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四百七十章 颠覆的信仰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?

    天空中,厚重的铅云重新堆积了起来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良久,司徒煜城才敢轻呼出一口气,自语道:“墨家,据我所知他们不是以经商闻名的么?怎么会出现一个那么可怕的高手?”

    叶朔苦笑了一下。这个问题,在场的似乎没有人比他更有发言权了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是一个难得的绝顶天才。墨凉城会来到这里,可以说完全就是因为他。”

    再次说起那些幻境中的往事,叶朔也不知是何种心情。那时他以为自己和墨凉城可以成为肝胆相照的好朋友,怎知今日再相见,已经成了生死大敌,而且这个身份,还会在他们今后的生命中一直延续下去……

    当初,在擂台战他们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的当初,可以说两个人谁都没有错,一切只是造化的捉弄。但事到如今,很多事已经不是他们想怎样就怎样的了,两派的血仇,终究是跨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随着叶朔的讲述,宫天影和司徒煜城感慨于这段颠倒的因果,也是久久的沉默不语。匍匐在三人身侧的神行烈更是难得的安静,蹄爪默默的刨着地面,许久之后,它的声音才在这几分死寂的广场上响起。

    “走了也好,人家的实力确实甩了我们一大截。那个小子……不,那个年轻人,根据我的感应,他的确还没有达到通天境,但如果当真战斗起来,那些普通的通天初阶修灵者也没一个会是他的对手。等他真的跨过了这道槛,他还可以更强。尤其是在他这个年纪……将来的前途无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境界越到后面,晋级的难度也就越大,而每晋一级,提升的实力自然也是成倍的增加。气宗级和通天境看似只是一级之差,但其中的差别,和从蓄气级到集气级,集气级到聚气级都是完全不同的,可以说,它甚至等于炼气境九级相加的总和!

    那墨孤城现在已是这般可怕,一旦晋级,他在通天境多半都能横着走了。而以他的资质,这一步他是必然可以跨出去的,也许,就在这一两年!

    叶朔很清楚,神行烈真正的实力远胜于己,当初要不是他迷迷糊糊中,释放出了一道连他自己都不了解的灵技,在那地下暗道内他根本就没有可能收服神行烈。现在既然连它都对墨孤城有这么高的评价,看来他们对那个人的重视,都不得不再提升一倍了。

    “唉,不过你们也不要自卑。你们在这个年纪达到这个实力,那是普通人的水平,人家这个年纪达到那个实力,那是逆天妖孽的水平!放在你们人类势力中最强的,那叫什么……天霄阁九幽殿,就算跟这两大势力的顶尖天才比,他准保都是只强不弱……”

    神行烈还在卖力的吹捧着墨孤城,到这个时候,它已经脱离了原本的战力分析,而是纯粹将对手百般夸大,以掩饰自己身为神兽,竟然在一个人类面前退缩的事实。因此后面的很多话,是没必要再听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墨孤城如此实力,如果将来他知道是你打伤了他的弟弟,要来找你报仇的话……叶师弟,你岂不是会很危险?”司徒煜城听神行烈吹得天花乱坠,忽然心中一凛,“以他的手段,我们绝对没有人会是他的一合之将!”

    叶朔干咳一声:“这个……我倒不是特别担心。如果墨凉城真的想告状的话,刚才大家三对六面,他早就可以告了。既然他没说,大概就是知道说了也不会有用。

    那墨孤城,根据我在幻境中对他的了解,他目中无人是一方面,但应该还不是一个不明事理之人。更何况,”他耸了耸肩,“反正也没人是一合之将了,我就是再担心又有什么用呢?也许他们那些高人,也有自己的傲骨吧。”

    当初在玄天派的废墟前,被那一道跨越时空的眼睛注视到了灵魂里,但那以后他还不是好端端的活到了现在?如果真的什么人都要担心,那他就没时间去做手头上的事了。那些人暂时没动自己,叶朔也不知道他们的打算,只能笼统的以“高人的傲骨”来解释了。

    不,那并不是什么傲骨……与司徒煜城不同,宫天影反而并不担心墨孤城会来寻仇,这只是因为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点,但每想到这一点,却是会在他的心头蒙上一层深深的阴云。

    他应该的确是不会随便杀人的……至于原因,解释起来颇费口舌,宫天影此时也不便明言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也不要尽说一些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的话了。”叶朔笑了笑,竟是反过来安慰起了司徒煜城。随后他又转向宫天影,“对了,天影师兄,你们刚才说的‘那位大人’是谁?”

    当日在埋谷顾问曾经对他说过,等“那位大人”回来之后,九幽殿也会有所收敛,到时他的生命才算是有了保障。虽然他和墨孤城说时都以代称相呼,但从他们说话时的口气听来,所指的应该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那个人简直就相当于顾问唯一的救星……!凡是任何一点线索,叶朔都绝对不会放过。因此在见到宫天影听到那人的名字时,反应激烈,在他心里就惦记上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宫天影正沉浸在思绪中,闻言吃了一惊。望着叶朔那双迫切渴求答案的眼睛,思潮一阵翻覆,最终还是苦笑着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……一段被颠覆的信仰。我现在不想提到他。”似是不忍见叶朔太过失望,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叶师弟,只要你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,真正进入到了灵界大陆上更高的层面,你早晚有一天会了解到他,甚至接触到他的。”

    不顾叶朔听得似懂非懂,宫天影默默的转过头,望向了墨孤城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当时的那个眼神……是发怒了啊。是啊,如果是过去的自己,听到有人这样非议“那位大人”,一定也是会扑上去拼命的。只是现在想来,那个人,到底值不值得自己这样抛开一切的去追随他呢?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他,自己不会长期行走在积德累善的道路上。他遵照着他所有的嘱咐,去帮助人,去爱人……到头来,他给自己看的,就是这样面目全非的残局么?

    那个墨孤城,像他那个级数的强者,在他们试图杀死墨凉城的时候,在自己贸然出手攻击他的时候,尤其是在最后他明显被激起怒火的时候,他都是有着无数的机会可以彻底解决自己三人。这才是灵界大陆上真正盛行的“强者的傲气”。

    但是他一次次的忍了下来。能让那样的强者甘愿隐忍,除了他所崇拜的那人“不喜欢别人造杀孽”之外,宫天影想不到第二种解释。既然在逆鳞的关节都忍下来了,将来还怎么会为了替弟弟报一个莫名其妙的仇,再回来追杀叶朔呢?

    其实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,同样是顺着那人传承下来的教诲,从“犯我者死”的随心所欲,开始努力朝着“谦恭有礼”的方向在转变。这里会从一个只讲拳头大的世界,渐渐开始有了法度,有了规则,也全部都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对这片土地还有着众多的贡献。他的功绩都不可以抹杀,但他放纵九幽殿,所造成的恶果同样不可以抹杀。只是,一个人的善恶真的可以互相抵消么?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?近来每当思及此事,宫天影都会倍感茫然。

    我到底,还应不应该继续信仰您?

    如果您要赎罪,我们所有人陪你……怕只怕,罪孽有一天会越赎越多,到那个时候,您还会记得当日的初衷么?

    叶朔并不能理解,为何所有人一提到“那位大人”,就会变得讳莫如深。不过宫天影既然摆明了不想说,他也不会勉强。

    变强,看来一切又绕回原点了。如果那人真是这个世界上顶级的强者,自己如果不能强到足以站在他面前,可是连和他对话的资格都没有的……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也将所有未来的考量压到了心底,叶朔直起身,径直走到虚无极面前,抬手按上了他的头顶,开始搜索灵魂。

    司徒煜城和宫天影也紧随其后,望着叶朔的动作,他们都知道他是在做什么了。但虚无极现在的状况,两人的担忧还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,怎么样了,能否查出他把灵器藏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即使是一个死人,搜索灵魂也可以完整的了解到他的生前事。但虚无极此刻神智尽丧,他的记忆会不会也同样变得混乱不堪?如果无法确切知道灵器的下落,在这焚天派一寸寸的搜索过去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叶朔面色凝重,一边筛选着灌入脑中的海量信息,同时给了两人一颗定心丸:“没问题的。他的记忆本身还很完整,只是由于他失去心智,无法正常从记忆库中调取信息而已。但对施术者而言,并没有太多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也让宫天影和司徒煜城同时松了口气。半晌,埋首沉思的叶朔终于睁开了双眼:“灵器就供奉在焚天派的掌门大殿之中。虚无极,他倒是放心得很哪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事不宜迟,我们尽快去夺回灵器吧!”宫天影说着,手中长剑也紧跟着抬起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了灵器的下落,虚无极就没有价值了,这个祸害,也是该除了!

    凝视着眼前雪亮的剑锋,想到灭门来的一幕幕,师父,安云,我终于可以亲手为你们报仇了……!宫天影目中几度起伏,回身正要一剑砍下,叶朔却忽然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天影师兄,既然他都已经这样了,杀了他也只是给他一个痛快而已。倒不如让他一生都活在疯癫之中,受尽痛苦折磨,以向我玄天派的数百条冤魂赎罪。如今他灵脉尽断,是再也不可能重新修炼了,那么,也就不可能再次作恶。如果他运气不好,哪一天给旁人杀了,也再与我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宫天影望着面前那张意气风发的面容,蓦地一怔,手中长剑却是一寸寸的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“那位大人”在这里的话,他一定也会阻止我斩草除根的。只不过他的说法应该是“上天有好生之德”“得饶人处且饶人”。

    当初在七大门派比试会过后,宫天影在信中就记得师父说过,叶朔那种宽容的作风和“那位大人”很像,也许有朝一日,他也同样会走上那条道路……那时他还半信半疑。现在却换成是他自己,在叶朔身上看到了他曾经崇拜之人的影子,难道他们真的……

    得到宫天影的同意后,叶朔转过手腕,重重一掌击上了虚无极天灵盖。一声沉重的闷响后,虚无极带着一脸疯傻的笑容缓缓倒下,打了几个滚后,慢吞吞的朝远处爬走了。

    担心他的神志还有恢复的机会,所以彻底击溃了他的大脑中枢,让他一辈子都真的只能做一个疯子么……?果然是不留任何隐患的狠手。宫天影的目光几度涣散,几度凝聚,终是化成了一声无奈的苦笑。

    我错了,他们不像。叶师弟现在走上的,是“以恶制恶”的道路,这和那位大人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。如果将来叶师弟真的越来越强,他们所坚持的两种作风必然会发生碰撞,到那个时候,又是谁可以同化谁呢……?

    司徒煜城也注视着这一幕,脸上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。虽然同样是留了敌人一命,但叶朔现在的做法,和当初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那“纯粹的仁慈”可说已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要在从前,或许他还会有些看不过眼,不过现在他同样知道,想在这个险恶的世界上活下去,有时确是不得不逼着自己更狠一些。叶朔会变,一个经历过灭门之痛的人,还让他单纯如稚子,岂不是天方夜谭?

    在叶朔直起身的时候,两人忽然都注意到,环绕着他的头部,时空发生了短暂的扭曲。这虽是片刻间事,但宫天影见多识广,立刻就判断出:“你学习了虚无极所使用的禁咒?”

    叶朔一口承认道:“不错。我未来的敌人是禁咒大行家,面对他们,我总不能让自己两眼一抹黑吧?不过现在我只是记住了口诀,真要修习,那还要花不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宫天影顿时急了:“禁咒是万恶之源,安云如果不是沾了禁咒,怎么会弄成后来那个样子。虚无极如果不是强修禁咒,最后怎么会引火**。还有楚天遥……这众多先例在前,难道你还想走他们的老路吗?”

    叶朔认真的摇了摇头,“如果是以前的我,的确不会去学习禁咒。但是在经历过这么多事之后,天影师兄你应该也知道,在战斗中起决定性作用的,永远都只是你强与不强,而不是你是如何变强的。很多时候,我们所面对的问题都不是‘该不该做,能不能做’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真正区分一份力量的正邪,也不过是在使用者何时使用,以及为何而使用而已。相信我,就算我学习了禁咒,也绝对不会用它去害人就是。”

    在叶朔的坚持下,宫天影最终妥协:“也罢。只要你能把持得住,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才在虚无极走火入魔之时,整个焚天派都已经被他屠光了大半。不过在这其中,一定还有漏网之鱼——

    “走吧,先拿回灵器,然后在这里来一个大清洗。没有参与过当日那场战争的人,我不会动。但凡是手上沾过我师门鲜血的……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留下这几句话,叶朔的身形就化为了一道流光,径直射向掩映在群山后的掌门大殿。

    “等这边的事解决了,就该轮到下一个了。破月派,还有……罗帝星!”

    本书来自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