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邪世帝尊 第四百五十五章 面纱怪人

时间:2017-12-24作者:幻之以殁

    此刻,教室里的场景似乎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赫连凤看着南宫菲。南宫菲看着赫连凤。

    然后叶朔站在两个人的中间……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这是赫连凤与南宫菲异口同声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你们也会来致远学院!”叶朔并没有回答她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,他的眼中透着一股久别重逢的喜悦之情。双手抓着赫连凤的肩,对着她看了好一会儿,最后竟是一把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南宫菲差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,叶朔在她心中的形象都崩塌了。原来他其实是一个处处留情的花花公子!?

    被拥抱的赫连凤心花怒放,这一点完全反应在她的脸上,她笑得比花还要灿烂。

    “俞若珩师姐?你的腿……你能走路了?”很快叶朔又被另一件事情所吸引。座位上的另一位少女,俞若珩正在款款朝两人走来。她走起路来十分的平稳,丝毫看不出是腿部受过重创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的,是的!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超级厉害的高人!”赫连凤连忙说道,见到了久别重逢的叶朔,并且叶朔还给了自己一个拥抱,赫连凤内心激情澎湃,立刻就滔滔不绝的向叶朔解释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或许真是缘分,甚至可以说是奇迹了。当初玄天派的灭门之战,俞若珩受了极其严重的伤,她的腿几乎是没有复原的可能了。俞若珩自己身为医师,自然是十分了解,因此她本来也不曾抱过任何的希望。

    然而那日与赫连凤一起到了小酒馆,两人不过只是想找个地方落脚,却不成想遇到了一位高人。

    那日的小酒馆内,人声鼎沸,而且那种地方鱼龙混杂,赫连凤与俞若珩对着那些凑上来搭讪的人并没有太多的好感,也不想去理会他们。只是随意找了一张桌子,先填饱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有一个人坐在了她们的桌子边上。

    赫连凤与俞若珩选的那张桌子不大,虽说那是一张四人桌,她们现在只坐了两个人,但是酒馆里还有其他空余的位置,那人却偏偏选择了坐在她们旁边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而且那人的打扮又是十分的奇怪。戴着一顶斗笠,斗笠上面缀着白色的纱巾。长长的白纱一直拖到腰部,遮盖了他的整张面容,使人看不清他的长相。

    那白纱的质地十分好,细腻而轻柔,又顺又垂,想来是价值不菲。即使是将它用来做衣裳,也只有一些大户人家才能用得起。并且那白纱透着光,隐隐的闪着一层金辉。

    赫连凤自幼家境优越,看到那斗笠上垂下的白纱,也差不多心里明白了。估计这一层白纱的价格,都足以把整个酒馆给买下来。

    因此,当那人坐下的时候,赫连凤也不免朝他那里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只是那人十分的奇怪。若只是头戴一层价格不菲的白纱,也就罢了。但除去这白纱之外,那人的打扮却十分朴素,甚至可以用寒酸来形容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件破衣裳,裤脚上还有两个补丁,灰突突的。脚上拖着一双草鞋,上面还沾着泥。

    要是平日里,说不定赫连凤还会跑上前去问问那人:“头戴这么名贵的白纱,怎么还让自己穿得这么寒酸?”又或者要在旁边调侃一句,“这白纱不会是你从别人那抢来的吧?”

    不过,此刻的她并没有开玩笑的心情。注意到此人完全没有避让之意,赫连凤皱了皱眉,只能主动开口道:“抱歉,这位客人,我们已经坐在这里了。其他地方还有空的座位,你能换一下吗?”

    那头戴白纱的怪人摇了摇头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赫连凤与俞若珩两人对视了一眼。俞若珩摇摇头,示意她不要再追究了。

    也对,此时的她们是劫后余生,不宜再徒生什么事端。

    店小二端上来了两碗面。

    虽然有一个陌生人,而且打扮还那么诡异,坐在旁边总有些不自在。但赫连凤与俞若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两人快速的吃起面来。

    而那奇怪的人就坐在旁边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半响,他突然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那位姑娘的腿脚是不是不方便?”他这样问道。听他,或者该说是“她”的声音,似乎是一位女子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赫连凤差点被呛到,“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不知不觉的,她的话中带上了一层敌意。

    毕竟现在俞若珩腿脚不便,而自己又是半吊子的那种水平,若是对方有心对自己不利,再加上在这样荒郊野外的小酒馆,只怕结果会不容乐观,甚至是会很糟糕。

    那人看到赫连凤这般反应,却是忽然笑了,“两位不必对我如此戒备。我不过只是一个有些好奇心旺盛的路人罢了。我刚一进酒馆就注意到了你们,看起来,你们似乎是遇到了一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这位姑娘的好意,但是我们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。”俞若珩在旁边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是的,我们哪里有什么麻烦,不过就是路过吃一碗面而已嘛!”赫连凤连忙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两位不必瞒我,人的脸上是藏不住事情的。除非你们像我这样,把脸严严实实的遮住,哈哈哈——”那奇怪的人这样说道,末了还忽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奇怪啊……”赫连凤小声嘟哝了一句,接着又说道:“这位姑娘,我觉得这小酒馆里四处都是需要帮忙的人,你去找找他们呀?”说着指了指门口的一个乞丐。

    那乞丐衣着褴褛,头发乱哄哄,鸟都可以在上面筑窝了。他正朝着进入酒馆的人不停的磕头,磕完头就用他枯瘦的,缺了几根手指的手捧着一个破罐子,举到进入酒馆的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那个乞丐……曾是这一带有名的大盗,可能是因为多行不义,最后被天收了。一场意外让他的灵力尽散,并且还失去了几根手指,再也不能使用他所擅长的武器,最后沦落到只能以乞讨为生。这样的人,我为何要去帮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对这里的事情了解得这么清楚?”赫连凤皱了一下眉,她已经对眼前之人的戒备心提到了最高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的面也差不多已经吃完,事不宜迟,是应该离这个怪人远一些了。

    赫连凤先站了起来,小心的扶住俞若珩,两人正要离开座位,俞若珩就觉得背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仅仅是轻轻的一下,却让俞若珩觉得整个身体都酥麻了下来。原本有赫连凤搀着自己,她还能勉强不让自己倒下去,而现在却是浑身无力,明明意识清醒,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往下倒去。

    赫连凤大吃一惊,还没等她伸手搭救,俞若珩却先被人轻轻一抱,揽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而揽住俞若珩的,正是那头戴面纱的怪人。

    “喂你这个面纱怪!你想对我的师姐做什么,快放开她!否则的话!”赫连凤飞快的环视了四周一圈,周围的人根本就没有想要帮她的样子。并且,那些人似乎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氛,即使是饭吃到一半,也默默的端起饭碗,坐到了离她们较远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我并没有敌意的。还是说你想看着你的这位师姐,永远都不能再站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赫连凤犹豫了一下,“可是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好人?万一你对我师姐别有用心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别有用心了。你的师姐长得这么好看,如果让她一辈子当一个残废,我实在是于心不忍。何况因为我那不听话的徒弟,我和两位也算是有点关联,这一次就当是给我徒弟卖个人情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戴面纱之人说完这话后,也不再理会赫连凤那一脸的“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?你徒弟到底是谁啊?”的表情,就将俞若珩轻轻放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赫连凤站在旁边,一时不知所措。她知道,眼前之人的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,她若是想要杀自己,只怕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现在她并没有这么做,要是自己贸然冲上前去,反而会给正在她手中的俞若珩带来危险。赫连凤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!”俞若珩突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细微的刺痛感,正在从俞若珩的腿部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居然能感受到痛觉……”俞若珩的眼中闪动着不可置信的光芒。自从她给自己诊断出,她的双腿彻底残废之后,她也同时对自己绝望了,她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双腿的存在了。然而这一次却……

    俞若珩很想看那面纱怪人究竟给自己施了怎样的术法,然而仔细回想,那人先前只是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而已。

    那一定是某种治愈术。身为医师的俞若珩可以毫不犹豫的断定。但是这治愈术……已经化有形为无形了吗?至少俞若珩并没有看到任何施展治愈术的阵法,亦或是灵力流动的痕迹,但是偏偏,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腿正在逐渐的恢复知觉!这是一种多么神奇的感觉!

    此刻俞若珩若是用她的灵魂力量探测一下的话,便是能够发现,她那双受到重创的腿,正在由骨头处开始重生。那些已经被压得粉碎的骨头,正在完美的重塑,然后,在骨头之上,竟是新生出了新的血与肉,连通着经脉与肌肉,最后覆盖上了一层新的皮肤。

    她的腿完完全全的再一次生长了。这不是治愈,而是再生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下来走走吧!”那面纱怪人看起来很高兴,往后退了两步,示意俞若珩下来走走。

    “我,我真的可以吗?”俞若珩心里又惊又喜。犹豫一番后,她还是尝试着站了起来。原本还以为自己会摔倒,然而,抬起的双脚却是稳稳地站在了地上,俞若珩不由自主,兴奋得跳了一下,那腿就像完全没有受过伤一样!

    “这真是太神奇了!”俞若珩的眼睛里都冒着星星,“这位姐姐,真是太谢谢你了……我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!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啦!”那面纱怪人摆摆手,“我打包的那份饭怎么还没有好?算了,我到后厨里去催催。那么就此别过了,若是有缘再相见吧!”

    说完,那面纱怪人就朝小酒馆的后厨走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位姐姐,我们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赫连凤对那面纱怪人的态度也是转了180度。

    “名字……名字呀,只是代号,知不知道都无所谓。你不是叫我面纱怪吗?那就叫面纱怪好了。”那面纱怪人说完挥挥手,只留给了赫连凤与俞若珩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“叶朔你说,是不是很神奇!能够在那种地方遇到这样一个高人!”赫连凤还在激动中,以至于她并没有发现,在她前方不远处的某一块区域,气压正低得可怕。

    南宫菲理了理自己的头发,好像是第一次,有人敢这样忽视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在听完赫连凤的叙述之后,她也特地留意了一下俞若珩的腿。

    如果俞若珩愿意让她去查看一番的话,说不定南宫菲能够知道,那所谓的面纱高人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,让俞若珩的腿恢复如初的。不过现在的她可没有这么无聊。

    “看来几位是叶朔的故人。既然是久别重逢,那就好好的叙叙旧吧。”南宫菲冷不丁插上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时赫连凤才发现,原来叶朔的身边还站着别人。

    ……叶朔的身边站着一个美女!这是赫连凤大脑里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是叶朔的女友,好久没有见到他了,当然开心喽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呢,看来我也不便打扰,那我就先离开了。”南宫菲笑着对叶朔挥挥手,转身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叶朔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,正要开口,俞若珩却在旁边问道:“对了叶朔,顾问是和你一起来的吧,嗯……我想去见见他,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俞若珩的这个问题,瞬间让叶朔的心情跌入谷底。

    “顾问,顾问他……”心中的悲凉与无奈再一次翻涌上来,“顾问他……并不在致远学院。”邪世帝尊
小说推荐