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四百七十六章 雏形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叶朔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,这些幸存者会有什么想法他也大致一清二楚。不过此时他一概装作不知。

    “有道是,不破不立。那虚无极狼子野心,由他称雄,他必然会在此地的势力坐稳后,开始对外界发动战争。到时我敢说,在他的侵略战中死去的弟子,绝对不会比这一次更少。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,倒是令不少人暗暗点头。作为焚天同盟的弟子,虚无极的作风他们是最清楚的了。不过若是同样是死,死在掌门的野心中,和死在一个外人的屠杀中,究竟有着多大的差别呢?

    “定天山脉原本的七大门派,至此已是完全覆灭。为了给大家继续提供一处修炼之地,我打算,将各大门派的弟子融合为一。今后这定天山脉将会只有一个门派,它名为——定天派!”

    “对于那些记恨着我的,不愿意在我的门派受我恩惠的,我不勉强,你现在就可以离开。我担保日后这定天派的任何人,不会与你为难。不过愿意留下来的,我希望你可以真正对这里有归属感,全心全意的为建设门派出力!今后,这里对你们来说就是家,它会陪伴着你们成长,也会成为你们最坚固的大后方。它不仅仅是我的势力,更是你们自己的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广场上骚动再起。但在一阵持久的窃窃私语后,最终站起身离开的只有零星几人。大部分人虽然满脸都是不情愿,却依然是闷闷的坐在原地没挪窝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他们比叶朔更清楚,像他们这样没实力没背景,就算改投别派也不会有人收留。灵界大陆强者为尊,这些年轻人更是从小就有一颗雄心,让他们一辈子都生活在乡村间,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,那是谁都不甘心的。

    虽然如果让他们自行选择的话,他们是一百个不愿意去为那凶手的新势力添砖加瓦,但此时也只有两害相较取其轻。更有少数人想道,若要报仇,也得修炼有成才有机会,既然敌人愿意替他们磨刀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叶朔环视着众人,这样的局面是他早就料到的。这几天他在乡间也和不少曾经的定天山脉弟子交谈过,看到他们表现出发狂般对修炼的渴望。在整体环境相同时,人会产生的心思,以及所能做出的选择都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几个走了的,要不就是家里小有积蓄,指望着能朝周边哪个势力塞钱通路,再不然就是彻底的甘于平庸了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想,叶朔并不关心,只要他能够确定,留下来的都是在修炼上有一定成就,并且渴望着拥有更高成就的,以及做事脚踏实地,不会玩手段投机取巧的,那么他就有信心,带领着他们把门派建设起来!

    又等过片刻,确认想走的已经都走了,叶朔坐正身子,向身侧点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宫天影会意,跨前几步,取出一封折叠起的书信,道:“这是我近日草拟的信函样张。定天派初成,一定要和周边的势力广结善缘。所以我打算给各位门主奉上一笔礼金,请大家日后相互照应。叶师弟你先过目一下,如果没有问题的话,我就依样分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接过信纸展开。不得不说,在长远的计划上,宫天影考虑得总比自己提前一步,并且这封信也确实是写得很有文采。不仅详细描绘了建交所带来的一系列优势,更是恰到好处的捧足了对方的场,简直就是一份外交的标准模板。

    但是看着看着,叶朔的眉头却渐渐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他尝试着将自己代入那些大势力门主的视角,很快就发现了其中一个深藏的隐患。

    这封信的礼数倒是充足了,但纵观全文,却未免怀柔太甚。

    定天派作为一个新生势力,没有人了解他们的根底,更没有人会看好他们的潜力。一味服软,不会让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势力觉得,身边加入了一个温和的邻居,反而只会认为,是出现了一头可口的肥羊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用这样的方式去和他们打交道,那等自己一离开这里,要不了多久,定天派一定就会被那些虎视眈眈的势力完全吞并。

    如果要避免这种状况……叶朔独自沉思着,他甚至开始回忆起了曾经听过的那些民间故事。故事里的那些传奇人物,在势力尚还弱小的时候,又是如何保住自己地盘的呢?合纵连横、远交近攻……一些模糊的战略词语开始在他的脑中闪现。

    叶朔盯着这封信思考的时间,似乎是太久了一些。宫天影也不禁奇怪的斜过视线:“怎么,叶师弟,是我的措词还有什么问题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是这样的话,不如,直接组成一个联盟如何?”在众人等得面面相觑时,叶朔终于从沉思中抬起了头,“让他们彻底的归顺于我等。定天派居中为首,四方势力环守以拱卫。若有执意不降者,直接剿灭!”

    别说宫天影和司徒煜城听得发愣,广场上的大部分弟子都发出了嗤之以鼻的笑声。

    你只是一个新生势力,人家不来打你就不错了,你还要去打别人,吓唬谁啊?那些门主没一个不是大风大浪走过来的,就你这么撂几句狠话,谁理你?

    “叶师弟,这势力初成……”宫天影也忍不住开口了。他只当是叶朔年轻人心比天高,不懂得循序渐进的道理,正想详细向他说明新生势力的常规发展路线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以?”叶朔却是冷冷一笑,“别忘了,共同的敌人永远都是最有效的联合理由。他们今日可以不降我,但这周边那些大大小小的势力,单独拉出来,有哪一个可以和昔日定天山脉的声势相比?

    他们固然可以在自己的一块小地盘上称王称霸,但不要忘了,在远处虎视眈眈的,还有一个洛家。就连国内曾经的三大势力之一,都曾经成了洛家的附庸,那么你们,有谁自认为有足够的能耐,可以对抗洛家?

    我们这些弱者,若不抱紧成团,营造起足够的声势,就只有被那些强者一个个吞并的下场。归附于我,大家地位平等,你们的宗门依然予以保留,但将来若是被洛家吃掉,你们的地位,不过就是一个最卑微的奴才了。何去何从,相信各位应该考虑得清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叶朔整个人都是意气风发,仿佛他现在面对的,直接就是那些各宗门的门主一般。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,是要激起对方的同仇敌忾之心。要让他们对可能的祸患感同身受,他们才会降得甘愿。更要让他们知道,只要我们共同努力,总有一天,可以铲除这个架在头上的威胁,他们才会降得痛快。

    并且据我所知,虚无极在完全巩固了灵源淬体所提升的实力后,他原本的计划,正是逐步蚕食这些周边的大小势力。既然我的手下败将都做得到,我又有何不可?

    如果真有必要,我也不介意登门拜访各位门主一番,与他们共同‘切磋论道’,让他们看看,我究竟是不是一个值得效忠的联盟之主。”

    既然有了建立势力的打算,自然无人甘愿长久龟缩于一隅。听了叶朔这番说法,想到如果他们的势力真能做大,做强,组建起一个强大的联盟,将来行走在外,就再也不用被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大人物鄙视,几乎人人都是热血澎湃。

    有一个很短暂的时间,他们甚至忘记了叶朔的灭门之仇,都是一门心思的想要跟随着他,在这邑西国稳稳的扎下自己的根。不过也有少数稳重些的弟子,觉得远景未必会有这般乐观,暂时仍是持保留态度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不会仅仅让联盟的下属去为我卖命。只要他们愿意归附,礼金之外,我还会送上一定的修炼资源。我不介意他们变得更强,这联盟中的所有大小势力都变强了,联盟也才能更强。如此恩威并施,我想不用多久,我们就可以收到他们的好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叶师弟说的……似乎真是有些道理。天影师兄,你觉得呢?”就连心绪早已如一潭死水的司徒煜城,此时都被重新激起了斗志。

    宫天影默然良久,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:“叶师弟,我问一句话,你之前说,不降者就直接剿灭,是不是当真的?”

    叶朔早就有了打算:“如果实在不降,那我们就退一步,给他们一个客卿长老之位。当然,前提还是日后不得与我定天派为敌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都是缓缓点头时,叶朔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储物戒指,当场解除认主,递给了宫天影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上千万的灵石。抽出一部分,按照名单分发到邻村各户,作为给死者家属的抚恤金。再有一部分,用作笼络周边势力的礼钱。剩下来的,全部用来建设定天派。”

    这些灵石还是当初他在定天城拍卖场,拍卖了一份天价心法后得到的。那以后他也并没有什么用钱的机会,也就一直保留到了现在。直到今天,他才终于为这一大笔钱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用途。

    广场上的弟子都有些坐不住了。叶朔分明也是和他们相同的出身,竟然有着数千万灵石的身价?想不到他不声不响的,竟然还是这么一个隐形富豪!

    “但是,这不大好吧?这些毕竟是你自己的钱……”宫天影有些犹豫。虽然势力的建成初期,确实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,但这个门派毕竟是他们一起建立的,如果经费全让叶朔自掏腰包,他们也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叶朔满不在乎的一摆手:“我一个独行侠,反正也用不到什么钱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”想了一想又转向宫天影,“对了,天影师兄,等你有时间的时候,再草拟一份送给官府的信函吧。告诉他们,既然他们之前装聋作哑,希望这一次,也继续保持沉默。”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叶朔的眼中也划过了一道厉光。

    当初官府多半是早已被洛家买通,对玄天派灭门一案不闻不问,不过如今既已亲手复仇,叶朔也不想再追究太多。只要让他们知道,洛家能给他们的,自己也能给。而洛家能用出的手段,自己也能用!

    想来官府既然号称,不参与大批修灵者之间的斗殴,那么他们最终的答案,也一定会让自己满意的。

    “另外,”叶朔取出一块玉简递给司徒煜城,“司徒师兄,替我发布一条悬赏任务。这名单上的人,都是焚天同盟之前逃掉的弟子。尽快解决,一个月之后,我不希望继续在这世上看到他们。这里面最重要的一个人……”说到这里,叶朔一改半日来的沉稳,竟是有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昔日的‘血罗刹’罗帝星,此人我想大家都是认得的。谁能提供他的线索,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“然后就是最后一件事。”叶朔似乎也感到了心中躁动的情绪,做了个深呼吸,让自己重新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除了重建定天派,修复受损的道路、建筑等等,另外在后山修造一座祠堂,供奉在先前一战中,牺牲的各位师长、同门,立起牌位、塑像。我要让这定天派现在,以及将来的所有弟子都知道,这些人是我定天派的英雄,他们为了今天的和平,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。每年清明,务必要组织弟子前往拜祭。

    而除此之外,给战争中的几名首要战犯也立几块牌位,所有人都要记住,他们是定天派的罪人,将会永远受我门人的唾弃!”

    台下,破月派一方的弟子都是满脸愤怒,这样的怒意从叶朔方才点名提起罗帝星时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虽然罗帝星在整个定天山脉内,一众弟子对他是以惧怕居多,但在破月派,他还是有着相当威望的。

    尽管对外人毫不留情,但罗帝星生性护短,对自己的小弟从来都很照顾。正是由于他积威日久,破月派弟子行走在定天山脉,也一向没有人敢轻易招惹。现在叶朔不仅是对他除之而后快,那罪人的牌位,听来也必然有他一份。

    只因为他们是战败一方,他们最尊敬的人就要面临被追杀的局面,还要作为罪人遗臭万年。而那个灭门的仇人,却要站在他们头顶作威作福,如此差距,谁人能甘?

    破月派这几名弟子的反应,叶朔都看在眼里,而他也正玩味的打量着他们。一面招手示意司徒煜城近前,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既然要做忠心小弟,没准就会有人自作聪明,设法去给罗帝星报信。只要秘密盯紧了他们,应该就可以顺利找到那个人了……

    在叶朔这番部署下,新成的定天派终于是有了初步的雏形。而其后的一系列工作,也都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当中……

    :。: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