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四百六十三章 复仇战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叶朔当先出手,空间之力呼啸而出,分呈出道道锁链朝对面的三人直逼而至。虚无极一声冷笑,面上不屑更甚。反手一挥,一道道灵压更为浓郁的空间裂缝已是瞬间成形,如海浪压过河流,轻而易举的就将叶朔虚化出的锁链完全吞没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消失了这几个月,你能学到什么新东西,原来还是从我焚天派偷学去的空间之力啊?也好,那本尊今天就把给你偷走的如数收回!”

    叶朔面对着从四面八方侵袭的空间之力,面上没有丝毫慌张。而他的身形,竟然是在那无孔不入的压迫逼到眼前之际,缓缓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融入空间了么?邢树珉暗暗冷笑,竟然在师父面前用空间之力,真是班门弄斧!同时他也散开神识,迅的感应着周边的空间,意求找出敌人的所在。

    ……不对!墨凉城虽然修为已废,眼力仍在,当邢树珉还在徒劳的大面积搜索时,他已经现了敌人的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现着实荒诞,甚至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人还可以做到这一步,但他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。而他也几乎是立时出手,朝着那蔓延天际的空间锁链中狠狠斩下!

    然而他这一斩却是击了个空,那股直逼而来的灵力,仿佛在他斩落之处忽然中断,就如溪水自然而然的绕过拦路的岩石,又在另一个转角处顺势合流,而那前冲的力道,也是更为的猛烈!

    亲身操控空间的虚无极,在最初就有了明显的感觉。那一道道空间裂缝仿佛不再受自己的控制,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突兀的侵入,同时扭转了本身的属性一般。仿佛敌人就藏身在每一道空间之内,甚至是敌人自身,就化为了这千万道的空间……!

    尖锐的灵力波动一闪而过,此时那铺天盖地的空间封锁,已经是当场化为了一片连天火网!

    以身化空间,自从叶朔见到那名九幽殿使者施展,他就惦记上了这一招的诡谲莫测。任何人若是第一次见到,只怕都会猝不及防的吃点小亏。在空间系经过两个月系统的学习,钻研过大量的理论,外加在课后的反复实践,如今叶朔终于可以自如的施展了!

    一理通百理通,叶朔不仅是将自身与虚无极的空间之力融合,更是将这些分散的力量再度转化为了火元素。双重杀招,虚无极也是大吃一惊,此际先机一失,他也只能狼狈的调动起周身的灵力,双掌死死抵住火源,与敌人来一场消耗战。

    邢树珉和墨凉城在一旁看得眉头大皱。这个情况他们根本就帮不上忙,要说出手攻击,敌人就是面前这片虚无的空间本身,他们不管攻击任何一处方位,敌人都可以将那片空间中的力量瞬间抽回,但盘踞在其余裂缝中的元素之力却是依然存在,形如抽刀断水,何时能有个尽头?

    虚无极周身的灵力涌动得愈激烈,战斗一开场他就吃了这个暗亏,此时正是怒不可遏,一团暗紫色的凶光自脚底腾起,如火焰般放肆爆,借此机会他也是全力出掌,终于将面前的火网大幅度击溃。

    退却的火苗飘飘荡荡,合着分裂的空间一阵扭曲,又在原地重新组合成了叶朔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十方杀傀!”虚无极这一次不敢多耽,猛一扬手,一具通体血红的傀儡已是直扑而出。数千颗灵石在半空中被一次注入,这也让那十方杀傀眼中的红芒空前大盛,浓郁如血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,这个铁家伙就交给我来吧。”望着那急扑来的杀戮兵器,叶朔正欲出手,宫天影却是率先跃起,手中灵力长鞭一拐一带,就将十方杀傀引到了另一片空旷的战场上。

    长剑指天,宫天影单手捏诀,口中喃喃自语,一股股深邃如墨的黑气缓缓自剑身上腾起,袅袅升空,在天际幻化成了一柄巨大的黑剑虚影。而宫天影也是调转剑锋,朝着十方杀傀狠狠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比起直接的斩击效果,反而是那道不知其为何物的剑形虚影,其中似乎带了一层腐蚀之力。每一次与十方杀傀的身体接触,就连这毫无感觉的死物仿佛都能感到疼痛,在宫天影一剑猛如一剑的攻击下步步退缩,原本擅长的横冲直撞式进攻也失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当十方杀傀已经被宫天影接连逼退了十余步后,它的身形猛然急转成了一个陀螺,狂躁的血色风暴与黑色剑气激烈对撞,时而卷到东,时而逼到西。宫天影最终也不得不腾身后跃。

    而十方杀傀也就借着这个空档,血门大开,那曾经吞噬过无数修灵者的“死噬之间”,终于现出了真容。

    浩瀚的吸力自血门内不断暴涌,阴森森的骷髅头在两岸间彼此穿梭,宫天影的双脚在地面上擦出了两道深长痕迹,随着一步步被吸近血门,他的耳中也可以更清晰的听到另一侧冤魂的号哭,那就像是在召唤着他,提醒着他,你很快也就要跟我们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望着近在咫尺的地狱之门,宫天影的面上镇定如昔,在他嘴角,更是缓缓掀起了一个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空间秘法?万法归无!”

    双手在身侧划开个半圆,那道强大吸力在接触到这片无形的空间轮盘时,所有的灵能顿时都被消融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怨灵的哭泣声轻了,缠绕在血门前的锁链在虚化,这强大的杀招,在“万法归无”之下,已经变得不过徒有其表。最终宫天影猛然挥剑,黑色剑气化为了一道开锋的利刃,上通九霄,直冲进了上空的巨大血门!

    激烈的血光横冲间,那十方杀傀第一次出了一种如同受伤野兽般的悲鸣声。显然作为与“死噬之间”的连接中枢,血门受到破坏,也是给了它一道前所未有的重创。宫天影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,剑锋一展,再度朝着十方杀傀连番劈落。

    此时谁都能看得出来,那十方杀傀已经被宫天影压制得死死的,在灵石耗尽之前,虽然它还能暂时活动,却也不过相当于一具笨重的大木偶。时限一过,那就更是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叶朔到此才把视线从宫天影身上完全收回。看样子他在致远学院苦修的这段时间,宫天影同样是另有际遇,不仅学会了那种神奇的咒语,就是在战斗技巧上的运用,比起当初与安云大战之时,也早已是不可同日而语。看来他那一边,是彻底不需要自己担心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叶朔,正操控着空间之力,与虚无极反复碰撞了数个来回。激荡开的灵力余波四面横扫,将广场上的一块块假山岩石炸成了一片粉末。旁观的焚天派弟子要不是躲得快,恐怕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误伤。

    这也让他们人人心惊,当初那个和他们一样参加七大门派比试会,跟他们毫无差别的一名同辈师弟,现在竟然可以跟掌门进行这样的战斗了!而且从战场的局势看来,两人竟然还是势均力敌!

    叶朔这边是随手搅动空间,虚无极却已经越战越是心惊。旁观弟子认为他们是势均力敌,但以他修炼了数十年之功,以他敛气级的实力,竟然跟一名小辈战得难解难分,这本来就已经是一种败象了!

    更惊人的是,作为空间秘法的行家,随着每一次的空间交撞,他开始越来越清晰的感应到,叶朔在空间之道上的造诣,已经胜过了自己一筹!

    同道相争,技强者胜。当两者同时运用空间之力,虚无极的每一招几乎都被死死的压制着。若不是通过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力压对方,苦苦支撑至今,或许他的失利会出现得更早!

    致远学院……虚无极知道叶朔离开的这段时间是在致远学院,致远学院果真就有那么强大的空间秘法吗?这样也好……也好……等杀了这个小崽子,搜刮他的记忆提取秘法,到时我的实力也可以更进一步!

    痛定思痛后,虚无极更是坚定了斩杀叶朔的决心,每一次出招都灌注了他全部的灵力。

    当战斗一经转入消耗战,双方也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战决,虚无极正是仗着两者的境界差距,才敢运用这种近似于破釜沉舟的战术。

    果然,当虚无极加大了攻击力道后,叶朔在秘法上的差距立刻就被追平,他也开始陷入了苦战。

    不过与虚无极对一个普通劲气级强者的预估不同,叶朔的灵力储量还是远过这一档次的。当初在他还是蓄气一段时,比拼灵力他就从来没怕过谁。只不过这样一来,是令战局进入了胶着,再想分出胜负也就更加困难了。

    当两人都在全力出手时,叶朔额头的妖纹忽然突兀的一亮,神行烈已经从他的体内飞了出来,自最初的袖珍形态迅恢复原形,一匹威风凛凛的灰狼昂然落在了战场间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这边一时半会也是打不完了,老夫还是先去找找焚天派有什么小美人儿——”然而从这狼兽口中瓮声瓮气说出的第一句话,却是与它霸气的形象大不相符。狭长的尾巴欢快的摇动着,神行烈似乎在围观的弟子中找到了目标,撒开四蹄冲了出去,度疾如电闪。

    不论是它的外形还是话意,其中的威慑力都是令一旁的焚天派弟子心中一凛。危机感大盛,也顾不得围观掌门的战斗了,忙不迭的四散奔逃。只不过他们的度,在神行烈面前简直毫无可看性,头顶几乎是瞬间就被一片扩大的阴影笼罩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当先被追到的弟子已近绝望时,在那道如风掠过的灰影前,忽然横过了一道瘦弱的身形。流转着电光的钩爪高高横在身前,那集攻防与一体的姿势,仿佛是在给自己壮胆。

    这一生都是毁在了一只神兽手中,想到曾在它的利爪下被蹂躏得毫无还击之力,想到自己什么都做不到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道绝望的黑色光束对自己侵盖而来,吞没了自己的双手……

    这段画面数月来反复在噩梦中出现,再次面对一只高大的灵兽时,感受着在它的身前,自己渺小如蝼蚁,墨凉城绝对不是不害怕。他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每一根筋骨都在抖,但他还是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为了救那些连一句谢都不敢跟他说,就匆匆有多远逃多远的同门师兄只是原因之一,而更重要的,他的想法就像当日一般。既然这只神兽是叶朔的倚仗,那么它就是自己和整个世界的威胁,既然早早晚晚都是要对付的,徒劳的逃避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现在师父那边的战场他插足不进,至少他也要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!

    神行烈随意扫视了面前这个小子一眼,只要不是美女,除了填饱肚子之外,它多数是连看也懒得看一眼的。只是见他胆敢阻拦自己,想到如果在找到美人之前,能先战斗一场开开胃,倒也是相当不错。好奇之下用神念一扫,但得出的结果却是令它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“灵脉尽断的废物,给我滚一边去。杀你老夫都嫌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墨凉城死死的咬住了嘴唇,目中是一种被刺伤的剧痛,以及随之而来的恨意:“是不是废物,试过再说!”他的身形也在同时一跃而起,同样是数米的距离一闪而至,森森钩爪对着神行烈当头抓下。

    几招战过,神行烈倒是渐渐收起了对眼前这个小子的轻视之心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能动用灵力,但这身法实在是巧妙非常,每一次进击竟然都能卡在自己攻击的死角,进挪闪避也是游刃有余。再加上那对特制的钩爪,更是可以最大限度的为他弥补灵力缺失的不足。如果这小子不是灵脉尽断,他完全有资格成为一个顶尖的高手,倒也可惜了。

    它却不知,曾经的墨凉城确实是这定天山脉人人称颂的第一天才。他的临战反应,以及身法和力道的运用,皆是堪称完美。

    其后那天才光环虽是黯然陨落,但在灭门战后的两个月,他几乎是学尽了宗门内库存的一切炼体术。借着原本的基础,长进也是飞快,那些同门师兄很快就又一次被他远远甩在了身后。实则从他最初可以轻易的拦住神行烈,便是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但即使现在的他同样耀眼,比起曾经那光芒万丈的天才时期,却已经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尤其是在实际的战斗中,切实感受到随处可见的束手束脚,这就令墨凉城心中的恨意燃烧得更加疯狂。

    叶朔……这都是你造成的……今天……今天我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!!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:。: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