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四百七十九章 铁傀门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咦,大哥哥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小星扑闪着一双大眼睛,眼里是一片还没有被世俗沾染过的纯真。一面兴致勃勃的向父亲介绍:“爹,他就是刚刚带我做游戏的大哥哥!”再转过头时,空余的一只手在空中来回摆动着,好奇的问道:“大哥哥你刚刚是怎么‘咻’的一下就从那边过来的呢?”

    罗老汉警惕的注视着叶朔,一面将小星朝身边拉近了些,不冷不热的道:“小星这孩子顽皮,方才还有劳你多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面前的只是一个年轻人,但对于这些神通广大的修灵者,罗老汉一向还是保持着最高的戒备。

    叶朔也正神情复杂的望着他。推算起来,他应该不过是正当中年,但也许是经历了半辈子的劳苦,让他的样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太多。

    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残酷的痕迹,一条条皱纹都在述说着他历经的风霜。望着这样一位被生活摧残了半生的老人,有很多话,叶朔忽然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也许他并不知道儿子所犯下的罪行,他只是像每一位最平凡的父亲一样,爱着自己的儿子,除了耕田劳作,生命中最大的意义,就是等待着自己的儿子回家,一起吃一顿团圆饭。

    他和小星,他们的确都是朴实善良的人,那些复杂的恩怨纠葛,那些沉埋在血火中的罪孽,真的有必要把他们牵扯进来么?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,小星很可爱。”最终叶朔干笑着说出的就是这样一句话,“刚才也多亏他,才帮了我一个大忙。我只是,想问小星一个问题。”得到罗老汉的默许后,叶朔蹲下身,摸了摸小星的头,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“小星,在你眼里,你哥哥真的是英雄么?”

    小星想都没想就欢呼道:“当然了!哥哥最棒最棒了!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……”叶朔眼里有种古怪的悲哀,“你哥哥做了一些错事,”伤害了很多很多的人,“你还是会这样一如既往的崇拜他么?”

    小星摇了摇头,认真的道:“哥哥不会做错事的。不管他做什么,一定都是为了保护我们,或者是保护他想保护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尽管声音依旧绵软,目光依旧单纯,但他整个人的神态,在这一刻都透着一种特殊的坚决。那代表着一个孩子,对他的哥哥毫无保留的信任。

    直到小星父子已经走远,而小星还时不时的回过头向他挥着手,邀请大哥哥“有时间的话可以到家里来玩”,叶朔仍是久久的伫立着。两侧的人群渐渐从他身侧散开,将他像一道孤寂的影子般遗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当初,是你一手灭亡了定天山脉。现在,新生的定天派却是靠了你弟弟的帮助,才能重新建立起来。好一场因果轮回啊……想不到,我竟然还会在无意中承了你的情。

    暗处,一道全身都隐匿在阴影中的人形同样注视着这一切,最后似乎是松了口气般,压下兜帽,重新走入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叶朔重新回到定天派,一踏进山门,司徒煜城就迎了上来:“叶师弟,你终于回来了!快,有好消息告诉你!”

    自从信函送出后,周边的各方势力大多已经做出了回应。

    或许是由于剿灭焚天派的战绩在前,如虚无极这般的老牌强者,各门宗主自忖就算是自己,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那么击败他的那个人,必然更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有这份威慑力压迫,再加上被洛家吞并的威胁,以及定天派的适当怀柔,献上的丰厚资源,让大部分的宗门都对这个新生势力抛出了橄榄枝。

    “也有一些宗门比较崇尚自由,不愿意加入联盟受制于人,我们就按照你说的,给了他一个客卿长老之位。这几个月下来,该联合的势力已经都联合得差不多了,就是还有个别几家平时就比较特立独行的宗门,至今仍不愿松口。首先是这铁傀门,门主坚称,要和你见过一面之后再做决断。还有这万毒谷,百花宗……”

    大致听过司徒煜城的介绍后,叶朔从他手中接过那几封宗主的亲笔书信,简略一扫后,抽出了其中一张。

    “一个一个来吧。就先从这‘铁傀门’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铁傀门,是一个聚集了大量傀儡师的宗门。宗主名叫铁傀,出生于古老的傀儡世家,因此名字里首先就带了“傀”字。而他也真不负家族重望,一手傀儡之技出神入化,壮年时期便独自出外闯荡,要不了几年就自立门户,创建了铁傀门。

    叶朔一路经专人引领,途中见到了不少式样精妙的傀儡,心中早在暗暗叹服这铁傀门的收藏。这样的势力,如果真能纳入自己麾下,对定天派将来的发展想必也是大有助益。

    厅堂广阔,门主铁傀斜倚在宝座上。见了叶朔,哈哈一笑,大踏步的从梯阶上走下。

    “定天山脉的新主人?你倒是比我想象得还要年轻啊!不过要我铁傀门臣服于你这黄口小儿,恐怕底下的兄弟都不会心服啊?”

    叶朔听得出这铁傀话里的潜台词。心知多说无益,冲着上方稳稳的一抱拳。

    “请赐教!”

    铁傀一声长笑:“爽快!”身形已是飞跃而至,手中两道灵力匹练排山倒海,朝着叶朔先后击下。

    叶朔也不甘示弱,空间之力迅速成形,将铁傀的攻击牢牢阻挡在外。进可攻退可守,能量在半空中连番激撞,无形涟漪层层化散。

    “招式沉稳有力,嗯……果然有些本事。难怪就连虚无极也败在了他的手下。”铁傀心底暗赞,灵力在他的控制下迅速凝聚,化为一只擎天大手,朝着叶朔当头碾压。

    叶朔身形急转,空间之力在他身周舞出条条纵纹,如同长剑暴射,轻易将头顶的大手洞穿,化为碎絮般的灵气飘散。而那空间之力余势未竭,四散而开,如同一条条夭矫游龙,从各个方向将铁傀笼罩。

    铁傀哈哈大笑,反手一扬,灵力气浪在身侧形成一道宽广障壁,一击将空间长龙震散。而他也是紧跟着再度跃起,一拳挥出,拳锋悄然笼罩上了一层灵劲,这也使得他的半只拳头呈现金铁之色,硬度和力道就更是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叶朔不避不闪,同样是一拳挥出。两人的拳头在半空交撞,各自的脚底都在沉陷的气流下现出了一个深坑。能量余波平平横扫,两侧的铁架受到波纹扩及,都悄无声息的化作了满地碎屑。

    即使这碰撞的能量持久不散,如同猛烈的风暴般在室内盘卷,几度掠过两人周身,但这交战双方却没有任何人后退一步,眼中的蓬勃战意依然熊熊燃烧。看样子,这一局是打了个平手。

    铁傀的眼中,悄然的又多了几分肯定。借着最后一股拳力后劲,铁傀腾身后跃,稳稳的落在了大厅后方的一根梁柱上。

    叶朔足尖点地,轻飘飘的跃上了身后的另一根房梁。两人的方位一南一北,遥遥对视,灵力在他们的周身环绕,随时等待着寻出对方的破绽,进行制胜一击。

    铁傀的呼吸由急至缓,目光跟着猛地一凝,左手扬起,右手再扬,在他的两只手中已是扣上了大把暗器。随后双手各自一抛,满把暗器在大厅中无意识的飞射,经墙壁几次碰撞,以及半空中的轨迹交碰后,这些原本是散乱翻飞的暗器忽然都调转了方向,齐刷刷的对准了叶朔。

    而由于游走路线各不相同,这些暗器可说是从不同角度,同时遍及了叶朔的每一处要害,也一并封锁了他可能的退路。铺天盖地的暗器,结成了一圈真正的天罗地网,每一处棱角都闪烁着森然寒光。

    叶朔深吸了一口气,自房梁一跃而下,同时召唤出了刚刚认主的“玄光连珠拍”。挥拍一扫,一股强大斥力卷袭而出,不论暗器来自各个方向,都逃不脱这股灵力飓风笼罩,半空中尽被抽回,经能量加持,劲道远比前时更盛。

    紧接着叶朔抬手画符,在每一道暗器上都附加了一层雷电,窜动的电花拖出狭长轨迹,呼啸着一路掠过大厅,将铁傀淹没在了一片烟尘弥漫中。

    “……哈,痛快!我铁傀已经很久都没有打得这么痛快过了!”浓烟中忽然传出了一声大笑。当视野逐渐清晰,尽头处缓缓显化出的竟是两个人影。只是其中之一矮小佝偻,那竟是一具傀儡!

    “傀儡……终于是舍得拿出来了啊。”叶朔双目眯起。这铁傀门既然以傀儡着称,想来战时借傀儡辅助,就是他们的致胜王牌。因此从一开始,他就在等铁傀拿出这杀手锏了。

    而铁傀也并没让他多等,手指牵引间,在他身旁的傀儡已经悍然扑出,挥动着铁制的手足,在最短的时间内展开了攻击。

    这傀儡每一击落下都重得出奇,叶朔强接过几次后,当即纵身后跃。同时以灵力化形,一道道灵力手掌连番推叠而出。

    那傀儡全不闪避,任由着漫天光掌落在自己身上。半空中印下了一双双掌印虚影,但在灵力气浪消散后,它的周身却仍是光洁如新,连一处凹陷,一处铁皮磨损都不曾出现。叶朔的全力攻击,对它竟是造不成丝毫影响!

    “哈哈哈,如何?我铁傀门的傀儡,可一向都是搜罗最坚固的材料,在烈火上淬炼七七四十九天,方始制成。你这点攻击,是根本破不开它的防御的!”

    铁傀见状更是得意,手指再一挑动,那傀儡也顺着他的动作抬起手臂,五指部位忽然裂开,露出了一台深藏的炮筒。火光四射,一连串炮击轰鸣不断。

    叶朔左避右闪,连绵的炮火在他脚下炸开道道深坑。终于那傀儡似乎是打空了第一发弹匣,炮筒关闭,还没等叶朔喘过口气,那傀儡又是欺身直进,一掌斩上他的肩头,下一掌在身旁划了个半圆,带起一股旋转的灵力,将叶朔当场扫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傀儡!”跌退数步后,叶朔脚跟在地面一擦,同时稳住了身形。而他的表情却是不忧反喜,抬手在身侧一招,一具通体血红的傀儡“砰”的一声出现在了大厅中。

    “不知和我这‘十方杀傀’相比却又如何?”

    大把灵石在半空浮现,被叶朔全数打入了十方杀傀体内。那得到能源的十方杀傀也是倏地抬起头,空洞的双眼中划过了两道血光。

    “十方杀傀?这可是传说中的傀儡啊!”铁傀爱傀成痴,一见之下,双眼都发亮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边刚一疏于操纵,眼前十方杀傀和那具铁质傀儡已经缠斗到了一起。几个回合,铁质傀儡便被压得不住后退,十方杀傀则是步步紧逼,最终身形急转成了一团旋风,掠过那铁质傀儡身侧,锋利的气刃直接将它周身的引线切断。

    失去引线,铁质傀儡也不过就是一块铁疙瘩,僵硬的匍匐在了原地。而十方杀傀可不管敌人已经失去了战斗力,眼中血光射出,贯穿了铁质傀儡的各处关节。随后两条手臂接连挥动,轻轻松松就将那片刻前还十足威武的铁质傀儡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解决了眼前的敌人,大厅中除了主人的气息外,就还剩下另一道陌生的气息。十方杀傀只是稍一迟疑,就纵身扑向了大厅尽头仍在发呆的铁傀。

    直到扑天的血影已是降至眼前,铁傀的双眼才重新恢复了焦距。当即一个侧滚匆匆跃开,冲着叶朔摆手大喝道:“暂且停手!”

    尽管面临着生命之险,铁傀仍然不愿出手向他心目中最宝贵的傀儡攻击,身形腾挪间只以闪避为主。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,一道灵魂意念传出,十方杀傀立刻停了下来。铁傀也从藏身的铁架下钻出,走到十方杀傀面前,面带痴迷的仔细打量着它,时而抬手在它的各处关节轻抚,口中啧啧有声,满脸都是对这一具巧夺天工的杰作的赞许。

    “这样,如果你能把这十方杀傀送给我,我就立刻率众归降!”欣赏得够了,铁傀目光灼灼的转向叶朔,声音因过于激动,都带上了几分颤抖。

    叶朔微笑着回视他:“门主自己认为,这有没有可能呢?”

    铁傀狂热的欣喜黯然了几分。大概是他也明白,不论是任何人能得到这样一具神奇的傀儡,都绝对不会轻易拱手让人。如果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,大概他还可以动手强抢。但在此前的战斗中,铁傀已经深知,叶朔的实力并不亚于他,再加上他还有这十方杀傀辅助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把它借给我研究几天!我也愿意归降!”铁傀不惜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叶朔仍是冲他微笑。

    铁傀急了:“那你到底是想怎么样啊!”

    叶朔这才不急不缓的开口了:“为了表达合作的诚意,送几架傀儡来给我定天派守山门如何?”

    :。: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