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变天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实在不明白”一间古色古香的厢房里,传出了西陵江坤小声嘟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太让人太让人无言以对了”厢房内的西陵江坤又叹了一口气,继续自言自语道,“难道不应该做一个奋发图强的有为好青年吗?年纪轻轻,当然应该要奋斗,这有什么错?居然说身为西陵家族大少爷的我就应该是个败家子,我的天哪,我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定位了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厢房里,不断传出西陵江坤的抱怨声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少爷这几天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吗?”守在门外的一名仆人探过头,向身边的另一名仆人悄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但并不是这几天,上次少爷回来就已经不太对劲了,我当时真怀疑少爷被人调了包呢!”另一名仆人挤眉弄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觉得的!”又一名仆人路过。这第三名仆人穿着比那两名仆人高级一点,深蓝色的长衫上还绣了一簇花纹,看起来似乎是高级家丁那一类的。

    “有些话平时不好说,但目前只有你们两个我也就说了。少爷这样子,鼻子还是他的鼻子,眼睛还是他的眼睛,这张脸也还是少爷的脸,所以要说被调包了,我感觉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但是少爷又确确实实性情大变,这让我想起听说有一种邪门的法术可以将人的灵魂剥离,再在放空的躯壳内注入他人的灵魂,由此可以做到两人交换身体。

    但是这只是其中一种方式。还有一种方式则是把人的灵魂抽掉,置入别人的灵魂,如果少爷是被人施加了这种法术,那这岂不是岂不是真正的少爷已经不在了,皮囊里的其实是别人了吗!?”

    “我去,怎么说的这么可怕,大刘,你可不要吓我!有谁敢对西陵世家的少爷做出这种事?虽然确实禁术有许多种,邪门的法术也是层出不穷,但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?何况即使是少爷性情大变,他看起来也不坏啊?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蓝衣仆人摇摇头,又小心谨慎的环顾了四周一圈,“这话得说轻点,这话得说轻点,不能让别人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别人听见了又如何”站在左边的那名仆人换了一个站姿靠在墙上,好让自己的身体放松一些。

    “其实,现在府内上上下下都在讨论此事。即使少爷不是这种被邪门的法术侵占了身体,想必也是摊上了一些不小的事情。听前院的一些同僚说了,这几日老爷看起来心神不宁,常把自己关在房内,不知道鼓捣些什么。这也就罢了,听说老爷还发出了帖子”

    “发出了帖子?什么帖子?”听到那下人这么说,那叫大刘的仆人不免立刻插嘴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“听说是召集西陵分家的请帖。你说这事情多不寻常啊!”那下人用手靠近嘴边,放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天哪,居然是召集分家的帖子!记得上一次西陵世家召集分家”大刘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是在二十年前吧西陵世家宗家与分家等级森严,虽然是同一家族,但平时却很少来往。即使有,也只是一些分家之间偶有走动罢了。但是这一次据说老爷是把所有的分家都招来了!”

    那仆人说着,再次四面环顾一番,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,又接着说道,“所以少爷此事,必然非同小可,否则老爷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”

    大刘点了点头:“并且还让我们几个看着少爷其中曲折,实在是让人难以琢磨透啊”

    “难以琢磨透,那就不要琢磨了呗!”西陵江坤的声音突然响起,将那三个下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少少爷!”那三名下人哆哆嗦嗦,尤其是那两名等级比较靠后的下人,直接躲到了大刘的身后,并且不断的将他往前推。

    大刘也想拼命的往后缩,奈何身后有两个人拼命的将自己往前推,他根本无法后退,只能僵硬的低着头,不敢直视西陵江坤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所在的厢房,无论是窗还是门都被封上了结界。那结界算不得高端,居然是平时用来防盗用的。一般的小盗贼遇到这样的结界,必然是束手无策,但这结界也仅仅只能用来防盗。

    也许因为西陵江坤一贯的作风,以及他在西陵府上的一贯风评,那些看守厢房的护卫统统都觉得,要关押住这位大少爷,只要用最基本的防盗结界就可以了。以那位大少爷的实力,是根本无法突破得了的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是在以前,以西陵江坤的实力,这样的防盗结界可能确实会困住他一阵子,但是现在,破除这样的结界西陵江坤额头滴下一滴汗,“这群护卫是觉得我是智障吗还是说在过去,我在他们心中确实就是智障一样的存在”

    摇摇头不去思考这些,自己是不是智障这件事情根本用不着那些护卫来评判,站在一旁大摇大摆的听到了那三名仆人的对话,也是时候解除掉身上的灵遁术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被吓得直哆嗦的三名仆人,西陵江坤摇摇头,“在背后嚼主人的舌根,这样恐怕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少爷少爷我们错了,下次下次必然不敢了!”那三名仆人突然同一时间的下跪。其实是后面两名仆人先吓得跪倒,他俩一致把大刘也给摁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没有做好下跪准备的大刘膝盖摔得生疼,他龇牙咧嘴,但也不敢反驳,只能把头磕在地上,继续重复着那一句:“少爷,我们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们几个快起来吧。”西陵江坤根本就不在意他们,自言自语的说道,“问你们也问不出什么来,还是我自己去找老爹吧。我倒想知道他究竟想要干些什么,居然不由分说就把我抓回来,抓回来也就算了,还把我关起来关起来也就算了,在厢房上布下的结界居然是防盗结界”

    西陵江坤就这样一路念叨着,渐渐的走远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的致远学院有一件大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南宫菲再一次回到了致远学院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一件大事,然而她却带回来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那消息是她自己宣布的,她召开了院董大会。

    学员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然而,八卦的速度永远流传的那么快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带着她的特大新闻,一路飞奔进了班级里面,“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其实我自己也不太相信,但是怎么说呢,这个情报可靠性大概有99!这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快点说呀!”续垣瞪大了眼睛,好奇心强烈的注视着公孙芷琪。

    “哦哦,好的,马上!就是南宫菲回来了,她回来之后召开了院董大会,同时宣布,她将会成为学院的一名董事!!”

    “啊那是什么东西?学院的董事?那就成了啊,怎么了?”叶雪松刚好路过,他满头问号,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。也许他并不明白,学院的董事到底是什么吧。

    “啊?”坐在一旁发呆的伽罗看起来如梦初醒,“芷琪你刚才说什么?什么学院董事?你说南宫菲吗?她即将成为学院的董事,我是不是睡糊涂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啦,千真万确这个消息!”公孙芷琪捂住胸口,“我刚得到这个情报的时候,也觉得好吃惊!先是叶朔不声不响的就走了,后来阿绿也走了,还留下了一串奇怪的代码。再接着西陵江坤被家族的人叫回去,南宫菲又弄出了这档子事!我怎么觉得致远学院唉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”

    “学院董事可没有这么好当众所周知,致远学院有五大家族所把持这五大家族的族长,分别就是学院的五位董事。当然还有最上面的大股东,洛家,也是院董之一。虽然致远学院建校千年,崇尚自由的学风,董事会并不能跨过院长阶层,对学院干涉太多但是背后层层相关的利益链,决不是轻描淡写一句,成为学院的新董事,就能有说服力的。”

    续垣仔细想了想,最后抬起头看向公孙芷琪,“这消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?你也太不靠谱了吧?”

    “喂!”看到有人这样质疑自己的情报,公孙芷琪想当然的要反驳,但又把接下来想说的话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,“其实我也觉得挺不靠谱的,但是确实是院领导那里传出来的风声”

    “想要成为学院的新一位董事,南宫菲的背景,必然要有五大家族那样庞大与深厚才行。可是”伽罗想了想,抬头问道,“大家在一起这么多年,都是同班同学,有谁了解过南宫菲的背景?”

    叶雪松很期待的看着续垣与公孙芷琪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摇摇头:“在致远学院的非富即贵,尤其是天级班班级里的学员,他们的家族多少也是有些名望的,虽说并不是所有人的家族都广为人知,但至少也都能在邑西国有些名望。只有南宫菲似乎并未听说过什么南宫世家也确实不知,她的背景究竟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叶雪松皱了皱眉头,“那个南宫菲不是一直都很高调吗?难道就没有人好奇过吗?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用一种“你到底是不是我们班的啊”的眼神看着叶雪松。

    “有啊,当然有。”续垣摊了摊手,“西陵江坤呗,他当年信誓旦旦想要追到南宫菲,还特地对她的家世进行过一番调查。我听说他这样做,当年还是调动了家族的情报网,但是就连西陵家都无法调查出南宫菲的背景。这个人仿佛就像是凭空出现的”

    “凭空出现的?这么诡异!?”叶雪松咂咂嘴,“难道致远学院入学前就不会做什么调查吗?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用一种“你到底是不是致远学院的啊”的眼神看着叶雪松。

    “致远学院向来崇尚自由学习之风啊只要是有才华的,就照单全收。不单单南宫菲是一个无从调查背景的人,其实阿绿也是啊”公孙芷琪想了想说道,“所以阿绿现在离开了,根本没有人知道她去哪儿,也没有人知道怎么联系她,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说到这里,似乎是有些失落,看来她对她的这位班主任还是很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说不定南宫菲的背景更凌驾于五大家族之上呢?”伽罗说出了他的推论。

    “也许就是这样吧,官大一级压死人。我平生最讨厌那些富二代,就是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势的,做起事来全由着自己性子,一高兴起来就胡乱任性想当一个院董就去当院董了,相比之下,还是追求进步的西陵江坤更好一些。”公孙芷琪说着噘起了嘴。

    “天哪芷琪,你居然对西陵江坤的评价这么高!以及你貌似也是富二代吧”续垣在旁边斜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算啦!随便南宫菲爱怎么样怎么样吧!她要是想在致远学院兴风作浪,那我就大不了退学呗反正叶朔走了,西陵江坤走了,阿绿也走了,再少我一个公孙芷琪又有什么关系呢!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会不会阿绿的离开,与南宫菲有关?”续垣忽然沉默了,随后抬起头说道,“虽然我还不知道这两者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,但我总觉得,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必然有着联系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这样猜测也猜不出什么来啊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,我已经想好了,大不了退学,伽罗,你走不走?”公孙芷琪歪头看向伽罗。

    “走?可以呀,可是离开了致远学院,我们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嘛”公孙芷琪思考中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还不简单?不如我们去找叶朔吧!虽然他走的时候不告而别,都没有跟我们说过,但是我的玉简依旧可以联系到他,我才不信我们去找他,他会回绝我们!”续垣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嗯”公孙芷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正想要说什么时,突然间,天空中传来一道响亮的传音,这道传音覆盖了整个致远学院,所有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经学院研究决定,由南宫菲小姐出任学院董事,兼,代理院长。即日上任!”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