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四百九十七章 苏醒的……?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古老的石室内,这般安静的感悟,大约一直持续了数个时辰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都是全神贯注,努力想从古帝传承中汲取到更多收获时,面前的石壁忽然悄悄生了一丝异变。

    整座壁面金光大放,形成了一片巨大的光源。每个人已经连上端的纹路都看不清了,只能挪开视线,回避着刺眼的金芒,同时互相交换着惊愕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到底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金光笼罩中,石壁上的一段段纹路似乎都活了过来,在半空中投影成了无数道扭曲的符号,如同一面被立体成像摹刻出的微型石壁。它们跳跃着,闪烁着,散出无上神辉,一层层源自上古时期的玄奥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就连洛沉星都停止了感悟,震惊的抬起头注视着两座彼此交叠,在法则中却又处在不同空间的石壁。

    会出现这种情况,就只能有一种解释……

    是谁?到底是谁?!

    金光起起伏伏,半晌后,四面辐散的光晕缓缓朝一线收束,半空中的立体符号也跟着无限融合,直至彻底在一点汇聚,光芒再一次激烈绽放后,逐渐浓缩成了一团金光闪闪的小圆球,如同一个小型太阳。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一路向前漂动,最终停留在了那陌生人面前,被他轻轻托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是被封印在洞府内的骨片了吧?”直过了好一会儿,才有人战战兢兢的探过头,“据说只有当修灵者悟透了全部古帝传承的时候,骨片才会从石壁中出现……兄弟,真是恭喜你了啊?”

    随着他这一句话,众人望着那陌生人的目光,顿时都变得更加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全部的古帝传承啊,这究竟是多大一份宝藏!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,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中就全部悟透?

    在一片又惊又妒的打量中,那陌生人却并未露出多少欣喜之色。此时他正神色凝重的观察着手中的骨片。

    那闪动的金光在与他的手掌接触不久,就已经完全收敛。失去了外在光辉的加持,留下的只剩下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铁牌。看上去是毫不起眼,不过这还在其次,更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好强的魔气啊……”那陌生人的眉头皱得很紧。他可以感应到,这块骨片中缭绕着深重的邪恶之力,如同有数千只魔物的怨气不散,挣扎着要化形而出,“我有预感,如果六块骨片当真聚,恐怕会生什么不祥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办法,传言中必须要集合六块骨片,才能打开符皇古门。我们不去拿魔器,难道让给魔族拿么?”洛沉星挑了挑眉,语气是一贯的淡然自若。但他望向那陌生人的目光,却明显是更加深邃了许多,似乎正在对他做着全新的估量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这一次能顺利拿到骨片,多亏了兄台,我还欠你一声‘多谢’。”洛沉星意有所指的说着,一边冲那陌生人抬起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那陌生人并没有回应他的客套。独自又是沉思半晌,竟就将那骨片反手揣入了自己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洛沉星面上变色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那陌生人耸了耸肩:“我只是觉得,如果将全部的骨片交给某一个人集中保管,难保他不生异心,会在进入绿野平原之前,在盟友间挑起内斗。大家都是为保卫魔器而来,如果我们为国尽忠的本意,却演变成了矛盾的激化点,想来也是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还不如各凭本事,在六绝景中谁能拿到骨片,就由谁来保管。反正最后必须要集合六块骨片才能打开古门,就算保管者起意私吞,也是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魔器归属,可说牵涉到了这里大部分人的利益。如果骨片全部由洛沉星保管,他们嘴上固然不敢多说什么,但以洛家的作风,显然是他们吃肉,连一块骨头都不会给别人留。现在难得有了一个平等分配的机会,一片窃窃私语声中,大部分的声浪都已是倒向了那陌生人。

    洛沉星努力维持着面上的笑容。尽管他并不会把这些人的意见放在眼里,不过在接触到魔器之前,他暂时还是以平衡为主,尽量避免多生无谓事端。若非如此,也不会一次次容忍下叶朔的挑衅。

    何况那陌生人所说的道理,对他自己也适用,想来他也不可能在最后关头私吞骨片。只要确保了这一点,暂时让他一步,也与全局无碍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还是兄台想的周到,那这块骨片就由你保管了。”洛沉星收回了停在半空的手,脸上娴熟的扯起了一个笑容,丝毫看不出他片刻前小小吃了个瘪。这份心性,也令不少人暗暗叹服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石室中另一处隐蔽的空间,西陵北正努力拨开面前的灰尘,借着灵力光球散出的微弱光线照明,一步一步在浓重的黑暗中摸索。

    那两名来自分家的长老紧跟在他身旁,目光在他们的少爷和未知的矮室内来回逡巡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西陵北越走越深,在掀开头顶的一道布帘时,被迎面洒下的灰尘呛得咳嗽起来,脚底也不慎在一块突起的门槛上绊了一下,身形略微朝前一跌。

    两名长老连忙抢上搀扶,关切道:“北少爷,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西陵北僵硬的抽出手臂,脸上也因为这个称呼,迅的蒙上了一层不愉之色。

    虽然同样拥有着西陵的姓氏,但他就只能被那些下人们称为“北少爷”,因为西陵家高高在上的少爷,只能有一个。

    在所有的分家中,西陵北是最出色的子弟。他并没有像大多数的分家少爷一般,进入致远学院学习,而是年纪轻轻,就开始协助家族打理生意。这么多年,一直深得宗家器重。而他也被身后的分家视作,他们这一支脉能够重回宗族的希望。

    那一天致远学院的院董大会,作为西陵家族代表参加的,就是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这样优秀的儿子,才让他一介分家之人,有资格破例出席这种代表宗族的大会。

    最初,西陵北确是一心一意的为家族打拼,他也一直将族长对他的赏识视作荣耀。但随着他渐渐长大,看到的更多,懂的更多,他开始知道,作为分家之人,仿佛生来就比宗家矮了一头,这个差距,是他付出再多努力都无法弥补的。

    他在背后兢兢业业,却抵不过有人在前面紧着给他造害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在外面每闯一次祸,西陵北就要额外花上十倍的精力为他消除影响,在商场上重新巩固西陵世家的威望。好像他存在的价值,就仅仅是跟在那个废物少爷身后,为他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不论他表现得再出色,为西陵世家创造过再多的业绩,在族长眼里,他也永远都只是“辅佐之良将”。西陵世家的继承权,绝对不会落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就算是对洛沉星,西陵北也是不买账的。在他看来,对方只不过是生来命好,一出生就是坐拥丰厚家底,集万千荣耀于一身的洛家大少。如果给他相同的资源,他敢说,他所能取得的成就,绝对不会比洛沉星差!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种种的因素汇聚,使得西陵北在这一次争夺魔器的任务中,表现得有些贪功躁进。

    明知道宗家不过是将他当成炮灰,但既然能得到这次证明自己的机会,他就一定要完成得格外出色!如果能够顺利得到魔器,为家族立下这等大功,那么不仅是自己身后的分家可以重归宗族,自己将来在西陵家,一定也可以得到更多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因此在其他人都聚集在石壁前,企望获得更多感悟时,西陵北独自离开了人群,在石室中一路摸索着,希望可以当先找到那块被封印的骨片。

    跨过门槛,又向前走了一段路,这里似乎是整座洞府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西陵北谨慎的观察着四周,同时散开灵力,仔细的扫描着黑暗中的每一处角落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地毯式搜索下,他忽然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来……放我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好似是在他的心中响起,又似是在矮间中的每一处角落低沉回响,让他完全找不到声音的来源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来……放我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沙哑而沧桑,仿佛已经在这里独自低吟了千百年。

    “谁……是谁在呼唤我?”西陵北情不自禁的做出了回应。同时四面环视,寻找着一切可能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来,我可以让你凌驾于宗家之上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继续低语着,却无异于在西陵北心底投下了一块巨石!

    “你……听得到我内心深处的渴望?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那声音没有正面回答,喃喃的诱惑,却依然在暗室中回荡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来,再也没有人敢轻视你的分家身份。西陵家族,乃至整个商界,都将完完全全的属于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字一句,句句击中西陵北心坎。

    那声音如同有种魔力,令他无法忽视,也忘记了该有的警惕。盘踞的邪念,在他心头埋下了一颗种子,与他积聚多年的怨气相依相合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来,我会给你这个世界上登峰造极的权势!放我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似乎是渐渐的失了耐性,最后一句话,音调猛然拔高,嗡嗡的在西陵北耳边震响。那其中蕴含着一种君临天下的霸气,也将西陵北彻底的引入了迷途。

    此时他终于看到,在暗室的尽头,有一张小小的石桌。石桌上摆放着一个金漆宝箱,宝箱中正闪耀着夺目的光辉……

    西陵北犹如被吸了魂般,一步一步的朝着宝箱走近。

    他听到过很多的传说,那些站在巅峰的独行强者,有不少也曾经是不受家族重视。后来他们无意中得到了一只神奇的宠兽,或者是被远古强者的灵魂附体,从此就将那些同龄的天才都甩在了身后,走上了逆袭之路……莫非,同样的好运,现在就要降临在自己身上了么?

    西陵北的双目,渐渐被宝箱中的光芒映上了相同的亮色。此时他也缓缓的伸出手,一路摸索向宝箱,轻轻的托住了箱盖……

    在西陵北眼中看到的,是一个光芒四射的宝箱,也是他从此翻身的希望,但紧跟在他身后的那两名长老,所看到的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们只看到,他们的少爷踏入暗室后,忽然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。听上去好像在跟什么人对话,但两人可以确定,除了他机械性的反复问,以及自己二人拖沓的脚步声外,这暗室内并没有其他声音。

    两名长老都有些慌了,他们尝试连声询问,但西陵北似乎完全没有听到,他的双眼中同样没有任何焦距,就像一个牵线木偶般向前行走着。

    尽头的石桌上,只有一只狭小的铁盒。铁盒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,肮脏破旧,表面生满锈迹,顶端还贴着两条呈交叉状的封条。

    西陵北就如被迷了魂一般伸出手,缓慢的揭下了左侧的封条,然后是另一条……接着,他打开了盒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狭小的盒子中忽然爆出一团浓郁的黑光,黑光中隐含着强烈的魔气,瞬间就将西陵北全身都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西陵北失声惨叫起来。那光束中似乎有什么东西,正在朝着他的体内疯狂灌入。在这阵强烈的侵吞中,他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要被磨灭了,意识正在飞的消散。

    “北少爷!”两名长老大惊失色。但他们的手掌还不等碰到西陵北,便被那层黑光震得倒跌开数步,急运灵力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呃啊啊……”西陵北的身子被动的后仰着,呈现出一个极为怪异的姿势,就像背后有着无数根引线,将他的四肢反向拉扯着。此时他的长根根飘扬而起,风声呼啸,黑光流窜,西陵北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凄厉,仿佛正在承受这世间最极致的痛苦。

    这般场面也不知持续了多久,黑光完全融入了西陵北的体内,而他整个人也是脱力的朝前一栽,俯倒在了石桌上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北少爷,你没事吧?”两名长老一左一右的扶住了他。刚才他们真是被他的样子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。”西陵北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甩开两人的搀扶,只是他的呼吸此时仍有些不畅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这一边的惨叫声也吸引了石壁前的大部队。洛沉星很快就带领着众人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西陵北一手按着胸口,缓缓的站直了身子,“方才这古盒中同样出现了绝世杀机,现在已经消散了。”

    洛沉星蹙眉打量了他几眼。虽然觉得西陵北的样子有些奇怪,但这个分家少爷的死活本来就与他无关,既然他确实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,洛沉星也就不再深究,应道:“那就行了。走吧,第一块骨片已经到手了,该离开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西陵北点了点头,默默的跟随在了队伍之后。

    一行人就这样沿原路返回时,整座六御绝境的地下,忽然传来了一道神秘的低语。只是声波的震动频率极低,绝境中并没有任何人听到。

    “运气真不错啊,竟然这么早就有人把我放出来了……这还多亏先前那道突来的魔气,唤醒了我的主魂……”

    停顿片刻,这声音再次响起。这一次似乎一转而有几分狐疑。

    “不过,那道魔气到底是怎么回事?如此的强大……我魔族中此番莫非是有皇者到来么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:。: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