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四百八十九章 地下密议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不在大厅里,这怎么可能?”西陵江坤的声音远远的传来,听起来十分的愕然与不解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个个都神神秘秘的,大老远的把我抓回来,难道就是为了把我关在家里吗?”西陵江坤的声音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这里是大殿后的一个小庭院。庭院里的鲜花争奇斗艳,树木也是枝繁叶茂。院子里有一个小池塘,池塘里养着几条锦鲤,锦鲤在水中欢畅的游动着。阳光洒在清澈的水面上,波光粼粼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然而这般美景,西陵江坤却是无心欣赏。“这阳光未免太刺眼,眼睛都快被闪瞎了”路过小池塘边,他不耐烦的嘟哝了一句,快步从桥上走过。

    穿过一道回廊,再绕过一道小院,那里是西陵家的侧院。虽说是侧院,但占地面积却也不小。各种雕栏玉砌,山山水水应有尽有。错落有致的建了好几栋屋子,清一色都是白墙琉璃顶,与四周绿色的树木相映成辉。

    “这里也不是?”西陵江坤走进侧院。这院里安静的出奇,偶尔传来几声鸟儿好听的啼鸣,此外便再无其他声响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这院里空无一人,西陵江坤自然也想到了,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到底去哪里了?到底当不当我是西陵家的少主呀!早知道这样,我就跑回致远学院了,好在在致远学院里面,我的存在感还挺高的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西陵江坤竟是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。“啊,在致远学院的生活,那还真是一段峥嵘岁月。所以我究竟是为什么要在家里,当一个被忽视的空气人啊!”

    西陵江坤所寻找的,正是他的父亲,和其他分家的族长。

    确实,此刻分家的族长们收到了传音书信,已经纷纷赶来了西陵宗家。

    但此刻他们的议事之地,即使是身为西陵世家少主人的西陵江坤都不知道!

    在西陵世家的府邸地下,百尺之深处,有着一个巨大的天然岩洞。

    这天然岩洞是西陵世家的秘密地窖,只有两条密道足以通行。其中一条密道连着西海之水,可以说,那条密道已经彻底被水封死,想要从那里进入,也许只有海中的人鱼之族可以做到。然而人鱼之族,大多存在于传说之中,有多少人见过人鱼族人呢?

    而另一条密道

    严格来说,另一条密道并不能算得上是一条密道。因为那并不是一条可以行走的通道。它是一个传送阵法,只有这传送阵才能将想要进入地窖的人传送而来。

    而那传送阵法

    西陵江坤忽然感到背上传来了隐隐的刺痛,他伸手朝背后挠了挠,“这季节应该不会有什么虫子吧”他小声抱怨着,“也许是这里树木太多了,倒是成了那些虫子们的乐园。下次和老爹说说,让他把那些院子里的树该砍的都砍了吧,免得大晚上的一群蟋蟀叫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”

    也许西陵江坤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在他的背上,多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红圈。虽说体积不大,但是红圈之内细纹密布,就像人的血脉一样错综复杂,将那红圈衬托的诡异非常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更加不会知道,他一心想要寻找的父亲等人,此刻正在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此时的岩洞之内,气氛异常的肃穆。

    这岩洞之内十分的宽敞广阔。那本来应该是一个安静沉默,毫无人气的地下世界,岩洞的洞口伫立着一块巨大的岩石,远远看去,犹如一位阴曹地府的判官,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而岩洞之内,乱石嶙峋,各种各样的怪石自然的堆砌着,扭扭曲曲,阴森而又可怕。不经意的抬头,可以看见岩洞的上方,形如冰锥一般的岩石高高悬挂,如同厉鬼的爪子,仿佛下一刻就要摸向人的脖子,将它狠狠的掐断。

    岩洞中一片黑暗,只有散放在小角落里,幽暗的夜明珠散发着一点点淡绿色光芒。此情此景,如同地狱,即使从黑暗中溜出一只长舌吊死鬼,似乎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洞口向内时宽时窄,并且洞内洞口繁多,交错相连,可谓是四通八达。倘若不谨慎一些,只怕将会困在这地下迷宫中,再也走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走不了多远,瞬间便豁然开朗。那是整个岩洞的中心,与先前的恐怖景象不同,岩洞的中心正开着一朵朵石花,一簇一簇绽放在洞壁上,如同牡丹般华贵。在石花中间有一座石塔,石塔层层叠叠,直冲洞顶,中间竟无一条裂缝。

    不过在石塔的最顶端,却是有两个明显的人为凹槽。

    似乎那里本应摆放着什么尊贵之物,但此刻凹槽内空空荡荡,什么都不剩,显得十分突兀。

    环绕着石塔,正有一群人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为首的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衫,外头罩了一件素面披风,身材结实,从容不迫。看起来十分的熟悉。

    沉默一阵沉默,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半响,还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,但这一圈的人神色却是变了又变。有几个年轻人,看起来较之其他分家的族长,似乎是小辈。他们已经有些按捺不住,互相对视了几眼,几次欲言又止,但终究也没有张嘴。

    “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已经丢失了四百年,这四百年来,家族又不是没有派人找过,此刻突然说,出现在一个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小辈身上。并非是我太过于小心谨慎,而是这实在是太儿戏了!想用这两把宝剑,引诱我们西陵世家出手,以此借刀杀人,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!

    难道各位忘了八十年前那场浩劫吗?八十年前,正是因为被有心人利用,中了那些宵小之辈的陷阱我西陵世家,险些便要家道中落,若不是先祖保佑,使得我西陵世家渡过劫难,恐怕现在各位也不会这么安安稳稳的,还能坐在这地窖之内开会吧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中年人。他的年纪并不老,只是留着山羊一般的胡子,反倒使他看起来老了将近二十岁。

    “呵呵,所以说,我西陵世家祖传的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,就应该这样继续失传下去。失传了四百年不要紧,失传四千年我们才应该开始着急是吧!我看就是像你们这样的人存在,别说四百年了,四千年,哪怕是四万年,我西陵世家的传世之物,都永远无法找回来!”

    说话的另一人同样是一名中年人。与前一名中年人不同,他身穿一件月白色缎面的上衣,腰间绑着一根深蓝色几何纹的腰带,衣裳也是绣满了各种花纹,精巧至极。

    他有着一双严峻的眸子,身材魁梧,显然是个武夫,但神采奕奕。然而使人意外的是,他是个秃头。脑袋上面光溜溜,几根头发懒散的搭在蛋壳一样发亮的脑袋上。显得与他整个人的气场格格不入,反而十分的滑稽。

    “掌柯兄弟!你就是因为老是这么容易生气,所以你脑袋上的头发都被你气的掉光了。”说话的是一名女子,她也是这一群人中唯一的女性。

    这名女子看起来年龄不大,甚至可以说,在这一群中年人中,属于年纪最小的。按她的容貌来算,她顶多也就三十来岁。

    “西陵秀荣!!”似乎被人狠狠的戳到了痛处,西陵掌柯顿时暴跳如雷,他用手狠狠的一拍石板,手中青筋狠狠暴起。

    这一掌拍下去,用了他极大的力气。“啪啪啪”岩洞中传来了一阵又一阵巨大的回响。

    而那石板也被整个震碎,裂开许多缝隙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中间的石塔依旧纹丝不动,如泰山一般。

    “掌柯,你太过分了,此处哪里容得你这般行为?”还是最先前的那名中年人。他似乎对西陵掌柯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这种不满并非是因为他此刻的行为,更像是日积月累的不满情绪,现在终于抓到了把柄,自然要好好的落井下石一番了。“竟然敢在地窖之内撒野,你就不怕族长将你赶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不要再吵了!此次召集你们,并非是为了”西陵杰第一次开口了。他的声音很低沉,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之感。

    “股长”四下人群似乎察觉到了西陵杰的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西陵杰抬起头看了看众人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此次召集众位前来,并非是为了我西陵家族丢失的神器而是,想必各位已经听说了,四方源器中的魔器,即将在我邑西国出土”

    “奇怪了,魔器即将出土与我西陵世家有何关系!”说话的依旧是西陵掌柯,这一次,他是直接站了起来,“难道老头子你是想去争夺魔器?开什么玩笑!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对魔器虎视眈眈吗?何况皇家禁军怎会让外人插手!?”

    “这般思量,我自然不是没有。”西陵杰语气平稳,似乎压抑了某种情绪,“但你又是否知道,有多少人正同样对我西陵世家虎视眈眈?”

    西陵杰的这一句反问,让西陵掌柯顿时语塞,但他很快又回过神来,继续说道:“对我西陵世家虎视眈眈,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我西陵世家作为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,自然会被人针对。要说没有任何敌人,那和一间穷乡僻壤的小茅屋里住着的乡下人,还有什么分别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打算让人继续对着我西陵世家虎视眈眈,而我西陵世家却不做任何反抗,反而还要引以为荣吗?”西陵杰继续逼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所以,要夺得魔器?可笑,我西陵世家,什么时候也要沾染这种东西了?”西陵掌柯嘴上依旧不服气,但随后的声音却是比先前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况且不论是魔源淬体,还是炼化魔源,必然都会导致子孙走上魔道。如此一来,那是要令我西陵世家祖辈蒙羞啊!”又一名族长也提出了反对。

    也许西陵世家所面临的危机,已经逐渐在显露出来了。正如先前致远学院的董事会上,似乎并没有多少人在意西陵家族代表所做的发言。

    “夺得魔器?我可并未如此说过。”西陵杰只回了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然而围绕着石塔的这一群人中,很多人早已心知肚明。西陵杰虽然没有说要夺得魔器,但他的意思也十分明了。无论最后能否夺得魔器,夺还是要跟着夺的。

    但至于是谁去争夺魔器,他们同样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西陵杰的儿子西陵江坤,西陵世家宗家的独子,堂堂西陵世家的少主人,是一个虽然智商上或者说,从大脑发育上来说,看起来像是一个正常人,但是又从某种程度上来看,是一个十分败家的败家子,同时好像还有些智障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可能会去争夺魔器吗?或者说,西陵杰会让他的宝贝儿子西陵江坤以身犯险,去争夺魔器吗?

    可笑,可笑,可笑啊!

    “阿嚏!”西陵江坤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。

    这巨大的喷嚏声惊醒了院子树林里的一群鸟儿。

    那群鸟儿叽叽喳喳的拍着翅膀飞远了,留下了十分郁闷的西陵江坤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当然十分郁闷,毕竟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,他被站在他脚下的一群人暗自骂了好几遍,“西陵世家的少主人就是一个智障!”,但他现在更郁闷的是,西陵世家为什么这么大?

    西陵江坤叹了一口气,他只是想找他爹而已结果在家里走来走去,走来走去,绕了好久,最后居然迷路了!

    或许也就只有西陵江坤这样的人才会发出这般感慨吧。就听他仰天一声长叹:“为什么我家会这么大!这么大也就算了,连个指路牌都没有!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致远学院,危机依旧存在着。

    在那道巨大的传音传来之前,在所有学员都不知道的情况下,致远学院召开了一次董事会。

    这一场董事会足以改变致远学院的历史。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