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四百七十五章 新生势力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“皇城来的钦差?”

    焚天派一战大捷,对整场战争可说是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。其后的几个门派既知连虚无极也失败了,都在先后放弃了抵抗,这复仇之战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。

    当晚,叶朔等人便在定天山脉邻近处的一家客栈歇宿。预备着先休整一晚,待明日再商议今后的行动方向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一夜,叶朔房中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“叶朔,是吧?”那钦差大模大样的在桌边坐下,“据查实,日间你曾在这定天山脉违规使用禁咒……哎呀,这个罪名可不小啊——?”

    他说话时的语速很慢,同时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摊放在桌上,指弯时而轻击桌面,似乎是在等待着有人塞上一沓银票。

    叶朔安静的回视着他,却并没有出现他预想中的慌乱:“在此地使用禁咒的,是曾经的焚天派掌门虚无极,钦差大人想必是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那钦差别有深意的笑了笑:“反正人都已经没了,随便你怎么说?”见叶朔仍是端坐不动,身子也再度探前了几分,嘴角的笑容更为奸诈,“况且,就算不提禁咒这桩官司,你手上总还担着数百条的人命债,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啊……上头倘若真要深究起来,也足够你把牢底坐穿了——”

    叶朔仍是气定神闲。朝着椅背一靠,环起双臂,竟是朝他也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如果大人此来,真是要抓我坐牢,那一开始就大可动手,也不必跟我说这许多了吧?我想,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如何?”

    那钦差的眉毛颤了颤。对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那是他再想恐吓也不行了……

    正如叶朔所料,这一趟他的来意并非是追究禁咒,以及定天山脉的大规模灭门案。<>但在他原先的设想中,凶徒见到官差,总应有种天生的畏惧。只要他故意将罪名说得严重,那凶徒为求脱罪,还怕不塞上大把钱银孝敬?

    等成功捞过一票,再将陛下的谕旨,作为自己施与他的恩泽加以转达,到时必然又能令他感激涕零。不料这凶徒竟是软硬不吃,看他那副笃定的样子,想让他孝敬自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那钦差心里有火,无奈任务在身,表面上仍是只能继续撑着笑容:“叶兄弟果然是快人快语啊?我能否先请问一句,今日灭了定天山脉,下一步叶兄弟打算如何去走?”

    叶朔笑了笑:“这和大人似乎没什么关系吧?”

    那钦差咬了咬牙,强按着想把这小子剥皮抽筋的冲动,道:“那不如,听听我的建议?旧的势力没有了,自然要有一个新的来取代。叶兄弟索性就在这里拉起山头,建立一个新势力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哦?请大人明言。”叶朔有些狐疑的坐正了身子。他虽也料到对方并非前来抓捕自己,但这头一句话仍是令他大出意料之外。不管怎么说,按照邑西国的律条,自己现在的确就是戴罪之身,而皇室不但不降罪,反而还要鼓励他自立门户?这到底是什么用意?

    那钦差见叶朔一直以来的从容终于破了功,也是满意一笑,“其实,这也是陛下的意思……”神秘兮兮的环视一圈,确认门窗紧闭后,再次压低了声音:

    “不瞒叶兄弟说,在陛下看来,从前国内三足鼎立的格局就很好……现在突然缺了一块,则一山不能容二虎,难保某些人会生出不臣之心……为国家的长远大计作想,力量的分布还是平衡一些更为合适。如果叶兄弟答应,也算是对社稷出力有功,这定天山脉的人命案,皇室也就睁一眼,闭一眼,一笔勾销了——”

    叶朔静静听着,好一阵子都没有说话。<>那钦差倒也极有耐心的等着,终于叶朔再次抬起了头:“我可以理解陛下的想法。但这个新生势力,为何定要交给我来组建?就算皇室成员不便亲身参与,但在国内要找到愿意自成一脉的势力,应该并不为难吧?到时只要你们在背后稍稍加以扶持,要重新达到三足鼎立的格局,想来也是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那钦差微笑道:“这是皇室的内部考量,叶兄弟就没有必要知道了。如何,究竟是做囚犯,还是做一方霸主,叶兄弟可有定论?”

    叶朔冷笑一声:“既然大人都这么说了,你认为,我还有选择的余地么?”

    “好,叶兄弟果然是聪明人!”那钦差竖起大拇指,“不过还有一节须得事前知会了。陛下这一些小小心思,不足为外人道,所以到时我们不会颁布明令公文。要如何拉起旗帜,如何收服周边势力,以及让地方官府承认你们的合法地位,这些……就全部都要靠叶兄弟自己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皇室希望你自行组建势力?叶师弟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次日,叶朔将那钦差的提议原原本本的转告给了宫天影和司徒煜城。两人闻言都是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“其实若是依我……”叶朔沉吟着,这件事他昨晚就考虑了大半宿,“我倒觉得是可行的。二位师兄也知道,我定天山脉在国内大部分人眼里,只不过是穷山僻壤之地。外边的那些大势力瞧不起我们,认为我们这里的弟子普遍资质拙劣,甚至连考核的机会都不愿给,就直接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因此许多幸存的师兄弟在门派瓦解后,都不得不回到村子里耕地种田。但是这样下去,难道让大家真的一辈子在这里当一介庄稼汉么?如果能在这里重建一号势力,招收十里八乡那些贫苦的弟子,给他们提供一处修炼之地,这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不要忘了,如今幸存的大部分都是焚天破月那几个门派的弟子。<>你亲手灭了他们的师门,他们一定对你心存恨意,把他们收入门下,你能放心么?”司徒煜城质疑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也想过,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个势力就更应该建了。”叶朔清了清嗓子,“与其让敌人散布在未知的角落,还不如把他们集中在看得到的地方,统一监管。这样如果他们真有什么不轨之行,我们也可以第一时间知道。”

    司徒煜城缓缓点头,另一边宫天影的眉头却依然皱得很紧。

    “但我听着,怎么总有几分为人作嫁的意思呢?皇室那边不愿插手,这多半是因为,一个势力在建立初期才是最艰难的,他们不愿意从国库中调动这一笔花费。倘若扶持已有势力,他们又无法确保,他日便不会养虎为患。

    但如果把这些交给一个有案在身的犯人来处理,如果他成功了,他们完全可以除掉此人,另行委派心腹管理。事后就算另有旁人质疑,他们也可以名正言顺的说,是把犯人非法占据的地盘收归国有——?”

    司徒煜城一听就急了:“要真是这样,那可真得万分慎重啊!而且我听说,皇室可不好打交道。只要是他们认定的事,就算你有理也会变成没理的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,皇室有意借他成事,他一开始就觉得里头必有古怪,只是并无宫天影如今分析的这般透彻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现在也还在考虑……等我先跟几个人谈谈,再做最终的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叶朔第一个拜访的是流影派掌门。

    脱去了一派之首的身份,如今的流影派掌门看来不过是一个寻常的乡间老人。同时数月前的那一场浩劫,也令他看起来苍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要组建新势力?好哇,那我可是举双手双脚赞成啊!”在叶朔说明来意后,流影派掌门几乎是立刻就做出了表态。在他的激动下,桌上放置的两杯清茶都被震得不住晃动。

    叶朔淡淡一笑:“师叔如今答应得这么爽快,但将来若是大难来时,您不会又要‘单飞’了吧?”

    流影派掌门尴尬一笑。虽然就算再来一次,他也一定还是会选择逃命为先,但当面被人拆穿,脸上难免还是会有几分挂不住。

    “叶师侄,我就这么说吧,”最终流影派掌门下了决心,“就算我现在信誓旦旦的保证,将来定会为新生门派舍生忘死,想来你也是不会相信的吧?”

    在叶朔似笑非笑的目光中,流影派掌门干咳了两声,“我是这么想的。像我们这些小人物,只要安全无忧,谁又不愿意好好生活呢?所以,与其指望着敌人不会来攻打你,指望着盟友尽心来守卫你,不如把全部的精力,都集中在让门派变得足够强大上。

    你强大了,敌人自然不敢来招惹你,盟友自然不会背叛你。强声势不如强自身,也就是这个道理……当然,这只是我的想法,如果有得罪之处,还望叶师侄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叶朔淡淡一笑,似乎是在脑中仔细品评流影派掌门的这番高论,半晌后又是哈哈一笑,端起桌面的清茶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掌门果然高见,这倒是与小侄的想法不谋而合。不错,一个门派如果不能庇护弟子,又凭什么要求弟子为门派抛头颅、洒热血?弟子强则门派强,门派强,则弟子更强,这就是我希望达到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简递了过去:“这里面记载的,都是经过我挑选后,觉得很合适师叔修炼的秘籍。你拿去强大自身。如果能把里面的功夫都练熟了,让我满意的话,将来我会在新生门派内封你一个管事长老之职。”

    见流影派掌门一脸困惑,一笑续道:“就算是把势力组建起来了,恐怕我也并不会在这里久留。到时新生门派的一应发展,就还须多多倚重师叔了。”

    流影派掌门接过玉简,在灵魂迅速扫视后,望着那一本本令他梦寐以求的秘籍,乐得合不拢嘴。回过神来,对叶朔自然是好一番感谢。

    稍后,一片连绵的田埂间。

    “建立一个新的势力?好啊!只要你建,我一定跟你回去修炼!”杨浩扛着一把锄头,看起来很兴奋。

    灭门之战中,虽曾正面迎战罗帝星,但杨浩事后的伤势并不重。也许是当时的罗帝星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。不过不管怎样,在缠着绷带在床上躺了几天后,杨浩就重新活蹦乱跳了。

    “嘿,叶师弟你是不知道,这段时间我整天在田里耕种,耕得我的人都快变成田了!真期盼着重新回去大展身手啊!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杨浩的神情忽然莫名的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是绝对没问题的,不过,最主要的麻烦是,我爹娘现在打死不让我再修炼了。回来的这些天,我只要碰一下从前的兵器,他们都会发火。据我所知,其他很多师兄弟也是这样。不过也完全可以理解,他们的父母上一次险些失去他们,如果安全没有足够保障的话,是不会再把子女送进那个危险地带的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杨浩抓了抓头皮,“所以不管你是召回过去的同门,还是将来再招收新弟子,这个问题都是你必须要解决的。”望了望四周的田地再次抡起锄头,“叶师弟,我就说这么多了,总之我在精神上一定会支持你的!”

    告别了杨浩,叶朔又先后走访了几户农家。果然正如杨浩所说,这些父母的态度都很坚决。有的脾气好些的,虽然能耐心的听着他说,但不管他在整个过程中怎么动员,却都是坚决的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而至于脾气差些的,一听说他来自定天山脉,也不管他是哪个派系的,就将子女险些丧命一事全迁怒到了他身上,抄起笤帚就把他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总之,今天的这一番走访,让叶朔更加坚定了组建势力的决心。不过这其中也包含着一些问题,是他必须要去解决的。

    数日后,叶朔先把还停留在定天山脉的各派残留弟子集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场的各位,绝大多数都来自于原本的焚天同盟,如果你们要恨我破坏了你们原本的平静生活,杀死了你们的同门,我也完全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席下的弟子随着这番话,登时产生了一阵骚动。他们虽然没有参与过当初的灭门之战,却不代表和同门的师兄弟感情就不深厚。对叶朔,他们几乎都是又恨又怕。如果不是明知不敌,或许早就有人提起刀砍他了。

    如今叶朔的说法,更是将他们心中深埋的仇恨全勾了出来。但愤怒之余却也有几个老成持重些的弟子暗暗担心,莫非叶朔终于是后悔留了他们的性命,打算彻底斩草除根么?

    请输入正文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