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五百零一章 泣血峡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造桥?”宫天影一听就瞪直了眼睛,“那得造到什么时候去?还赶得及魔器出土么?”

    那陌生人脚步一顿:“在我看来,应该没有问题。大家都是修灵者,干起同样的活,自然也会比普通人快。到时再以时间加秘法辅助,应该差不了太多。并且,”

    目光在远山间缓缓转动,“既然这条路通向的是泣血峡,另一条一定就是葬魂渊。这葬魂渊,到处都充斥着空间裂缝,毒物瘴气,更是大批本土魔兽的聚集地,那里才是六绝景中最危险的地方。那些人没那么容易通过的。这样一来,大家的进度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神行烈,他说的是真的么?”叶朔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,而是在心里呼唤起了神行烈。

    好一阵子,神行烈闷闷的声音才响了起来。相比起往日总是念叨着美女的样子,此时的它显得有些没精打采:“至少我是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叶朔刚叹出一口气,神行烈暴怒的咆哮忽然震得他的脑中嗡嗡作响:“你这是什么反应!对方起码也是渡过了神劫的大魔兽,它的血液就是对我有很强的压制作用,你有意见吗?!”

    叶朔暗暗苦笑。神行烈这副样子,倒是让自己想起了以前和天苍兽的相处场面。

    看来,它是在面对一只级别远远过自己的魔兽时,感到了本能的恐惧。通常兽类对天敌的忌惮,也远比人类更为敏感。但同时它又因自尊作祟,不愿意让别人看出它在害怕,才出现了这种别扭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都别争了。”那血云堂使者也走了上来,以领导者的口气下了决断,“那就这样,我和这位兄弟去砍树,你们两个研究如何从血池中得到骨片。”和那陌生人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,当即结伴而去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一走,叶朔和宫天影顿时都轻松了不少。两人绕着峡边反反复复的走了几圈,翻卷的血水盯得久了,再视物时眼前都出现了一片雾蒙蒙的血色。但即便如此,仍是没能找到半点可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叶朔叹了口气,默默的在峡边蹲了下来,望着脚底不断涌起的血花,那里每一滴细小的血珠都被他用灵魂力量仔细扫描过了,依然是一无所获。不管从哪个方向看,这里好像都仅仅是一处密布杀机的险地,实在不像有宝物被封印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到底要怎样才能拿到骨片呢?这里既没有传承给我们感悟,又没有守关者出来打一架……难道要潜到池底去捞么?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宫天影见叶朔说着说着,已是挽起了袖管,似乎当场就要跳入血池,连忙一把拉住了他,“你刚才没听那个人说么?这血池之水沾身即腐,即使你对魔气免疫,也绝不能冒这个险!”

    虽然对那个陌生人尚存怀疑,但这等生死大事,紧要关头宫天影还是宁信其有。四面环顾一番,走到不远处折下一截树枝,朝着血池中一点一点的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树枝前端刚刚与池水相接,就如同插入了最剧烈的腐蚀物中,只一个瞬间就溶解成了粉末,很快便被起伏的血水完全吞噬。而在炸裂般的滋啦作响声中,血水翻涌上攀,爆出一股强大吸力,将下半截的树枝尽数吞没。同时似乎想以此为介,直接攀爬到岸上来。

    宫天影见状立时撒手,树枝在半空被血水一路追了上来,整截包裹在内。片刻之间,那树枝就消失得一干二净,只剩下一股还维持着树枝狭长形状的血柱。

    那血柱已经上升到了和两人面对面的高度,犹如一只狰狞的血怪,与它眼中的食物冷冷对视。叶朔和宫天影也屏住了呼吸,在这一刻除了血浪的炸响声,就只有他们的心跳声,在一片寂静中绝望回荡。

    但不论那血柱再如何神异,此时的它终究还只是一滩没有生命的血水。失去了支倚,在半空中停留未久,受到重力的作用,终是缓缓溃散,化为大片的血水落回了池底。原本安静涌动的血池也是猛一翻滚,掀起好大一个浪头,似是在对此次的无功而返表达不满。

    可以说,如果宫天影再晚松手一刻,就会给那血水直接追到岸上,到时后果不堪设想。同时,他们都没有忘记那血水就势攀援时,所体现出的人性化,这血池,简直就像是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。

    好一阵子,岸边的两人都没有说话。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那陌生人和血云堂使者已经砍了足够的木柴,以灵力化出工具,来到峡前开始造桥时,叶朔才将压在心底的一个疑问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血池的腐蚀性这么强,如果骨片真的在这里的话,为什么没有同样被腐蚀呢?”

    宫天影听了他这句话,脑中忽然划过一道灵光,似乎想到了什么关键点。但这片刻的灵感一闪即逝,快得他完全来不及抓住。

    另一边,在时间加的作用下,木板桥已经造出了小半截。那血云堂使者站在桥头,打量着片刻就被腐蚀得千疮百孔的桥面,更有一缕缕暗淡的魔气从洞眼中直往上钻。透过木板间密布的裂缝,可以轻易看到桥底汹涌的血水。

    “魔气腐蚀得这么厉害,根本就没办法造桥啊?”

    从他们开始造桥到现在,魔气的影响就片刻不停。他们造得快,魔气腐蚀的也就更快。到了这种程度,根本不是哪里出现孔洞,就在哪里补上钉子的问题了,要不了多久,这整座桥直接就会塌了!

    那陌生人稍一迟疑,暂时放下了锤子,同时迅抬手结印。随着令人眼花缭乱的一连串印诀扣下,在他的拳指间盘绕起了一团浓郁的金光。金光笼罩之内,连那邪气四溢的血池仿佛都安分了不少。

    那陌生人没有理会旁人的惊异,一手掐诀,口中念念有词,在金光燃烧到最炽热的时候,反手一掌,狠狠拍上桥面。自他手掌下方,迅的蔓延开一片金色阵纹,纹路相当复杂,转眼之间就扩展到了整截桥面。

    金光大盛,阵纹流转,凡是受到金光滋润的桥面,那密布的洞眼被逐一填充,并且如同在底部加上了一层最坚固的防护罩般,任下方魔气升腾再如何剧烈,桥面仍是维持着如常的平整。

    一条条裂缝自动收缩,直至完全合拢。这就与医师施展治愈之术时,患者身上的伤口加愈合的场景相仿。但这显然是更加高等的术法,堪称找出天地间规则的缺陷,加以修补。阵法中更蕴含着极为纯正的神圣之力,竟与那古帝传承有几分系出同源。

    那血云堂使者被光芒刺得微微眯起了眼睛。修炼了一身的邪门功法,这金光中的能量就像是他的克星。眼前阵法并无杀伤力,已经令他体内的灵力有些运转不畅,如果对方当真以相同的法诀攻击,他不得不承认,就算是自己也会受到压制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四面萦绕的金光才逐渐收缩,那陌生人早已经再次提起锤子,朝着新铺上的木板敲敲打打。对这足以克制魔气的阵法奥秘,显然并无细说之意。

    “认得古文字,获得了全部的古帝传承,现在又是这阵法……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?”那血云堂使者表情古怪的瞪着他,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那陌生人冲他淡淡一笑:“彼此彼此。阁下的秘密也不比我少吧?”成功将他堵得哑口无言后,又投入到了周而复始的工作中。

    时间缓慢的流淌着,那座小桥也在两人的合作中顺利造到了后半段。但这时木板已经用到了最后一块,桥面和对岸却依然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我再去砍些柴来。”那陌生人二话不说就站起身,大步流星的一路远去。在他背后的血云堂使者又惊又喜,此时在他眼中,迅的划过了一道暗光。

    此前众人在岔路前商议分组时,洛沉星曾经向他秘密传音,称希望他能与叶朔等人同路而行。到时就找一个机会向叶朔下手,能否将他置于死地还在次要,最关键的就是要做给那个陌生人看,但又不能太过明显。

    如果那陌生人在叶朔遭遇生命之险时,出手救下他,那么此人的身份基本也就可以肯定了。而如果他不救,则叶朔死,对他们也是有利无害。这叫做“一举两得”。

    当时洛沉星详细向他讲述过那陌生人的诸般疑点,这也令他心中一动,问道:“你怀疑他是……?”

    洛沉星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神秘的微笑着,应道:“虽然我现在还不能肯定,但如果当真如我所料,对咱们两个可都是大功一件啊——冒一冒险也值了,大人您说是么?”

    那血云堂使者思来想去,觉得这两种可能无论达成了哪一项,自己也确实都不吃亏。何况在骨片集齐之前,他们无法打开符皇古门,自然也不可能抢先拿到魔器。有了这重保障,谅那小子也不敢玩什么花样,于是就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在他琢磨着如何支开那陌生人,再趁机向叶朔下杀手时,对方竟然就主动向他提供了机会。一切顺利得异乎寻常,那血云堂使者稳住呼吸,故作无意的缓步下桥,慢慢的向叶朔接近。

    利用泣血峡这一处天成险地,运气好的话,说不定既能揭穿那陌生人的身份,又能当真杀掉叶朔……对方有心与九幽殿为敌,这样的潜在敌人自然是越早消灭越好。

    就在他悄然调动着灵力,筹备着一击必杀时,距此不远的一片矮丛间,一块光滑的岩石后,安静的出现了另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洛沉星冷冷的打量着他,目中凝聚着更深刻的阴毒。与此相对的,在他脸上泛起的笑容,却是正在不断扩大。

    古帝洞府的石门前,由古文字构成的那座阵法其实相当高深。大可影响整座洞府之势,小可左右在场全员的生死。

    当时阵势模拟出了一个九宫八卦方位,石门前的每一个人,都被归入到了特定的宫位。在整体的阵法大致成形后,最后几块文字的移动,也就是决定阵法效用的重中之重了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洛沉星当时的方法,继续推动下去,站在坤字位的人会被绝杀。而当时站在坤字位的,就是叶朔!

    那个时候,洛沉星的确是想借此杀了叶朔。定天山脉得而复失,虽然与他专注于搜寻顾问,没有及时派人保卫脱不了关系,但大多数人在事件生之后,先都不会选择去检讨自己。对于洛沉星来说,叶朔敢抢自己的地盘,那就是他的敌人。

    以前暂时留着他,不过是利用这个不稳定因素,在定天山脉制造分裂,让两大阵营间的矛盾激化到不可调和,再由自己暗中推动,令虚无极有机会一举统一。但现在定天山脉已经易主,再让他继续活下去也没什么用了。留得久了,反而会成为他日的麻烦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洛沉星比叶朔更加果断,他绝对不会做出养虎为患的蠢事。

    假称不认识古文字,也只是为了和这桩谋杀撇清关系而已。但那陌生人突然的横插一脚却打乱了他的计划,同时也让他第一次注意到了这个一身是谜的人。

    对方这么做,显然是在维护叶朔。不惜暴露自己,都要选择维护叶朔啊……

    还有在石壁前,他轻而易举的获得了古帝传承。两者若不是有着相同的功法基础,怎么可能参悟得那么快?说得浅显一些,也就是一脉相承……而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那位炎华圣者,他的全名应该就是……

    那血云堂使者同样认得古文字,同样对炎华圣者有所了解,因此在他做出这些分析时,很容易的就取信了对方。

    这也是因为他曾经与此人接触过几次,对他有所了解,那不过是个空有一身修为,却有勇无谋之人。派这样一个人随行监视自己,也足够证明,血云堂对自己是多么的轻视了。呵……不过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,他反而还应该感谢他们对自己的轻视。

    如果那陌生人出手,则他的身份曝光;他不出手,则叶朔死;而如果他们没有死,那么……就该轮到那个血云堂使者死了!

    当初洛沉星和对方说的是“一举两得”,但其实他真正想要的,却是一举三得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:。: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