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四百七十一章 后尘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遍地的鲜血尸骸,风里回荡着冤魂的呜咽,一切都在述说着半日前发生在这里的惨剧。

    罗帝星跨过残缺的土地,跨过一具具横陈的尸首,黄沙遥遥卷起,拍打着他的裤腿,满眼苍凉。行走在这片连空气都残留着血腥味的废墟间,触目所及都令他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先前叶朔等人刚刚抵达定天山脉,宫天影就在山脚下布了一个巨大的阵法,将这一片地界完全封锁。这样一来,纵然其余门派预先得到消息,却也无法单独逃生。并且为防虚无极召唤救兵,焚天派前也被施加了专门的结界加固,普通修灵者是涉足不得的。

    当然这里所说的只是普通修灵者,如墨孤城那般的大神通者,完全可以视那双重的阵法结界如无物。

    片刻前的破月派,罗帝星刚刚退出修炼状态,就得到了焚天派被灭的消息。他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,焚天派雄踞定天山脉多年,底蕴何等深厚,现在他们竟然被玄天派的两条漏网之鱼给灭了?虚无极掌门,竟然也失败了?

    顾不得满门的人心惶惶,罗帝星当即就抄起兵器赶往焚天派。这一去是否会刚好和敌人撞上,此时全不在他的考虑之列。

    在踏进焚天山门之前,如果他心中还抱着万分取一的设想,紧接着迎接他的这一片狼藉就彻底打碎了他的祈祷。这里已经是一座死地了,那墨凉城……他现在如何了?

    罗帝星一时几乎是疯狂的找遍了整片宗门,对每一具面目难辨的尸体都会仔细看上好几眼。他现在的心情是既希望尽快找到墨凉城,又担心真会在翻过某一具尸体的时候看到他的脸……矛盾交加,罗帝星的脚步也是跌跌撞撞,他觉得自己随时都会崩溃。

    还有那一处显眼的巨大沟壑。罗帝星对灵力也算是有些研究,他很清楚要造成这么强大的破坏,究竟需要多么恐怖的力量才可以……叶朔,重新回归的他,真的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么?如果这里真的是他造成的,那还有谁会是他的对手?

    终于,在一处相对还算平整的沙地间,罗帝星见到了一个还在活动的身影。那人披头散发,正一次次的从地面捧起沙土,注视着大把的碎沙从指缝间哗哗落下,就开心得前俯后仰。

    那人也不知是在这里坐了多久,满身满脸都被泥土染得脏兮兮的。直到走得近了,罗帝星才终于看清,那人竟是虚无极!

    那永远高高在上的虚无极,在一众弟子前总是展露着无上的威严,他的长袍永远尊贵华丽,连一点皱褶都不能允许……现在,他竟然会像路边的乞丐一样坐在地上,捧着泥土自得其乐,脸上还盛着一副傻兮兮的笑容?这个世界乱套了吗?这荒唐的一切……到底是我做了一场梦,还是所有人都疯了?

    “虚无极掌门?您清醒一点啊!喂!”罗帝星蹲下身,一次次大力的摇晃着虚无极,“您看看我啊!”

    仿佛是终于听到了他的呼喊,虚无极任由沙子洒了一身,呆呆的转过头,目无焦距的凝视着他。罗帝星稍感欣慰,刚要再次发问,虚无极却忽然一拳朝他挥了过来,同时嘴里还在傻兮兮的笑着。

    这一拳虚软无力,罗帝星稍一偏头就避了过去。虚无极对自己一拳落空还有些意外,弯过小臂看了看自己的拳头,这一次直接用上了两只手。但纵然他打得再急,出拳却是毫无章法,就像一个闹了脾气的三岁幼童。罗帝星一闪再闪,心中已是愈发不耐。

    终于虚无极似乎是打得累了,埋下头又在土坑里捡起了石头。罗帝星明知再和他交流也是无济于事,但他终究是这偌大坟场间唯一的活人,抱着最后一分希望,锲而不舍的再次发问道:“墨凉城他怎么样了?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都是叶朔干的吗?说啊……!”

    虚无极在听到“墨凉城”和“叶朔”这两个名字的时候,终于斜过半边眼珠瞟了他一眼,一根手指竖到唇边,满脸的神秘。罗帝星怔了怔,也僵硬的点了一下头示意配合。虚无极见状拍手大乐,接着再一次在面前的沙坑间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罗帝星只道虚无极是为提防叶朔,故意装疯卖傻,或许有什么线索要偷偷交给他。耐着性子等了许久,谁知虚无极从地里慎重的挖出来递给他的,竟然就是一块沾满了泥土的烂石头!

    罗帝星盯着递到眼前的石头,表情几度翻覆。虚无极却还献宝般的不住往他手里塞,一副“一般人我不告诉他”的得意状。

    终于,罗帝星彻底忍无可忍,从虚无极手中夺过石头,狠掷于地,而他也同时起身就走。离开了那个不管对他说什么,都只会露出憨笑的疯老人。

    再次将焚天派绕了一个遍,确认那尸体群中并无墨凉城,罗帝星才稍稍松了口气。这时才想到自己也真是急糊涂了,这半天竟然完全忘了还有传讯工具……

    掏出传音玉简,对着墨凉城的名字发出了联络请求。看着屏幕上正在不断输送的信号波纹,罗帝星真是一阵阵的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“接啊!……求你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此时的破月派。

    大殿前的阵法形同虚设,破碎的结界在空气中爆开一圈圈无形涟漪。叶朔等人大步跨入,独坐桌前的师清一抬起头望着他们,眸中没有任何意外。此时的她竟是出人意料的冷静。

    叶朔也不过多废话,直接从桌案前扯出纸笔摆到了她面前,“师清一,把你们破月派上次参加过灭门行动的弟子名单,除了罗帝星之外,全部都给我写出来。如果你配合,稍后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。”

    师清一望着面前的纸笔,身子依然是懒洋洋的倚靠着椅背,看上去没有想动弹的意思,冷哼了一声道:“那么久的事,我哪里还记得清楚。怎么,你们不是很有本事么?自己一个个去找啊?”

    师清一这副态度,早在叶朔的意料之中,此时他也只是淡淡冷笑道:“师清一,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,焚天派覆灭在先,虚无极已然伏诛。如果你是想拖延时间,等待救兵到来,那我劝你趁早别再痴心妄想。今天,已经没有任何人救得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焚天派覆灭”,师清一静水般的双目终于波动了一下,但很快她又再度摇头冷笑:“呵,我不相信。凭你们三个就能挑了焚天派?虚无极掌门又怎么可能输给你们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崽子?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是么?那看到这个,你总应该相信了吧?”叶朔面无表情,同时在他身旁“砰”的一响,一具通体血红的傀儡已经静静的出现在了房间中。

    “十方杀傀?!这……”师清一大惊坐起。十方杀傀向来是虚无极倚重的秘宝,如果他不是真的出了意外,这傀儡绝不会落到旁人手中……难道,那个焚天派覆灭的消息,果真并非谣言?

    先前扫荡焚天派过后,再次回到山门前,看到被遗弃在地上,通体在宫天影的猛烈攻击下,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的十方杀傀,叶朔心念一动,将它也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战力能多增加一分也是好的。虽然操纵这家伙会比较耗费灵石,但这样的大杀器,紧要关头可是金钱都买不来的……

    收回灵器,又额外得到了一套禁咒和十方杀傀,这一次灭焚天派的收获,还真是丰厚得超出了叶朔原先的料想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……”在看到十方杀傀的那一刻,师清一脸上强充的镇定终于冰消瓦解。在她眼底,渐渐上升起了一层死寂般的悲凉。如果连虚无极掌门都失败了,那她就算再做抗争也是毫无意义。到头来,终究是自己没有保住破月派……

    “时也,命也。”师清一仰头靠着椅背,沧桑长叹,“或许只能说,是我破月派的劫数吧……”

    凝视着桌面的白纸,师清一的目光掠过了一旁的毛笔,怔怔的落在了叶朔脸上,“我门下的弟子,他们都是被我逼着去干的,罪过尽在我这个掌门一人之身……所有的债,由我承担就够了,能否……再给他们一次机会?”

    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当师清一看开生死,抛开了算计一生的利益得失,她反而是诚心诚意的为门下的弟子乞求起来。

    “晚了。”叶朔冷冷的回视着她,“要我给他们机会,那当初谁又给过我玄天派的同门机会?”

    “我想大概我有必要跟你说清楚。”叶朔丝毫不为师清一此刻的凄凉所动,停了停又继续说了下去,“今天,你破月派注定覆灭。不管你是否合作,你一定都要死,区别只是,你能不能死得舒服一些。至于你破月派的弟子,如果你交待出真凶,死的只是那些罪有应得之人。如果你不写,那就满门陪葬。”

    一句句冷酷的宣言,如同一把把利刃,深深刺进了师清一心里。而她也是苦笑一声,而今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局势早已经不是她所能选择的了。颤抖着拿起桌上的毛笔,开始一笔一画的在白纸上写出一个个名字。

    这每一笔落下都是重如千钧,只因她深知现在每写一字,都等于是判了一个人的死刑。参与灭门之战的,大都是一些她门下最有前途的弟子,却要由她这个做掌门的,亲手把他们推进火坑……

    其中她也简略漏过了几人,只希望这满门血仇,将来还有雪恨的机会。反正强者杀死弱者,而强者又会被更强者杀死,本来也就是那么一回事。只可惜罗帝星,他是彻底没有指望了……

    在师清一终于将满满一纸写完,叶朔看也没看那密密麻麻的名字一眼,只将名单随手递给一名破月派弟子,淡淡道:“将这上面的人在大殿前集中,尽快,我不希望有遗漏。”

    师清一痛苦的闭了闭眼,同时在她脸上却也有几分释然,毕竟,她还是为破月派留下了几分香火……但就在同时,叶朔的手掌却也覆上了她的头顶,接着她就感到自己的记忆正在迅速外泄,被眼前的人毫不留情的搜索着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已经配合你了,你为何还要……”最后的意识尚存间,师清一疯狂的大喊出声。

    叶朔冷冷的一眼瞪回:“我怎么知道你没有骗我?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这里是邻近邑西国边境的一家小客栈。其中一间客房内,此时正回旋着阵阵强大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墨凉城静静的坐在一张小板凳上,他双手的钩爪已经取下,此时断腕处正包裹着厚厚的几层绷带。墨孤城则站在他身后,一只手抵在他背部,随着他的灵力输送,从墨凉城体内不断辐散开一片片漆黑的灵力涟漪,伴随着道道黑烟四溢,墨凉城的表情也在反复的水深火热中越来越痛苦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,在那扩张的涟漪间,渐渐有一片黑色羽毛状物从墨凉城胸前浮现,在半空中悬浮片刻,就悄然粉碎成了片片微粒。那层环绕着他的幽光也不断收缩,一环环转阴为清,最终化为了纯净的灵力在他体内落定。

    黑暗之羽,至此终于是完全驱除!

    早前在焚天派,虚无极也曾尝试过替墨凉城驱除黑暗之羽,但那时他就发现,那最初不过寸许来长的羽毛,现今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,深深的扎根在他的灵魂中,枝干遍布了每一处最微小的缝隙,等于是与他的灵魂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以他的功力,根本做不到在不损伤墨凉城灵魂的前提下完成这项工程,因此也只能暂时拖延了下来,但愿哪天等自己杀死了叶朔,便可使这诅咒自动解除。

    不过虚无极做不到的事,对墨孤城而言却是不费吹灰之力。并且在灵魂相触间,他也详细的解析了这黑暗之羽的性质。得知它不但会令墨凉城誓杀诅咒对象,还会在对方死的同时,令宿主也一起送命……

    竟然放任黑暗之羽成长到这个地步,墨孤城轻易的就判断出,虚无极的初衷绝对是不怀好意。至于这个弟弟……被人当枪使了这么久,也真的是蠢到无可救药了。

    顺手托住昏迷栽倒的墨凉城,扶着他躺到床上,掖起了被角。望着他熟睡的面容,有一个很短暂的瞬间,墨孤城的目光似乎是略微变幻了一下,但很快就被隐藏在了他惯常的冰冷下。

    虽然驱除黑暗之羽的过程很顺利,但毕竟是在灵魂中盘踞了那么久的东西,对宿主而言就像是动了一次大手术,难免还是需要卧床休息一段时间。墨孤城在此也不多言,径直走到桌前整理行李。

    忽然,一块发光的玉简吸引了他的注意。那原本是属于墨凉城的。墨孤城皱了皱眉,望着玉简上不断跳动的名字,再扫了一眼床上依旧熟睡不知的弟弟,随手注入一道灵力,接通了传讯。

    :。: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