天影:“对了,他刚刚提到‘血云堂’,天影师兄,你知道血云堂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血云堂,是九幽殿的下辖势力,也是洛家的直系上司。恐怕这一次他就是被派来监视洛沉星的。”答话的又是那陌生人,“洛沉星想独吞魔器,所以设法将他除掉,又要让你来背这个黑锅——”

    那陌生人说出这句话时,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担忧。正想细说,叶朔却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背黑锅啊……呵,没关系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背了。血云堂,就让他们来找我好了。到时候讲得通道理就讲,讲不通就打!反正他们是九幽殿派系,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    望着一说起九幽殿就自带仇恨的叶朔,那陌生人再次目光微动,似乎是想说些什么,最终却仍是喉头一梗,将那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压到了心底。

    “叶……叶兄弟,我建议,我们最好还是不要继续往前走了。魔气浓郁的骨片,还有这血祭的峡谷……一条池子怎么可能有生命,背后主导它进行血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?这个地方很古怪,处处都透着诡异,而且六御绝境……六御……我总觉得好像曾经听到过这个词,到底是在哪里呢……?”

    看到那陌生人这一副困扰分析的样子,叶朔脑中忽然突兀的闪过了一道人影。没错,就是这个表情,真的好像啊……

    随即,叶朔又摇了摇头,在心底暗暗自嘲:“呵,怎么会是他呢……”

    :。: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